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哥的小屋 / 螺杆空压机www... / 沉默的雨

分享

   

沉默的雨

2013-05-21  龙哥的小屋

  冷冷清清淡淡,淅淅沥沥淋淋。

  

  西风瑟瑟,窜出雨幕,洒下一地暗黄,廊檐尽湿,丝丝细雨拍打着窗扉,断断续续,起起伏伏,唤起在书山题海中的我,听着窗外,远处的雨落的密集,叮叮咚咚的击打在雨洼中,炸开几朵水花。檐上的雨落的清脆,乒乒乓乓的敲打在瓦楞中,唤起几许羁绪。窗前的雨落的稀落,依依宁宁的低吟在隔阂中,添以几多哀伤

  

  雨打梧桐,昏黄的叶上,绽放的水花,晶莹间哭泣,陪着叶落。望此方知那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所绘之景。

  

  可易安伤的是家破人亡,颠沛流离。我哀的又是什么呢?而这秋雨本就是愁雨,打在天地中,敲在心间,尘埃随着这雨的洗涤,逐一消散,心的太过于纯净反而让人无所适从。

  

  大地落的尘埃多了,便显得特别厚重,心中的尘埃多了,却让人觉得也是自然而然的了。

  

  万万人走独木桥,随波逐流,思屈原的那份举世皆浊我独清的呐喊,但始终,跳不出去这天地。

  

  可那真的是惟一的的出路吗?是呀,那是惟一的出路。血泊中的母亲,含泪离去的女儿,可笑还是可悲,心中自知。但有人挣扎过吗,又有谁呐喊了呢?我倾听,也只能倾听,岁月见证了这四十许载,仍无言,那我也只能沉默呵,沉默。

  

  草生于石隙间,世人称其坚韧,而不知籽葬于土者,荣者,十之二三也。且众生之间,庸者居多,碌碌无为而虚其光阴,若风中微草,摇曳而无所依,哀哉。然不甘泯于众人者,倾其余生,寻之所求。虽不知成败与否,忆时,荣以其未空负此生,欣然。

  

  可看着叶儿生了又落,落了又生,一次次的轮回,却只知自甘其宿命轮回,怒而不争,有甚者,便任其命运沉浮骫骳,自是葬于树底,难脱浮华尘世之喧嚣。

  

  雨打碎了叶的梦想,压垮了与叶相连的枝,它呐喊,挣扎,但什么也无法改变,卑微的叶,又怎能敌得过这天地呢。但不过,此只是无聊者的无病呻吟罢了。不足道尔?不足道尔!

  

  无奈的叹息,只是一瞬间便与这呼吸间的尘埃融于一体,被这天地消融殆尽,没人会在乎,也不会有人来理会。

  

  一时起了兴致,走进阳台,细雨雯雯的,冷冷的抚摸着发梢,那份昏黄更加的灼目,黯然,萧然,抹不平那微弱的细纹,时间永恒的刻印。有时曾想过,这十二载似水年华,终归是为了什么。若只是为了那一纸文凭,这书读了为何,若只是为了那所谓的未来,又是何苦呢。

  

  今人不知人之本真,而以求索权欲奢靡于毕生之沉浮,哀哉。

  

  依然还记得父母所谓的无才便要做这做那时,那一次次的训斥的理由永远都是一个,这,是为了你好。以至于,我们自己也是这么对自己说,应允一次次的选择,自己,毁灭自己。然后,在所有人盼望中,走上那没有阳光的康庄大路。

  

  自己追求的那些被人无法所接受的,那些挚爱着,也不愿放弃的梦,也在一次次的暗示,训斥,叹息,嘲讽,一次次的被撕得粉碎,和着记忆,随着落叶,融在默雨中,回归大地。就只是那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这有什么前途!,然后,支离破碎。

  

  然疏雨窸窣有致,渐无声。霁尔,伤叶满地,残阳斜倚,潸潸。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