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iyunlong911 / 中国黄页|黄页... / 难忘故乡那条路

分享

   

难忘故乡那条路

2013-05-19  cuiyunlon...

【导读】青春的日子里每天从这条路上经过,那时自己已经是生产队的一个壮劳力了,每天都要下地去干活,赶着生产队的小毛驴去犁地,早晨骑着毛驴经过村街,一直到村外的田野,中午和晚上收工的时候同样也是骑着毛驴。

【导读】青春的日子里每天从这条路上经过,那时自己已经是生产队的一个壮劳力了,每天都要下地去干活,赶着生产队的小毛驴去犁地,早晨骑着毛驴经过村街,一直到村外的田野,中午和晚上收工的时候同样也是骑着毛驴。

 

  从老家的院子走到村口的车站,大约五分钟的路程,这条路村街的路,我却走了大半辈子,一直也没有走腻味。是啊,从小时候就走这条路,我在这条路上走过了童年,走过少年,走过了青春的季节,一直走到中年。这条路不很长,却又是这样漫长。

  

  小时候就经常在这条路上跑,在街上抛石头,在街上捉迷藏,在街上玩泥巴,玩弹玻璃球;母亲每天都要下地劳动,生产队收工总是在天很黑的时候,天上的月亮已经老高了,母亲还没有回来,我每天都要从家里走到村口去等母亲,盼望母亲快回家,我和弟弟肚子早已经呱呱直叫唤,饿得快不行了。生产队的马车每天都要打这条路上经过,赶车的大爷嗓门洪亮,鞭子甩得叭叭响,我与小伙伴们跟在大车后面跑,一边跑一边喊着车把势的外号:二老秃,大肥猪!二老秃,大肥猪!

  

  小兔崽子们,回家让你爹收拾你!说话就朝车后甩鞭子,大车奔驰着,我们继续喊:二老秃,大肥猪!二老秃,大肥猪!被称为二老秃的车把势张大爷也并不生气,他已经听习惯我们喊他二老秃了。

  

  青春的日子里每天从这条路上经过,那时自己已经是生产队的一个壮劳力了,每天都要下地去干活,赶着生产队的小毛驴去犁地,早晨骑着毛驴经过村街,一直到村外的田野,中午和晚上收工的时候同样也是骑着毛驴,得了!驾!快走!老子的肚子直叫唤,已经饿得不行了。这个时候没有别的想法,就是希望快回家吃午饭或者晚饭,可是毛驴总是不争气,大概它也累了饿了。

  

  青春最初的那些年,走在村街的路上,再苦再累也是要歌唱的,因为爱好歌唱我的嗓子那时候是不错的,经常坚持练嗓子,连到我们这里下放劳动的清华大学老师都说:你的嗓子有培养前途呢!其实那个时候并没有去当歌唱演员的想法,只是自己喜欢歌唱而已。其实当时的水平在现在看来,是能够上《星光大道》的。

  

  村街的路那时候可不像现在这样,那时候就是泥土路,一下大雨,山上的洪水就会从这条路上经过,路被冲得坑坑洼洼,甚至能够冲出一条很深的沟,连马车都难以通过了,所以村街的路是要经常平整的,坑洼是需要经常填平的。村街的路到了雨季就是一条河流,山上下来的雨水越来越清澈。

  

  进入八十年代就好了,村街的路成了水泥路,但自己并不是天天都走,一周能够走一次就不错了,因为毕竟离开了故乡,到了城里,不可能天天都回去的。现在走的更少了,但基本一个月要走一次。我进城以后,刚开始的那些年一般一周回家一次,记得那时候一到周末,那天晚上母亲就在村街上张望,等待儿子回来,天黑了,母亲还在等待,不知道母亲多少次这样等待,站在村街上了望。刚进城上学的那年,有一个多月时间没有回家,母亲就这样在每个周末的晚上站在这里;更我一个月后回来,母亲说:你可回来了。

  

  故乡的路啊,充满深情,是一条思念的路,那时候母亲经常站在路的那端思念儿女,我站在这端思念故乡的母亲,这样的情景还一直在我的心头不断地闪现,一辈子都难以忘记,都铭记心间。

  

  中午

【责任编辑:男人树】     从老家的院子走到村口的车站,大约五分钟的路程,这条路村街的路,我却走了大半辈子,一直也没有走腻味。是啊,从小时候就走这条路,我在这条路上走过了童年,走过少年,走过了青春的季节,一直走到中年。这条路不很长,却又是这样漫长。

  

  小时候就经常在这条路上跑,在街上抛石头,在街上捉迷藏,在街上玩泥巴,玩弹玻璃球;母亲每天都要下地劳动,生产队收工总是在天很黑的时候,天上的月亮已经老高了,母亲还没有回来,我每天都要从家里走到村口去等母亲,盼望母亲快回家,我和弟弟肚子早已经呱呱直叫唤,饿得快不行了。生产队的马车每天都要打这条路上经过,赶车的大爷嗓门洪亮,鞭子甩得叭叭响,我与小伙伴们跟在大车后面跑,一边跑一边喊着车把势的外号:二老秃,大肥猪!二老秃,大肥猪!

  

  小兔崽子们,回家让你爹收拾你!说话就朝车后甩鞭子,大车奔驰着,我们继续喊:二老秃,大肥猪!二老秃,大肥猪!被称为二老秃的车把势张大爷也并不生气,他已经听习惯我们喊他二老秃了。

  

  青春的日子里每天从这条路上经过,那时自己已经是生产队的一个壮劳力了,每天都要下地去干活,赶着生产队的小毛驴去犁地,早晨骑着毛驴经过村街,一直到村外的田野,中午和晚上收工的时候同样也是骑着毛驴,得了!驾!快走!老子的肚子直叫唤,已经饿得不行了。这个时候没有别的想法,就是希望快回家吃午饭或者晚饭,可是毛驴总是不争气,大概它也累了饿了。

  

  青春最初的那些年,走在村街的路上,再苦再累也是要歌唱的,因为爱好歌唱我的嗓子那时候是不错的,经常坚持练嗓子,连到我们这里下放劳动的清华大学老师都说:你的嗓子有培养前途呢!其实那个时候并没有去当歌唱演员的想法,只是自己喜欢歌唱而已。其实当时的水平在现在看来,是能够上《星光大道》的。

  

  村街的路那时候可不像现在这样,那时候就是泥土路,一下大雨,山上的洪水就会从这条路上经过,路被冲得坑坑洼洼,甚至能够冲出一条很深的沟,连马车都难以通过了,所以村街的路是要经常平整的,坑洼是需要经常填平的。村街的路到了雨季就是一条河流,山上下来的雨水越来越清澈。

  

  进入八十年代就好了,村街的路成了水泥路,但自己并不是天天都走,一周能够走一次就不错了,因为毕竟离开了故乡,到了城里,不可能天天都回去的。现在走的更少了,但基本一个月要走一次。我进城以后,刚开始的那些年一般一周回家一次,记得那时候一到周末,那天晚上母亲就在村街上张望,等待儿子回来,天黑了,母亲还在等待,不知道母亲多少次这样等待,站在村街上了望。刚进城上学的那年,有一个多月时间没有回家,母亲就这样在每个周末的晚上站在这里;更我一个月后回来,母亲说:你可回来了。

  

  故乡的路啊,充满深情,是一条思念的路,那时候母亲经常站在路的那端思念儿女,我站在这端思念故乡的母亲,这样的情景还一直在我的心头不断地闪现,一辈子都难以忘记,都铭记心间。

  

  中午

【责任编辑:男人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