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哥的小屋 / 卡盟www.7758k... /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0 0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2013-05-20  龙哥的小屋

 

  欲将心事付瑶琴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所谓知音,便如这高山流水一般,宁静淡泊,不一定有过多的深交,但只要轻轻一拨,心灵就会产生奇妙的共振;勿需过多言语,只需要一个眼神,便将千言万语送入对方的心中。

  

  千百年来,从《诗经》中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到曹雪芹感慨: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人们在茫茫人海中苦苦寻觅着知音。然而,知音的可遇不可求让其显得弥足珍贵。因此,人们对知音倾情相托,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

  

  风萧水寒的易水河畔,高渐离为荆轲击筑: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当他用那灌满铅的筑狠狠砸向秦王的那一刻,当满腔的热血从他的口中喷涌而出时,二人的魂魄就获得了永恒的绚烂与不灭。高渐离用自己的生命诠释了士为知已者死的内涵。有知已若此,夫复何求?

  

  凤兮凤兮归故乡,邀游四海求其凰。蜀中富商卓王孙的府中,司马相如抚琴高歌。屏风后,文君的心与铮琮的琴声一起泛起涟漪。她定然是从这琴声中认定了琴弦知音,否则她怎敢如此坚定地将终身托付于一从未曾相识之人。

  

  当蔡邕从燃烧的枯木中抢救出焦尾,焦尾若有知,定然会报答这一片知遇之恩吧?否则,它的音色为何会如此优美动听?

  

  流水继续在指间婉转地流淌。琴声越来越急促,流水似乎遇上了一片浅滩,在乱石中穿梭跳跃着。

  汉江之畔,一座孤坟茕茕孑立。一个憔悴佝偻的身影,用含泪带血的心灵,弹奏一曲千古绝唱。

  泉下悠悠闻不闻,从此少知音。一曲终了,伯牙仰天长啸。满腔热泪,鲜血喷洒。知音已逝,琴音谁听?琴心谁解?此身虽存,心已不在,又留琴何用?

  

  断弦碎片,洒落江面。

  人去,音绝。琴碎,心死。

  琴声渐止,余音仍萦绕于耳边。然而,旧时好梦却早已远去,零落成泥,碾作轻尘,徒留满地的沧桑。

  冷月下,岳飞仍在低吟: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寒风中,范仲淹仍在高唱:微斯人,吾谁与归?。

  红尘的喧哗,充斥着生活;俗世的烟尘,迷蒙了心灵。

  昔日的繁华已成了光阴眼中的流年碎影,梧桐的片片枯叶铺满了深深庭院,孤独的焦尾琴也落满了尘埃。

  那知音的故事,是否真的只是坊间流传的绮丽传说?

  茫茫人海,滚滚红尘,谁是知我懂我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