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mhjmhjmm / 宋元明清诗词曲 /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秦观...

0 0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秦观《鹊桥仙》

2013-05-23  hjmhjmhjmm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译文] 乘着秋风,踩着白露,哪怕只有这一次的相逢啊,就胜过那人间的千遍万遍。 

   [出典]   北宋  秦观   《鹊桥仙》

   注:

   1、  《鹊桥仙》 秦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2、注释:

  鹊桥仙:农历七月七日夜,牛郎织女渡过鹊桥相会,是民间广为流传的爱情故事。此调有两体,五十六字者始自欧阳修,因其词中有“鹊迎桥路接天津”句,取以为名;八十八字者始于柳永。此调多咏七夕。

  纤云弄巧:纤细的云彩变幻出许多美丽的花样来。这句写织女劳动的情形。传说织女精于纺织,能将天上的云织成锦缎。

  飞星传恨:飞奔的牵牛星流露出(久别的)怨恨。作者想象被银河阻隔的牛郎、织女二星,闪现出离愁别恨的样子。

    银汉:银河。

    迢迢:遥远貌。

    暗度:指牛郎织女深夜过桥幽会。

  金风:秋风。秋,在五行中属金。

    玉露:晶莹如玉的露珠,指秋露。

    佳期:指情侣的会面。

    忍顾:不忍心回头看。

    朝朝暮暮:日日夜夜。这里指日夜相聚。

 

 

    3、译文1:

  彩云显露着自己的乖巧,流星传递着牛女的愁恨。

  纵然那迢迢银河宽又阔,鹊桥上牛郎织女喜相逢。

  团圆在金风习习霜降日,胜过了人间多少凡俗情。

  莫说这含情脉脉似流水,莫遗憾美好时光恍如梦。

  莫感慨牛郎织女七夕会,莫悲伤人生长恨水长东。

  只要是真情久长心相印,又何必朝夕相聚度此生。

     译文2:

     朵朵的彩云编织出绚丽优美的图案,遥遥相对的牛郎织女在暗暗传递着离怨。银河啊,尽管你迢迢万里无边无沿,今夜,他们也要踏着鹊桥在你河边会面。乘着秋风,踩着白露,哪怕只有这一次的相逢啊,就胜过那人间的千遍万遍。

     幸福的相会情深意长,甜蜜的佳期竟像一场梦幻,这喜鹊搭成的长桥多么遥远啊,怎能忍心回顾。只要彼此间永远相亲相爱,就胜过那朝朝欢会,夜夜相伴。

    译文3:

   天空中飘过一朵朵纤柔多姿、精巧神奇的彩云,这是织女星飞向银河时留下的,只有在今夜她才能渡过辽阔的天河,与牛郎相会。一对心心相印的爱侣在圣洁的金风玉露之夜的一次幸福的相会,就胜过了人间无数次寻常的聚首。

    脉脉的柔情就像银河水一样悠长,相聚之时犹如在梦中,怎么忍心回头看鹊桥上归去的道路。只要两人的爱情坚贞不渝,又何必要每天厮守在一起呢。

   译文4:

   纤薄的彩云变化巧妙花样,闪烁的两星如传送离恨,夜幕中暗暗渡过辽阔的天河。在每年金秋季节的“七夕”,牛郎和织女都有一次相逢,这种相会却能够胜过,世上长相厮守的人儿无数。

   深情如水一样温柔,佳期似梦一般飘忽,怎忍心回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真纯意远,天长地久永无尽期,又岂能在乎那能否日日夜夜守在一起。

 

 

    4、 秦观(公元1049-1100年),早年字太虚,后来因为敬佩后汉马少游的为人,改字少游,号淮海居士,北宋著名的婉约派词人,著有《淮海词》。他是天生的才子,少年才俊,文丽而思深,名盛一时。 

    5、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是我国流传甚广又深受大众喜爱的神话传说。人们常对他们相爱而不得相聚的不幸遭遇深表同情,并由此痛恨拆散他们幸福爱情的罪魁祸首——王母娘娘。历代诗人词家对七夕相会也都是作为悲剧故事来吟咏。最早如《古诗十九首》,“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可谓“悲悲凄凄惨惨”,催人泪下。而到了秦观手里,再写七夕题材,却能独辟蹊径,不落窠臼,以全新的角度,独创的意境,别致的情调,使人耳目一新,回味久长。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鹊桥仙》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两个对句点出了织女去会牛郎当时的情景。有景有情,情景交融。“纤云”“飞星”是相会的景物描写。这种描写不仅写出了秋天七夕的澄净明远,点明节令,为织女相会构出大自然的广阔背景,而且烘托出相会时的特定氛围,特定情境。传说中,天上的绮丽变幻的云彩,是出自织女勤劳灵巧之手而成。“纤云弄巧”表现织女织锦之精巧。一个“弄”字,拟人化手法,点出了那满天的瑰丽的云霞也颇通人性,为女主人的一年一度的相会,感到高兴。“飞星传恨”,“传”,同样暗示了“星”的善解人意,说明连那穿梭太空的流星此时也在牛郎织女中间不断奔波,传递着缠绵情思,做起了信使的角色。它们也被牛郎织女的坚贞爱情所感动。

  “银汉迢迢暗渡”描绘了织女渡过迢迢银河要与朝思暮想的丈夫聚会了。“暗”字,一是点出会于七夕,夜晚渡河;二是描绘相会无声无息,人间难以察觉。民间有一说法,说人们只有在密密的葡萄架下,屏息静思,才会聆听到七夕相会的悄悄话。一年一度,暗渡迢迢银河,迢迢的不仅是银河的宽阔无边,而且暗指别离一年的相思,如银河水之绵绵无边。 

  到此诗人笔锋一转,没有顺势描写相会的具体情景,而是不落俗套地来一句议论,议论中含有深沉的抒情:“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金”“玉”暗示了相逢的可贵。连相逢时候的“风”都如“金”,“露”都如“玉”,可见聚会的宝贵难得。那是熬过一年365日才赢得的一夕短暂小聚,但就是这短暂的聚首,恰恰比人世无数凡夫俗子的庸俗爱情伟大得多,由此可见他们爱情的弥足珍贵。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表现了相逢时的情景。满腔的相思化为相逢的儿女柔情,像迢迢的银汉水绵邈深长。水虽然阻隔了两人使各居一方,只能遥相对望,但情如 “抽刀断水水更流”,永无断绝歇息时。“佳期如梦”,牛郎织女沉浸于相会的美妙时光里,幸福的突然来临让他们如在梦中,何况他们在日日的翘首遥望中,不都常在夜夜的梦中重温上次相逢和想像下次相逢的快乐吗?如今,身在何处,相逢是梦中的虚幻,还是现实中的真实?这也从侧面映衬出牛郎织女的不渝情感和深切怀念。“水”“梦”,既实又虚,给七夕会蒙上旖旎神秘的色彩,让读者为之遐思神往。“忍顾鹊桥归路”,天近拂晓,分手的时候又快来临。“忍顾”实乃不忍回顾之意,相逢太短暂,意犹未尽,不舍分离。一“忍”字蕴含内心多少细腻、矛盾的情感:酸楚、孤寂、缱绻、留恋。但还是要分离,又开始漫漫的望眼欲穿。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一句画龙点睛之笔,把整阙词的主旨格调拔高到一个新的层次,于婉约情思中现豪迈气骨。正是这句体现了词人的爱情观:何必感伤别离的愁绪,何必在乎非得朝共暮处的长相厮守,只要两情心心相印,天长地久。这样的爱情才是人间至情、至爱,更为感天动地。这种独具丰采的构思,别出心裁的意境,给读者以旷达高亢的心灵启迪和回味绵长的情感回荡。因此这句爱情名言,流传千古,呈现出历史弥新的艺术魅力。 

  通观《鹊桥仙》,不仅是代表秦观艺术风格的名作,更是爱情诗词中不可多得的佳作。字眼传神,立意不凡,虚实相间,叙议结合,情景交融,真可谓一曲脍炙人口之绝唱。

 

    6、“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哀怨顿转为欢乐。作者把“一”与“无数”对举,既写出牛郎织女在久离后得以相见的无限欣喜,又衬托出他们之间爱情的纯真强烈。“金风”,就是秋风;“玉露”,就是白露。“金风玉露”,代指秋天。这是指他们在秋风白露来临的七月七日相逢,他们经过长期分离才得相逢一次,他们的欢乐就不知道要超过人间相会的欢乐多少倍。因为这一年一度的相逢,时机难得,所以格外珍重这难得的相会;而且相隔越久,相爱越深。

   7、人生的际遇真的很奇妙,可以白头如新,也可以倾盖如故,所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8、与生活恋爱,与造物同乐,与艺术相依。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于是青春就这样被无限延长,不会磨光,更不会锈死,一路毫无怨悔地开启下一个、再下一个传奇。

 

   9、最爱秦观《鹊桥仙》中“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两句,诚然,牛郎是一朴实农民,有事儿就为难的把手一摊:娘子,这可咋办?像金风不?诚然,织女漂亮能干,里里外外一把手,甘做农妇也不见有什么文化品位,像玉露不?只是每年的七夕,牛郎织女相逢在由喜鹊连成的一弯鸿桥上,鹊儿喳喳,银河迢迢,一年的相思促成了这一刻惊心动魄的相遇,他们凝望着对方身上仿佛蒙着一层圣洁的光芒,天地为之动容,此时的他们便完全是金风玉露了。难忘在电影中相爱之人如金风玉露一相逢般的清新迷人,仿佛是树上紧挨的两棵嫩芽让人不经意间瞥见而蓦然惊喜,让人永远记住这刹那的春光无限。

 

   10、天上牛郎织女来相会,地下多情人儿共祈爱情永恒不渝。
   你我鹊桥边,相对两无言,温情融天际,爱意永缠绵。
   我是董郎,你是仙女,愿天天是七夕,岁岁共婵娟。

   3001年的这一天,我在鹊桥的另一边。不见不散!
   年年花相似,岁岁人不同;鹊桥一相会,留你在心中!
   流水落花夏去也,斜风细雨乍秋寒,七月七,月易见,见君难.....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11、“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

    曾经沧海,巫山云雨,许多际遇过后,忙碌的指缝间,仍是永不停歇的流沙,堆塑尖顶上的幻想。

    不知黄昏的钟声飘远了多少等待,夕阳温柔,月雾朦胧。一切不早,也不是太晚,我游移的思想,在孤独中接受了你敏捷的摇晃,并以我的毫不及防,令我在惊慌中把明月打开,把爱情带上,鼓足了心帆,驶向你的方向。

    黄昏就这样匆匆成掠过的风景。我以惊怯而又幸福的微笑,看着你的目光从我头顶越过,眼前拂过一缕你微笑的气息。那一刻,我知道,我知道与你的相逢是我情海沉浮,一滴泪丰盈了佛手中的那朵白莲。挥手,花瓣卷裹的心事,随清露,零落成凡间的呢喃。

    怎禁得住细语滑过的目光,温情若歌的眼睛。一朵玫瑰羞怯地缓缓而开,神秘的夜晚也脱去了云的衣裳。梦一样的渴望漂浮在月空,心中亦是朦胧狂乱。我以发香在遥望的桂树上,凝写着今生的不悔。让萌生的欲望打开了所有的门窗,依恋惬意回眸的缠绵,决堤情感的流淌。不管睁开眼那孟婆端一碗汤站在何处,我把脚踏上了对岸。

    别离。曲罢悄然,难断五弦乐音。日子循环下的寂寞,纤指轻抚键盘。凝万千相思,作遥遥一叶偏舟,载上我的细语,你的笑容,随梦归去,也在空中。即便又一夜的辗转,我会掬捧风中一缕远方而来的温柔,享爱孤独。

   今夜无风,谁来敲门?“鹊桥仙”的情缘如星,如日,如风……

 

     12、“禅余高诵寒山偈,饭后浓煎谷雨茶;更有闲情无处著,提篮过岭采菊花。”禅诗、禅偈,是所有诗词中最耐人寻味的人生风景,森罗万象,各自展现最佳丰姿,却又不会争奇斗艳;看似不相干,却又息息相关。

    无论是在夏蝉高鸣的树荫下,还是在春花满目的晴窗里,燃上一炉香,静静的读上一、二偈禅诗,则犹如“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有感动,也有欣悦;感动的是古人与今人心灵的相通默契,欣悦的是诗、文中洋溢着璀璨生机和无限智慧,恰似“熏风自南来,殿阁生微凉”,使人法喜阵阵,如沐春风……( 觉之路佛教博客 ? 卍 一梦雪庵 卍

 

   13、烟外柳丝湖外水,山眉澹碧月眉黄。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然而事过境迁,滚滚江水,悠悠东流。
  
  南浦凄凄别,西风袭袭秋。不是离别,胜似离别,断肠人在天涯。
  
  樱桃落尽春归去,止于秦淮河。
  
  孤烟断飘,燃起前世之火,埋葬今生凤娇。
  
  御剑乘风去,漓幽雪。长欲挥剑断逝水,却尽青春铸劫灰。
  
  弦上情未极,冷冷动悲声,回旋浩渺星空。
  
  天涯路,从来远,前尘不共,破云迎星落。
  
  繁华依旧,忘却百媚生。
  
  寒月清宵倚梦回,冷镜冰霜,孤芳自赏。
  
  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惆怅暮烟垂。
  
  望断西江水,蓑草低迷。凄凉别后两应同,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
  
  今夕何夕,难敌风清明朗。
  
  当日双影似在目,如今梦回天涯远。
  
  伤心花辞树,白发悲枯灯。山穷水尽,一网情丝。
  
  今宵别梦寒,来世无相逢。

 

   14、 今夜,风儿,轻轻柔柔,星眸,缠缠绵绵。一弯微醉的月儿揽着一抹羞红的云朵悄悄躲进银河深处,静静聆听郎女相会时的脉脉情话,别离私语。今夜,一支歌、一首诗、一缕风、一片云都会让人有盈泪的感觉。今夜,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今夜,你伫立在家乡的小河畔,携横笛一管,把幽幽恋曲吹响。今夜,我静坐银河的一角,脉脉深眸,把君凝望。清幽的花香,随微风而袭来,纷扬的思绪,在星夜里飘行。今夜,君的吟唱最动人心弦:“桂香初散,芙蓉欲绽,今夕离愁渐远。何惧波高水清寒,鹊桥渡、俩情缱绻。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满腔相思轻叹。上苍应把两心怜,盼人间、皆惜良缘。”君的深情咏叹,感动的不仅是普天下的有情人,还有天上的那对神眷。君感觉到没有,此刻风无语,月正明,碧天如水夜云轻,却有霏霏细雨从天宇飘落,抬头凝望,原来天上飘下的却是郎女的相思泪!

 

 

15、古人云,诗庄词媚。诗如殿堂楼阁,词若茅舍曲径。诗多疾苦之声,词抒旖旎之调。诗如苍松翠柏,词若夭桃繁杏。诗如壮士,折臂高歌于易水。词似美人。婉转低吟于西湖。 诗工,传于下里巴人之口。词巧,流于翠馆红楼之手。击节中流慨当以慷,诗之能事。细语枕际婉转承欢,词之妙用。然诗亦有美人,李王是也。词亦有壮士,苏辛是也。 

  诗词如明珠美玉,相得益彰。

 

  俯仰太虚,惊宇宙浩淼。诗云“江畔何年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发万代幽幽之问。 

  神游故里,怨韶华更替。词曰“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叹众生芸芸之情。 

  强虏于外,河山创痍满目。 

  诗曰“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誓不还”豪气干云,遂发冲霄之志。 

  词云“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吟匈奴血”碧血映日,苦无回天之力。

  满堂花醉,宾主皆欢,极尽声色犬马之能事。 

  诗曰“陈王昔年宴平乐,斗酒十千姿欢怡” 

  词云“琉璃钟,琥珀浓,小槽滴酒珍珠红”

 

  闺中思怨,遥寄良人。 

  诗有“突见陌头杨柳色,悔叫夫婿觅封侯”之语。 

  词有“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之叹。

  河山锦绣,诗中有“应是水仙梳洗处,一螺青黛碧中心”之赞。 

  词亦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归去凤池夸”之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