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白云任我翔 / 诗词 /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晋或南朝 乐府...

0 0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晋或南朝 乐府古辞 《西洲曲》

2013-04-21  蓝天白云...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译文]  低下头拨弄着水中的莲子,莲子就像湖水一样青。

   [出典]  晋或南朝  乐府古辞  《西洲曲》

   注:

   1、    《西洲曲》

    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

  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

  西洲在何处?两桨桥头渡。

  日暮伯劳飞,风吹乌桕树。

  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

  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

  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

  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

  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

  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

  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

  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2、注释:

    西洲:地名,未详所在。它是本篇中男女共同纪念的地方。

  下:落。落梅时节是本诗中男女共同纪念的时节。

  鸦雏色:形容头发乌黑发亮。鸦雏,小鸦。

  伯劳:鸣禽,仲夏始鸣。

  翠钿:用翠玉做成或镶嵌的首饰。

  莲子:谐音“怜子”,就是“爱你”的意思。

  莲心:和“怜心”双关,就是相爱之心。

  彻底红:就是红得通透底里。

  望飞鸿:有望书信的意思,古人有鸿雁传书的传说。

  悠悠:渺远。天海辽廓无边,所以说它“悠悠”,天海的“悠悠”正如梦的“悠悠”。

 

   3、译文1:

     思念梅花很想去西洲,去折下梅花寄去长江北岸。(她那)单薄的衣衫像杏子那样红,头发如小乌鸦那样黑。 西洲到底在哪里?摇着小船的两支桨就可到西洲桥头的渡口。天色晚了伯劳鸟飞走了,晚风吹拂着乌桕树。树下就是她的家,门里露出她翠绿的钗钿。她打开家门没有看到心上人,便出门去采红莲。秋天的南塘里她摘着莲子,莲花长得高过了人头。低下头拨弄着水中的莲子,莲子就像湖水一样青。把莲子藏在袖子里,那莲心红得通透底里。思念郎君郎君却还没来,她抬头望向天上的鸿雁。西洲的天上飞满了雁儿,她走上高高的楼台遥望郎君。  楼台虽高却看望不到郎君,她整天倚在栏杆上。栏杆曲曲折折弯向远处,她垂下的双手明润如玉。卷起的帘子外天是那样高,如海水般荡漾着一片空空泛泛的深绿。如海水像梦一般悠悠然然,伊人你忧愁我也忧愁啊。 南风若知道我的情意,请把我的梦吹到西洲(与她相聚)。

    译文2:

    我日夜思念心上人梅姑,而前往她所居之地西洲,接她一同寄居江北。她杏红单衫,乌黑秀发。西洲在哪里呢?(清晨)在桥头渡口,坐上一叶扁舟,到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可以看到有伯劳鸟和乌桕树的地方。乌桕树下面便是梅姑的家门,突然门开,出来一个头戴翠钿的姑娘便是梅姑了。她四顾不见情郎(我)的到来,怅怅然登上小舟——去南塘采莲子去了。此时的南塘秋色怡人,莲花高过人头。只见她低头拨弄莲子,莲子跟水一样青翠欲滴惹人喜爱。摘下一个莲子,放入怀中, 直觉莲子与她的心一样火红炽热。想念情郎来接她啊,情郎迟迟不能来,那也该来封信啊,不由得仰起头看那飞满西洲的鸿雁。(摇船回家路过一座高楼),于是爬上高楼看江上是否有情郎的来船。楼虽然高,能望得远,却看不到情郎的踪迹,痴痴的守望,不觉太阳已经落山,栏杆头上的光晖已经退去。只见倒映在江面中的栏杆随着水流的波动而不住的弯曲晃动,还有她那扶在栏杆上洁白如玉的手,一副多么凄美的图画。我(已经醒来)卷起窗前的珠帘,抬头望天,夜色茫茫而不知其高,低头看江,只见墨绿般的江水兀自起伏波动。江水如梦一样悠悠逝去,想起梦境中你那愁态,看现实,割据纷争,料来相见无期,我何尝不是愁绪满怀呢。 唯有这徐徐的南风体谅我的心意,吹我入梦到西洲去见你啊。


   4、《西洲曲》是南朝乐府民歌中的名篇,也是乐府民歌的代表之作。北宋郭茂倩编的《乐府诗集》收入“杂曲辞类”,认为是“古辞”。南朝徐陵的《玉台新咏》作江淹诗,但宋本却没有记载。在明清人编写的古诗选本里,又或作“晋辞”,或以为是梁武帝萧衍所作。但此诗具体在何时产生,又出自何人之手,千百年来谁也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说明,扑朔迷离中一直难以形成定论。然从内容、修饰和风格看,它应当是经过文人润色改定的一首南朝乐府民歌,十分精致流利,广为后人传诵。《西洲曲》艺术魅力自不容置疑。但与一般南朝乐府民歌不同的是,《西洲曲》极为难解,研究者甚至称之为南朝文学研究的“哥德巴赫猜想”。《西洲曲》的语言一如民歌的清新质朴而少用事典,所以其难解并不在字词的生僻、晦涩,而是整首诗的诗意难以得到一个贯通全篇的畅达的解释。之所以如此,乃是因为诗歌所涉时间、地点、人物、情节等,都有幽暗不明之处,难以得到一个一致的解释。


   5、此诗以四句为一节,基本上也是四句一换韵,节与节之间用民歌惯用的“接字”法相勾联,读来音调和美,声情摇曳。沈德潜在《古诗源》中说它“续续相生,连跗接萼,摇曳无穷,情味愈出”,确实道出了它在艺术上的特色。然而,如何正确理解这首诗的内容,却是学术界争议已久的问题,直到目前为止,也未能统一认识。

  的确,这首诗主要是写一个少女,刻划她思念情侣的炽热而微妙的心情。然而,它既不是以少女自述的第一人称口吻来写,也不作诗人第三人称的客观描述,而是让这位少女的情侣用“忆”的方式来抒写,所以全诗都作男子诉说的口气。后来杜甫的《月夜》,写诗人对月怀念妻子,却设想妻子对月怀念自己,正是使用同样的手法。通过她的种种情况的描写,生动地塑造了一位美丽轻灵、纯洁多情的少女形象。这是全诗在艺术构思上的总的设想;若不这样理解,那将是越理越乱,最终变成一团乱麻,使人读来神秘恍惚,造成似懂非懂的印象。

  《西洲曲》是南朝乐府民歌中最长的抒情诗篇。诗中描写了一位少女从初春到深秋,从现实到梦境,对钟爱之人的苦苦思念,洋溢着浓厚的生活气息和鲜明的感情色彩。表现出鲜明的民族特色和纯熟的表现技巧。

  全诗三十二句,四句一解,用蝉联而下的接字法,顶真勾连。“日暮伯劳飞,风吹乌臼树。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等等诗句,如此环环相扣,接字成篇,不仅声情摇曳,情味无穷,而且节奏和谐,优美动听。

  全诗技法之“巧”,真令人拍案叫绝。

    托“梅”托“莲”来表达相思。“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折梅表达思念之情,以自然景物起兴。“莲花”、“莲子”、“莲心”,由外而内“彻底红”。“莲心”即“怜心”,“彻底红”即红得透彻,喻爱情的赤诚坚贞,语意双关。“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鸿雁可传情,然而,“鸿飞满西洲”,却没有传来情人的音讯,极写相思之深;“海水梦悠悠”,“海水”“悠悠”,喻终年的相思没有穷尽,托物寄情。总之,诗歌善于以眼前的寻常之物,或起兴抒情,或比喻言志,或语意双关。婉转倾吐真情,耐人寻味。

    早春时节可“折梅”,春夏之交穿“单衫”,仲夏之时“伯劳飞”,于初秋“采红莲”,值仲秋“弄莲子”,到深秋“望飞鸿”。诗中巧妙地运用民间丰富的词语,表明了季节的变换,条理井然,时序渐进。女子相思怀念的深情,娓娓动听地叙述在诗的字里行间。

     “折梅寄江北”,女主人公折梅一枝,唤起对过去西洲梅下相会的回忆,因思念情人想去西洲,于是穿上了“杏子红”的“单衫”,梳起了“鸦雏色”的头发。一折、一穿、一梳,动作看似随意,却展现出痴心女子对爱人思念之深的心境。诗歌的第七句至第十二句,写出少女沉浸于忆念、相思中。风吹叶落,她误以为情人足音,乃“门中露翠钿”,从门缝中探出头等候情人的到来。一“露”,表露了急切、害羞的少女情怀。但情人依旧是无影无踪,心中的焦急之情再也抑制不住了。“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为了掩过邻人的耳目,只好借故出门去采莲。此刻的她,百感交集:深切的思念,失意的感觉,受窘为难的心态,一起涌向心头。这种含羞的姿态,渴慕相思的神色,一系列巧作掩饰的动作,描绘的惟妙惟肖,跃然纸上。于平常的动作中,巧妙地刻画出女子微妙的心理,及对爱情胸怀一颗赤诚之心。

    全诗三十二句,四句一解,用蝉联而下的接字法,顶针勾连,技法之“巧”,真令人拍案叫绝。“日暮伯劳飞,风吹乌臼树。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等等诗句,如此环环相扣,接字成篇,不仅声情摇曳,情味无穷,而且节奏和谐,优美动听。


    6、夏日的水域无疑是最热闹的,那碧波荡漾的潮涌中,有青蛙乐手的不倦鼓点,有蜻蜓、苇鸟的翩跹舞蹈,更有岸边树上知了的无私伴奏,帷幕彻底拉开,在迷幻、眩目的朦胧中,妆饰已久的荷花仙子终于出场,直惹得诗人穷尽才华竟相盛赞“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夏季的莲在演绎着青春女子的风情万种,既有“采莲南溏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的娇羞无措;也有“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的柔情缠绵;既有(杨万里《暮热游荷池上》)“荷花入暮犹愁热,低面深藏碧伞中”矫情妩媚;也有杨万里词《昭君怨—咏荷上雨》:“却是池荷跳雨,散了真珠还聚,聚作水银窝,泻清波”的韶华伤感;而这句“多谢浣溪人不折,雨中留得盖鸳鸯”(唐朝郑谷《莲叶》),则算是佳人燕尔的吟诵了。这其中贵族气质女子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只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所反映出的特立独行、孤高傲岸,更是惹引得无数男子心旌摇移……


   7、深秋暮夜,薄凉微起,窝异乡之斗室,读《西洲曲》,心,渐生暖意。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

    曲中女子何故采莲、弄莲,又怀莲袖中,思郎不得也。如此柔情郁结情态,恰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而今夜的我,由莲子而忆起故乡来。纵是恋情也罢,乡愁也好,总有那纯洁如清水的情愫。


   8、梦中的江南,有着阳春三月般的明媚,有着鸟语花香的温馨,有着杨柳依依的浪漫,有着波光粼粼的舒心,有着画舫偎水的旖旎,更有那一袭白衣的温婉娇柔女子,时时潜入我的梦乡,把我的心绪引到千里之外的江南。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一直很喜欢这些唯美的《采莲曲》,短短的四句诗,却把江南金陵一带采莲的民风习俗和采莲女子的清柔逼真地刻画了出来。也正因为这首诗,我一直很迷恋江南的采莲之趣。虽没去过江南,可在梦中却无数次地神游其间。梦中的采莲盛事,大抵应该是这样美好的一副画面:田田莲叶,一碧万倾,风拂荷叶,于红香绿玉中飘逸出轻舟若许。桂桨轻摇,划破碧水之容,穿花拂叶中,采连女子白皙纤柔的娇巧玉指于波纹荡漾间轻柔地采撷那一颗颗似水莲子。好一副美妙的江南采莲图。我想杭州西湖的采莲逸事也大致如此。同是江南水乡,同是江浙花柳繁华地,一样的风水,一样的人情,一样的惹人遐思,一样的让人魂牵梦萦、梦绕江南。

  “杏花、春雨、江南”,短短六字却形象地勾勒出了一副江南春雨花景图。杏花的洁白无暇,沁人心神;春雨的纤柔细微,润物无声,共同描绘出了江南的娇艳婉约、细腻灵秀。每当看到这句小诗,神思不禁就飘到了遥远的江南,飘到了清秀含蓄的西湖之畔。每当此时,自己就好像置身于西湖之滨,于春雨飘洒之间,看那杏花凝清露,微雨燕双飞的诗意美景。
  
  “吹面不寒杨柳风”,微风拂过,枝头的白玉花瓣如蝴蝶般翩然摇落,化作漫天的花雨。神游梦境之时,自己又好像步入了江南古镇的清幽小巷中,品着细雨,任雨丝吻湿发际,独自走在江南寂寥的雨巷。踏在湿漉漉的青石板小街上,细微的脚步在雨声中回响。斑驳的门窗古墙,似在诉说着岁月的沧桑。茫然一瞥间,也许会发现在青苍的墙头上,一枝红杏斜逸出曼妙的身姿,似在诉说着无尽的春意,给江南的春色增添了几许别样的风采。于此深深古巷中,我肯定会想:是否也有一位撑着油纸伞,有着丁香一样的芬芳,有着丁香一样忧郁的清丽女子会突然出现在眼前,哪怕仅仅是惊鸿一瞥……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南朝丘迟《与陈伯之书》)丘迟的如诗之语,一直深印在心间。遥想南北朝之际,江南江北地隔一水,却势同水火。南朝蔑北为“蛮虏”,北朝诬南为“岛夷”。时而南朝伐北,时而北朝南征,民不聊生,哀鸿遍野。君臣猜忌,将帅离心,背叛与阴谋始终充斥着大江南北的朝堂林野。而丘迟仅凭一封短短的书信,就使北朝大将陈伯之(原南朝大将)幡然南归,回到生他养他的江南故里。每当思及此处,不禁喟然:谁言书生百无一用,美文一篇,当胜千军万马。

  古人文采斐然,感人至深。不是吾等小辈可以望其项背的。我也只有在自己的文字里去编织属于自己的江南春梦,去想像自己心中的江南丽景。那里有高山好水、绿柳芳草,有才子佳人、高僧大儒,有奇花异石、珍禽异兽,更有那诗香雅韵、词芳翰墨……

  一切的一切,都朦胧的如同江南的烟雨,丝丝缕缕,若有若无。总有一日,我会踏上江南那片神秘的土地,去寻找自己梦中的诗意江南,去领略自己迷恋已久的江南风光,去体味含蓄婉约的江南民风,去聆听那温情绵甜的吴侬软语,去欣赏那“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如画之美妙风景。


    9、早就听说过“真水无香”,也早就听说过“闻香识女人”,也许女人和水真的是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吧,一样的晶莹,一样的纯美,一样的温柔,一个水样的女子应该是美到极致的吧。所以,宝玉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因为美,因为泪,而伴随着女儿的爱情也一样的凄美动人。大概从上古开始,就如此了吧。不信吗?听—— 

    她在低吟“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她在低吟“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她在低吟“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一幅幅的画面在水中更显得朦胧,美的让人伤感。

 

    10、儿时伙伴从故乡来,赠我一斤故乡的莲子。

    抚摸着这一粒粒饱满圆润的莲子,就是抚摸着故乡那湖泊中浩瀚起伏着的波涛了。那波涛在春夏秋三季都是青绿的,尤以夏秋青绿得最甚,那是水中的水草和水上的田田莲叶染的。只有在冬季,湖水才褪了青绿色,然而也并不苍白,而是满湖盛开白得发蓝的浪花,靠近湖岸处的水则浊如土地的颜色。不过,浊浪的花朵仍然有瞬间的雪白。那是因为它在冬天有了无比空阔的空间的缘故。“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盛夏或被称为“秋老虎”的初秋,将小船驶入藕花深处,在密不透风的藕花莲叶间采摘老去的莲蓬。累了则倚着船舷,剥开舷边那依然长在茎上的嫩嫩的莲蓬,的确有莲子青如水的感觉——那是一种清凉无比玉洁冰清的感觉,酷热奇怪地销声匿迹,仿佛有凉风从水中从莲子中吹来,吹得小船和人都微微摇晃。

    这是劳作中短暂休憩时的惬意时刻。它只能是短暂的,劳作则是漫长的,持续的。因此,小船虽也常常惊起一滩鸥鹭,但它却不是误入藕花深处。每天拂晓,茫茫曙色中我们已划着小船将十几里水路留在身后,进入了藕塘深处,开始采摘莲蓬。在太阳西斜时必须采满一小船,然后赶回家中,以便能让家中的老幼及时剥出莲蓬中的莲子。由于必须采摘那些莲子已经泛出黑色的老莲蓬,摘满一船并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必须一刻不停地一蒿蒿地划动小船,冲开密密麻麻挺立着的荷梗的阻力艰难地前进。一天下来,手酸腿酸脖子和眼睛都发酸,累得只想躺下。

    不见故乡的莲子和湖水已多年了,这位赠我以故乡莲子的儿时伙伴,也已多年不见。他显得更老,也更黑了——或许是因为更黑,才显得更加苍老?都有可能。黑黑的他和白白的莲子,给我带来了故乡的阳光、湖风和藕花莲叶般波动的湖水。但我知道,即使再回故乡,再划小船进入藕花深处,莲子虽会仍然青青,但“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的时刻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11、柔美的弦月在梦幻般的天际中悬挂着,跟随着萤火虫点点亮光的指引,我来到了那荷香弥漫的池塘……  

  朦胧的雾笼罩着一池的荷,依晰可见的嫩粉色的荷花瓣与浅黄色的莲蓬在月光的照射下芳香依旧,景色迷人,一朵朵荷花在微风中摇曳,在湖中荡漾,掀起一层层涟漪,空气中弥漫着属于荷花的记忆……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田田的荷叶衬托着婀娜的花朵,那荷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着待放的;正如一粒粒的珍珠,又似碧天中的群星。微风拂过,送来缕缕清香,,仿佛从远处飘荡着阵阵歌声……

  皎白的月光带我回忆四季之美,偶然回眸,还是感觉,荷花最美……

  “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荷花之美使无数文人为之倾倒,其唯美,单纯,大方更使我陶醉,荷花乃我之最爱,我心中之最美!

  荷花远离世俗,不如牡丹之华贵,不似梅花之傲霜,不像百合之娇贵,它芳香远播,更显清香,亭亭之挺立于风雨中。鱼儿游过,与荷花诉说昨夜做的好梦;蜻蜓飞来,让荷花倾听自己飞行的快乐……  

  看,那一轮红日又带来了第一缕灿烂的阳光,消散了轻薄的雾,那轮月,亦落了,荷花仍在摇曳,随风飘荡着……


    12、有人相邀去赏荷花节,只是离我这儿远了些,不便前往。闭上眼,在遐想中畅游,是盛夏,在荷塘边度过,乘一叶扁舟,赏荷采莲弄藕,低眉抬眼,赏不尽“红莲沉醉白莲酣”,望不完“接天莲叶无穷碧”,载一船清香而归,摘几个莲蓬而食,多么美好。

    小时候背诗,喜欢那句“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长大了,才知道里面谐音中的忧伤,仍然是很喜欢,因为莲子,那诗句也变得清清的淡淡的,仿佛有闻得见的幽香。从温润如玉的盈盈绿波而来,胀鼓鼓地站在夏季的荷塘中央。大凡这水中所产,都有着轻灵淡雅之气,莲蓬,莲子,当然也不例外。

    记得去离县城不远的一小镇水韵赏荷,在荷塘中供人行走的木板穿行,走到荷塘深处,能与荷叶荷花擦肩,满心欢喜。可食的莲蓬,靠岸边的早给人摘了去,里面的,自然也够不到。好在有农人在路边卖着,置于扁扁的竹筐中,有的还垫上碧绿的荷叶,绿的荷叶绿的莲蓬,一片绿意,清爽怡人。选了两三个大而饱满的,坐在树荫下的竹制吊椅上悠闲地剥开。

    这莲蓬中的莲子,粒粒圆润,剥开,一层薄膜若纱,里面就是白的莲子,这白色与绿色的组合,淡雅而宁静。再掰开,赫然是一颗嫩嫩的芽,只微微的苦,莲子越老莲心才越苦。想起两句古诗来:“却笑同根不同味,莲心清苦藕心甜”。  

    现在,莲心入我心,虽开不出一朵莲花,但苦能清心,在这溽暑, 吃着莲子,心也在一种静谧如水的淡然中。


    13、你是一位江南的女子,你划着木兰舟,荡漾在碧波的南塘。在硕大的荷叶丛中,分不清哪是清纯的芙蓉,哪是你如花的容颜。你用珠玉般的嗓音,唱着动人的采莲曲。“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当你唱这首歌的时候,你抬起头,隔着田田的莲叶,向远处久久怅望。你秋水般的青瞳,黑瀑般的长发,和你一起在摇曳在如梦的江南,最后定格在令人销魂的唐诗深处。

  你是一位北方的女子,在杏花缱绻的春日,你却隐于深深的庭院叹息。长安陌上的春草萋萋了,你却消损了容颜,在织机上蹙紧了眉头,“深心未忍轻分付,回头一笑,花间归去,只恐被花知。”当初你送他远去的时候,你是否想过独守深闺的寂寞?如今,他的音书已经从辽阳河北中断了几年了,你可为当年的深情相送,从而激起他边地觅封侯的壮志而心生悔意?你揽镜自造,那镜中的首如飞蓬是否是你无言的回答?

  你是一位西域的女子,在洛阳的天津桥头开一爿酒楼。你笑迎南来北往客,东奔西走人。你酿出的如血般鲜红的葡萄美酒折服了这个时代最狂放的诗人。伴随着家乡的琵琶,你又炫出妖娆的舞姿,赢得阵阵青睐的喝彩和一掷千金的豪奢之举。可是,你眉间那鲜艳欲滴的红痣,面上轻挽的绿绡,却遮不住漂泊异乡的愁怨。每逢你皓腕凝雪,当垆独坐,望着天上的明月,耳闻天边远去的雁鸣,你是否想起大漠另一侧自己遥远的家园?

  可是,你却是一个当代的时髦女子,你涂着艳艳的红唇,擦了青紫的眼影,着上超短的仔裤,蹬上黑漆的高靴。在每个灯红酒绿的暗夜里,你来到疯狂的酒吧,去寻找最暧昧的相逢。你狂舞滥饮,恣情调笑,挥掷着似乎无须买单的青春。“笙歌散尽酒初醒,深院月斜人静。”夜深了,你倚靠在香车的座椅上,任它呼啸穿梭在霓虹闪烁的都市巷陌。你忽然感到一种深不见底的落寞和虚空,在酒后的晕眩中,你已经不记得自己辗转在第几个城市,还将要漂泊到何处。


   14、忆起你,心里便会有一些诗句涌出,“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你有着“荷叶罗裙一色栽,芙蓉向脸两边开”的袅袅婷婷,又有那“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的婀娜娇羞,更有那“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的空灵清高……对你的这些想象终是囿于文字的想象,我自是不甘心的。于是总是想着选择一个安静的、在遥远的天边有着凤凰般晚霞的黄昏去靠近你,去阅读你婉转缠绵的心事。可是往往是一年的繁华节气已经全都数过,日子恍惚地走,心绪凌乱地飞,心愿却仍在等待中,最后便只无奈地枯死在等待中了。

    可那日,恍惚中,清寂的夜空里远远地飘来你轻声的低吟,你----一朵洁白的莲,守着清清淡淡的水云间,和着朦胧的月光在水上漂浮着,月光演映下的荷塘的柔波里,软泥上的青荇,油油地在水底招摇着;你在水中轻轻地摇曳,似那依水而居的女子,菡萏深处,将女子的秘密爱情结成了沉沉的心事,在潋滟水光中,亭亭玉立,不胜娇憨的可人。于是醒来后决定,我不要再一次的错过,剩你“一支花影送黄昏”,漫漫遗恨“枯谢在轻薄的秋日好风景里”。

 

    去原来的地方看你,只是我却错了,那一潭死水已经变得粘稠,哪里还有你清水碧裙的影子?!是谁,在逼仄你?可是因你的清雅终是不屑与红尘喧嚣为伍?

 

     于是我开始寻你,意念之中你可能存在的地方。从城市到乡村,从公园到山野,只是我没想到与你竟是在这样一个时间、一个不经意的、没有盛装的心情之下相见了。那日,只顾着匆匆行车,当你以满目招摇的绿,生生闯入我的眼帘时,我惊呆了,我的喜悦放肆的流溢,我跳下车,我跑近你,我双手痉挛着,不知道该抓些什么在手里。我想用一些曼妙婉约的词句赠你,但我脑子里却也只寻出一句话:终于知道什么叫亭亭玉立!其实,你本身就是一首词,那些平平仄仄自随着荷香袅袅升腾,在水波荡漾的涟漪中扩散,词染荷香荷染词韵,在缱绻中层层叠叠而来,在徜徉中分分散散而去。水里水外的故事,在时空的隧道里走走停停,散落在历史的烟痕水迹中,只等待一些寻荷人偶尔的一探手,就能拾起一袖的香魂。

 

    你真的是在我面前了-----仿如嵌在黄泥丘陵里的一块碧玉般。远离了繁华闹市,这旷野的山塘把你养得青葱水秀,我的到来没有惊扰了你一帘的幽梦吧?你似乎还均匀地抹了些烟色,是来自青瓦屋顶的炊烟、来自山间林隙的薄雾!渗到叶脉里,叶液里,透出玉一样的烟青色。你的脉络清楚而简单,从叶心匀称地散向叶沿,快到叶沿时才从主脉上分别散出几根纤巧的脉络,每张每张叶子都一样。没见过这样圆润清晰的叶子,没见过这样舒展大气的叶子!一枝瘦茎只撑开一张圆荷,真是不枉我对你的一番心思。你俏生生地立于水中央,绿痕涌动红裳翻浪。花开无声,可是我分明在清丽碧婉中聆听到天籁之音,凄婉、清丽的诗词自水中隐隐而来,氤氲而开,在红尘滚滚中兀自缭绕着,清了心,清了身,清了这俗世与尘埃。

 

    风把荷的香送到肺腑深处,居然有些温度,暖暖的荷香,恍惚地像一些人的味道:母亲的,恋人的,都是熟悉而吸引的。

 

   于是我这颗仿佛被沐浴过的心中有了一个小小的愿望:这一生,即是做不成一个如荷的女子,我也愿意静静伫立水的中央,等待有一天你的溯水而上,一起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15、“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进入盛夏,莲乡便开始了繁忙而令人兴奋的采莲了。每日清晨,便有农人肩挑谷箩,迈步田间,怀着喜悦的心情,摘下一个个沉甸甸的成熟的莲蓬,那份心情,是难以言表的。

 

  别看采莲在文人笔下那么诗意化,那么浪漫,可生活中的采莲确确实实是艰苦的。荷梗上长满小刺,密密麻麻,当你拔开一片荷叶,在叶与叶间寻找那成熟得泛出褐色莲子的莲蓬时,稍不留心,手上脚上,凡是暴露在外的肉体便被划拉开一道小口子,有一种麻辣辣的痛感。如要采收回去赶莲子新鲜易于加工,便往往是乘着晨露去采莲的。这样一来,穿起厚重的雨衣便碍手碍脚,容易落下莲蓬未及时采收,莲乡人则干脆穿一身厚布衣裤进入莲田。可想而知,露珠儿被碰落下来,淋了一身湿透,冷飕飕的。出得莲田,浑身上下无一处干燥,头上脸上也满是老熟脱落的莲须(荷花的花蕊),那份不舒服,只有当你挑着沉重的一担莲蓬回到家里,换洗完毕后,才被丰收的愉悦所替代。

 

  莲子采收回来后,不论男女老少,便团团围在阴凉的天井中或厅堂里做(加工)莲子。


  加式方法很原始,工序也多。首先得把镶嵌在莲蓬里的莲子一颗一颗剥出来,用器皿盛着。再用一把特制的莲刀把莲子那深竭色的外壳割开去掉,果实白里隐隐透着些许红色,肉瓢上有一层薄薄的保护膜,莲乡人称之为“莲衣”。用手指头把莲衣轻轻擦掉,双瓣的莲肉中间则有一根嫩黄色莲芯,味极苦,极为清热泻火,中药店里常常会用到它。用一根小铁丝把莲子芯通出来,然后用炭火烘烤至干燥得捧在手里“哗哗”直响时,闻名遐迩的通芯白莲便加工好了,那股清香味直钻入你的鼻孔。


  假如你有幸来到莲乡人的家中作客,款待你的,几乎都有那清香扑鼻,滋阴补气的莲子煲冬菇,排骨莲子羹,糖水莲子肉等精美诱人的地方佳肴,等你品尝够后,临行前,还会赠上几斤白莲,捎上莲乡人特有的淳扑和热情。


  通芯白莲全身皆是宝。如今,莲乡人已经利用白莲的美食价值,营养价值和药用价值,开发了许多新型食品和保健饮料,远销国内外。莲乡的名字,也不再“养在深闺无人识”。


 

    16、流连于过往的岁月中,时常想起: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是寂寞留在了心底,还是心底留住了它?  ——题记

     长夜,孤灯!不知道什么时候,怎么开始,变得很寂寞。由寂寞开始慢慢上寻,想要找到根源。

    柳絮分飞,灼路人脸;落花飘飘,牵动人心,也许,柳絮、落花过后就只有孤枝,可那总有残叶;也许残叶会落,可它总有等待,和期盼。是那浅浅的唇印封存了,还是那温柔的拥抱禁固了,闭上眼,想要寻回那快要失去的甜蜜!

    可是浮现在脑海的,是广场飘浮的烟圈,还有那落失的眼神……月亮会懂,不!月亮不懂!那没有希望的心,没有希望的人。曾经狂歌、飞奔、堕落;曾经对饮、携手、回眸;对影三人时,开始寂寞。回首柳絮,突然逃离。柳已成林,枝很长,依然很努力!想要在烟圈中寻求,但又徒然落下,是那离去时的朦胧、恍惚……

    失去了许久,心依然淌血一样的麻木。无数次在沉沦,心痛得已经不知道是在为失去,还是为了可以庆幸的失去。在烟花摧灿的星空中,在欢声笑语的嘻戏时,甚至有了一点点骄傲的时候,都会突然寂寞。无论什么都变得那么的遥远…

     无数次,在无助的寻找,通往失去的原点,或者是可以放纵的星光!连寻找都已经麻木时,真的好累。突然发现连休息都是那么的颓废,浅浅的微笑、妩媚的裙袂、飘扬的流海……炎炎夏日,也许可以成林,也许配上天籁随风而舞,是无缘美丽、害怕熟悉还是怕失去?疲惫的身躯在疯狂的逃离……

    浑身荆棘,在黑暗中舔噬着伤口,寂寞的时候心却特别的安定,尽管会因仅存的温暖泪流满面…泪水中,那逝去已久的红莲,那轻纱,甚至那低头的妩媚。拼命想要抓住些什么!遛走的是流年-七月炎炎的夏天,留下的还是那丝挥不去的无奈。一直以来,没有未来的等待,丢不下回忆,丢不下期待,放不下、打不开。寂寞,是一种习惯。也许应该学会寂寞,也许那“采莲南塘秋”的回忆该放下或者珍藏!故事还在继续,寂寞还是寂寞,也许那过往的温柔会带我去那流倘岁月,百花齐放的年华……


   17、在江南女子的衣袂纷飞中,你临风飘举,像笼着轻纱的梦。

    扎根在淤泥里,却开出世界上最纯洁的花,你盛开的莫非就是红颜薄命的悲剧!

    这世上有名无实的多了,而你,却与华而不实绝缘,尽管姹紫嫣红开遍,只付与污泥浊水。但你却仍然坚持自己的本性,寒冷的寂寞的绽放自己的美丽!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我想“清如水”的恐怕不止是莲子吧!即便是“夕阳红”了,你却仍然可以“留得枯荷听雨声”,以自己的伤心来成就一段古典的美丽!

    如果,如果让我为你写一篇墓志铭,我会毫不犹豫的写下“藕断丝连”!

    当四季从我们的心间慢慢流过,青春就会从我们的黑发上消逝,生命真的不能承受之轻啊!

    那么,我们又何妨在生活中制造快乐,从四季中咀嚼真意呢!


    18、虽然婉约不是女人的专利,可是,无论如何,女人的婉约,总是让我们这些男人少了些许的豪放,平添不少柔情。特别是印象中的江南女子,不论是否撑着油纸伞,都迷离彷徨,彷徨惆怅。当我们抛却人生的一切杂念,溯流而上,追寻她的方向,她却投出太息一般的眼光,远远的在水一方。于是,男人们不断的奋斗、奋斗,在成全了爱情的同时,也可能造就了男人自身的坚强。

    还有秋水伊人,让我们遥想起江南的采莲女子,“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纤纤素手,采摘的原来是不老的神话,衣袂纷飞,像翻卷不息的云。“无端隔水抛莲子,遥被人知半日羞”,抛却的是莲子(怜子),却也是一段风华正茂的情感,女人的情感疯长、野长,女人的眼睛就贼亮、贼亮,像秋水,像寒星,像宝珠,暧昧的就像初恋。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江南女子真的柔软的就像一江春水。

    再有江南女子的笑,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鲜媚照人,把浅浅的相思,写在脸上,把款款的浓情,装在小小的心底,然后,像一棵开花的树,默默的等待,等待归人,等待一支带着露水的玫瑰。她可以不揭春帷,不上高楼,不施粉黛,今生今世,容颜只为那一个不归的人而容。就这样,走过了春,走过了冬,走过了深情如水的期待,然后老去,流下一颗大大的琥珀一样的泪珠。江南的女子啊,总也不愿借着别人的肩膀,为自己的委屈,唱一曲挽歌。


    19、小辑轻舟,梦入芙蓉浦。
  曾向往过这样的场景吧:小辑轻舟、梦入芙蓉浦。
  沿着铺满青石有点参差不齐的小路,撑把淡绿色的油纸伞吧,简简单单的一袭轻衣,笑语盈盈地走去。在下一个拐口,你在等着。在这微风细雨的春,清晨雨后,你在那个老路口,等着。你会读本浅浅墨香的书吧,或者只是在静静地听着歌。然后,我忍不住的笑语盈盈把你唤起,你就跑过来一把拉住我,然后去那里,寻桃问柳。你说,如果你是个男孩儿又会怎样呢?我呵呵的笑了,如果我是个男孩儿还会有你么。
  美美的风和日丽呵,小风筝飞着飞着蝉就鸣了。你说,我们去摘莲吧。
  好的。
  趁着那和蔼可亲的大伯午休打盹时候,偷偷地把浆摇船,走咯……那时的你,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我抿着嘴偷偷地笑了,那日午后的阳光呵……
  那日午后的阳光,足以温暖秋冬。


    20、有谁知我如莲的心事?风起时,荷清清,叶田田。水光潋滟处,花香依旧。千年的期盼,千年的守候,千年的归依。你吹着唐时风,沐着宋时雨,走过江南的烟雨桥,青素衣,粉扮妆,淡淡地,雅雅地开着,于一池清凉的水塘,绿幽幽,意幽幽,清凉无所欲,朵朵醉荷塘。风卷青荷,荷卷谁心?

   月色轻柔透窗纱,轻移莲步倚长廊。举杯问月月无语,低头默默饮清辉。遥望天上月,思量自无穷。总是在这月光如流水般的月夜里,心事折折又叠叠,有谁,知我如莲的心事?清荷照水影,冰心在玉壶。云羡荷清香,荷慕云飞逸!世间又有多少事如了你我或他的意?擦肩而过的情缘,总在流年里浮萍一样无根无依!而珍惜现有的,就是对自己对岁月最好的告慰。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旧事苍翠,染绿了心事。静心体味,那过去如莲时光的美好。花季青春,花样年华,在如流的岁月长河中,两岸花香,弥漫心间。诗意的日子,如梦的年华,醉了那不散场的青春。思往事,忆无穷。你的美丽你的好,你的浅笑你的愁,都在这季如花绽放,在这个初夏随清风飘散漫延。

    荷花香里云水凉,几缕轻愁随风去。流年散尽烟花梦,记取花开惜花香。莲心荷意沁芳怀,云水相依禅心傍。读清香如莲的文字,品如莲般女子的心怀。因为懂得,所以珍惜,因为懂得,所以慈悲。红尘俗世,遇与不遇,见与不见,念与不念,悲悲喜喜,离离散散,相守相离,尘缘终定。身在红尘,心念菩提。结段尘缘,心悟佛语。无需刻意,只愿清守,那一株梦中的白莲。只须在清清的小池边,静静地观赏,那一朵朵莲荷凌波微漾的清影,如梦中的那朵白莲,恬静,美好,清婉。红尘有爱,用心作伴。红尘有情,以心为笺。书写粉红的心事,邀明月清风伴,任风任雨,岁月静美,心晴雨亦晴。一纸墨花,清浅凝碧,清池出水一茎香。如此温润清香,水滴荷塘般宁静欢畅。

   帘卷西风,浅秋轻吟。红枫丹心,黄花飘香。金秋如画,墨花如诗。新月如眉,忆念如钩。千里婵娟,共赏秋韵。走进秋天,走进了秋情絮语里,枫红满山焰,野菊飘清香。山风吹来声瑟瑟,像是为季节讴歌。在山明水净中,收获的是简单,是喜悦,是秋天的情怀,也是春天的希望。秋的山峦就像是秋天的一幅美妙的山水画,涓涓细流,林间轻淌。层林尽染,云淡风清。秋色怡人,满目金黄。

   清清小溪水,林间欢畅轻流,洗涤尘世烦嚣。伤我心者,昨日之日多烦忧,弃我去者,大江东去不可留!有些事该停下来的时候,就得停,而且要正视现实,抛开过往,勇敢地走下去,生活如涛涛江水,还得向前,向前......有句话说得好,有情不必终老,暗香浮动恰好。愿此生,忘却一切前尘烦恼事,只记取,相遇时美丽的微笑。

 

 
 5、郎君,可记得那一个梅花绽放的春日,我们曾在西洲相约幽会。而当满庭再绽广寒枝,我却只能攀折一剪白梅遥寄到辽远的江北,现在那枝洁雅的梅花是否已经送到你手中了呢?我想,你会将它插在清水瓶中,摆在你书房的案头,终日深情凝视吧?念及此,一丝甜蜜的微笑爬上我的嘴角。只可叹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虽共饮一江水,却日日思君不得见君!

  初秋凉爽的金风起于天末,吹拂我杏红色的单衫,令它上下翻飞如蝶;风儿又眷眷亲吻我乌黑油亮的秀发,调皮地弄乱我的发梢。缓缓抬手,将发丝理顺,怔怔忆起阳光明媚的午后,我曾温顺地伏在你膝头,娇痴地央你为我梳头,你将这三千烦恼丝缠绕于修长的手指,喜爱的夸赞说:"吾爱,你的头发就象鸦雏的毛色一样逗人喜欢哪。"今日,青丝依依如旧垂,但爱抚者却踪影难觅。

  抬望眼,空凝眸,悠悠天尽头,何处是西洲?难以遏制我对你的挂怀,恨不能摇起两桨,乘船过江,直抵西洲桥头的渡口。暮色层层加浓,伯劳鸟且飞且鸣寂寂回巢,晚风吹动乌桕树叶,哗哗喧响。高大的乌桕树下,是我居住的朱门小户,门儿半掩,露出俏佳人云鬓上斜插的翠钿。那是我啊,闻听风吹叶落,还以为是你的足音,欣喜若狂,丢下银针和绣花撑,提起红罗裙就急急跑出房门,平日里徘徊千万回的庭院,今日为何这样宽阔悠长啊?满含着欣喜和娇羞,猛地一下开启门扉,灿烂的笑容却凝结在脸上--眼前空空如也,惟有一抹残霞横亘天边,凄艳如血,诉尽我的无限失意。

  明眸黯然,微微垂首,怅然移步跨过门槛,不知不觉来到平日采莲的南塘。解开系在塘畔的兰舟,操起小桨,波影微荡,泛开涟漪,小小的一叶兰舟划入了藕花深处。满塘浸染秋色,莲荷绰约如仙,婷婷凌波,青衣环佩,素靥盈盈。高大的莲茎直耸向苍茫的天空,需要仰视才见其首。我满腹心事,无心采莲,只是拿着莲蓬把玩,莲子碧绿精致如颗颗滚珠,清香袅袅萦绕四周,正如我的一片如水纯情。水汽氤氲,濡了脸庞,湿了发梢。我不能不想起你啊,我所爱的人,我无限怜惜地将莲蓬置于袖中,贴在我的胸怀。可怜我的芳心,如这莲心一样彻底红透,灼灼如烈焰燃烧。檀口轻启,清雅的莲歌飞漫荷塘,如那接天莲叶连跗接萼,摇曳无穷碧。

  无穷无尽的回忆,缠绵不断的相思,却候你不至。回首看向岸边,在那柳丝掩映处,再不见那伫马而立、衣袂翩然的儒雅少年。仰头凝望远天,那流云舒卷处,雁群排成"人"字,它们可会将锦书寄予我?没有,任凭我望眼欲穿,但观那鸿雁飞过西洲,却没有传来你的音讯。

   蹑足登上青色的高楼,楼阁巍巍,几近百尺,飞檐流壁。广袤的夜幕上,群星已现,簇簇围拱一弦弯月,晶莹璀璨,似乎伸手即可采撷。然而即使青楼是这样的居高,却还是望不到你所在的西洲!我扶栏眺望,忘记了时间,难以甘心,百无聊赖。栏杆弯弯曲曲,无尽蜿蜒,恰如我愁肠百结,可怜我空垂双手,双手纤纤,明洁如玉!

  返回家中,立于闺房小轩窗前,风吹纱帘掀起一角,只见空中万顷青碧如湖水倒倾,水波滉漾。湖水有情,如梦悠悠。郎君,我愁思绵长,你同样会愁绪满怀,是吗?你我二人对彼此的相思就像碧空、湖水,无边无际,缠绵不绝。更深露重,风清月白,你可会来到我的梦里?期待那南风知晓我的心事,请它把我的梦吹往西洲,带到你的身旁。


   6、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这是一首南朝乐府中的诗,描写一个青年女子思念情人的痛苦。其中“莲子”谐音“怜子”,意思是爱你。“低头弄莲子”意思是爱你之情如水般清纯忠贞,绵远攸长。乍看之下这是一首写采莲的情景,原来,作者是借双关来表采莲人相思之情啊。


   7、就像对梅兰竹菊、琴棋书画的热爱,中国国人和荷花的情结同样源远流长。千百年来,荷花,就像一只漂浮在中国历史长河上的兰舟,作为文人精神的一种依托,承载着很多美丽的向往与追求。

  《周书》载有“薮泽已竭,既莲掘藕”,我国最早的诗歌集《诗经》中就有关于荷花的描述“山有扶苏,隰与荷花”、“彼泽之陂,有蒲有荷”。荷花,从诞生之日起,就注定了与中国文化扯上了不解之缘。它凭借着自身淡雅的色彩,优雅的风姿,深入到人们的精神世界。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的缠绵,“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感此怀故人,中霄劳梦想”的清闲散淡,“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的青春意趣,“菱叶萦波荷飐风,藕花深处小舟通,逢郎欲语低头笑,碧玉搔头落水中”的心醉情迷,“试妾与君泪,两处滴池水。看取芙蓉花,今年为谁死”的相思愁苦,“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的浓烈乡愁,“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风高亮节,“世间花叶不相伦,花入金盆叶作尘。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此花此叶长相映,翠减红衰愁杀人”的感时伤怀。荷为人而生,文因荷而感,人荷相映,演绎了一首首洋溢着生命情愫的华彩诗章。

    我喜爱荷花,虽然未能有其高洁,对于品花却依然相当痴迷,只因独坐荷塘的极致美妙的境界。赏花和喝酒品茶一样,都需要很高的境界,最高处便是——人在品花,花在品人;花品如人品,品花如品人。而品荷,品的就是那淡雅和飘逸,而那种淡雅和飘逸,千百年来只有荷能够担当的。荷花有种让人一见钟情的魅力,短暂的邂逅,就有中相逢恨晚的感觉,与之定下终身的缘分。品荷的境界就如此,一如近代国画大师张大千用几十年的痴情将荷花的品味推到了极致。走马观花,或是拿荷花来做一时的哗众取宠,不是俗人便是一些自命高雅的家伙。

    几千年过去了,荷花目睹过吴王夫差与西施“玩花池”的爱情,创生过众多优美的采莲曲谣,目睹过高洁之士的情操,获得过佛徒的信仰,也博得过诗人的吟咏和画师的墨宝,千百年的洗礼,只是为她加入了更多的内涵,而她丝毫不见苍老。

  何时,荷时?

  让我在荷叶田田莲开的季节,再做一个采莲的女子,摇一叶轻舟,沐浴着那沁人的清香,与莲为伴。


   8、古文化是人类文化长河的源头,但它在现代文明的节拍中,将何去何从?若江河断流,则不能行船;若文化之河断流,则将丧失其优秀民族的文化底蕴,我们将变得浅薄。设若都不要古文化了,它会无声无息地流失荒废,似若流淌在大漠上的河流,举步艰难,还能淌多远?吃了第八个炊饼才饱,却报怨前七个炊饼是多余的浪费之人,世人皆视他为搞笑经典。然而,打着“我要的是现在”的旗号,对古文化大肆挥霍后生们,难道就没有类似的“经典搞笑”吗?能想像四野都是沙漠的悲凉,也就能想像我们失去其文化底蕴的悲哀,接踵而至的将是忘本、空虚、稻草人式的人群。

  我们的文化长河里,是不能断章取义的。不然,“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大智;“是以泰山不让土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的胸襟,后人怎能见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境,“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的情调,后人何以解读;“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宫廷,“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的思绪,后人如何去暇想?倘若文物古迹已荡然无存,那后生们如何来解读经典?我们还能为后人留下些什么?

  在一小截时间里的生活,不过是文化长河中的一滴水,一朵浪花,而不是江河。它永远也成不了江河,永远也构不成长江黄河般的浩渺大气,永远也找不到“黄河之水天上来”的感觉。江河是水滴的汇聚与凝积。


    9、“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西洲曲》里的这几句词,曾经令自己那么的欣狂。那婷婷的荷,青青的莲,灵秀的芳姿,清逸的神韵,还有棹扁舟羞怯怯颔首轻弄莲的女子那莲荷般的空灵与洒脱,曾惹动几多情思几多愁肠!有你相伴的采撷,不正和了这字里行间所暗蓄的韵致?细咂慢品,个中情味,教人如何不喜欢?

    你说,人生最幸采莲人。棹一叶扁舟,载一船清香,撷一湖风柔,举目低眉之间,望不尽碧水漾漾白云醉,赏不完绿伞盈盈红莲羞。

    你说,我是你不小心失落千年的莲子,等千年后,六道轮转,菡萏复开,再来采莲。

    相问轻轻,千年前的采莲人,如今,你,又在哪里,将莲子轻轻遗落,重演你的不小心?又在何处,轻惹荷香盈袖,再轻许你的一千年?

    不知,熏熏荷风可会送达莲心的清韵,悄悄说与你,那颗你失落的莲子,在千年的轮回里,每一年为你花开一次,每一年为你心碎一次!


    而今,再次走过“美目流盼,巧笑如倩”的娇羞,走过藕花深处“翠盖红幢耀日鲜”的舒放,走过"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的落寞,将莲的心事,写满千千阙唐诗宋词,只不知,可有一韵会读进你的心里?

    相问轻轻,你,采莲人,菡萏开时,可会“朱颜碧墨放池畔,舞袖挥毫对玉莲”?莲花落处,可会相藉惺惺折蓬惜,莫教残荷听秋声?

    莲韵江南,荷风正馨。

    心中的莲,开了,你,可嗅到了菡萏香?

    夏暖时节,我在青青荷塘,默默地,秀一朵婉约,舒一片豪放,蕴一脉幽香,静静地,等你。

    等你,来采莲。


  10、“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我小时候背过《西洲曲》,儿子现在也会背。可会背归会背,他见过“莲花过人头”吗?他知不知道“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是怎样的情景?在荷花的芬芳、氤氳中,在七月的天空下,那种情境中,多少乐府诗歌,多少唐诗宋词扑面而来,多少记忆如诗如画。而现在,荷花远去,歌声远去,唐诗宋词远去,我们的记忆里只留下莲子的清香……

    那是属於江南的岁月,荷叶碧绿,荷花雪白、粉红,早熟的莲蓬已经傲立在枝头。那是江南的七月,采莲的七月。在这个日子里,到处都流动著一种令人心旌荡漾,而又有些不安的情绪。因为你看,采莲的江南少女,唱著歌曲,划著小船儿来了,在荷叶、莲花中穿梭,采摘下清清的莲子。

    此刻,江南的天空是雪白的么?是碧绿的么?不,江南的天空此刻是粉红的。“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采莲少女与荷花的美丽交相辉映,此刻的江南天空不是粉红的,又能是什麼顏色呢?那些美丽的采莲少女呀,嬉戏著,喧闹著,呈现出生命最美的季节。“无端隔水抛莲子,遥被人知半日羞。”不知是那位少女,看中了自己的意中人,突然抓起一只刚采摘下的莲蓬,就这样扔了过去,却羞涩得半天不知所措。

    那些亭亭玉立的荷花,如翘首顾盼,等待远方情郎归来的伊人;那些穿梭於荷梗莲丛的採莲少女,幻化成了无数人心中一幅永恒的图画;那些回荡於碧水蓝天间的采莲曲,是从每一位深藏著美丽情愫的人心灵深处长出的音符……

   有人总说:永远的江南。江南的象征是什么?永远的江南又是什么?我想荷叶、荷花,清清的莲子,采莲的女子,总能契合成永远的江南,成为江南的象征吧。

    而现在,随著湖泊的锐减,四处都长出钢筋、水泥的大厦,哪会有清清的莲子可摘?哪会有关於荷花的歌声从人们的心中飘出?人们能吃饱了,也有一些人能吃好了。吃饱、吃好以后,我们关於荷花,关於采摘清清的莲子的故事、歌声能否不再消失?以至於现在许多城市里长大的孩子不知道莲蓬为何物。


   11、下了一场阵雨,雨后初霁,迫不及待去看雨荷。暮色渐临,花期也已到了尾声,却还不到谢幕的时候,累累的莲蓬高高低低地在荷塘里低着头,宛若在与那些低矮的荷叶对话。吟起古曲里的名句:“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你若是把那鲜莲子放进嘴里,你就知道什么是清如水的甘甜。

   我在荷塘里,看到一株枯荷。它在一片绿色和娇媚中格外地刺眼。她的枝干还是直立的,根茎也还在水下,花苞上依稀还能看到她曾经的水粉颜色。却不知道为什么,在将开未开的时候干枯了。蜂蝶不曾来过,容颜就已枯槁。它却这样倔强地,立在莲田里,风来不倒,雨来不折。我以为,它一定是在等一个懂得它的赏莲人。

   此刻,她沐泽着夕阳的余晖,超过了荷塘所有的颜色。

   在最美的时候的凋零,有时候比绽放更动人心弦。


  12、我若是那玲珑清婉、涉江采莲的女子,你,会是那洒脱俊朗、横笛而吹的书生吗?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秋水盈盈眼盈盈,那一低头的温柔,那一低头的娇羞,可曾将一袖暗香盈上你的心头? 

    我若是那月下弄影、曼舞霓裳的女子,你,会是那豪迈不羁、挑灯看剑的侠客吗?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衣袂翩翩剑翩翩,那一举手的飘逸,那一举手的烂漫,可曾将一室月光映上你的心头? 

    我若是那红袖添香、吹花嚼蕊的女子,你,会是那才华横溢、意气风发的墨客吗?良宵花解语,静夜酒盈樽,素手纤纤情纤纤,那一凝眸的眷恋,那一凝眸的深情,可曾将一帘幽梦铃上你的心头? 

    我若是那漫抚冰弦,浅吟低唱的女子,你,会是那琴瑟相和、心有灵犀的知音吗?水润玉生烟,醉染胭脂红,琴韵悠悠心悠悠,那一蹙眉的婉转,那一蹙眉的缠绵,可曾将一种相思送入你的心头? 

    我若是那翠绿轻盈、婀娜多姿的垂柳,你,会是那雕鞍顾盼、有酒盈樽的路人吗?风凝柳陌翠,半湖闲闲春,月色溶溶心溶溶,那一拂首的期盼,那一拂首的牵挂,可曾将一种倾慕写上你的心头? 

    我若是那临花照影、烟波迷蒙的春水,你,会是那倜傥不群、温润如玉的君子吗?轻歌凭寄远,晓影照庭深,水波渺渺歌渺渺,那一回首的顾盼,那一回首的牵绊,可曾将一种爱恋传到你的心头? 

    我若是倚水而立、袅袅婷婷的客栈,你,会是那疲惫不堪的天涯孤旅吗?我若是那旖旎清雅、妖妖娆娆的风景,你,会是那驻足细看的捕风之人吗? 

    我若是那永远的守候,你,会是那不变的归期吗?我若是你的永恒,你,会是我的惟一吗?我若是你的倒影,你会是我的依傍吗?我若是你的朱砂痣,你会是我的明月光吗? 

    唐诗都翻遍,宋词都念倦,才下眉头事,又上心头来。把盏女儿红,轻抚声声慢,漫问江南事,谁解江南心?


    13、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轻吟这首采莲曲的时候,江南的一池莲花便在眼前摇曳出满眼的静美,满池的清芬。伸手捞起一颗莲子,清凉的流水便在指间滑落。


    14、就要走入梅雨季节的川南,大地一片争先恐后的葱绿,山川一片水气蒸腾的氤氲,小鸟衔露婉转悠扬,山花流韵如少女的腮红。那满目的青色,是碧油油的绿,层林尽染在四处是水的丘峦中。那细细的雨露,是洗涤芳菲的流翠,在夜色的绵密中,用琴弦,扶慰着芭蕉心情的湿润。

    五月的川南,载满花儿飘飞的落红,随蛙鸣游走在山涧中。看那陌上,农人穿上特制的蓑衣,牵着耕田的青牛,细细的饮着荷塘边的甘露。赤脚之下的青石板,青幽的镶嵌在池塘边,用千年的忠厚,守侯着每年一季的荷开。那塘中的绿萍,可能是吸饱了荷花的香甜,更想赖在花叶的底下,密密地簇拥、端坐、酣睡,也至于沉醉。牛儿饮水荡起的清波,荡漾开来,随风举起一池摇曳的青荷,那柔若含情的美姿,惊得绿萍非要攀上荷叶去轻吻荷开后的腮红!那攀沿而上腮边的绿色,更如少女点染在眉黛边的痣,黛青流韵,仰俯低头,娇痴含嗔,让清映在荷塘上的杨柳,用柳丝画眉。“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此刻,川南五月的景致,在我心里,在我眼中,那美,绝对没有一点与万千诗人歌咏过的江南,有一丝丝的区别,有一点点的不同!


    15、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

    曾经,我们的灵魂紧紧地拥抱。枝枝相覆盖的绿盖,交错着温柔的甜蜜;掠过眉际的莲花,静谧地和着歌声沉默。当风来的时候,你香凝艳融的莲萼舒展成温馨的屏障,把芬芳的心事呢喃成青青的莲子,摇响满枝的清香。雨来的时刻,我朗润的枝蔓会模糊成隐约的山峰,把纯洁的情愫萃聚为浑厚的绿盖,盛满刻骨的相思。而星朗的三五之夜,空灵的云层滤下朦朦的月光,清风吹过,如水的夜色漾起凄美的花影,有簌簌的樱花落下。我铁笛吹云,芳草惜尽;你罗衫盈春,举案眉齐。你飘逸的长发拂过我的脸庞,我飞扬的豪情漫过你的眉梢,缠缠绵绵,不绝如缕……

    不想,红尘一别,山高水长路迢迢,长亭短亭清泪抛。我系马湘江,侯月待船,望尽白频千帆;你罗袖盈风,一去如云,过尽晓莺啼处。

    谁料,江南春残,天涯梦短,鸳锦空寒,盟约易变,花开花落,风流云散。独留我红尘纵马,西风吹尽,笙歌唱残,芳草看尽,春梦望极,孑孑茕立,瘦成一棵相思,守着缕缕的不舍,泪痕满枝。

    皓月流辉,青莲凝泪,老天不管人憔悴,可怜它一篙春梦,都随流水。

    窗外,细雨依旧。丝丝如碧,纷纷落下。纷纷扬扬的往事飘落在我的心上,盖住了往昔的忧伤。然而我依然希望你的嫁裳明艳但不张扬,朴质但不寒伧,一如莲的端庄!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于是,在我凝望的焦距和焦虑中,在泪影赴目的叠影里,我看见白雾弥眼的兰汀,在清圆的水面上,你褪尽红萼,轻舞飞扬……


   16、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多日的阴雨,断断续续忧愁的萦绕着。塘里的莲花只有几枝细细的叶子。应该也是低低的垂着头,在徐徐的碧波里随风飘荡吧。没有了“一一风荷举,水面清圆”的艳丽柔美了。

    不过我还是喜欢有些淡淡忧伤的荷花。红楼梦里林黛玉用了李商隐的一句诗“留得残荷听雨声”来赞美大观园里的残荷。稀稀疏疏的秋雨滴落在姿态各异的残荷上叮咚作响,伴着寥落的倩影,如同一幅意境空濛的山水画,幻化成一首首动人心弦的曲子。空灵般的神韵,令人陶醉。


    17、因莲花品性高洁,姿态幽雅,端装恬淡的仪表下蕴涵着高贵而神秘的气质。所以古往今来,才倍受人们的喜爱和推崇,留下了许多赞美莲花的诗赋文章。

  看着这莲,自然就想起了南朝民歌《西洲曲》里的句子:“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的句子来。那缠绵悱恻,隐约朦胧的相思之美。没了那莲,又怎能生就那无尽无止的爱和情?意和境?不仅仅在于它的形态之美,而且还由于它的精神之美。

     我惊叹于它独步轻盈地穿梭于岁月长河却仍能守护那份不失本分的矜持。一如它的名字那样安祥,如镶于天地莽莽之间的一副灵动而静怡的画,用一种不谙世事的不染,在诗行词律中显现淡然与恬静。盈盈一笑不于春色争艳,淡淡地将薄衫轻展,守侯着千古的不变,用含情脉脉的容颜,为盈盈碧水舒展没有漂泊的疲倦。

  身处功名利欲熏心,尔虞我诈的尘世,我更惊羡于莲的高洁与不俗,超然和纯美,一脉纤小的身躯所展现的诺大力量又何尝不是我们人类所效仿和标榜的呢?

  人生本该是不为尘没、不为俗屈的,但却总有那些人为了财名利欲而背躬屈漆地情愿终身为奴。莲于静怡和安详中所展现出的一种高尚;莲于高尚和纯洁中溢漾出的一种谦和与美善,那是这些俗人所望尘莫及的,是人们仰慕,喜爱莲之所在。

  我常常喜欢就那样默默地看着睡莲出神,对着它片片如脂、如玉的花瓣左顾右盼,依依恋恋地徘徊,便醉想自己能化雨落下,滑落绿波间,亲吻那不染一丝尘俗的水中碧翠,那将会是怎样的一种缠绵!

  我爱的睡莲开在我江南的梦帘,让风的温情在绿扇中轻缣,淡淡地将娇艳幽幽的舒展。

  我爱睡莲,爱它那迷人的身姿,更爱它清丽脱俗的品质。就在意念飘飞之间,心却早已随那片清纯,高洁的莲魂飞起,灵走于那花和叶,茎与水之间……


    18、春天是有滋有味的,一丝清香,一缕茶香让人沉醉与其中,祢久愈香,引人回味春是温柔的,是斑斓的也是多情的,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早春三月,春风吹走严寒带来了温软,春雨似离愁总不乱,生命如雨后竹笋般苏醒,阳春四月,阳光灿烂,当阳光洒在你的身上,决不同夏日那样灼热,别有一番情绪,令人陶醉其中暮春五月,在她用自己青春渲染整个世界时,收获了翠绿,点燃了生机。

  我爱春天,爱她的色彩,用生命图案呈现;爱听她的声音,爱她用音律来表现美爱她的味道犹如游子爱故乡的气息。

  所有都由春似未眠,撩得我也未眠,在等她的到来,告诉我春天来了。


   19、“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夏季伴随着清远的荷香渐行渐远,秋在莲的盈盈笑意里沉静地走来。拂去了夏的火热与躁动不安,沁凉的秋雨绵绵缕缕,为沉甸甸的秋抹上了一缕淡淡的愁绪。层林尽染,霜色为露;旷野静寂,落叶知秋。生命中一些无关紧要的枝节渐渐脱离生命的轨道,一如秋风中飘零的落叶。春的旺盛夏的火热在秋的凝练中沉淀下来,沉淀为丰收的喜悦,沉淀为分离的忧伤。枝头的桔香掩盖不了落叶的离索,田野成熟的金黄覆盖不了生命走向辉煌后再走向结束的寂廖。


    20、前些天连着下了几天雨。脚下的泥土还散发着湿润的馨香,淡淡的,与从那荷塘深处渐渐飘来的荷花的香味混合在一起,将整个园子浸泡在一片宁谧的气氛中。

  红色的云中,太阳冉冉升起。透过池塘边几棵弯弯的柳树,阳光斜斜地洒在池塘里,洒在荷叶上。

  这几天的雨刚停,园子里就出现了一群群的蜻蜓。有的躲在树叶后面,有的藏在草丛中间,当然,也少不了“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画面。

  荷的花蕾,总是悄悄地从水中抬起头来,宛如古代的画卷中娴静的少女。而洒落在荷叶中心的水珠,一颗颗闪着光泽,微风荡过水面,荷叶轻轻摇曳,水珠便跳动着开始了它们的舞蹈。偶尔有几滴水珠滑到叶片的边缘,又在叶子的最低处稍稍停留一下,然后就像跳水运动员一样冲进水中,激起一层层涟漪……

  荷塘稍远些的水面上,墨绿色的荷叶将这里包围里起来,密密麻麻的水面上升腾起迷雾一般朦胧氤氲的水气,在阳光的照射下,菏塘中央漂浮起一道彩虹,隐隐约约,仿佛浮在云海天边处的蜃景,恰似夕阳西下时堆叠在地平线上的晚霞。

  古人采莲,唱“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试想,驾一叶扁舟,游于青波之上,凭它渌水潺潺,管它轻风阵阵,提着竹篮,站在船头,掬捧着饱满的莲蓬,此情此景,不正如酒醉之后误入藕花深处的李易安一样,有着说不完道不尽的欢愉吗?

  赏荷之时,若有皓月当空,荷,便是最美的景致了。在寂静中,听细水从水渠中流过,灵魂此刻如同浸泡在神圣的泉水中,受到荡涤。然而此时的寂静是维持不了几分钟的,因着荷塘月色,青蛙就能在四周唱起歌来,不久,鸟叫声,昆虫的声音,少女洗衣的声音……全部又响了起来,平添了几分生机。

  荷,袅娜而不浮华,柔美而不妖媚,亭亭兮如盖,玉立兮如伞,栖一湾浅水,吐几丝花蕊,静谧于榆柳荫下,曼妙乎池塘水上,看一眼,行有尽,而韵无穷……

   

   21、美丽的江南啊,我们是否前世有过美丽的邂逅,然后许下了美丽的诺言,让我下辈子还记得你?

  总是对宿命,轮回,对前世今生特别敏感,难道我们你或者我就是对方家门前的那棵树,长在每天必经的路上,阳光下慎重的开着花,朵朵都是前世的期盼?

  我打江南走过,听到郑愁予达达的马蹄声,看到那个面若桃花的江南女子的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我为这个美丽的错误黯然神伤。

  我打江南走过,远远听见了美妙的《采莲曲》“采连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含而多情的江南女子啊,她们思念情人却羞于开口,“莲子”亦“怜子”,他们又是多么有才的女子啊!

  我打江南走过,小憩于江边,听见这样的对话“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停舟暂且问,或恐是同乡。”何等大胆而可爱的女子,她独自坐在江边,念叨着“我住长江头,君主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惟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我打江南走过,耳边不由响起白居易不舍江南的歌声“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怎不忆江南?”是啊,怎不忆江南。来了江南,看了细雨中的画舫,喝了“皓完腕凝霜雪”的女子亲手酿造并端上的美酒,你便再也离不开她。惟一的选择就是“游人只合江南老”,对!只应该在江南待到老,才能避免相思之苦。

  我打江南走过,看见“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与长天一色”。
  我打江南走过,听见“轻轻杨柳风,幽幽桃花水,小船儿漂来了邻家的小阿妹……”
  我打江南走过,感受到了物美,景美,人也美的南国风情。
  记得苏轼有一首诗“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瞧,我们的大诗人为了吃,都甘愿长作岭南人,何况我们呢?

  江南,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我一定作一个真正的江南女子,而不是在梦中与你相见!


  22、“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旧事苍翠,染绿了心事。静心体味,那过去如莲时光的美好。

    花季青春,花样年华,在如流的岁月长河中,两岸花香,弥漫心间。诗意的日子,如梦的年华,醉了那不散场的青春。思往事,忆无穷。你的美丽你的好,你的浅笑你的愁,都在这季如花绽放,在这个初夏随清风飘散漫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