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車毅 / 男女 性 情感 / 男闺蜜

   

男闺蜜

2013-03-31  铂車毅
文/兰粟粟----------------
他第二天走。从北京直飞遥远的南国,为期六个月。临行前的晚上,她如约与他的死党们为他饯行。她来得过早,饯行宴未开,便到他宿舍帮忙收拾行装。他是她的“男闺蜜”。房间里空荡荡的,完全是人去楼空的景象,她忽然难过起来。只见地上放着两件硕大的行李--大皮箱以及被塞得鼓鼓囊囊的登山包。她皱眉道:你背着那个大登山包太触目惊心了,肯定超重不让你登机。可箱子全塞满了。他无奈。看我的,我最擅长溜缝儿塞箱子。她笑着说,你快把箱子打开。她蹲在地上,仔细地摸着箱子的边角,果然还有空间。于是,他打开登山包,把内衣、T恤、袜子一股脑儿地揪出来递给她,尔后,看着她动作熟练地一件件往空隙里塞。他们认识三年,几乎无话不谈。其间,他母亲从家乡打过电话,问她是不是他的女朋友。她很尴尬,只说是关系好的师兄妹,因为他从未对她表达过什么。他也很尴尬。毕竟他知道所有追求过她的男人,以及所有的结局。她常常会瞪大眼睛,认真地嘱咐:这是秘密,不许对别人讲。偶尔,也会迷茫地问:男人都是这样想的吗?一般,他会给她出些主意,无计可施的时候,多半只是安静地倾听。唉,只是以后不能常来你们食堂蹭饭了,有那么好吃的麻辣香锅。她停下手,眼神里满是留恋。他望着她,转身从空空的抽屉里掏出四张电影券给她。 那还是半年前他失恋时在网上订的。那是一个雪夜,他只穿了件薄外套,一个人在外徘徊了很久,直到挂在睫毛上的雪花不再被自己呼出来的热气融化,才用冻麻的手指头按了她的号码。他根本记不清自己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她最后果断地命令道:你现在必须回宿舍去订电影优惠券,明天我们一起看首映吧,现在天快亮了,我要起床上班。于是,他乖乖回到宿舍,订了十张。这半年,他们一起看过三场。失恋第二个月,一次聚会,他与前女友不期而遇。前女友过来搭讪,两人一时聊得热火朝天。一瞬间,他竟以为可以复合。随后,一个男人出现,刚刚还与他含情脉脉的前女友,立刻搭了男人的臂弯,匆匆转身,似乎与他素不相识。死党们怕他难过,推着她到他面前开解。她望着他的眼睛,定定地说:她不尊重你,只不过是在打发无聊的时光。你总觉得还有希望,其实是害怕新的开始。她的话极犀利,一箭穿心。时间真是一条湍急的河流,你此时所见的一切,都会被它迅疾吞噬。如果一个人只拥有现在,也就不可能丧失他并未拥有的。他默默地想着。而现在,箱子已经被她塞得严丝合缝,她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仰头冲他莞尔一笑。他猛然意识到,现在,他拥有她。其实,他们最初相识的那一年,他曾想向她表白,但又怕被拒绝,失去知己。现在,他必须鼓足勇气:我们在一起吧,等我回来好吗?她怔了片刻,尔后从他手里抽出那四张电影券,歪着头说:那你只许和我看电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