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兰映画 / 梦回西域 / 和田遥望玉石之路

分享

   

和田遥望玉石之路

2013-04-04  楼兰映画

和田遥望玉石之路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这样和玉石有着如此深厚的渊源。从古至今,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像玉石那样把繁华高雅与纯正质朴如此有机地融合为一体。 
  玉石因其丰厚的内涵和独特的品质,在中华民族文化中据有不可替代的位置。人们把最完美的事物寄托于玉一身——在形容饶富的生活时用“锦衣玉食”;在比喻高贵的出身时用“金枝玉叶”;在赞美高雅的品位时用“玉洁冰清”;在祝福婚姻时用“金玉良缘”……有关玉的成语举不胜举,都是表达极致的美好。 
  在和田流传着这样一个民间故事:“相传古于阗国的玉龙喀什河畔,住着一位技艺绝伦的老石匠,他一生无儿无女,只有一个徒弟相伴。在他六十岁生日的那天,老石匠在玉龙喀什河里捡到一块很大的羊脂玉,他将那块羊脂玉精心雕琢成了一个无以伦比的玉美人。看着那栩栩如生的玉美人,老石匠情不自禁地说:“我要有这样一个女儿该多好啊” !谁知,话音未落,那玉美人就变成了一个活灵活现的可爱姑娘,拜在老石匠的脚下,认老石匠为父。老石匠喜出望外,为玉女取名为塔什古丽(玉花)。老石匠与塔什古丽相依为命十几年,后来年迈的石匠去世。塔什古丽与小石匠相亲相爱。天有不测风云,当地有一位恶霸,趁小石匠外出打工,抢走塔什古丽,妄图强迫成亲。塔什古丽不从,恶霸用刀砍她。她身上发出了铮铮火花,点燃了恶霸的庄园,而自己化成一缕白烟,飞向了昆仑山。小石匠得知后,骑马去追,沿路撒下了小石子,成为后人找玉的矿苗。 
  当地有谚语说:“宁做高山上的白玉,勿做巴依(地主)堂上的地毯。”这则民间故事的精神追求与士大夫阶级的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精神境界完全一致。可见玉文化在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里是多么的博大精深。 
  20世纪50年代以来,大量的考古发现告诉我们,在石器时代到青铜时代之间,存在着一个玉器时代。 
  历史证明:我国边疆与中原、东西方文化与商贸交流的第一个媒介,既不是丝绸,也不是茶盐,而是和田玉。 
  和田玉首开了我国边疆与中原、东方与西方交流的运输通道,在东西文化方经济的交流中所起的重要作用远远超过丝绸。 
  丝绸之路的形成和发展只有1600多年的历史,而“玉石之路”却有着6000多年的历史。实际上 “丝绸之路”的前身就是“玉石之路”。丝绸交易商人利用“玉石之路”的通道开拓了丝绸之路。可以说和田玉是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的开路先锋。 
   
  昆仑神话玉石传奇 
  当历史默然沉静的时辰,神话和传说也许会给我们带来更久远的信息。 
  公元282年,在河南汲县一座古墓中所发现的古简《穆天子传》堪称是我国最早的游记,是我国有文字记载的最早的旅行探险活动。周穆王姬满是我国最早的旅行家,《穆天子传》的前四卷中记述了姬满的西方远游,自西安北上,抵包头,过贺兰山,穿鄂尔图期沙漠,经凉州至天山东麓的巴里坤湖,又走天山南路,到新疆和田河、叶尔羌河一带,又北行千余公里,到“飞鸟之所解羽”的“西北大旷原”即中亚地区,回国时走天山北路。周穆王的西行壮游是我国东西陆路交通史上的大事,也是我国探险史的开拓者。 
  “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衰。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是《穆天子传》中记载周穆王与西王母交往的一段佳话。西周穆王驾着八匹骏马,日行三万里,到昆仑山瑶池会见西王母。临别时西王母约他三年后再来,还送他八车宝玉…… 
  《穆天子传》的五、六两卷中则叙述了周穆王姬满两次向东的旅游经历。穆天子西游时,与沿途各民族进行频繁的物资交流,如:珠泽人“献白玉石……食马三百,牛羊二千”;穆天子赐“黄金环三五,朱带贝饰三十,工布之四”等。从这些记载中,可以看到当时物资交换的规模、方式、品种。
   《穆天子传》中还有 “攻其玉石,取玉版三乘,玉器服物,载玉万只”的记述。可见周穆王西巡的路线,正是当时西域到中原的“玉石之路。” 
  这些神话传说和历史记载,不仅蕴藏着丰富的历史遗迹,而且,透过这一幅幅色彩斑斓的画面,与当今考古发掘的玉器相对应,使我们清楚地窥探到黄河上、中游的远古父系部落与昆仑北坡母系部落之间是怎样以和田玉为载体沟通交往的。先民们从昆仑北坡的和田河流域向东西两翼延伸,把和田玉运送到遥远的中原。玉石之路沿着中华民族的文化脉络生生不息地延伸着、开拓着…… 
  人类初期,有过一个几十万年,甚至更长时间的石器时代。原始人拿起的第一块石头,也许就是一块玉石。当它被握在远古人类的手里,它那如意的手感、柔润的触感、称手的力感以及特殊的光感都足以使它成为远古人类爱不释手的打击工具。这块玉石之器,也许正是凿开玉石之路的玉斧…… 
  人类在进化的过程中对玉石附加了审美的认识和文化的理念,这已标志着人类文明曙光的到来,玉石因此而渗入了整个人类文明的进程。 
  古代人识玉之后,继而赋予玉以深厚的社会文化观念。在原始社会中,不仅用玉制作生产工具,而且用玉制作装饰和祭祀的礼器。 
  中国最早的一部地理著作《山海经》中记述了玉的神话:“密山之上,丹水出焉,其中多玉膏,其源沸汤,黄帝是食。玉膏之所出,玉色乃清,五味乃馨,坚栗精密,泽而有光,五色发作,以和柔刚,天地鬼神是食是飨,君子服之,以御不祥。”就是说,玉是中华民族始祖黄帝的食品玉膏生成的。它有五色,质地紧密坚硬,润泽有光,天地鬼神都以它为食品,君子食用,可以防止不祥。这一古老的神话证明玉是何等的珍贵,它同中华民族的始祖、天地鬼神连在一起。难怪诗人屈原在距今二千二百多年前就向往着“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比寿,与日月兮齐光。” 
  《山海经》里记载中华大地产玉有数十处,唯有昆仑玉最佳, 昆仑玉中唯有和田玉为上乘。 
  相传远古之时,共工撞不周山,天柱倾塌,九州崩裂,大火燃烧,洪水汪洋不息,民不聊生,女娲炼以五色石补苍天,挽救了众生,又将补天石多余的碎块散落大地,“千样玛瑙万种玉”就洒落在昆仑山这座神奇的屋脊。也就是共工在此撞山,女娲在此补天,黄帝在此出生,玉石在此孕育。 
  这也许就是最早关于昆仑玉进入中原的记载。像昆仑山上无数谜团一样,除了神话传说,还有昆仑玉在世界屋脊上如何发散着温润的柔光。 
   
  君子比德于玉焉 
  玉石不仅仅是一种宝石,更是一种文化,而且是一种从古至今长盛不衰的文化。 
  早在商、西周时期,玉的道德化、宗教化、政治化过程均已完成,并成为道德、习俗、神灵、权力、财富的象征,使玉文化达到了登峰造极的阶段。无论祭祀、各种礼仪,朝见君王,都必须用玉,而且有一套完整的规定。经过几千年的历史沉淀,中国的玉文化已有了极为丰厚的底蕴。 
  王室诸侯竞相选用和田玉制作各种礼器和饰品,用玉雕琢成人兽合一、人神合体的奇异的造型,作为沟通天地人三界的祭祀神器。与此同时还有大量的龙、凤、虎形玉佩,其造型具有浓厚的中国气派和民族特色。饰纹有隐起的谷纹,附以镂空技法,并施以单阴线勾连纹或双勾阴线叶纹,饱和而又和谐精美的玉雕,成为达官贵人们权利财富的象征、文化审美的象征。 
  在无数光彩夺目的宝石中,惟有玉石被孔子比做“君子”。《论语》中记载了孔子手执玉圭的姿势。也正是这位儒家学说的创始人,在周代末期,进一步完善、规划并提升了中国古代玉文化的学说。此时的儒生们把礼学与和田玉结合起来研究,用玉文化来体现礼学思想。 
  孔子说“君子比德于玉焉”。 在他看来,玉具有仁、智、义、礼、乐、忠、信、天、地、德、道等十一种品性和象征。也就是说玉有十一种好的品德: 

    1、温柔滋润而有泽于人,这是仁; 
  2、坚固致密而令人敬畏,这是智; 
  3、锐利、有气节而不伤人,这是义; 
  4、佩挂在身上使人行动有致,这是礼; 
  5、敲击时发出的声音清越悠长,戛然而止,这是乐; 
  6、虽有斑点掩盖不了其美质,同样,美玉也不会去遮藏斑点,这是忠; 
  7、光彩四射而不隐蔽,这是信; 
  8、气势如彩虹贯天,这是天; 
  9、精神犹如高山大河,这是地; 
  10、执圭璋行礼仪,这是德; 
  11、天底下没有不重玉的,这是道。 
  玉的所有品质皆为中华民族孜孜以求的高贵品质。所以,孔子又说:“君子无故玉不去身“。也就是希望君子守身如玉。 
  在儒家学说的影响下,玉器不仅是王权的象征,还成了君子人格化的代表。 
  正是在这种玉文化思想的影响下,古代君子佩玉之风大为盛行。上层贵族和士大夫纷纷佩戴各种形状的玉佩,他们在美玉的映衬下,享受着身为君子的荣耀。 
  孔子继承弘扬了西周时期玉文化的内涵,为后世开创了一套关于玉的全新的理念,这是一种笼罩在人文主义光芒下的思想,洋溢着高尚的道德感和丰富的伦理精神。 
  作为君子,具备这些品德是他终生的追求,而天然的玉器,又是上天的恩赐,必定凝聚了至高无上的特质,这正是君子需要比照和学习的最高境界。 
  玉之美德是指人呢,还是指玉呢,在中国文化中已经分不清了,人玉不分已是这个民族的一个特质的东西了。 
   
  玉石之路缠绕着丝绸之路 
  古人对玉有如此描述:“玉者,色不如雪,泽不如雨,润不如膏,光不如鱼。取玉甚难。越三江五湖,至昆仑之山,千人往,百人返,百人往,十人至。中国覆十万之师,解三千之围。” 
  玉石之路的形成,通过玉石之路进行物质、文化交流的历史为我们清晰地勾勒出六千年前古代文明发展的轮廓。后来西汉张骞通西域,走的就是玉石之路,他凿通的丝绸之路准确地说应该称其为“玉帛之路”。 
  “丝绸之路”兴起后,运往中原内陆的玉料络绎不绝,是丝路贸易的重要内容。和田玉进入中原后,中国玉文化逐渐进入以和田玉为主体的时代,和田玉自此被誉为中国玉的精英,更被儒家赋予它以“德”的内涵,成为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 贯穿东西的“玉石之路”,也被称为“昆山玉路”、“和田玉路。” 
  汉代在甘肃设置的玉门关,以运输玉石而闻名,在汉以后的玉帛之路上更加繁荣。正如唐代诗人杜甫的诗:“归随汉使千堆宝,少答朝王万匹罗” 。 
  《汉书·于阗国传》载:“于阗国,王治西城。去长安九千六百七十里,户三千三百,胜兵二千四百人。辅国侯、左右将、左右骑群君、东西城长,驿长各一人。东北至都护治所三千九百四十七里,南与若羌接,北与姑墨接。于阗之西,水皆西流,注西海,其东水东流,注盐泽(今罗布泊),河源出焉。多玉石。” 
  又如元代维吾尔族诗人马祖常所写:“采玉河边青石子,收来东国易桑麻。” 
  从世界文化角度说,历史学界应当给玉石之路写上重重一笔,让后人知道,中国几千年文明史中,除了举世闻名的丝绸之路外,还有一条年代更为久远、同样负载着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举世闻名的—— 玉石之路。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