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袤 / 儒家 / 孟子与告子关于人性善恶之辩

0 0

   

孟子与告子关于人性善恶之辩

2013-03-23  小袤

孟子与告子关于人性善恶之辩

 

人性恶善,至今难辨难断。两千多年之前,同为儒家的孟子与告子曾有激烈争辩,孟子主张人性善,力图以“性善轮”,对王公贵族进行劝谏,为“仁政”寻找理论根据,却受到弟子告子的挑战,告子兼治儒墨,讲仁义而善口辩。告子认为,人性如水,性犹湍水,水无分于东西,决诸东方则流东,决诸西方则流西。人性之无分善不善,犹水之无分于东西。

 

在一次辩论里,告子以木材做成器皿为比喻,与孟子争辩:性犹杞柳(木名。落叶乔木,也称红皮柳。);义犹桮棬(bēi quān木做的饮器)。以人性为仁义,犹以杞柳为桮棬。

孟子反辩:“子能顺杞柳之性而以为桮棬乎?将戕贼杞柳而后以为桮棬也?如将戕贼杞柳而以为桮棬,则亦将戕贼人以为仁义与?率天下之人而祸仁义者,必子之言夫!”

其实孟子的反辩,并不合逻辑,因为没有先论证,以杞柳作器皿是违反杞柳的本性。显然,告子并没有被驳倒。

 

在另一辩论里,告子用水作比喻:性犹湍水,水无分于东西,决诸东方则东流,决诸西方则流西。人性之无分善不善,犹水之无分于东西。

孟子反辩说:水信(诚然)无分于东西,无分于上下乎?人性之善也,犹水之就下也。人无有不善,水无有不下。今夫水,搏而跃之,可使过颡(sǎnɡ,额,脑门儿),激而行之,可使在山。是岂水之性哉?其势则然也。人之可使为不善,其性亦犹是也。

其实,孟子论证的逻辑性太差,向下流是水的性,向上跳跃或被提上山不同样也是水的性?这正好给告子补充了论证。

 

在又一回辩论中,告子说:生之谓性(生来如此的就是性)。孟子反辩说:“生之谓性也,犹白之谓白与?白羽之白,犹

白雪之白;白雪之白,犹白玉之白与?

告子都以“然”答“诸白”。告子对性这样的理解是不错的,因为不同东西的白都是不同东西相类似的一种性。但孟子却把话头一转说:然则犬之性,犹牛之性;牛之性,犹人之性与?

孟了这样说话,完全不顾逻辑,因为不同的东西可以有某种相似的性,但并不能因此就说它们所有的性都是相似的。

在又一次辩论中,告子说:“食色,性也。仁,内也,非外也;义,外也,非内也。”这里告子认为食色是性,这是一个正确的根本命题。他说:“义,外也”,也是正确的。至于仁内之说则有问题。但孟子对仁内之说,并没有表示反对,对义外之说则极力反对。至于食色是性,孟子并没有表示异议。总之,告子的性无善无不善的见解,并没有被批倒。但除了仁内之说不对外,告子也还只知道“生性”而不知“习性”。

 

  在中国古代众多论性的善恶的思想家中,告子的性无善无不善的观点是比较正确的。但告子的思想一直被贬抑,直到清代后期的龚自珍才特别把它提了出来,并加以发扬。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小袤 > 《儒家》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