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雨軒sjh / 唐诗鉴赏 / 枯荷听雨 李商隐《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袞...

分享

   

枯荷听雨 李商隐《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袞》赏析

2013-05-13  聽雨軒sjh

枯荷听雨   李商隐《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袞》赏析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隔重城。

秋阴不敬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注释】

  崔雍、崔衮:崔戎的儿子,李商隐的从表兄弟。

  ⑵竹坞:生长竹的池边高地  ⑶水槛:临水阑干⑷迢递:遥远

  ⑸秋阴不散霜飞晚:秋日阴云连日不散,霜期来得晚。

  ⑹枯荷听雨声:雨滴枯荷,大约只有彻夜辗转难眠的人才能听到。

  【译诗】

  竹林如屏,无纤尘,青青栏杆,池水漾,碧波澄,空际启思神,遥想那,崔家兄弟,

  城关叠叠,相隔阻重深。散不尽,似愁秋云,更那堪,晚来霜风凄紧,留几扇,

残叶败荷,待秋雨,滴滴敲打——到天明。?

每年最是不堪晚秋时节,丰收的热闹与欢喜只有在乡间才能体会得到。除了偶尔的秋高气爽令人略感高远外,更多的是一场秋雨一场凉的寒意。最不忍看、最不忍听的就是雨打落叶,心底里觉得,冷冷的秋雨敲打在枯黄的落叶上,是如此地落井下石、雪上加霜,这当属人世间最凄凉的景象了。一看一听间,透入骨髓的萧瑟寒凉之意弥漫全身,直至指尖。

这首李商隐的诗,黄昏暗,秋霜飞,枯荷残,秋雨来……,仿佛一副晚秋雨景的工笔国画,怎一个“冷凄凄”了得。

这虽是一首晚唐的诗,却让人想到蒙太奇、想到特写等电影技巧。开首就是绿竹丛生,清新无尘,水亭相对,清碧如洗,栏杆空对,在凄冷中却有一种清爽幽静。遥遥地仿佛拉了一个远景,一位清瘦的先生缓缓走来,也许是一竿瘦竹、一池碧水慕然勾起了压在心头难遣的愁绪,先生的脸部特写在慕然回首中出现,他的视线牵引出重叠相隔的城池,但故人已不知去向。“微景”绿竹与“宏景”城池两种情境的变换,也是诗人情绪的延伸、弥漫。也许是不忍再看阻隔视线的城池,于是移目天空,天却阴得像要压下来了,随意四望,却见秋霜正下。一个“飞”字,赋予“秋霜”以极其自由灵活的动感,一个“飞”字把寒冷、失望、愁绪扩展延伸的无边无际,充斥于天地间。此时又听得雨打枯荷的滴答声,黄昏是最能引起人愁苦寂寞的时分,满目的枯荷已够凄惨,怎能奈冰冷的秋雨再打在上面,这无疑是滴落在诗人心头的泪滴。这看似冷静客观的意象描绘下,实是诗人内心的感伤与颤抖,犹如在平滑冷静的冰层下暗流却在喧嚣波动。雨水打在湖面上,涟漪在扩展、扩展,延伸、延伸,愁绪绵延不尽、不绝如缕……

这是一首写情绪的诗,全诗却仅仅在第一句的后部隐约出现了一个人影。此诗以景抒情,寓情于景,把抽象的情感、思绪融化于具象的景物中。写景以诗人的视线为线索,以景物构设意象,影视般连续性组合、跳跃,在视觉上色彩洗练洁净,突出水墨般的冷色,绿的竹、白的霜、灰的天、黯淡的暮气、枯褐的荷叶、晶莹的雨滴,传递出奇清萧瑟的冷意;在听觉上渲染静与空,整首诗清寒至极,弥漫着李商隐惯有的感伤、深邃,余韵不绝。表情达意含蓄曲折,正是“晚秋萧瑟景象,怀人之意尽在言外”。

 

读李商隐的诗,只能是体会和品味。力求把握诗作的审美意象,并且调动读者自己类似的心理经验,才可能沟通,才得以交流,而其他的办法是无能为力的。譬如说,这首诗中崔雍、崔衮是何许人,家世如何,与诗人的关系怎样,诸如此类问题完全不必去寻找答案,甚至根本不该问。凭借诗人提供的文字语码,读者完全可以想象一处凤尾森森的竹坞,清幽之至,遗世超尘。非常奇怪又非常合理的是,越是在幽静的处所,思绪却偏偏象插上了双翅而飞翔起来,哪怕思念的对象隔着几重山水,几重城池。浓重的阴云沉积不散,寒霜的迟到才留下了几枝枯萎的荷叶在风中舞动,听上去仿佛是秋雨潇潇。

 一个深秋的夜晚,诗人李商隐寄宿在一位骆姓人家的园亭里,寂寥中怀念起远方的朋友,听着秋雨洒落在枯荷上的沙沙声,写下了这首富于情韵的小诗。诗题中的崔雍、崔衮是诗人的知遇者崔戎的两个儿子。这首诗就是诗人与崔雍、崔衮告别后旅途中寄怀之作。

 首句写骆氏亭:翠绿的修竹环抱着一尘不染的船坞,骆氏亭外临着清澄的湖水。翠竹、清水把这座亭轩映衬得格外清幽雅洁,诗人置身其间,颇有远离尘嚣之感。

 接着写诗人对友人的思念:诗人眼下所宿的骆氏亭和崔氏兄弟所在的长安,中间隔着重重的城池,路途迢迢,诗人的思念之情宛如随风飘荡的游丝,悠悠然飘向友人所在的长安。诗人因境界的清幽而倍感孤寂,因无好友共赏幽胜而微感惆怅。秋阴不散霜飞晚,又回到眼前景物,渲染气氛,烘托情绪。时令已届深秋,但连日天气阴霾,孕育着雨意,所以霜也下得晚了。天色一片迷蒙,本来就因相思而耿耿不寐的诗人,心情不免更加暗淡,而这种心情又反过来更增加了相思的浓度。

 诗人是旅途中暂宿骆氏亭,此地近一段时期的天气,包括霜期之晚,自然是出之揣测,这揣测的根据就是秋阴不散留得枯荷。这句一方面是为末句作铺垫(由于秋阴不散故有;由于霜飞晚留得残荷),另一方面又兼有渲染气氛、烘托情绪的作用。

 末句是全篇的点睛之笔,写诗人聆听雨打枯荷的声音和诗人的心情变化过程。诗人原来是一直在那里思念着远隔重城的朋友的,由于神驰天外竟没有留意天气的变化。不知不觉间,下起了淅沥的小雨,雨点点点滴滴地洒落在枯荷上,发出一阵错落有致的声响。诗人这才意外地发现,这萧瑟的秋雨敲打残荷的声韵竟别有一种美的情趣。枯荷给人一种残败衰飒之感,本无可的价值;但自己这样一个旅宿思友整夜不眠的人,却因聆听枯荷秋雨的清韵而略慰相思,稍解寂寞,所以反而深幸枯荷之了。蕴涵有一种不期而遇的喜悦。而诗人到的,也不止是那凄楚的雨声。枯荷秋雨的清韵,常人难解其中滋味。这单调而凄清的声音却又更增加了环境的寂寥,从而更加深了对朋友的思念。

 这首诗虽然写了秋亭夜雨的景色,写得历历如画,但它并不是一首写景诗,而是一首抒情诗。宿骆氏亭所见所闻是寄怀的凭借,相思二字微露端倪,后两句暗藏彻夜不眠之意,诗人的思友之情暗寓其中,可以说是以景寄情、寓情于景的。诗的意境清秀疏朗,而蕴涵其中的心境又是极为深远的。

 李商隐是开一代诗歌风气的天才。在李杜韩白这些大师的后面,创造是极难之事。也许可以说,李商隐有他自己不得不然的独特选择。较之前辈而言,他也许不够开阔宏大,不够积极乐观,但是他终究开辟了一条新路。这不仅意味着他拨转了诗歌的创作方向,使之内心化与个人化了,更意味着他在心象的驰骋与物象的驾驭之间,寻求到了一种新的审美的均衡,一种新的创造意象的方式。如果一言以蔽之,则可以说李商隐的诗,尽得曲涵含蓄之美,而这正好体现了中国文化所特有的艺术精神。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