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咨询手记:清子的三个男人

2013-05-25  灵魂出窍k...

清子的三个男人

方刚

清子今年32岁,在电视台作编导,已婚。在许多人看来,她的婚姻挺浪漫的,读大学的时候在马路上和一个骑车男士撞上了,那个男士在她看来帅呆了,她对他一见终情,并且很主动地追求这个男士。

当时男士是一个警察。后来,他们相爱结婚,但是婚后不久,清子就有了第一次外遇。清子这次爱上的是她的一个同事,爱的很热烈,很疯狂,她觉得是一种真正的热恋,充满激情。

这时候,清子在婚内肯定是没有激情了,她已经很厌烦这种平淡和乏味的婚姻生活了。处于外遇热恋中的清子便直截了当地对丈夫说:我们离婚吧,我爱上了另一个男人。当时清子的情人还没有结婚,他们曾商量过,如果清子离婚了,两人就结婚。

他丈夫和丈夫的家人就去清子的单位,找那个男的理论。因为丈夫是警察,整个人也显得很威武的,一番恐吓,清子的情人就退缩了。清子和情人保持着私下的关系,保持了很多年。与此同时,清子对婚姻很不满,一直处于冷战中。

这些年,清子的丈夫既不能确信她仍有外遇,也不能确信她没有外遇,只是双方都不提这个事情,过着平静的婚姻。婚姻之内没有激情,但还是有亲情的,清子自己也承认这一点。

清子和自己的第一个情人,在经历很多年的秘密感情之后,还是分手了。当然,这分手完全是因为两人间的感情日渐疏离。清子的情人也很快结婚了。清子的丈夫也不再做警察,出来做生意了。

清子在和第一个情人分手后不久,便和第二个情人开始了他们的感情生活。第二个情人是个离婚的,友呀,他也已经38岁,种种压力加上同居女友,足以使他的性能力很差。他可能确实“不行”了,但不想表现出来,所以选择了回避。而且我们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有第三个,甚至更多的女人,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所以,他要把自己性能力支付和分配的比例掌握好。 至于约会时他从来不对清子说爱,甚至连手都不拉一下,我说,你这不是和兄妹见面差不多吗?清子笑了,说,对,就像是兄妹见面了。 清子有时会想,是不是因为自己现在对这个男人的事业有帮助,所以他才会和我保持关系?我说,我认为应该还是有感情的,完全没有感情,纯粹地以感情为手段来利用一个异性,对绝大多数人来讲都不是一件容易事。 婚姻内缺少激情,是我的当事人清子面对的最大的问题,对丈夫不再有爱的感觉,以至于她不想生丈夫的孩子。 清子的丈夫一直想要一个孩子,但清子不愿意。她想给自己爱的男人生一个孩子,而这个当初曾令他一见终情,主动追求的帅哥不再是她的所爱了。丈夫说,如果你三十四岁前再不生孩子,我们就只能离婚了。但清子和我都认为,这可能仅是她丈夫的一种情绪表述。 清子觉得,她无法得到现在这个男人全部的心,令她十分不甘心。她想过生一个他的孩子。但我分析说,这种极端的想法只是因为清子没有得到这个男人全部的心,而在潜意识里通过这个幻想来使自己和这个男人连得更紧。是一种爱情受拙后的表现。 清子常常会陷入这样一种幻想中:自己心爱的男人正和自己逛街呢,突然有危险了,比如有人向他开枪,这里,清子毫不犹豫地冲上前,替男人挡枪子或是挡刀枪。她觉得这是一种爱的表达,可以让男人知道自己是多么地爱她。即使死了,她也会在男人的感动中死去。 清子曾用同一道测试题分别问过自己生命中经历过的这三个男人:如果我的肾出了问题,你可以把自己一半的肾给我,但你可能因此而少活二十年,你会愿意献给我吗?清子的第一个男人,她的丈夫的回答很明确:当然,我愿意。他是想都不想就说出这句话的。第二个男人的回答让她很尴尬,她觉得非常好笑,那个男人反问她:“肾在哪?肾是干什么用的?我不知道。”第三个男人呢,清子回忆说,当时他好象没有说清楚,含糊地转移了话题。但是清子确信,他是不会捐肾给她的,因为这个男人相当自恋,比如总打扮得像橱窗里的模特儿一样。 我说,着装刻意这一点,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他会在见清子的时候穿上她送的衣服,并说明不了爱情。他原本就是一个在穿着上很刻意的人,那么在见女友时刻意一下,对他来讲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我们可以想象,他会在上班时一身着装,休息时一身着装,运动时一身着装,那么,见女友时穿另一身服装这与换一身运动服一样感觉上没有任何区别。 我认为这个男人对清子是有感情的,不可能完全没有感情。但至于说到爱情,这取决于我们如何理解爱情。这个男人肯定是自己觉得是“爱”清子的。清子说:对,他觉得他对我很好。 我又说,你和他对于爱情的理解不一样,因此,你的所需与所得便不一样,而且这是不可能改变的。所以我认为实际上当清子陷入这些烦恼,提出分手的时候,这个男人当然会拒绝。因为现在这个女友的存在不需要他付出任何代价,只是中午见面时的饭钱问题,何况又能给她带来工作上的帮助,他当然不会愿意分手。但这与他的爱情多深没有关系,爱与不爱也没有任何意义。 唯一可以确认的是,清子想要的不可能得到。所以,他们的分手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我保守的预计是最多半年。 清子是一个渴望浪漫的人,所以我认为如果这时有另一个男人出现,会把一切都解决。即第四个男人。 清子问我是不是应该回到第二个男人那里。我说,可以,但是不是最佳选择。因为你们分开这几年,彼此都变化了。如果你们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接受一个新的对方,而不是旧的对方,可以尝试“回头草”。但是,“回头草”肯定同样无法带来激情了。如果寻找旧时的激情,那是不可能的了。我不相信他们双方可以调整好,以接受一个新人的心态去面对旧人。 我对清子讲,应该重视婚姻的价值,不要再轻易想离婚。婚姻中的亲情是最宝贵的,而这只从丈夫 婚姻是否成功取决于婚后是否成功地把激情转化为亲情。有亲情是很重要的,但许多时候人们认识不到这一点。 清子说,如果自己可以和第二个男人结婚,他们工作上会配合得很好。我说,这说明你们应该是工作关38岁,商人,很讲究穿着打扮。

清子觉得,自己对这个男人一直没有全部地得到,因为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对她明确说过爱。这个男人还有一个女朋友一直在同居,他和清子每星期见一两次面。清子是因为工作关系和他认识的,他们见面时,也几乎都是在谈工作。男人总是回避晚上见面,回避和她有性关系,最长的一次四个月没有性关系,最短的一次是半个月没有性关系。见我那天,清子说,他们又已经半个月没有性关系了。

清子说,男人回避晚上见面,因为如果白天见面,就更不可能发生性关系。因为晚上见面可能就会提出来到屋里坐一坐呀等等,而白天见面总是匆匆忙忙的,各有各的事。清子有时候觉得很尴尬,因为她向男人主动示爱,男人却回避。

令清子痛苦的是,她拿不准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爱她。你要说不爱吧,他会有许多表示,比如清子常喜欢送些衣服给他,作为自己表达爱意的一种方式,而男人会在见她的那天穿出来,令清子觉得心里暖暖的;你要说爱吧,男人对清子从来没有说过爱。

清子有时就直接问这个男人:你爱我吗?男人的回复是: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你怎么来猜测?

清子对我说,她有时会怀疑是不是因为她自己的原因造成男人的回避。因为有一次,他们在讨论婚姻的问题,谈到“我们将来会怎么样”的时候,清子打断他,说,我们不要谈这个问题。类似于这样的时候有过一两次,所以清子有时候会想,现在这个男人不对她表示婚姻和爱情,是不是与我当时的态度有关呀?

刚作情人的时候,一起去酒吧,从酒吧里出来的时候,一个小女孩儿捧着花过来说:“叔叔,买朵花送给阿姨吧。”男人便买了,然后笑着对小女孩儿说:“小姑娘,记住了,长大了一定要嫁像我这样的男人。”清子在旁边听着一心动,现在回忆说,男人当时是否在暗示她什么。

我说,这种可能性很低,这完全是清子自己从一个女人角度的想法。而对于男人来讲,他对卖花女孩儿的话可能只是一种表演,一种调情。男人不可能像清子那样,按女人的方式定义这句玩笑。

是否是因为不敢说爱呢?是否是因为清子没有给他一个爱的前途?我说,这也是女人的思维方式,而不是男人的。因为没有结果而不敢陷入太深,这是女人可能有的想法,但不是男人的。

至于他们的婚姻前景是不是被清子自己的话语破坏了,我认为考虑这个问题完全没有意义。因为他们首先就不适合作夫妻,比清子现在的婚姻更糟。

清子还问我,如果她坚持与第三个男人分手,他会不会感到“阵痛”。我说,我怀疑他是否有阵痛的能力。清子自己也说,没有把握使他隈痛。阵痛是因为爱的深刻。如果爱得不深刻,甚至连激情都没有,怎么会阵痛?阵痛也需要激情。

清子还问我为什么这个男人不愿意和她做爱。我解释说,一方面可能是因为他确实工作很累,另一个原因,他还有一个同居的女友呀,他也已经38岁,种种压力加上同居女友,足以使他的性能力很差。他可能确实“不行”了,但不想表现出来,所以选择了回避。而且我们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有第三个,甚至更多的女人,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所以,他要把自己性能力支付和分配的比例掌握好。

至于约会时他从来不对清子说爱,甚至连手都不拉一下,我说,你这不是和兄妹见面差不多吗?清子笑了,说,对,就像是兄妹见面了。

清子有时会想,是不是因为自己现在对这个男人的事业有帮助,所以他才会和我保持关系?我说,我认为应该还是有感情的,完全没有感情,纯粹地以感情为手段来利用一个异性,对绝大多数人来讲都不是一件容易事。

婚姻内缺少激情,是我的当事人清子面对的最大的问题,对丈夫不再有爱的感觉,以至于她不想生丈夫的孩子。

清子的丈夫一直想要一个孩子,但清子不愿意。她想给自己爱的男人生一个孩子,而这个当初曾令他一见终情,主动追求的帅哥不再是她的所爱了。丈夫说,如果你三十四岁前再不生孩子,我们就只能离婚了。但清子和我都认为,这可能仅是她丈夫的一种情绪表述。

清子觉得,她无法得到现在这个男人全部的心,令她十分不甘心。她想过生一个他的孩子。但我分析说,这种极端的想法只是因为清子没有得到这个男人全部的心,而在潜意识里通过这个幻想来使自己和这个男人连得更紧。是一种爱情受拙后的表现。

清子常常会陷入这样一种幻想中:自己心爱的男人正和自己逛街呢,突然有危险了,比如有人向他开枪,这里,清子毫不犹豫地冲上前,替男人挡枪子或是挡刀枪。她觉得这是一种爱的表达,可以让男人知道自己是多么地爱她。即使死了,她也会在男人的感动中死去。

清子曾用同一道测试题分别问过自己生命中经历过的这三个男人:如果我的肾出了问题,你可以把自己一半的肾给我,但你可能因此而少活二十年,你会愿意献给我吗?清子的第一个男人,她的丈夫的回答很明确:当然,我愿意。他是想都不想就说出这句话的。第二个男人的回答让她很尴尬,她觉得非常好笑,那个男人反问她:“肾在哪?肾是干什么用的?我不知道。”第三个男人呢,清子回忆说,当时他好象没有说清楚,含糊地转移了话题。但是清子确信,他是不会捐肾给她的,因为这个男人相当自恋,比如总打扮得像橱窗里的模特儿一样。

我说,着装刻意这一点,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他会在见清子的时候穿上她送的衣服,并说明不了爱情。他原本就是一个在穿着上很刻意的人,那么在见女友时刻意一下,对他来讲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我们可以想象,他会在上班时一身着装,休息时一身着装,运动时一身着装,那么,见女友时穿另一身服装这与换一身运动服一样感觉上没有任何区别。

我认为这个男人对清子是有感情的,不可能完全没有感情。但至于说到爱情,这取决于我们如何理解爱情。这个男人肯定是自己觉得是“爱”清子的。清子说:对,他觉得他对我很好。

我又说,你和他对于爱情的理解不一样,因此,你的所需与所得便不一样,而且这是不可能改变的。所以我认为实际上当清子陷入这些烦恼,提出分手的时候,这个男人当然会拒绝。因为现在这个女友的存在不需要他付出任何代价,只是中午见面时的饭钱问题,何况又能给她带来工作上的帮助,他当然不会愿意分手。但这与他的爱情多深没有关系,爱与不爱也没有任何意义。

唯一可以确认的是,清子想要的不可能得到。所以,他们的分手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我保守的预计是最多半年。

清子是一个渴望浪漫的人,所以我认为如果这时有另一个男人出现,会把一切都解决。即第四个男人。

清子问我是不是应该回到第二个男人那里。我说,可以,但是不是最佳选择。因为你们分开这几年,彼此都变化了。如果你们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接受一个新的对方,而不是旧的对方,可以尝试“回头草”。但是,“回头草”肯定同样无法带来激情了。如果寻找旧时的激情,那是不可能的了。我不相信他们双方可以调整好,以接受一个新人的心态去面对旧人。

我对清子讲,应该重视婚姻的价值,不要再轻易想离婚。婚姻中的亲情是最宝贵的,而这只从丈夫

婚姻是否成功取决于婚后是否成功地把激情转化为亲情。有亲情是很重要的,但许多时候人们认识不到这一点。

清子说,如果自己可以和第二个男人结婚,他们工作上会配合得很好。我说,这说明你们应该是工作关系,是事业合作者,而不是夫妻。如果说现在和第二个男人做情人都找不到温暖的感情,又怎么可能在婚姻中找到呢?这样一个她现在就认为太自私、自恋的男人,婚后会怎样呢?一个令她既无激情,又不温情的婚姻,不是比现在的更难忍受吗?

我甚至认为,这个男人缺少爱的能力。我和清子分析说,一个离过婚的,三十八岁的男人,可能很难在他身上唤发起清子所需要的感情。

在这种背景下,清子还想给这个男人生一个孩子!如果她真这样做了,将来肯定会后悔。

而清子认为和丈夫没有爱情,所以不想给丈夫生孩子,清子错了。她和丈夫之间才是一种真正可以深刻的关系,是最不会令她后悔的选择。如果给情人生孩子,肯定会后悔,而且在现实中也很不现实,未来的生活会陷入很多麻烦中。

“如果我和丈夫生孩子,我的情人是不是会很不高兴?会觉得受伤害?”

我说,不会呀,相反,他可能会很高兴。特别是如果清子还在爱与不爱,婚姻前景这些问题上和这个男人纠缠,他必然会感到这份关系中的危险,而这时如果清子怀上了丈夫的孩子,对他来讲是一种解脱,危险降低,他会因此变得轻松和愉快起来。

清子的丈夫现在每周有一两天不在家里住,但清子不在意丈夫现在是否有外遇,她不去关心和追究这件事。在潜意识里,清子无疑将这视为一种平衡,因为她正处于外遇中。

我最后给清子这样理清思路,希望她认识到如下几点:

1,认真对待婚姻的价值,她现在的婚姻是宝贵的,不可替代的;

2,现在的情人对她可能有感情,但不适合她。如果她能够调适好自己的感情,不再患得患失,也可以。但我估计她很难做到这一点。

系,是事业合作者,而不是夫妻。如果说现在和第二个男人做情人都找不到温暖的感情,又怎么可能在婚姻中找到呢?这样一个她现在就认为太自私、自恋的男人,婚后会怎样呢?一个令她既无激情,又不温情的婚姻,不是比现在的更难忍受吗? 我甚至认为,这个男人缺少爱的能力。我和清子分析说,一个离过婚的,三十八岁的男人,可能很难在他身上唤发起清子所需要的感情。 在这种背景下,清子还想给这个男人生一个孩子!如果她真这样做了,将来肯定会后悔。 而清子认为和丈夫没有爱情,所以不想给丈夫生孩子,清子错了。她和丈夫之间才是一种真正可以深刻的关系,是最不会令她后悔的选择。如果给情人生孩子,肯定会后悔,而且在现实中也很不现实,未来的生活会陷入很多麻烦中。 “如果我和丈夫生孩子,我的情人是不是会很不高兴?会觉得受伤害?” 我说,不会呀,相反,他可能会很高兴。特别是如果清子还在爱与不爱,婚姻前景这些问题上和这个男人纠缠,他必然会感到这份关系中的危险,而这时如果清子怀上了丈夫的孩子,对他来讲是一种解脱,危险降低,他会因此变得轻松和愉快起来。 清子的丈夫现在每周有一两天不在家里住,但清子不在意丈夫现在是否有外遇,她不去关心和追究这件事。在潜意识里,清子无疑将这视为一种平衡,因为她正处于外遇中。 我最后给清子这样理清思路,希望她认识到如下几点: 1,认真对待婚姻的价值,她现在的婚姻是宝贵的,不可替代的; 2,现在的情人对她可能有感情,但不适合她。如果她能够调适好自己的感情,不再患得患失,也可以。但我估计她很难做到这一点。 3,她可以找另一个男人来代替现在这个男人。 在这次谈话之后,我就再没有见过清子。在我的想象中,清子早已经和“模特儿情人”分手了,而且,最大的可能是开始了另一次外遇。如果她怀上了丈夫的孩子,母爱可能占据她极大的精力,使得她开始转而看重家庭。 将近两年之后,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知道了清子的现状。清子的丈夫在一年前突然提出离婚,理由是和清子长期不相爱,而清子知道,丈夫另有了一个女人;清子和丈夫顺利地协议离婚;清子的前夫很快结婚;清子仍然爱着那个像橱窗里的模特儿一样的男人,而他仍然一直没有给清子一个“爱”字…… 婚姻情感性咨询:fanggang@vip.sohu.com3,她可以找另一个男人来代替现在这个男人。

在这次谈话之后,我就再没有见过清子。在我的想象中,清子早已经和“模特儿情人”分手了,而且,最大的可能是开始了另一次外遇。如果她怀上了丈夫的孩子,母爱可能占据她极大的精力,使得她开始转而看重家庭。

将近两年之后,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知道了清子的现状。清子的丈夫在一年前突然提出离婚,理由是和清子长期不相爱,而清子知道,丈夫另有了一个女人;清子和丈夫顺利地协议离婚;清子的前夫很快结婚;清子仍然爱着那个像橱窗里的模特儿一样的男人,而他仍然一直没有给清子一个“爱”字……

婚姻\情感\性咨询:fanggang@vip.sohu.com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