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金瓶梅》,继《史记》之后最深刻全面的历史巨著

2013-03-25  山爷wzs0718   |  转藏
   


《金瓶梅》是一个实录,又是一个精确的预言,预言了明王朝的灭亡。而且,明王朝表现得更差劲,偏安局面也没有维持住。自从唐朝之后,汉族一代不如一代。唐朝守不住河北,北宋守不住中原,南宋全国丢光一百年,明朝全国丢光三百年——


 《金瓶梅》最后一回里面也有一些问题,因为作者毕竟没有亲眼看到明朝灭亡。天下大乱时候,居然还有人在徐州修黄河,不知是北宋政府在修呢,还是金政府在修。一般在这个时候,进攻方挖开黄河淹城市,防守方挖开黄河挡道路,黄河往往大改道,管它淹死多少人。


   金兵占了清河县,西门家的财产居然没有损失。这金兵,还真是秋毫无犯的好军队啊,哈哈哈!据历史记录,匈奴、鲜卑、羯族、突厥、回鹘、契丹、女真、蒙古、满洲,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金瓶梅》的时代,用袁宏道的两句话评价就是“朝不谋夕,恬不知耻”。《金瓶梅》一天不开禁,中国人就一天不能正视自己的问题,那就更谈不上解决问题,中国就浪费一天翻身的时间。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地球毕竟还有五十亿年,人类历史也就是零头的零头,阶级社会更是零头的零头的零头,也没什么好悲观的。


  明朝灭亡于满洲和闯献,也在于经济的失败,这个《金瓶梅》中有体现,里面有头有脸的人都要穿戴貂皮。现在大家熟知的东北三宝——人参、鹿茸、貂皮,就是当年满洲的三件经济武器。说白了,人参、鹿茸是壮阳的,貂皮是摆阔的。在明朝中后期,这三样东西成了上流社会的时尚用品,比金银还走俏。一方面,明军将士军饷缺乏,饥寒交迫,在冰天雪地里和满洲殊死搏斗。一方面,达官贵人享用东北三宝,金银源源不断流入满洲。明朝财政年年赤字,这仗就没法打了。


  后来清朝和英国打鸦片战争,国内的达官贵人也还是把英国输入的鸦片、钟表、玻璃、燕窝、呢绒当时尚用品。鸦片等毒品,吸食后确实有壮阳效果。所以这仗也没法打了。龚自珍给林则徐的信件、陈寅恪的《柳如是别传》都谈到这个问题,我随便说说。 


     看了《金瓶梅》,就知道中国封建统治者的远大理想。他们希望国家是羊圈,老百姓都是吃草的绵羊,提供羊毛和羊肉。至于这个羊圈大一点小一点没有关系,只要自己有肉吃就行。他们希望家庭是鸡窝,养一群母鸡,为他们生小鸡。母鸡天天打架没关系,天下多的是母鸡。所以中国培养的是傻不愣登的绵羊和红眼睛母鸡。而当时日本丰臣秀吉的理想是:灭亡中国和印度,让天皇定都北京,他自己驻扎宁波港控制军队和贸易。所以日本培养的是大尾巴狼狗,对外是狼,对内是狗。统治者理想的差距很大程度上造成中日两国命运的差距。俺是不是应该写点童话故事


    《金瓶梅》第二十三回宋惠莲和西门庆在藏春坞山洞里面通奸,宋惠莲嘲笑西门庆:“冷铺中舍冰,把你贼受罪不济的老花子,就没本事寻个地方儿,走在这寒冰地狱里来了!口里衔著条绳子,冻死了往外拉。”这一句话,就道出了相当多的信息。


  宋惠莲家里是开棺材店的。以前棺材店有一个不成文的义务,就是用边角料做一些劣质棺材(湖北省叫“白板子”,或者叫“薄板子”,“白”和“薄”都念“勃”),专门收殓街头的无名尸首。到了冬天,乞丐往往冻死街头。剧痛死亡的人嘴巴往往是张开的。冻死却是一种缓慢的死亡。垂死的乞丐总想吃点什么东西,就往往把自己腰间的草绳往口里塞。那有什么用呢?牛马冬天吃草都要掉膘,人根本消化不了草绳。最后,冻死的乞丐把草绳咬得紧紧的,正好方便了收尸体的人拖拉尸体。
   

    宋惠莲棺材店出身的,她对“口里衔著条绳子,冻死了往外拉”这种场景不陌生,所以这段话完全符合她的身份。也可以让读者提前体会后来陈经济流落街头的处境。



    西门庆放“官吏债”,并不是像某些学者所说的给新上任的官吏贷款。而是有官吏保证本金和利息的高利贷,官吏参与分红。比如蔡状元、安进士、吴大舅、吴典恩等人新官上任,都缺钱,官小的西门庆慷慨借给他们钱,官大的西门庆慷慨送给他们钱。因为西门庆知道他们手中的权力可以轻松的帮助自己获得暴利,他需要租借权力。这种“官吏债”是很厉害的。比如蒋竹山,根本就不欠什么钱,经过西门庆幕后导演,流氓和官府亲自出面,蒋竹山挨了打,货物被抢,还得老老实实交钱。如果普通人真借了西门庆的钱不还,下场可想而知。
   

    因为高利贷的普遍存在,旧中国很难产生现代意义的银行,也很难产生良性的资本主义。由于暴利,旧中国产生资产阶级的速度很快,产生无产阶级的速度同样快。比如毛主席的爹,住在一个小山村,有了几十亩地和一百多块现大洋,就能开一个小小的票号,逐渐垄断外销的粮食和进口的日用杂货。十年间,资本增加到千元以上。毛主席为什么搞大锅饭,就是因为深深明白这个道理。


    西门庆放“官吏债”,并不是像某些学者所说的给新上任的官吏贷款。而是有官吏保证本金和利息的高利贷,官吏参与分红。比如蔡状元、安进士、吴大舅、吴典恩等人新官上任,都缺钱,官小的西门庆慷慨借给他们钱,官大的西门庆慷慨送给他们钱。因为西门庆知道他们手中的权力可以轻松的帮助自己获得暴利,他需要租借权力。这种“官吏债”是很厉害的。比如蒋竹山,根本就不欠什么钱,经过西门庆幕后导演,流氓和官府亲自出面,蒋竹山挨了打,货物被抢,还得老老实实交钱。如果普通人真借了西门庆的钱不还,下场可想而知。
   

    因为高利贷的普遍存在,旧中国很难产生现代意义的银行,也很难产生良性的资本主义。由于暴利,旧中国产生资产阶级的速度很快,产生无产阶级的速度同样快。比如毛主席的爹,住在一个小山村,有了几十亩地和一百多块现大洋,就能开一个小小的票号,逐渐垄断外销的粮食和进口的日用杂货。十年间,资本增加到千元以上。毛主席为什么搞大锅饭,就是因为深深明白这个道理。


    《绣像本》第二回王婆说了一句话“我不风,他家自有亲老公”,这句话固然是从《水浒传》第二十三回抄来的,但还是有典故的。这个典故还比较搞笑,那就是《旧五代史?后周世宗本纪六》里面李涛的故事。李涛有一个亲弟弟叫李浣。李浣为了攀门第,娶了礼部尚书的大龄剩女。结婚那天,弟媳妇来拜见大伯子,李涛却抢先一步,趴在地上给弟媳妇磕了几个头。李浣大吃一惊,问:“哥,你疯了么?哪有这个道理?”李涛回答:“我不风,只将谓是亲家母。”李浣几乎气死。湖北人把“母”读成“猛”,正好压韵。


    《金瓶梅》的作者大抵参考了明朝初年翻译的《元朝秘史》,都是早期白话文,语言风格上敢于用排比的比喻句,一气呵成,气势雄壮。《词话本》第二十五回宋惠莲反驳来旺:“那个没个娘老子?就是石头硌剌儿里迸出来,也有个窝巢儿;枣胡儿生的,也有个仁儿;泥人日下来的,他也有灵性儿;靠着石头养的,也有个根绊儿。为人就没个亲戚六眷?” 《词话本》第六十回潘金莲骂李瓶儿“贼淫妇,我只说你日头常晌午,怎的今日也有错了的时节?你班鸠跌了弹,也嘴答谷了;春凳折了靠背儿,没的倚了;王婆子卖了磨,推不的了;老鸨子死了粉头,没指望了。” 《元朝秘史》里面铁木真杀了异母弟弟,诃额仑斥责他:“您初生时手里握着黑血块生来,您每如吃胞衣的狗般,又如冲崖子的猛兽般,又如忍不得怒气的狮子般,又如活吞物的蟒蛇般,又如影儿上冲的海青般,又如噤声吞物的大鱼般,又如咬自羔儿后跟的风驼般,又如靠风雪害物的狼般,又如赶不动儿子将儿子吃了的鸳鸯般,又如护巢的豺狼般,又如不疑二拿物的虎般,又如妄冲物的禽兽般!”


    西门庆的智商手段绝对是厉害的。《金瓶梅》第十九回,西门庆请流氓张胜、鲁华帮他殴打敲诈蒋竹山。一来打垮了医药业同行蒋竹山,二来间接打击了不听话的李瓶儿,三来讨好了夏提刑,四来又让张胜、鲁华更加效忠自己。而张胜让西门庆介绍一下,把自己安插到“提刑夏老爹那里”,西门庆后来却偏偏把他安插到周守备那里。为什么呢?因为后来正提刑夏延龄和副提刑西门庆之间矛盾很深,夏延龄见钱就捞,西门庆见大钱才捞,夏延龄是正职却根基不牢,西门庆是副职却背景深厚,两个人不可避免磕磕碰碰,结果当然是西门庆占上风。张胜虽然是一个流氓,他在西门庆眼里却绝对是一个人才,西门庆才不想让他去壮大夏延龄的势力呢,何况他推荐的人夏延龄未必敢用。周守备和西门庆不在一个部门,关系远一些,没有什么利害冲突。这一招就是源远流长的有中国特色的“远交近攻”,通俗一点说就是“同行是冤家”。
   

    西门庆在积攒钱财上离不开吴月娘,在性事上离不开潘金莲,在感情上——某种程度是男权社会的男性优越感,离不开李瓶儿。孟玉楼以上三方面都沾一点儿。李娇儿和孙雪娥是西门庆一时兴起娶的小老婆,半婢半妾的,很少有受宠的机会。 
  

    西门庆死后,继承他浪子作风的是陈经济,继承他官商事业的是张二官,继承发扬他卑劣贪婪狠毒性格的是应伯爵、吴典恩、云理守等结拜兄弟,继承他家产家风的是玳安。 
   

    但是,真正继承他秉性坚强、做事机密、欲望旺盛、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资产阶级强人性格的却是一位女性——庞春梅!她是西门庆真正的继承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