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镇肝熄风汤——天麻钩藤饮

 冯吉祥 2013-04-07

【名方名对】镇肝熄风汤——天麻钩藤饮
2009年02月26日    来源:《中国基层医生》    
 

  〔组成?用法〕
  镇肝熄风汤(《医学衷中参西录》)怀牛膝30克,生赭石轧细30克,生龙骨捣碎15克,生牡蛎捣碎15克,生龟极捣碎15克,生杭白芍15克,元参15克,天冬15克,川楝子捣碎6克,生麦芽6克,茵陈6克,甘草45克。水煎服。
  天麻钩藤饮(《杂病证治新义》)天麻18克,钩藤后下12克,石决明先煎30克,山栀、黄芩各9克,川牛膝12克,杜仲、益母草、桑寄生、夜交藤、朱茯神各9克,水煎服。
  〔主治?方解〕
  镇肝熄风汤主治类中风证。其病机为肝肾阴虚,肝阳上亢,肝风内动,气血逆乱,并走于上所致。《素问?至真要大论》曰:“诸风掉眩,皆属于肝。”症见头目眩晕,目胀耳鸣,脑中热痛,心中烦热,面红如醉,或肢体渐觉不利,或口眼口呙斜,甚至跌仆不知人事,或成偏枯,脉弦长有力。因於肝肾阴亏,水不涵木,故出现阳亢风动之证。风阳上扰,故见头晕目弦,脑热耳鸣,心烦面赤;肝阳上亢,肝气横逆,血随气乱,阻塞经络,或蒙敝清窍,轻则口眼歪斜,肢体活动不利,重则突然昏仆,发生偏枯(即半身不遂)《素问?调经论》所谓:“气之与血,并走于上,则为大厥”即是此意。脉弦长有力,亦是肝阳上亢之象。
  本方证之病机虽然是阴虚阳亢,肝风内动所致,但治证是以阳亢风动为标急,故宜急则治其标,立法以潜镇亢阳为主,兼以滋补肝肾。方中重用怀牛膝,引血下行,折其阳亢,并能滋养肝肾,为君药。臣药为两组,一组是代赭石重镇降逆;生龙骨、牡蛎潜降肝阳,一镇一潜,共助君药潜镇气血上逆,平熄上亢之风阳,四药合用,可镇肝熄风,以治其标。另一组是龟板、元参、白芍、天冬滋补肝肾之阴以制阳,肝阳不亢,肝风自熄,以治其本。盖肝为将军之官,其性喜条达而恶抑郁,若单纯镇肝,则肝气受抑,影响其条达之性,不利於肝阳之平降,故佐以茵陈、川楝子、麦芽即可清泄肝阳之有余,又可疏达肝气,以顺肝性,使亢阳易平、甘草为使,调和诸药。与麦芽同用和中护胃,以减轻诸金石类药碍胃之弊,诸药合用,共奏镇肝熄风,滋阴潜阳之功。
  本方配伍特点是潜镇以治标,滋养以治本,但以治标为主,另滋补潜降之中,又佐以疏泄调肝之品,既照顾到肝的生理特点,又有利于肝阳的平降,为一首治疗阴虚阳亢类中风证的有效方剂。临证不论中风前、中风时、中风后,凡是具有阴虚肝阳之证者,皆可使用之。以眩晕面赤,肢体活动不灵,脉弦长有力为使用依据。
  临床运用时,若痰多者,可加胆星、川贝以化痰;若头痛头晕重可加夏枯草、菊花、苦丁茶以平肝泻火;若尺脉重按虚者,加熟地、山芋肉以滋补肝肾;若心中烦热,可加生石膏以清热;若大便不实者,去龟板、赭石,加赤石脂。现代医学常用本方治疗高血压病、高血压脑病、脑血管意外、脑动脉硬化等病属阴虚阳亢者。若血压不降,头痛甚,眼胀痛,可加夏枯草、钩藤、苦丁茶、石决明、益母草、茺慰子、菊花等以清肝降压。本方滋腻潜阳之药颇多,有碍脾阳,故脾胃虚弱者,应当慎用。
  天麻钩藤饮主治肝阳偏亢,肝风上扰,症见头痛眩晕,耳鸣眼花,心悸失眠,甚则肢体震颤,舌红,脉弦数。本方所治之证,或因郁怒伤肝,气郁化火生风,或因房室劳损肝肾阴亏,阴不维阳,而阳亢风动。风阳上扰,故作头痛目眩眼花耳鸣;内扰心神,则心悸失眠;风胜则动,故肢体震颤,舌红,脉弦数皆为阳亢有热之象。当此之时,治宜平肝熄风清热安神为主,兼以滋补肝肾之法。方中天麻、钩藤、平肝熄风,共为君药。石决明平肝熄风;黄芩、山栀清热泻火,共为臣药。桑寄生、杜仲补肝益肾,治其病本;益母草合川牛膝通利血脉,并能导气血下行;夜交藤,朱茯神安神定志,共为佐药。诸药合用,共奏平肝熄风,清热安神之功。
  本方治证病机是肝阳偏亢,肝风内动。临证以头痛眩晕,失眠舌红,脉弦而数为使用依据。临床用时,若见头脑攻痛甚者,加生赭石、夏枯草、羚羊粉以清肝火;若眩晕甚重,如坐舟船,头中自感轰鸣,劳怒则甚,畏热喜凉,午后较重,可加重石决明用量、白芍、菊花、珍珠粉;若夜卧不宁,失眠加枣仁、珍珠母等养肝镇静安神;若口眼歪斜,半身不遂,方中加郁金、菖蒲、地龙、竹沥水清热化痰开窍。本方治疗血压病,高血压脑病,脑动脉硬化等,均有一定的疗效。特别是在降压方面,效果更为明显。
 
 
 

本文来源于 中国基层医疗网( 原文链接:paper_view.asp?id=10061006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