钱三强童年家庭语文教育

2013-03-22  烟丝ys
   钱三强童年家庭语文教育

钱三强,原名钱秉穹,19131016日,出生于浙江绍兴,我国著名物理学家,组织领导和参与了我国原子弹的研制工作,成就显著,被人誉为“中国原子弹之父”。

1936年,钱三强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后,担任了北平研究院物理研究所严济慈所长的助理。翌年,他通过公费留学考试,进入巴黎大学居里试验室做研究生,导师是居里的女儿、诺贝尔奖获得者伊莱娜·居里及其丈夫约里奥·居里。
    1940
年,钱三强取得了法国国家博士学位,又继续跟随第二代居里夫妇当助手。1946年,他与同一学科的才女何泽慧结婚。夫妻二人在研究铀核三裂变中取得了突破性成果,被导师约里奥向世界科学界推荐。同年,法国科学院还向钱三强颁发了物理学奖。
                     
    1948
年夏天,钱三强怀着迎接解放的心情,回到战乱中的祖国。    
   
从新中国建立起,钱三强便全身心地投入了原子能事业的开创。他在中国科学院担任了近代物理研究所(后改名原子能研究所)的副所长、所长。

1992年,他因病去世,终年79岁。国庆50周年前夕,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向钱三强追授了由515克纯金铸成的“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表彰了这位科学泰斗的巨大贡献。

 

钱三强的父亲是新文化运动时期著名的语言文字学家钱玄同。钱三强自己回忆说:“从我有记忆时开始,就看到父亲经常晚上在一对白蜡烛光下看书,编讲义,写文章到深夜。”这些对他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影响。

    他们在北京的居室非常简陋,,没有一件豪华家什。惟独那间兼作会客室的书房琳琅满目,柜子里、桌子上、窗台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书籍,有古线装书,有现代印刷书,有英文的、日文的原版书……还有各地出版的杂志。只有这间房子,才显衬出钱玄同这位年轻博学教授的身份。

    这些书籍,是全家的宝贵财富,是孕育秉穹兄弟成长的极其宝贵的营养品。   

    这个家,还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氛,那就是,思想开放,不守旧,作风民主,不压抑。家里的等一个成员,无论大人、小孩、男人、女人,都可以言其所思,行其所志,平等相处,彼此尊重。

    1岁多的小秉穹,刚会走路,就喜欢在父亲的书  房里跑来跑去,常常逗得埋头写作的钱玄同放下笔来跟他一起嘻戏。

    后来,秉穹慢慢懂事了,不满足和父亲这样玩耍,他要听故事,要父亲给买书。

全家的经济来源,都靠钱玄同一个人的薪奉,生活相当清贫。但是,为了子女的教育,钱玄同从不吝啬。他花钱订了《小朋友》、《儿童世界》,上街买了不少连环画和故事书。

起初,每当秉穹跑过来要求讲故事,除非手头有急事,父亲总是满足儿子的要求。后来,母亲担心这样下去,会影响丈夫的工作和休息,规定了讲故事的时间,在每天晚饭后。

   有时实在等不到父亲回家,母亲就让小秉穹自己讲。他很明理,就端起书,学着父亲的腔调讲起来。虽然还不认识字,但悟性好,记忆力强,一个故事讲下来八九不离十。

    钱玄同是一位国学大师,大家赞赏他通古博今,又有自己的独到见解。他在北京大学讲课,总是很受欢迎,给小孩子讲故事,更是拿手好戏。

    他讲故事的时候,从不把小秉穹抱在怀里,而是让他坐在小凳子上,还要面对面坐着。他认为,只有听其声、观其情,才能集中精力,启发思考,加强记忆。

    他也从不照本宣科,干巴巴地念八股味的句子。他认为,即使把每句话都记住了,而不解其意,也不会有长进,反而误人子弟。所以,他总是用最通俗的语言,讲述故事的情节,还时不时把一些情节加以延伸,在引起悬念的地方故意设问,引起想像。

    一天,钱玄同照例给小秉穹讲故事,讲的是安徒生的童话——《卖火柴的小女孩》。讲着讲着,讲到小女孩在雪地挨冻受饿的时候,父亲压低了声音问:

    “她为什么挨冻受饿呀?

    秉穹回答:“她的火柴没有人买。”

    “为什么不在家过年,夜里还出去卖火柴呢?”父亲又问。

    “她爸爸生病啦!”小秉穹张口就答。

    父亲再问:“往后小女孩怎么办呢?

    “不知道。”

    这样一问一答之中,小秉穹越发人神了。他突然向父亲反问道:

    “我们这里有卖火柴的小女孩吗?

    父亲愣了一下,赶紧回答:“有的,有的。”

“那我们给她送点吃的,好吗?

“好的,等她来了一定给。”

钱三强进的小学是蔡元培、李石曾、沈尹默等北京大学教授们办的子弟学校,名叫孔德学校。孔德是法国近代哲学家Auguste Comte的姓的译名。这个学校的特点是最早提倡教白话文、注音字母,实行男女同班,外语读法语,可以说在当时是革新的学校。它除德、智、体三育以外,还强调美育的重要,对音乐、图画、劳作、体育的教学都很重视。学生比较活泼,不大读死书。

孔德学校实行十年一贯制,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四年级。学校聘请的中学教师多半是能教高中的教师,因此教学质量比较高。当时教生物的老师是日本留学生陶虞孙,她同时又教音乐课,她选择了一些世界名曲,请学生家长文学家周作人作词,比当时教会学校唱英文歌词更能引起学生兴趣。下午课余有时听陶先生自己弹琴引吭高歌,声音很美,更加引起学生对音乐的爱好。同学们课外三五成群、边玩边唱,使得学校气氛分外活跃。这些对学生们毕业后能欣赏音乐起了很好作用。图画教师王子云、卫天霖除画静物以外,还带着学生到中央公园(即现在的中山公园)去自己选择风景写生,培养学生对自然美的欣赏能力。

体育老师王耀东、魏树桓都是参加过远东运动会的运动员,对推动学校的篮球运动起了促进作用……

在阅读方面,到12岁升人中学部的时候,他已经读过许多书。四大古典文学名著,《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红楼梦》,他读过,很崇拜其中的英雄好汉。

    鲁迅的近作《呐喊》、《彷徨》,他读了,为这样一位朋友感到自豪。

    由沈雁冰、郑振铎主编的新文学刊物《小说月报》,他每期必读,尤其对介绍外国被压迫民族的作品,读后动情,觉得世界不公平。

    由郭沫若、郁达夫、成仿吾等组成“创造社”出版的《创造》月刊,他读后,为它的浪漫主义精神所感染。

    他读了《鲁滨逊漂流记》、《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之后,有时自己还在梦里进入角色。

钱三强在自传中写道,语言老师王品青对他的影响很大,他选的文章有司马迁、李煜、李清照、鲁迅等名家的名篇,并且鼓励学生读《西游记》《水浒》《三国演义》《呐喊》《彷徨》等名著。

为什么改名为“三强”呢?钱三强回忆说:1928年由我班同学李志中主编的华北日报副刊的周刊,名字叫《足迹》,多数由我班同学投稿。他有才华,会写诗,和我感情较好。我们有时通信,他自称“大弱”,称我“三强”。有一次,信被父亲看到了,我解释他自称“大弱”,因为他是老大,身体弱些;称我为“三强”,因为我排三,喜欢运动,身体强些。父亲听了以后认为 “三强”还不错,可以解释为争取德育、智育、体育都进步。这样,我的名字从此就改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