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mhjmhjmm / 宋元明清诗词曲 / 深院锁黄昏,阵阵芭蕉雨。欧阳修《生查子&...

0 0

   

深院锁黄昏,阵阵芭蕉雨。欧阳修《生查子·含羞整翠鬟》

2013-05-09  hjmhjmhjmm
深院锁黄昏,阵阵芭蕉雨。

  [译文]  庭院深深,锁住的是寂寞和黄昏,还有那阵阵凄雨敲打芭蕉声。

  [出典]  北宋  欧阳修  《生查子·含羞整翠鬟》

   注:

   1、《生查子》 欧阳修

    含羞整翠鬟,得意频相顾。雁柱十三弦,—一春莺语。

  娇云容易飞,梦断知何处?深院锁黄昏,阵阵芭蕉雨。

   2、注释:

     一说,作者是张先。

     翠鬟:妇女环形发譬称鬟。翠鬟,泛称美发。

   雁柱十三弦;筝有十三弦;琴柱斜排如雁斜飞,称雁柱。这里均代指古筝。

   3、译文1:

    似娇还羞抿了抿秀发乌鬟,笑靥盈盈秋波流转频频顾盼。玉手纤指轻弹,筝声婉转欢快,琴弦飞荡回旋,似春莺传情,低语交欢。

  曲终人去,宛如飞云飘逸,只留下娇柔的身影。春梦已断不知何处寻觅。庭院深深,锁住的是寂寞和黄昏,还有那阵阵凄雨敲打芭蕉声。

    译文2:

    弹筝的女子含羞整理好她的发髻,含情脉脉地屡屡回顾。只见她双手轻拂古筝,筝声圆润婉转如黄莺的啼叫。

    只可惜这么美妙的筝声已随着她的离去而消失了。伊人去后,我频梦不断,相思不尽,却只能空对黄昏下深深的庭院,听雨打芭蕉点点滴滴碎人心。

   4、欧阳修生平见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5、此词以男子的口吻,写一女子弹筝的情景,并在其中渗入爱情与离愁。

  上片描写从前女子在与情郎相聚时弹筝的情景。起首一句好似一个特写镜头,先画出这位女子的娇容美态。此时她仿佛坐在筝前,旁边站着一位英俊少年。在弹筝之前,她娇羞怯怯,理了理头发。“整翠鬟”三字把她内心深处一股难名状的激动感情恰当地反映出来。下面“得意频相顾”一句,是写这女子弹筝弹到高潮,她的感情已和筝声溶为一片,忘记了方才的羞怯,不时地回眸一顾,看看身旁的少年。这是用白描的手法表现演奏者与欣赏者的感情交流。

  “雁柱”二句具体地描写筝声。唐宋时筝有十三弦,每弦用一柱支撑,斜列如雁行,故称“雁柱”“一一春莺语”,系以莺语拟筝声。白居易《琵琶行》云:“间关莺语花底滑。”韦庄《菩萨蛮》云:“琵琶金翠羽,弦上黄莺语。”似为此句所本。前一句以“雁行”比筝柱,这一句以“莺语”状筝声,无论在视觉和听觉上都给人以美感。而“十三”、“一一”两组数字,又使人觉得女子的十指在一一按动筝弦,轻拢慢捻,很有节奏。随着十指的滑动,弦上发出悦耳的曲调。在这里,词人着一“语”字,又进一步拟人化,好像这弦上发出的声音在倾诉女子的心曲。

  下片写此时两情隔绝,凄苦难禁。“娇云”二句,语本宋玉《高唐赋》,暗示他们在弹筝之后曾有一段幽会。然而好景不长,他们很快分离了。着以“容易”二字,说明他们的分离是那样的轻易、那样的迅速,其中充满了懊恼与怅恨,也充满了怜惜与怀念之情。“梦断知何处”,表明他们的欢会象阳台一梦;然而鸳魂缥缈,旧梦依稀,一觉醒来,仍被冷冷清清的氛围所笼罩。

  结尾二句,写男子深院独处,黄昏时刻,谛听着窗外的雨声。阵阵急雨,敲打芭蕉,这是男子在回忆中产生的错觉,也是他迫促烦躁心情的写照,同时又表现了孤栖时刻幽寂凄清的况味。雨声即为筝声,这样的筝声,最易触动愁绪。

  这首词巧妙地运用了哀乐对比。上片充满了欢乐的气氛、明快的节奏;下片则情深调苦,表现了孤单寂寞的悲哀。以乐景反跌哀情,故哀情更为动人。词中正面描写弹筝的女子,而以英俊少年作侧面的陪衬;上片中写这男子隐约在场,下片中则写女子在回忆中出现,虚实相间,错综叙写,词中的感情就不会变得单调。作者善于运用比喻,如以“雁行”比筝柱,以“莺语”拟筝声,以“娇云”状远去的弹筝女子,以雨打芭蕉喻筝中的哀音,或明比,或暗喻,都增加了词的形象性和感染力。


   6、唐宋词中,语言优美的句子,举不胜举。如夏雨过后,蜻蜓点点;如荷塘,接天莲叶无穷碧;如沧海之水,碧水连天。譬如,“重门不锁相思梦,随意绕天涯。”(赵令畤《乌夜啼春思》)、“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欧阳修《生查子》)、“深院锁黄昏,阵阵芭蕉雨。”(欧阳修《生查子》)、“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苏轼《水调歌头黄州快哉亭赠张偓佺》)……美若白玉,美若黄金。

    当唐宋词的月光、倾泻在我的梦乡里,我那苦涩的心中,忽然,多了一丝丝的甜蜜。借着朦胧的月光,我仿佛觉得,银色的世界,充满了憧憬和希望。重新打开这部辞典,忽然,我发现,唐宋词最擅长于炼字琢句。展现在我面前的是,如珠子一般的语言。

    当唐宋词的流水、流进了我的心中,荒芜的沙漠,忽然长出了绿草。借着那绿色的海洋,我仿佛觉得,地上开满了花,树上挂满了果。重新打开这部辞典,忽然,我发现,唐宋词,惯于阐明深邃的人生哲理。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座不朽的丰碑。


    7、如果说一个镇有一个镇的语言,那么宝塔街就是震泽的语言,而宝塔街西首挑起的师俭堂和东首伫立的慈云寺塔、禹迹桥就是宝塔街要说给人们最富有情趣、最富有历史的丰满语言了,读着这样的语言使人无不感慨历史的博大与精深,历史所赋予震泽的丰厚文化底蕴和含蓄优雅的东方魅力!震泽的千年历史钩沉,展现了震泽的园林景观。且回头看巧夺天工,集清代建筑之大成,显示了街中含宅,宅内含街,街从宅中过和享有砖雕、木雕、石雕和漆刻建筑特色的师俭堂吧,漫步间我们已从窗棂、门楼、房梁上读到了《三国演义》、《八仙过海》、《水浒》等名著里的人物故事,特别是在第六进的门楼上饰以的“盘长”浮雕,其实就是我们现在作为最时尚的礼品——中国结,原来在那时就已经线条流畅、上下左右对称地被雕刻在了门楼上,这是一种怎样深刻和隽永的情结呀!师俭堂建于清同治三年,成了宝塔街上最具寻古访幽的深宅大院,它共有六进,每一进都要比前一进高出半尺……只是不知道,这一进一进的是否就将我们身临其境地带到了“深院锁黄昏,阵阵芭蕉雨”之中了呢?沿着花园里的曲檐回廊、亭台阁楼游走流连,是否要将脚步放得很轻很轻,可别惊扰了小姐楼里的小姐们吟诗作画、刺绣裁衣呀。


   8、雨中观花,花雨迷眼,花赋雨芬芳,雨遗花艳润。

     有海棠,“海棠不惜胭脂色,独立蒙蒙细雨中”,“裙芳老尽,海棠花时候,雨过寒轻好清昼”。

     有梨花,“梨花一枝春带雨”,“枉轻负、梨花暮雨”。

     有杏花,“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有杨柳,“东风杨柳欲青青,烟淡雨初晴”,“乍雨还晴,花柳自多丽”。

     有荷花荷叶,“藕花时候,五湖烟雨,西子扁舟”,“留得残荷听雨声”。

     有芭蕉,“深院锁黄昏,阵阵芭蕉雨”……


   9、深院锁黄昏,阵阵芭蕉雨。

     院深深,斜阳穿过丛丛芭蕉叶,一丝一丝漏进来,美丽动人。而今天,没有阳光,只是淡淡的味道,寂静,安适。我本不该有什么伤怀的,在这样宁静的小世态里。我也本不该兴奋过激的,很静的环境,我只有轻轻的来,轻轻的去,轻轻的听,轻轻的看,轻轻的享受,才会有所收获。

    雨一直没有停过,我的心一直跟随着雨大芭蕉的节奏,一,二,三......不停息。

    爱在爱的至深,梦在梦的至沉,醉在醉的至醇。我爱这样的清,我爱这样的宁,我爱这样的香醇。

    深院锁黄昏,阵阵芭蕉雨。在古人来看,是一种淡淡的伤怀,我现在不要了。我喜欢听雨打芭蕉的声音。它给已我心灵的陶冶,给以我心灵的安抚。

   暮色朦胧的时候,我依然在院子里,雨打芭蕉,没有停息。

    久居此地,恐生离意,天涯旅寄。淡看风雨路迢迢,何处归所,独爱此地。更有美境,深院锁黄昏,阵阵芭蕉雨。


    10、昼迈出天地逆旅之门,远去。黑夜倚门而立,尚未跨进,只是淡然微笑。

    黄昏应该是灰色的,是昼的白过渡到夜的黑。

    黄昏于诗人,那是一种“深院锁黄昏,阵阵芭蕉雨”的淡淡哀愁。那是一种“落花寂寂黄昏雨,深院无人独倚门”的淡淡孤独。那是一种“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淡淡伤感。

    对黄昏。怯黄昏。那是孤独人的心情。

    可是黄昏对于我,意味着月初上,风满帷,小儿欢入门,是一家团聚之开端。

    黄昏,公路上的汽车都指向一个方向——家,汹涌而去,如回流的鱼群,游向最初的出发点。清晨来自何处?黄昏归于何处!

    黄昏,意味着回家。无论你在哪里,不管你在办公室,还是在建筑工地,在买卖场,在田野……黄昏是集结号,吹响了,幸福的人放下手头的工作,回家。

     所以回家的路在黄昏里,在一盏盏点亮的街灯里,在远山栖霞的呼喊里,在滚滚车流里,归去归去,趁着黄昏归去。

     幸福的人,总是在黄昏时候,欢快地按响门铃,接受家人的问候:回来啦。

     不幸的人,总是在深夜时候,摸索出钥匙,费力地插进锁孔,面对一屋的空虚黑暗,无力点亮华灯。

     黄昏,意味着可以卸下不堪的疲倦,卸下违心的表情,卸下所有的重压,释放在家里柔软的沙发里,溶解在家人的轻声软语中。

     黄昏的气味是温馨的气味,在餐桌上家常菜萦绕而起的热气中,在呼呼转动的风扇的清风中,在小儿微臭的体汗中。

     白天,我是属于公众的社会的,晚上,我是属于家人的妻儿的。可能只有黄昏,我才是属于我的。

    黄昏了,我慵懒地泡上一杯茶,坐在窗前安静遥望,或许有清愁,也是无关于生活的清愁,那是月已上,风满屋,黄昏渐渐远去的清愁。这个清愁谁也不知道,只有我明白。


    11、不知不觉中开始留意季节的更替,模糊的季节的棱角在潜意识中渐渐突露、浮现。穿梭在唐诗宋词的帷幕里,想在前人的记忆中将季节找一个字代替,终究发现雨是最深、最真的痕迹。在昆明,雨是季节的红娘,她怀着季节的情愫,饰上季节的淡妆,在隐约的呼唤和期盼间,领着季节缓缓走上人间的红地毯。

     雨,一个忧郁的词汇,曾唤起多少多情诗人的相思闲愁:“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细雨细如愁”、“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深院锁黄昏,阵阵芭蕉雨”……风雨催愁,雨最能勾起人们对往昔深切的怀想和眷恋。雨成了古诗词中最为朦胧摇曳的意象。


    12、“娇云容易飞,梦断知何处。深院锁黄昏,阵阵芭蕉雨。”我,深夜独坐窗前,烛影摇红、斜照孤影,几多清凉,愁人相晚?
  
  这空闲的日子,我独坐窗前,看柔柔的风里,有你淡淡的眉、忧伤的眼。你,如花一样娇艳的脸,似诗词里的世界,朦胧、娇媚、可人!
  
  这飘雨的日子,我独看窗外,雨打芭蕉,点点滴滴,轻敲心坎。看,那阵阵帘风叩响疏帘,更添几分寂静与清冷。这,静听的、流淌的、飘动的,不仅是你柔柔的青丝。还有,飘忽的细雨,在悄然摇醒江南的清灵,伴着黄昏独自悠远,袅绕与落红里,怎辨它的娇美。
  
  想,飞花似梦细雨如诗,落红雨后不耐风揉,情锁江南情亦幽幽,莫须问缘由。
  
  天涯倦客,伊人何在?今夜,你是否与我一样,静坐窗前听雨?共听,芭蕉夜雨,轻弹凄凉的雨韵?
  
  那一年,芳菲三月,桃花朵朵,是谁踏着一路花香款款而来?是谁在花海烟雨中,唤醒了我前生的万缕柔情?是你,亲口告诉我:“爱不需要承诺。”只因,你怕桃花谢了、爱也丢了……可,你可知我已陷入你的牢?我已用尽我的力气去爱你?
  
  岁月如华,流光悄悄飞舞,桃花林里,花开了、又谢了……带着满腔的如水柔情轮回,你的模样,早已定格在我今生的记忆中! 


    13、“娇云容易飞,梦断知何处。深院锁黄昏,阵阵芭蕉雨。”深夜独坐在窗前,窗内烛影摇红斜照孤影,几多清凉,愁人相晚。窗外,雨打芭蕉,点点滴滴,轻敲心坎,阵阵帘风叩响疏帘,更添几分寂静与清冷。天涯倦客,伊人何在,与谁共听芭蕉夜雨,弹一叶叶凄凉的雨韵?

  今夜卿是否与我一样静坐在窗前听雨,听雨声如诉,诉说着红榭与卿相逢,匆匆离别的愁苦;诉说着相逢,相知,盼相见的相思;诉说着想你时如丁香花般溢香的轻愁;诉说着静夜听雨打芭蕉的疼与痛;诉说着……

  桃花池阁春情薄,片片催落飞红雨。瓣瓣花船可载得动这许多愁?花船随水顺流而下,瓣瓣盛满思念。“我住长江头,卿住长江尾。”但寄香笺慰寂寥,解卿悠悠一怀愁。可怜风雨凌残花,满江红浪翻作惆。我,伫立在江畔,看风掀起滚滚江浪,听雨传来阵阵怒吼。我的思念便化作那绵绵的芭蕉雨,飘进你的窗,湿了一窗的倩影。 


 

    14、我独处一隅捡拾着记忆的碎片,匆匆地与过去的日子告别。往事的记忆里留下过我的欢笑、迷茫和我为友谊而吟唱的一曲:“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如今在这些片断即将随风而逝时,我忽然想起应该收藏起来,犹如我那青春的岁月和曾经美丽的容颜。我轻轻捡拾起它们,然后锁进我的心灵最深处,不让它在春天再次来临的时候萌芽并开出夺目的鲜花。在这个宁静的夜晚,我默默地挥手告别,我的朋友们及关于你们的记忆。

  这段记忆时而散发出灿若繁星的光芒,时而阴涩灰暗如沐清秋,时而变幻莫测仅留下雨魄云魂后的花瓣的飘零。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一一捡拾,把它们珍藏。不经意间记忆的片断划破的我的手指,深深刺痛了我的眼睛。我听到有血在汩汩的流淌,但它却是无色的。它在我心灵中留下如此震撼,清洗着我苍白的容颜和沉重如戈的笔。

  临行之际,我要感谢你不经意间成了我的知音,倾听我那轻舞于雁柱曲中的“深院锁黄昏,阵阵芭蕉雨”中淡淡哀怨。感谢你关切的话语犹如一缕春风轻拂着受伤的心灵,好似满怀的怜香惜玉。感谢你告诉你向往的诸葛茅庐、陶令松菊、张翰莼鲈的世外桃源,而这恰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啊!感谢你在漫漫长夜里与我吟诗赋对、谈古论今、散文小说,记忆中那悠然地轻言细语,令我忘却了今夕是何夕。还要感谢你蓦然间的云消雾散,独留我伫立于苍茫的暮雨潇风中静静的思索一些问题。我因此领悟到缘深缘浅的道理,你让我领略了险峰中的旖旎风光、日出日落及四季的轮回。  

     我开始坚强地面对人生中的挫折与坎坷,没有人可以再令我嘘唏流泪。你说过,“既然你的目标是地平线,那么留给世人的只能是你的背影。”于是在这个料峭的寒冬,我背起行囊再次出发,去追寻明天如火的朝阳。请相信我将满腔热忱去寻觅理想中的桃花源,依然吟咏着:“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此刻我轻轻挥手告别,祝福你我的朋友和我的知己。

 

 

    15、已是深夜,雨却是下个不停,清透的雨珠在玻璃上留下划痕,顺着朦胧的玻璃,流进了我惆怅的心里。

  

    在这安静而平和的夜,我一个人翻着诗集,刚一打开,就是赵师秀的“梅雨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不知为何,我总是喜欢读有关雨的诗——或是喜欢那“雨打梨花深闭门”幽静而古朴的感觉,或是欣赏那“深院锁黄昏,阵阵芭蕉雨”的沉静孤寂之美。

 

然而其实我幼时并不喜欢雨季,总是愁闷地望着灰蒙蒙的天空,细数着夏季到来的日子。因为热情似火的夏季,天空别样的蓝,草地别样的绿,那是一个没有烦恼和苦闷的季节,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朝气与活力!但是在这雨季,我也只好坐在窗边,听雨。

 

没有比雨更清美的声音了,疏雨打芭蕉也好,骤雨击荷叶也好,都别有一种韵致。特别是当雨落在古瓦上,再顺着瓦沟滴落下来的时候,雨声就格外地清悦灵动。而往往在这雨帘之下,夜归的旅人抖动着蓑衣,望着地上被雨打湿的花瓣,静静地伫立着。在这样的雨夜里,狂傲的心收敛了,躁动的心平静了,惶恐的心温和了。诗意的朦胧中,只有雨声淅沥……

 

可无论雨季给我们展现怎样的神韵,它终究会过去。或许就在明天早晨,我会被鸟鸣唤醒,然后在阴暗潮湿的房间里,缓缓地拉开窗帘——

 

    窗外是碧绿光亮的树叶,是纯净新鲜的空气,而阳光伫留在我的床上、书架上。我的脸上,一片灿烂。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