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zididie / 教育杂谈 / 从北大才子、卖肉佬、公务员到“屠夫学校...

0 0

   

从北大才子、卖肉佬、公务员到“屠夫学校”教师 陆步轩解读“陆步轩现象”

2013-04-17  tuzididie
  图为4月12日,北大毕业生陆步轩(右)和同为“猪肉佬”的师兄陈生回到母校,参加“北大职业素养大讲堂”,与学弟学妹们分享自己的创业经历。

  他是北大毕业生,读的是中文系;他毕业后不久就离开分配的工作单位,“下海”开店杀猪卖肉,也因此一不小心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在重新进入体制内当上公务员后不久,他却再度辞职南下广州,以拿手的“屠艺”传道授业。

  他叫陆步轩。4月12日,他和同为“猪肉佬”的北大师兄陈生回到母校,与学弟学妹们分享自己创业的经历。陆步轩虽然认为自己二十年前开始从事杀猪工作“并不体面”,但他对自己的选择并不后悔,他说自己“守住了道德的底线”。

  “我给母校丢了脸”

  这堂名为“北大职业素养大讲堂”的讲座,4月12日下午两点在北大英杰交流中心举行。陆步轩穿着土黄色外套,紫色条状衬衫,带着金属框架眼镜,温文尔雅,完全不是多年前被公众熟知的挥刀剁肉的“眼镜肉店”老板形象,他的眼角也多了许多皱纹。

  登台亮相演讲,面对自己即将毕业的学弟学妹们,陆步轩说完第一句话就有些哽咽:“我给母校丢了脸,抹了黑,我是反面教材。”在随后不到15分钟的演讲中,陆步轩回忆了自己就业和创业的坎坷:毕业后分配不理想、几年后丢掉工作。“1993年,我没办法了,才被迫‘跳海’。”陆步轩说,学校一直有人邀请自己回来给学弟学妹们讲讲创业的故事,但一直没有实现,除了时间的原因,还有就是因为觉得自己“混得比较差”。

  记者注意到,当陆步轩说自己“给母校丢脸,是反面教材”时,一些北大学生站了起来,探头看这位手持话筒的师兄。有人甚至离开自己的座位,试图能够接近陆步轩,“这些年回母校演讲的学长很少有这么坦诚的,我想往前走走,希望会后能和他有进一步交流。”一名法学院本科生说。

  活动结束后,陆步轩“给北大丢脸”的说法迅速在网络上传开,有人力挺,也有人提出了“为炒作否定母校”的质疑。对此,陆步轩回应称,由于是毕业后第一次站在母校的讲台,有些紧张。他说的“给母校丢脸、抹黑,反面教材”的话,语境并不是网上流传的意思。他认为,这只是一种谦虚的说法,没有否定自己和母校的意思,“主要想缓和现场的气氛。”

  除了演讲,陆步轩还特意去北大校园转了转,他说现在北大的三角地、第一体育场等许多地方变化很大,学生的学习生活条件比自己当年好了许多。他还想去学一、学五等老食堂坐坐,吃一份饭,后终因没有餐卡只好作罢,“我最近还会回来看看的。”陆步轩说。

  “我守住了底线”

  陆步轩1966年出生于西安长安区。1985年,他以西安市长安区高考文科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长安县的柴油机厂工作。由于地方小,人际关系复杂,陆步轩的事业发展并不顺利。离开单位后,他在长安区开起了“眼镜肉店”,开始卖猪肉。

  由于质量过硬,陆步轩的肉店生意一直非常好,不少市民甚至会绕路来找这位“眼镜老板”买肉。一次偶然的机会,陆步轩的北大毕业生身份被发现,顿时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2003年,国内许多媒体相继以《北大毕业生长安卖肉》为题报道了陆步轩的现状,“陆步轩现象”引起了人们对就业观念、人才标准、社会分配等众多问题的深刻反思。

  一年后,陆步轩进入长安区档案馆工作。不过肉店生意却并未停止。一边卖猪肉,陆步轩还出版了20万字的纪实文学《屠夫看世界》。2008年5月,陆步轩在广州认识了同为北大校友、同是“卖肉佬”的陈生。

  2009年8月,陈生邀他赴广州,提出开办“屠夫学校”,两个“卖肉佬”一拍即合。2011年12月,继北大才子、卖肉佬、公务员的身份之后,陆步轩带着自己花4个月写的《猪肉营销学》的讲义,走进广州“屠夫学校”当老师。

  北大毕业,从卖猪肉到当公务员,到现在做了“屠夫学校”的老师,陆步轩说自己一路走来并不后悔,“咱们能做到这种程度,最起码守住了做人的底线,无论混得怎么样,不去瞎搞,不去违法乱纪,不去做害人的事情。”

  为猪肉安全尽一份力

  陆步轩说他对现在的生活挺满意。他喜欢喝酒,没有特殊情况每天小酌二三两,下酒菜则随意即可。接受央视采访时,记者为了让他打开话匣子还特意为他准备了啤酒。

  现在,陆步轩更多的精力主要用在了“屠夫学校”上面。这所学校为陈生的“壹号土猪”各家档口连锁店输送人才。招聘来的大学生,需要经过40天的培训,包括学习猪肉分割、销售技巧、服务礼仪、烹饪等,再前往各档口工作。目前,陈生在广东已经有600多家“壹号土猪”档口,去年销售额近6个亿。今年年初,他还将“壹号土猪”连锁店开到了上海。 

  “同一头猪,腰子的颜色与瘦肉的颜色是一致的,瘦肉的颜色深,则腰子的颜色就深,反之则浅。”对于自己的老本行,陆步轩已经如数家珍,丝毫不逊色于当年掌握的诗词文赋。陆步轩说,自己既然选择干一行就会爱一行,踏踏实实做好本职工作,“现在中国的食品问题太严重了。作为有良心的中国人和有良心的知识分子,有责任有义务和丑恶的东西作斗争,我对猪肉起码还是熟悉的。”

  不要以“北大生”自傲

  除了分享自己的创业经历,4月12日当天陆步轩和陈生还为北大学生提出了几点忠告。比如在校期间要多读各种书,汲取各种不同的知识,坚守做人的底线,不被社会的杂音干扰等。在创业方面,陈生提出最好不要选择那些已经达成共识的赚钱行业,而是要选择那些冷门的,冷门行业机会更多,也允许你犯错,“热门行业你甚至竞争不过一个个体户。”陈生说。

  对此陆步轩也表示了认同。他说自己站在“北大职业素养大讲堂”,想给学弟学妹们一个忠告:毕业后不要以“北大生”自傲,不要自视太高。北大毕业只能证明曾经学习好。而社会上还有很多知识,需要在社会中不断地实践学习。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陆步轩说,现在年轻人讲究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他觉得,体面不体面是自己的感受,要看拿什么衡量。“这么多年的经历告诉我,人一辈子吃不了多少,也花不了多少,够用就好。每个人就业是需要机遇与环境的,理想与现实总会有差距,人毕竟还是要活在现实中……”

  在演讲活动的最后,陈生这样总结他和陆步轩这对“卖猪肉二人组”:“演员不仅有漂亮的,还有赵本山、潘长江那种长得不好看的丑角,我们就是北大的丑角。我们没自杀、没跳楼、没出国,我们是正面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