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雪花飘落的声音

2013-05-16  cuiyunlon...

  天,蒙蒙亮,感觉四周比平时冷。听得对屋的祖母在喃喃低语:下了一夜的雪,瑞雪兆丰年哪!于是,翻身起床,掀开窗帘,推开窗,满眼已是洁白的世界。

  记忆中,那时我还很小,没见过几次大雪,江南也不常落雪。我时常听大人们提起下雪的情景,迫不及待的想目睹。只见,飞花入户,寒风迎面,似刀子深刮,身体不由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而呼进的气流却似别样的清新,又深吸了几口,不觉雪花趁机飘入,凉凉的,滑滑的,还有一丝的甜润。

  雪中的江南最是柔媚。小桥,流水,人家,村庄,老屋,一切都似乎笼罩在了一片轻纱里。雪很白,也很轻,很薄,若有似无,淡淡的飘,静静的落,袅袅娜挪的,安静成片成片的空间。

  祖母不许我出去,于是只好站在雕花的窗棂下,透过古朴的空隙看白雪的蔓延;伸长耳朵听雪花飘过的声音。

  听雪听得多了,也就分辨得出,哪是小雨夹雪,哪是纯粹的雪。风夹带着雨丝飘落下来,先是零星小雨,悄无声息,然后雪夹了进来,雨的无声也变为了有声的哗哗哗了;只下雪的时候,那雪珠随着风呼呼的,啪嗒啪嗒肆虐地敲打着窗。那时听雪,还听到四面八方的啸啸西风拂过,雪花翩翩中还有徬徨的脚步声,那些声音与雪花落下的声音交织在一起,犹如一曲空灵天乐。

  随着年龄的增大,祖母也不再阻止我在雪地里外出了。走到屋外,就惊喜地发现,雪被无声地铺上房顶,玉树琼花悄然地绽满枝丫,就连路面上那些凌乱的鞋印也被铺满地的雪花遮盖住了。一切都是那么安静,雪在悄悄地装点着大地。

  邻家的狗摇着尾在绒绒的雪毯上,小心翼翼地踩着梅花;麻雀扇着翅扑愣愣地一起一落,故意拍落翅上闪烁的点点星星的雪花;东山上的松柏掩在卧雪间,接受着寒冬对它们的考验。

  我扯开稚嫩的嗓子呦喝喝的一声叫唤,在飘雪的晨间响起,特别清脆,洪亮。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雪,因为雪不仅清亮了灰蒙的尘世,也清亮了干涸的嗓音。

  鲜红的太阳升起了,阳光也如潮水般的泻来。于是积雪开始悄悄地融化,到处都能听到滴水声。

  我通红的小手揉搓着圆圆的雪球,飞来舞去,在身上绽开了花,那是我的天地,一片欢呼一阵雀跃。

  稍大一点,我便和同伴一起玩堆雪人了。邻家小妹认真地设计着雪人的身材,吵嚷着找来废弃的草帽。而我,则安上通红的胡萝卜当鼻,乌黑的煤块做眼,一个高高大大的雪人,立在寒风中,站在阳光下,很鲜艳也很夺目。凡从它身边走过的人,都会忍不住拍拍那张憨态可掬的脸。就连上了岁数的老人也会望着它露出浅浅的笑。然后,我和小伙伴们纷纷在雪地里翻滚,打起了雪仗。

  阳光下的雪很美,雪在阳光下融化着,我听着它们滴答滴答的呻吟。

  随着年龄的渐长,见到的雪景却越来越少了,也许是南方的冬季少有大雪,我时常盼望着痛快的下一场。

  那些年,远离家乡,看见雪,白白的雪,我都会仿佛看见母亲的笑脸,思念,绽放。眼眸里闪烁着泪花,不知是欢喜还是悲忧?母亲总是伸出枯瘦的手臂,轻柔的抚爱我落满冰雪的肩膀。雪地里,我听着飘雪的声音,犹如听见了母亲呼唤,那是她让我捧满热雪上路,说是可以预知天堂的道路。我现在才明白,真正的热土和天堂,就在母亲的脚下。我的血络与骨骼被大地一一晾晒,并且一一吻干,也化做了飘扬的雪。

  从此,雪在我心里不只是玩具,而是多了一份祥和、亲近、温暖。

  然而,雪也有让我痛心的时候。那是前几年,江南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我匆匆赶回家乡,想见一面弥留之中的母亲。

  窗外,雪落无声。送葬的队伍走在雪地里,人人面容肃穆。我听不见雪落的声音,唯有声嘶力竭的哭喊,撕裂着恬静安详的村庄,四处蔓延。

  村庄外,皑皑白雪覆盖着大地,一株虬结的桃树掉光树叶,抱紧赤裸的身体缩成一团。湖边一簇枯萎的芦苇钻出雪的包围,在萧杀的寒风中焦躁不安地等待着春天。湖水冻结,厚厚的冰层哽咽着流水的呜咽。

  雪,似乎也在哭泣,哭喊声惊动树上的乌鸦挥动翅膀,拼命逃窜。虽然阳光照在身上,但总感到那么的虚空,严冬的寒流闯进我的眼睑,来不及咀嚼或回味,所有的泪水滑过脸颊,俯冲大地。

  母亲躺在棺木里,却是那么的慈祥,如同温和地笑着说,孩子,别哭。我只是在听瑞雪的声音,不要惊动我,让我走得安心些。

  母亲喜欢听雪花飘落的声音,她常说雪是清灵的,它会荡涤人们燥烦的灵心。听着雪落地的声音,混合着风吹的声音,以及雪地里行人的脚步声,组合成一支浑然天成的交响乐,母亲说这是世界上最美最动听的音乐。

  送葬的队伍越走越远,雪花在冬日的阳光下渐渐在融化,而我却真正领略了飘雪的滋味。

  如今的江南,依然很少下雪,但我仍然盼望着落雪。我常在窗口守望。守望轻盈袅娜的雪梦,守望为雪送行的北风,守望冬季飘渺迷离的万物,守望着聆听万物进入雪梦时的那一份矜持,那一份满足,那一份承受。

  我和母亲一样,依然喜欢听雪,听着那飘舞的雪花,恍恍地好像进入了一种意境,一种祥和,一种古朴。

  清晨,你竖起耳朵仔细聆听:窗外的树枝经不住积雪重压,发出世界上最纯正的吱吱呀呀声;早起晨练的人,踩在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生命的律动;雪后初晴,冰凌花落地击玉般的脆响;孩童打雪仗,发出的清脆的笑声。那些声音,宛若天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