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合同法制度实务问题解析(之二十三)公司担保合同中的无权处分

 songsgt 2013-03-23
合同法制度实务问题解析(之二十三)
2013.2.25人民法院报
□特约法治评论员 师安宁

                                   公司担保合同中的无权处分

    公司担保合同行为必须遵守公司法、担保法、合同法及公司章程的有关强制性规则,否则司法实践不应当对无权处分基础上的公司担保效力予以认可。

    司法实务中存在类似案例:王某原系甲公司法定代表人,但在其职务被免除后且尚未进行工商变更登记公示前王某未经公司股东会同意而擅自以甲公司名义对外提供担保,且被担保的主债务人与王某系夫妻关系。司法实践中应当如何认定此类担保行为的效力是一个重大的争议问题。

    接受担保的第三方即担保权人乙的抗辩理由是:王某的法定代表人身份并未进行工商变更登记,且乙属于善意第三人,故王某代表甲公司签署的担保合同有效。

    事实上,本案的法律适用并非如此简明,这里涉及公司担保效力与公司决议的关系及担保权人的合理注意义务问题。

    首先,王某对于其被免除法定代表人职务的事实是明知的。此类免职行为一旦被公司决议确认则在公司内部立即产生效力,无需等待工商变更登记的公示即对王某和甲公司具有约束力。因此,王某的行为具有无权处分的性质。王某的担保行为只有在获得甲公司及其股东会决议的追认后才能具有法律约束力。

    其次,鉴于王某与主债务人系夫妻关系的特殊性,故本宗担保要受到公司法有关强制性制度的特别约束。

    假设王某的法定代表人职务尚未被免除,也就是说即便其在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股东身份是无瑕疵的,王某代表甲公司对外提供担保时亦应当遵循相应的强制性规定。由于王某与主债务人系夫妻关系,二者在法律上属于责任共同体,故王某实际上等于用甲公司财产为自己的债务提供担保。

    根据公司法的规定,公司向其他企业投资或者为他人提供担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前款规定的股东或者受前款规定的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不得参加前款规定事项的表决。该项表决由出席会议的其他股东所持表决权的过半数通过。

   也就是说,即便王某的股东身份没有被剥夺,其与债权人乙设立担保关系时必须取得甲公司的股东会决议,而且王某本人对该决议的作成没有参与权和表决权。本案事实是王某并无对甲公司的代表权,故其擅自担保行为实质上是对甲公司的一种侵权之举。

    同时,根据担保法解释第四条的规定,董事、经理违反公司法第六十条(旧公司法)的规定,以公司资产为本公司的股东或者其他个人债务提供担保的,担保合同无效。除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外,债务人、担保人应当对债权人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由于公司法具有公示性,故应推定全社会都对“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的规定是明知的,故债权人乙不能构成“不明知”的善意第三人而获得优先保护。也即,接受公司担保的债权人对公司决议事项具有合理的注意义务,否则应当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