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货店伙计 / 人文 / 红楼梦中的杯具

0 0

   

红楼梦中的杯具

2013-03-27  杂货店伙计

 

 

 

闲观春花秋月,坐看风起云飞,不觉那些韶华时光已经岁月的缝隙间悄悄溜去。或青涩,或甜蜜,只是味蕾一时的感触,波动不了一生的航帆。每每辗转于繁花开尽的午后,每每彷徨于大雪封山的冬夜,一卷书,几行字,触动心灵最深处的感动,总是在一波无澜的心底荡起千层浪。

 

《红楼梦》就是这样的不同寻常。

 

深夜清静,我想喝茶,忽然间就想起了《红楼梦》里面的大大小小的茶杯来,各种各样的茶杯,联系着各种各样的人物,各种各样的人物具有自己千姿百态的命运。

 

 

阔太太的茶杯

 

我印象里面,《红楼梦》的小说里面,第一只引入我眼帘的茶杯文字,是这一段“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那凤姐儿家常带着秋板貂鼠昭君套,围着攒珠勒子,穿着桃红撒花袄,石青刻丝灰鼠披风,大红洋绉银鼠皮裙,粉光脂艳,端端正正坐在那里,手内拿着小铜火箸儿拨手炉内的灰。平儿站在炕沿边,捧着小小的一个填漆茶盘,盘内一个小盖钟。凤姐也不接茶,也不抬头,只管拨手炉内的灰,慢慢的问道:“怎么还不请进来?”

 

这就是大户人家,“阔太太”用的一个茶杯,并没有直接描写茶杯,而是写了填漆茶盘,盘内的茶杯盖钟,还是由旁边一个同样“穿金戴银”的华丽丫头,给太太捧着伺候着,随时备用……

 

看看,这架势,这排场!我们不是感叹这茶杯的华贵,而是首先被这一位茶杯使用者的“用茶派头”给震慑住了!

 

不紧不慢,雍容华贵。这真真不是在“急着解渴”,而是在“悠然享乐”。

 

不用说别个,我们现在单位工作,要是出差,或者紧急加班,谁不是狼吞虎咽的,弄两个“一次性水杯”,咕咚咕咚就完事了!

 

谁能这么端着架子,品着功夫茶,更别说用好茶杯,再添个端茶的佣人了。这种雍容华贵的“用茶场面”,只能给资产阶级的“阔太太”们去享用。与我们老百姓是无缘的。

 

 

小姐的茶具

 

注意,我这里用的词汇是“茶具”;而不是“茶杯”了。

 

在《红楼梦》里,茶文化的最高境界展现,应该属“妙玉”小姐,这个来历不凡的高贵尼姑。

 

这《红楼梦》第四十一回,回目虽是“贾宝玉品茶栊翠庵”,其实并非是贾宝玉一人在栊翠庵品茶,而是贾母与刘姥姥及黛玉、宝钗等一干人等,酒足饭饱之余,又到妙玉的庵里来吃茶。那妙玉对贾母,是亲自捧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小盖钟,捧了奉上。其他众人都是一色官窑脱胎填白盖碗。

 

贾母是权势的化身,所以妙玉亲自奉上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内置名贵的成窑茶具。为何是“金云龙献寿”?为何是“成窑”?巴结讨好之意,尽在不言中也。然而贾母却毫不在意,随手就把吃剩下的半杯茶给了刘姥姥,那刘姥姥一口就给吃尽了。

 

这妙玉嫌刘姥姥用过的杯子脏了,却将自己日常用的绿玉斗给宝玉,显然是心仪宝玉,所以不嫌宝玉脏。当着宝玉、玉钗、黛玉之面,妙玉命婆子:“将那成窑的茶杯别收了,搁在外头去罢”。宝玉会意,知为刘姥姥吃了,她嫌脏不要了。这里是写妙玉故作清雅高洁,讲究派头。然而宝玉领会妙玉之意,不知是不是故意,却又过了头:宝玉和妙玉陪笑道:“那茶杯虽然脏了,白撂了岂不可惜?依我说,不如就给那贫婆子罢,她卖了也可以度日。你道可使得。”妙玉听了,想了一想,点头说道:“这也罢了。幸而那杯子是我没吃过的,若我使过,我就砸碎了也不能给她。你要给他,我也不管你,只交给你,快拿了去罢。”

 

作者果然狡猾。这里“想了一想”四个字,就有说不尽的含意。如果真的是十分嫌弃,恨不得立马扔掉,又何必想了一想?想了一想,想的是什么?毕竟是成窑的杯子,名贵得很,你宝玉家里金玉珠宝如粪土,别人能和你比么?然而话己出口,又怎么收回?又是宝玉这个冤家提出来的,怎好不依了他?总之,此时妙玉复杂的内心活动,只用“想了一想”四个字,就活现出来了。“幸而那杯子是我没吃过的,若我使过,我就砸碎了也不能给她”。这句话,正与贾母将吃剩的茶给刘姥姥相呼应,妙玉对贾母的不满在不经意之中流露出来了。而另一层意思是妙玉把自己用的绿玉斗给宝玉用,其中绵绵情意,还用说吗?然而宝玉却对妙玉的脉脉含情不敢领受,反而越发作弄起妙玉来:“等我们出去了,我叫几个小幺儿来河里打几桶水来洗地如何?”如果说送茶杯还是一片好心,那洗地就是存心使坏了。你不是嫌脏吗?这拢翠庵什么人没来过?总不能拆了重建吧?那只好用水洗洗了。如果用水洗洗就可以,那么杯子洗洗又有何妨呢?

 

再说喝茶的人,“那妙玉便把宝钗和黛玉的衣襟一拉, 二人随他出去,宝玉悄悄的随后跟了来。”

 

别的人是捞不着,沾这份“雅兴”的光的!大观园,千百号人,妙玉只选了两个“配喝茶的人”林黛玉,薛宝钗——这芙蓉牡丹,一流人品,才能争得这两个“尊贵稀罕”的喝茶名额呢。就连一个“宝玉”,还是悄悄跟了去“蹭茶喝”的局外人。可见这次喝茶活动的品位级别了。

 

再说喝的茶,不是雨水,是雪水,用那等别致不俗的器皿“鬼脸青”花瓮盛了一瓮,埋在地下,深埋五年,然后煮来饮用。别说这是喝茶啊,听这工夫、听这来历,竟恍如“千年陈酿”一样的珍贵,难得了!

 

最后再说说喝茶的茶具,又见妙玉另拿出两只杯来。一个旁边有一耳,杯上镌着“班袍斗”三个隶字,后有一行小真字是“晋王恺珍玩”,又有“宋元丰五年四月眉山苏轼见于秘府”一行小字。妙玉便斟了一斗,递与宝钗。那一只形似钵而小,也有三个垂珠篆字,镌着“点犀桥”,妙玉斟了一桥与黛玉。

 

这两个“珍贵茶具”的制造材料,一个是葫芦类植物所制;一个是犀牛角所制。

 

至于茶具上镌刻的什么“名人,名藏”等珍稀来历,更使这两件茶具顿时价“身价百倍”,具有了“人文内涵”和“历史底蕴”双重的重要的含义,成为不可多得的“文物”一列!

 

所以,现在很多读者推测妙玉的身世来历,总觉得不可思议。一个妙龄的千小姐,多年独居古墓,一旦现身贾府,她的阔绰不凡的出手行事,足以让小姐少爷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叹为观止。这,不能不说是个让人“费解之谜”了。

 

就连妙玉自己通常喝茶使用的一个大绿玉斗,被宝玉不小心说成是“俗器”之时,都立刻招来妙玉的一阵冷笑“这是俗器?不是我说狂话,只怕你家里未必找得出这么一个俗器来呢!”

 

就别说妙玉所珍爱的茶具了,就连她不屑一顾的命令婆子扔出门外去的都是“明代成化年间,官窑所出的瓷器”啊!珍品,被当作垃圾扔掉;后又被好心肠的宝二爷,转赠给刘姥姥,也难怪这个没见过世面的老婆子眉开眼笑,甚至感激涕零了。

 

俗和不俗的两种人,或许只是“金钱根基”,给定的位罢了。

 

不俗的妙玉,不俗的雅趣。千小姐的茶具,可不仅仅是“富贵”二字,可以形容其价值所在;更是“不俗”二字,才足以标明身价,抬高格调,象征品牌!

 

这样的茶杯,我们一般老百姓也是无福享用的。如果谁有这个雅兴,可以买张门票,去专门参观博物馆、文物藏品展;或者,去旁观一次珍贵藏品的拍卖现场,亲身感受一下那份“高雅”和“不俗”,所谓“附庸风雅”。

 

 

老百姓的茶碗

 

曹雪芹,是曾经大福大贵过,见过世面,享过清福。否则,他也不会写出“金玉满堂”的《红楼梦》;但曹雪芹,一定也受过大磨难,受过大贫穷,受过痛苦煎熬。否则,他怎么会那么活灵活现的写出了芦席土炕头上,让人泪下的“晴雯之死”呢?

 

每每想起这一段,轻则辛酸;重则泪下!

 

晴雯道:“阿弥陀佛,你来的好,且把那茶倒半碗我喝。渴了这半日,叫半个人也叫不着。”宝玉听说,忙拭泪问:“茶在那里?”晴雯道:“那炉台上就是。”宝玉看时,虽有个黑沙吊子,却不象个茶壶。只得桌上去拿了一个碗,也甚大甚粗,不象个茶碗,未到手内,先就闻得油膻之气。宝玉只得拿了来,先拿些水洗了两次,复又用水汕过,方提起沙壶斟了半碗。看时,绛红的,也太不成茶。晴雯扶枕道:“快给我喝一口罢!这就是茶了。那里比得咱们的茶!”宝玉听说,先自己尝了一尝,并无清香,且无茶味,只一味苦涩,略有茶意而已。尝毕,方递与晴雯。只见晴雯如得了甘露一般,一气都灌下去了。宝玉心下暗道:“往常那样好茶,她尚有不如意之处,今日这样。看来,可知古人说的'饱饫烹宰,饥餍糟糠’,又道是'饭饱弄粥’,可见都不错了。”一面想,一面流泪。

 

如果一辈子锦衣玉食作个“福贵公子哥”,他一定写不出这个来!

 

又大又粗的破茶碗,还没到手,就闻的“油膻之气”!洗了两次,冲了两遍,把个黑沙吊壶倒出水来,没有清香,只有苦涩!这还能算是“茶”吗?

 

可怜病的奄奄一息的晴雯姑娘,竟好像“得了甘露”一般! “一气”“都”“灌”下去了!

 

这算是“喝茶”?还是在“挣命”?

 

真真好像一位朋友说的那样,“越爬到高处,就跌得越惨重!”

 

这是写晴雯?还是在写曹雪芹自己?我不敢深入去想,否则,就是一阵阵心痛。还能撕扇子“千金难买一笑”的任性开怀么?还能“玻璃缸、玛瑙碗”弄坏了多少,也不在意的豁达潇洒么?晴雯不能了,曹雪芹也不能了,因为富贵不再,一贫如洗。

 

没有优雅的“茶具”了,也没有华丽的“茶杯”了,只有粗糙、实用的“大茶碗”里,盛满苦涩的粗茶,和更苦的眼泪!

 

当繁华退尽的时候,生活便还原成它本来的面貌,几分质朴,几分粗糙,几分苦涩。

 

有水喝就不错了,充什么公子小姐。曹雪芹,苦笑两声,擦干眼泪,写下自己的心里话,“那就是茶了!那里比得咱们的茶……”

 

老百姓的“知足常乐,以苦为乐”他,全都懂了。彻悟,也许,不过只在一夜之间。

 

 

尾声

 

现在,人们生活好了。茶艺,茶道,茶文化……只要你高兴,约个朋友去茶楼坐坐,在优美典雅的古典音乐氛围里,轻斟慢饮,谈谈讲讲,不亦乐乎。这都是不难体会到的乐事了。茶在杯中伸展它的风姿绰约,杯在茶的莹润里尽显它的光环。这甘霖与美器的相衬,也是眼中的风景,书上的故事。

 

但我不会忘记,一位泪水盈眶的公子,抬起粗糙不堪的破茶碗,亲手递到她唇边,那个憔悴、但依然美丽的女孩,如饮甘霖,泪如雨下……

 

梦醒了,红楼始终一梦;茶尽了,杯子始终一空。事事竟如这杯中茶,书中事;是诸事的轮回,是万事的开端。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