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是谁,让我的忧伤开得如此妖娆

2013-05-10  今生、为...

 

是谁,让我的忧伤开得如此妖娆


 

 文/雨袂独舞    编辑整理/今生、为你独舞

 

 

当我走上流年的舞台,舞尽寂寞的风华,心头绾结的依然是关于你的情丝蔓藤。我,已把我眼中的世界颠倒,以至于自己沉沦在旧时的里,忘了醒来。

——题记(文:袂独舞)

 

就在前年深秋的某个黄昏,我于水岸间,为君轻弹一曲别后,我的忧伤便席卷了心的城池,从此,我再没有了快乐的理由。所有的美景都在我视线里渐渐阑珊,凋落。

当我一次次回望你离去的那个渡口,我再也没有遇见过曾经的那一抹惊鸿,我只听见断鸿哀啼,我只看见记忆里的所有悲喜,都在那烟波江上凝结成一幕幕迷离的烟雨

无数的风里,雨里,我一直都似雕像般站在寂寞的雨楼前,傻傻地看着你来时的路,看着日里的柳絮如纷飞,为我描绘成眼里的凄美;看着日里的暴雨如瀑而下,为我勾勒成心湖里的骇浪;看着秋日里的落叶慢慢凋零,为我描绘成支离的断章;看着日里的冰雪静静飞舞,为我寥落成无边的苍茫……

君,是不是你已遗忘了来时的路?是不是你我的梦再也不会交集?是不是一江水已成了你我之间永远的距离?是不是你我只能一个向左,一个向右?是不是你我犹如牵牛星与织女星,看似近在咫尺,其实已遥不可及?

我想找寻你,可是我的眼前一片漆黑,我好不容易蹒跚着绕过忧伤的河,可最终我还是迷了路。

我的镜子里再也看不到美丽的妆容,每,我都会用你赠送的那把梳子梳理着万千被岁月墨湿了的相思。我那可怜的孤独灵魂啊,再无人领养,那萧瑟的秋尘,是我灵魂的唯一的同伴。

是谁说,衣袂飘飘处总有莲花开?是谁说,织梦的船只要满载一船星辉就能向幸福的彼岸驶去?

为什么我行走在一季又一季的光阴里,我能感受到的只有那一地的落英缤纷?

君,我好想你!可照片在手上,我却不敢细看你的眼,因为,我怕你照片上的眸光会深深刺痛我的心。

世上的美梦都是那么的暂么?为何一转身,我们再也回不到原点?当我独自穿越唐风宋雨,我遇见的不再是诗情画意,我遇见的只有被冷月光泼染的旧时光

一季花香留不住如水尘缘,终于明白,永不凋零的花季只是传说中的一种美丽。在情深缘浅的红尘情歌里,哀婉的旋律拉长了故事凄凉的情节,徒留了一生的落寞。

烟花虽绚烂,可终是要散去。或许,今生宿命注定离别诠释永远,或许,今生缘分注定一地落红写我一世情殇。

没有人知道现在的我为何喜欢雨天,我喜欢雨天其实是因为雨天最适合我的心情,因为雨帘可以隔开我和世人的距离,因为雨的嘀嗒可以掩盖我的叹息,因为,我站在雨里,就没有人能发现我的眼角有滑落的泪滴

没有人知道现在的我为何喜欢黑夜,我喜欢黑夜其实是因为黑夜最懂得我的心思,因为夜幕可以把我包裹在独我的世界,因为夜色的弥漫可以掩护我的思绪飞扬,因为,我倚在夜的怀里,就能兀自醒着数我心中的伤痕

没有人知道现在的我为何喜欢冬季,我喜欢冬季其实是因为冬季最配合我的心绪,因为冬雨可以冷却我心中燃烧的热情,因为冬雪可以掩埋我无处安放的心事,因为,我行走在冬季里,就可以暂时忘却折翼枯叶蝶的悲喜。

明知道自己的阡陌红尘终究是以寂寞落幕,可我依然守在季风的转角处,任耳边飘摇的风箫声化成泪,凝成霜,我仍不改初衷,痴痴等待着幸福的路过。

明知道今日等不到期望的音讯,我仍选择让心乘在时光的扁舟上,任其在风雨中游走,一路搜寻,一路等候。

此时,一遍遍聆听你的录音,我在你声音的世界里不断徘徊,愿只愿,今日落单的灵魂不再是孤独无依,哪怕它能寻觅到丝丝的温暖也好。

记得你曾说,因为我在江南,所以江南的一草一木,一枯一荣都连着你的心,而今,木棉花渐渐凋谢,君,身在北方的你是否感应到江南烟雨里飘来的惆怅?

眼前,雨又飘落,嘈嘈切切中打湿了一地微蓝……是谁,让我的忧伤开得如此妖娆?

嘘!谁也别来打扰我!

今夜,就让我静静站在雨里,默默等一个没有预期的心灵相依,纵然等不到的甜蜜,至少我还能等到回忆

今夜,纵然悲伤决堤,断了希望翼,我想,我依然可以披一蓑烟雨,让心事盛开在朵朵雨花里,然后,拥抱雨滴,将痴情进行到底。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