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少女守宫砂背后的玄机

2013-04-21   华.华

 

                  李奉先 文

晋朝《博物志》中记载:如果用朱砂喂养壁虎,壁虎全身会变赤。吃满七斤朱砂后,把壁虎捣烂并千捣万杵,然后用其点染处女的肢体,颜色不会消褪。只有在发生房事后,其颜色才会变淡消褪,是以称其为“守宫砂”。

有了这种传说中效果绝佳且步骤简单的能够验证女子“贞操”的方法,也不管其是否真实,一些朝代便把选进宫的女子点上“守宫砂”,作为其是否曾经犯淫犯戒的标志。在民间流传开来,以讹传讹,便有了以后众多的武侠小说作者借用“守宫砂”来做的文章。据说,守宫砂只能用来验证处女的贞操,已婚妇女是绝对不灵验的。实际上,这种办法是在宋代随理学的兴起而得到推广的。

当女婴出生不久,父母便会在女婴右臂上用守宫砂标印这种红色的标记,它伴随着女婴长大成人,在未婚之前,这种标记一直存在,不会退色,一旦该女子结婚或与男性发生性关系,这种标记便会退去。

但据考证,守宫砂是用一种中国产的雌性变色龙,古时称为朱宫,在它繁殖季节,将其捕获捣烂后和朱砂混合而成。现代科学证实,雌性变色龙在繁殖期,全身充满雌激素,当它和雄激素相遇时,雌激素和雄激素便会中和消失。

问题是:守宫砂真的能验贞吗?

古代人在少女白藕般的手臂上点一颗鲜艳的红痣,以验证女人们的贞操,以为“守宫”就是守住那神圣的一方妙处。然而,事实真的是如此吗?我们用现代科学来分析一下。

从药理学的角度来说,壁虎药性咸、寒,主治功效祛风、活络、散结、抗癌。其水溶液对人体肝癌细胞的呼吸有明显抑制作用,而且它富含维生素F,维生素F有一定的抗癌活性。而丹砂药性甘、凉,主治功效是安神、定惊、明目、解毒。综合来看,两种药物从功能主治上来说,都属于寒凉类,主治诸般内毒。从现代医学角度来说,守宫砂是一种心理暗示疗法。它使被点上守宫砂的女性在潜意识里产生敬畏廉耻之心,不敢越过道德的底线。

从药物学的角度来说,西药恐怕用不到守宫,它多用在中药里,主治小儿脐风、久年惊痫、小儿撮口、心虚惊痫、瘫痪走痛、历节风痛、破伤中风、疠风成癞、漯疬初起、小儿疳疾、蝎伤、反胃膈气、痈疮大痛等疾病。由此可见,守宫砂与贞节毫无关系。

史上,守宫砂曾牵扯出的一个惊天冤案。事情还得从宋太祖灭后蜀讲起。王全斌率军进入四川,宋太祖谆谆告诫:“行营所至,毋得焚荡庐舍,驱逐吏民,开发丘坟,剪伐桑拓。”然而宋军骄纵不法,滥杀无辜达数万人。民情汹汹,民变迭起,宋政权一面严惩有关人员,一面派太祖的弟弟晋王赵光义入蜀宣慰,一面承诺减赋,一面承诺拔擢人才出仕为官。所谓拔擢人才,既然属于安抚性质,自然是以有财有势或者有头有脸的人士为主,至于真才实学则放在次要地位。

四川万县大豪富林宓田连阡陌,骡马成群,自然也在拔擢之列。于是打点行装到汴京去朝见皇上,接受宋太祖的面试,等待任命。林宓除结发妻子外,还有五位如花似玉的侍妾。最小的侍妾叫何芳子,才18岁,原本是后蜀政权兰台令史何宣的女儿。宋朝灭后蜀,何宣不愿降宋,被宋军杀死,可怜官家小姐何芳子沦为万县土财主林宓的第五房小妾。

林宓即将动身前往汴京,家中的所有事物都已交待妥当,唯独对年轻貌美的侍妾放心不下。于是将心事透露给了他的好朋友、城外清风观中的上乙真人。对上乙真人来讲,这自是小事一桩。他不久就从江湖术士的手上购买了一些守宫砂,如此这般地把用法给林宓解释一番。林宓如获至宝,回家之后一一亲自点在侍妾们的臂膀上。

何芳子是位千金小姐,人既甚美,读书也多。在她为自己所描绘的人生蓝图中是希望找到个如意郎君,比翼双飞,最终想不到却嫁给了一个几十岁的乡间土财主,还要和一群庸脂俗粉天天争宠斗气。她本无意于这种无聊的争斗,但由于她年轻貌美,知书达理,气质高贵,使得林宓天天黏着她,而冷落了那些女人,于是那些女人就结成统一战线,处处与她为难。

那些女人们自林宓离家之后,一个个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她们手臂上红豆般大小的守宫砂痣,不敢洗涤,不敢触碰。何芳子却痛恨它,好像那是涂在她身上的一个污点,她满不在乎,照样沐浴洗涤,不久,守宫砂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一下,那些俗气十足的女人终于找到了攻击的借口,讽刺她,嘲笑她,甚至公开骂她偷人养汉。更有不辞辛劳的,夜夜躲在何芳子的窗下偷听,随时准备捉住淫妇奸夫,准备看看这小婊子是如何勾引男人的。

半年以后,林宓已经奉派在汴京任职,派人前往蜀地把一妻五妾一同接来京城。当天夜晚,林宓就迫不及待地在灯下一一检视妻妾们的守宫砂痣。当看到何芳子时,那带着得意笑容的脸僵硬下来,一怒之下,当即就给了何芳子两记耳光,问她这是为什么。何芳子把头低着,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林宓火冒三丈,下令严刑拷打。何芳子自知行动上没有越轨,抵死不肯承认自己有什么情夫。可林宓那一记一记的鞭子,把何芳子的芳心一点一点地抽碎。她彻底绝望,留下一封血泪交织的遗书,自缢而死。

林宓仍以为何芳子是羞愧而死,对何芳子以死剖白的遗书并不重视,草草地把何芳子埋掉了事。林宓在万县财大势大,打死一名奴仆或冤死一个侍妾,只要花些银子,摆平其亲友家属,便可不了了之。然而在天子脚下的汴京城,可就是人命关天,非同小可了。林府死了个小妾,第二天便沸沸扬扬地传播开来。开封府听到消息,当下雷厉风行地查起案来。第一步就是开棺验尸,发现何芳子皮开肉绽,全身都是鞭打的伤痕。接着就是提林宓前来审问,林宓无法隐瞒,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经过讲出来。

于是判官用林宓所剩下的朱砂,点染在三名妇人臂上,然后把一条活壁虎放在其中一人的手臂上,那壁虎瞬间就把那些守宫砂舔得干干净净。事实上守宫丹砂点在处女的手臂上,经过数日不加洗涤,或可深入皮下,再经擦拭或洗涤都不会消去,而且愈见鲜艳。就算传说中一经房事,颜色就自行褪去,可是对于已经有过婚史的女性来说,守宫砂就毫无用处。何芳子无疑是受了莫大的冤枉。开封府尹判何芳子清白,林宓滥用私刑,逼死侍妾,免去官职,并加重罚。

由于这个案子涉及到四川地方,牵涉到安慰后蜀政权的子民,因而连中央专管刑狱的大理寺也出动了。

就在大理寺准备重判林宓的时候,林宓神秘地死去,上乙真人也投湖自杀。人们十分同情何芳子的遭遇,她千里迢迢地从四川万县赶到汴京,却含冤蒙屈地游魂异乡。于是就有人发起建一座“贞女庙”。这座庙自宋代到现在,历代加以重修,千年以后,至今仍矗立在河南开封南部,有的人又叫它“守宫庙”。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