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社会研究 / BBC:人类将如何走向灭绝?

分享

   

BBC:人类将如何走向灭绝?

2013-05-16  lindan9997

 
人类最大的全球威胁是什么?我们即将面对自己意想不到的灭绝吗?

2013年4月24日 最后更新于9时42分格林尼治标准时间

BBC:人类将如何走向灭绝?

肖恩·考夫兰

BBC新闻 教育记者

 

准备见上帝:人类将灭绝在我们自己手里吗?

人类最大的全球威胁是什么?我们即将面对自己意想不到的灭绝吗?

牛津大学人类未来研究院一个由科学家、数学家和哲学家组成的国际小组正在对这一最大危险进行调研。

他们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说,生存风险是一个全球优先考虑的命题,国际决策者们必须认真对待物种灭绝风险这一现实问题。

去年发表的学术论文中,关于单板滑雪的论文超过有关人类灭绝的论文。

瑞典出生的研究院院长尼克·博斯特罗姆说,我们正处于极度危险的关头。如果我们处理不当,21世纪就可能是人类的最后一个世纪。

曾经沧海,幸免于难

那么最大的危险是什么?

首先是好消息。流行病和自然灾害或许会造成巨大的灾难性生命损失,但博斯特罗姆博士认为人类很可能安然渡过此类灾害。


渡渡鸟的大腿骨:据估计,原先存在的物种中有99%已灭绝

这是因为我们人类作为一个物种,已经熬过了几千年的疾病、饥荒、洪水、食肉动物、迫害、地震和环境变化。所以我们仍有较好的生存机会。

他说,在一个世纪的时间范围内,由小行星撞击和超级火山喷发引发的灭绝风险仍然“极其微小”。

甚至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人类自虐造成的空前损失和西班牙流感疫情都未能阻止全球人口不断增长。

核战争也许导致可怕的毁灭,但还会有足够的人可以幸免,让物种延续下去。

既然有这么令人感觉良好的条件,那我们还担心什么呢?

博斯特罗姆博士认为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类似全新的科技时代,对我们未来的威胁程度前所未见。这些都是“我们人类生存史从未有过的威胁”。

失去控制

他说,技术进步就好比一个孩子手中的一件危险武器,已经超过我们对其可能后果的控制力。

尼克·博斯特罗姆说下个世纪人类将面临一个实实在在的灭绝威胁

合成生物、纳米技术和机器智能等领域的实验在向前飞驰,进入意想不到和不可预测的境地。

在合成生物方面,生物学与工程学相结合为人类带来巨大的医疗进步。但博斯特罗姆博士关心的是在掌控人类生物学界限时是否会出现不可预见的后果。

纳米技术,以分子或原子加工生产的技术,如果用于战争,也可能具有高度破坏性,他坚持认为。他曾写道,未来政府将面临如何控制和限制技术滥用的重大挑战。

还有人担心人工或机器智能如何与外部世界互动的问题。

这类计算机模拟“智能”可能是工业、医学、农业或管理经济的一个强大工具。

但如果失控也完全有可能带来附随损失。

意外恶果

这些都不是抽象的概念。

肖恩·奥海噶尔泰格,研究院的遗传学家,根据用于自动化股票市场交易的算法进行了推论。

“这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个世纪,最大威胁来自人类,”

——皇家天文学家里斯勋爵

这些数学字符串可对实体经济和真实的人产生直接的毁灭性后果。

这样的计算机系统可以“操纵真实世界”, 奥海噶尔泰格博士说,他在都柏林三一学院专门研究分子进化。

在生物学风险方面,因为实验要进行基因改造,拆解并重建遗传结构,他担心良好的初衷会被被引入歧途。

“很可能他们会想做一些有害的事,”他说。

但风险始终存在,一些事件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或一些东西变换环境时会变成有害物。

“我们正在开发的东西可能出现巨大的错误,”他说。

“对于任何新的强大技术,我们都应该非常仔细思考我们对其了解的程度,但更重要的是明白我们对其没有把握。”

他表示,这不是一个可以危言耸听的职业,他是出于对工作的严谨性。“这是产生积极影响的一个最重要方式,”他说。

连锁反应

这个博采众长的研究小组谈到计算机能够创造出一代比一代更强大的计算机。

这些机器不会出于讥讽和使坏而突然直线型发展起来。但研究员丹尼尔·杜威谈到了“智能爆炸”,计算机的加速能量变得越来越无法预测和控制。

有人担心生物工程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

“人工智能是一种将越来越多能量注入到越来越小单元的技术,”杜威先生说,他是美国机器超级智能专家,曾在谷歌工作过。

随着生物技术和纳米技术的发展,他说:“你可以利用这些技术做事,典型的连锁效应,这样,利用起初的有限资源,你也可以承担会影响到世界上每一个人的大项目。”

牛津的人类未来项目是集中研究此类重大问题趋势的一部分。该研究院是由牛津马丁学校发起的,汇集了来自不同领域的学者,目的是解决最“紧迫的全球危机”。

剑桥大学也立志对人类面临的此类威胁进行研究。

里斯勋爵,皇家天文学家和前英国皇家学会的主席,支持创立一个生存危机研究中心的计划。

“这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个世纪,最大威胁来自人类,”里斯勋爵表示。

他说,尽管我们担心更直接的个人风险,如空中旅行或食品安全,但我们似乎在识别更大危险方面面临更多困难。

错误或恐怖

里斯勋爵还特别强调了对合成生物学的担忧。

“每一项新技术都是有好处,但也有风险,”他说。

遗传学家肖恩·奥海噶尔泰格警告说生物实验的结果无法确定

为农业和医学创造的新生物体可能具有不可预见的生态副作用,他提醒说。

里斯勋爵提请关注在我们这个技术依赖的社会中社会的脆弱性和缺乏弹性。

“这是一个规模问题。我们处于一个更加相互关联的世界,更多的旅游,新闻和谣言以光速传播。所以一些错误或恐怖的后果远大于过去,”他说。

里斯勋爵,和剑桥大学哲学家休·普莱斯、经济学家帕萨·达斯古普塔爵士以及Skype创始人让·塔林一起,希望让拟建的生存风险研究中心来评估这样的威胁。

那么,我们应该担心行将到来的世界末日吗?

这不是一个反乌托邦小说。这不是火山下一个恶棍爱抚小猫的故事。事实上,牛津大学学院是在一个体育馆之上的大学办公室里,这里的自我保护就是针对跑步机和运动莱卡的。

博斯特罗姆博士说,技术进步速度和我们理解其含义之间的确存在差距。

“我们在道德责任上还停留在婴儿的水平,但具有成年人的技术能力,”他说。

因此,生存风险的重要性还没有“进入人们的视线”。

但他认为,无论我们是否准备好,变化必然到来。

“在人类历史上有一个瓶颈。人类条件将会改变。或许我们随灾难到来而毁灭,或者通过加大对我们的生物学控制力度使我们改变自己,与时俱进。

“这不是科幻小说,宗教教义或酒吧里的夜谈。

“这绝非是花言巧语的道德说教,切不可掉以轻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