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修的证悟次第

2013-04-21  lichen919

禅修的证悟次第

   上明下贤法师开示整理稿

    上明下贤法师开示整理稿在今天上午我们所做的一点锻炼,主要是为了让大家摸清门径。如果是把路径摸得对,祖师说的“一日到七日话头不中断,就像一颗石子一 直沉到潭底,你要不开悟,把老僧的头砍去。”这是一段真实语,最关键的是我们能不能把握住话头。为了让大家避免借着一个念头到处胡乱地寻思,今天上午我们 列举了如何正观,用正观的方式来触类,想旁通,想让大家理解:所谓疑情提起来,就是这个正观的感觉,就是这个正观的状态。

    禅门当然不讲究所谓次第不次第,一谈到用功,从头到尾,水乳一味,没有什么分别,没有什么界限。从理论上讲,禅宗这样的要求客不客观呢?有没有漏洞呢?我 个人认为没有漏洞。从法性的根本意义上讲,初地菩萨所接触到的法性,跟十地菩萨与佛陀所证悟的法性是同一个。所以对于法性本身的层面而言,只要是脱离了遍 计执着,所谓菩萨和佛,他们在法性领受的那一面,并没有很大的区别,都在一个大海里,有的在海心,有的在海边,但是,感受到的都是咸水啊!我们去湖边,就 知道青海湖水是咸的——我们去海心山,海水是咸的;我们就在湖边捧一口水,尝一尝,也是咸的。上次李建华去青海湖,打完坐以后问法师:“湖水到底是咸的还 是淡的?”我说:“这不简单嘛,你已经来了,自己尝一口不就知道了?”回来的时候他喋喋不休:“哎呀,湖水真是咸的,好咸啊!”尝了就知道。

    所以,禅门用不立阶级断绝次第的方法,让我们直接契入,在我看来,在显教密宗诸家宗派里面,这个一定还得把它判摄成为最高明的宗派,这是一个最高明的用心法。

    当然,假如我们放在第三者的身上,如何来理解一个禅修者的进步呢?这样来看,我们可以说:第三者就是一个观察者,从一个观察者的角度上看,应该有个过程吧 ——首先,是参话头的功夫。禅门有一个要求:参话头首先要找到话头,怎么个参法,你得找到。找到了用段时间,破本参。如果还没有找到,那还不行。你怎么用 功啊?这个路线进不去。怎样才是找到了话头呢?疑情提起来以后,是念念相续的、以一念代万念的,从头是这个念,往后还是这个念,只有这个疑,没有其他的 念。疑的这一念,它能彻底把我们平日里所延续着的一秒钟千千万万的念头彻底地停顿下来,就是一个疑情。这个疑情提起来了有把握,真的是一念代万念了,而且 提起来了它是有力的,不是在松散的状态下让所有的念头胡乱穿插/任意进出。一旦提起这个话头,真所谓席卷天地啊!现象界没有什么是你所挂碍的,这个状态就 是疑情。我们说大地很坚固,疑情一起,大地就被颠覆了。所谓的坚固就没有意义了。这是功夫,不是证悟。

    这个功夫有了以后,加功进步,时间不长,自然就可谓功夫落堂。禅门的功夫落堂,往后就要破本参了。功夫落堂,也就是行住坐卧、动静起倒,这个功夫已经不需 要再提了,它是自然而然就有得用的。功夫一旦落堂了,这宇宙身心就没有你我分别了。这件事情很遥远吗?在一个从来不用功的人来看,就是很遥远;对于一个真 正的修行人而言,绝不是遥远的事。尤其是禅和子,这个功夫落堂,通常是三五年的光阴就能够有所碰触,不会那么白白地浪费光阴的。

    功夫落堂以后,再向前进展,就是进入宗里所谓“一心不乱”以后,往后面的功夫,登入初地。所谓登入初地,就是在入定状态当中的时候,所谓现象界彻底泯灭, 只有一个巨大的光明藏,自己知道外境,但是外境已经不是我们现在的世界。如果还能够看到眼前有这个金银滩,有这个宝塔,有这个青海湖、这片油菜地,那你不 是登地的人,你没有真正见性,没有登地。登地的人一定是在定境中没有现象界中我们现在所谓的所存在的这些物质、这些形状、这些色彩,登入初地以后的这些功 夫那就好用了。登入初地,禅门常常把它列成为破本参,破本参在过去禅堂里面每年打七,凡破本参的人禅堂每年都要挂牌,挂一个破参牌,挂好破参牌后,还要拿 一件祖衣给破本参的人搭一搭,意思就是说:从此以后,你就是祖师了。

    破本参以后到第八地的过程,在中观的系列当中,我们学习过,那是一个挺漫长的过程——漫长在哪里呢?漫长在抉择第六地的如来藏和不二空性。这个抉择过程是 比较漫长的。其实,当一个菩萨修行到了第十地的时候,准确地说,八地和十地之间的过程,禅门称为破牢关。禅宗的方丈和尚拿的香板上面画三条线,分别意味着 破三重关。牢关破尽,登入第十地。有人曾问:“虚云老和尚是大彻大悟,那他的成就是什么程度?”他的成就在第八地或第十地。当然,我们只是从佛教的常规判 断这个方面来说,来判断虚云老和尚所示现的这位老者他当时领受的是八到十地的这种成就。但他本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他行藏高超到什么程度?这可就很难判断 了。除非我们有一天跨越到虚云老和尚的前头,就知道虚云老和尚是几许证悟。当然今天我想在坐的,有这样根机的人,大菩萨暂时示现成凡夫、示现一点艰苦奋斗 的历程,教化后学,可敬可佩,未来可以为大家著书立传:曾经在金银滩上打了一坐,腿子很痛,后来又放下了,盘起来还是痛。不过还好,到今天为止,我们的功 夫用到现在,真是很吉祥、很欢喜。

    用功最怕用到死角上、用在冰冷的死角上。自己嘴巴里像嚼蜡,身体像一块冷的冰体,一点进展都没有,没有好的,尽是痛苦,没有暖意,冰冷得让自己都不敢相信,一点小的痛苦来了,都觉得是大难;任何大事来了,根本就不敢去承担。功夫要是那样用,那就糟糕了。不能这样。

    获得参话头往后的第一类进展,是浑身上下暖意生起。通过几天的用功,大家身体、心理结构都在发生着很大的调整。若论暖意,那比以前是增长了很多。这暖意就 是化坚冰的,这坚冰就是烦恼和障碍的坚冰,已经有很大进步了。但我还希望,大家能够很稳定地把话头抓住,直到功夫落堂。如果哪一位下一回禅修夏令营期间功 夫落堂了,打坐时我就帮他多坐一块垫子,让他把鞋子挂起来。不过这一年光景,如果你们哪位已经把正观的法子把住了,能够把这个参话头的方法使用牢靠了,这 一年不说是功夫落堂,登入初地二地、七八九地也都是正常的。

    大家笑什么呢?笑就是要承担的。我希望明年的禅修夏令营我们问话的时候有话可问,有话可以答。从我本人这方面来说,也就会觉得好一些。年年办这活动也就有 收获,撒这么大的网——从北京捞到青海,我就不相信捞不到一条大鱼。如果是你们现在还是小小的混混鱼,那回家去了加功进步,赶快长大。古人说:“色身贱, 法身肥”,迅速地长成一条大鱼,来年让我一网就打着。到时候说不定享受一点待遇——大红祖衣让你们试试。

    现在用功的气候、温度真是非常好,很适合大家来做正观。青海湖的风虽然刚猛,但它也容易收尽湿气,容易散尽烦恼。我常常说:烦恼纠结了,靠什么推散它?就 要靠风。恰巧这边的风特别好,所以不管你在内地、在家乡有多少解不开的结,到禅院来,这个结自然而然就轻松化解,自然界会帮你,佛菩萨会帮你,我们禅修营 的师兄弟们也会互相帮助你。所以,抱住一个信念,争取到时候能够大喝一声:“老贼,我认得你!”也就轻松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