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墨轩3dec / 山水 / “小画大爱”--丰子恺

0 0

   

“小画大爱”--丰子恺

2013-05-31  鸿墨轩3dec

          冉伟严

小画大爱丰子恺

走进大一点的画廊,四壁贯顶的大幅大幅字画,总会让人目不暇接得手足无措,只好用左看看右看看掩饰闯入高雅之堂的慌张。相比之下,只有四岁的女儿,反而从容。待我能够静下心来看她时,发现她只盯着墙上一处,且出奇得沉静。

我循其目光看过去,原来她盯着看的的确是一幅画,简约至极的一幅小画,画面上一双背影,一老一少,老的牵住小的的手,遥看斜阳或者远方的任何一处什么,他们身后是连绵错落的两行大大小小的脚印。凑近看落款:子恺。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丰子恺的画,准确的说是女儿,是一个四岁孩子的发现,向导了我的发现。在一个孩子的眼里,那么多高山流水,那么多俏丽缤纷,都让位于丰子恺的一幅小画,为什么?

因为他的画是用一颗纯粹的心灵画就的,是画给一切纯真的心灵看的。他的真爱,真情趣,透过生趣盎然之笔跃然纸上,跳荡而入人心。

不是吗?看着他的画,内心最柔弱的一角徐徐开启,太多风尘似被轻拂而去,几许悲悯,几许了然,几许拙稚,几许欢喜,慢慢聚积在心。于是,澄澄然,静静焉,恬恬矣。

先不说那些题诗醒人的传世画作,只道他的一些花鸟写意(见《李叔同说佛》中的部分插图),或荷叶铺天,蜻蜓点蕊;或秋叶几枝,蚱蜢嬉戏;或夏花烂漫,萤虫聚散;或春柳吐新绿,天牛慵懒睡春眠。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草一天堂,一沙一极乐。没有一颗纯净仁爱之心,怎么可能发现一枝叶的美,一小虫的生命存在?没有大爱之心,怎么可能将世间平凡一枝花的美画得如此隆重?怎么可能将孤独一小虫画得如此意趣而充满生命的尊严?

大爱,是一份了悟。是在世事变迁中的淡定从容。《前面好青山,舟人不肯住》,没有任何的贪恋,只保有最初的回归;《长堤树老阅人多》,世事沧桑过眼浮云,谁人皆不可曰妄言阅历,只与树比竞是比不得;还有《旧时王谢堂前燕》,还有《风云变幻》,变幻在云,更在人心,变幻在云,不变亦在人心,千载白云,人生一世,淡定而过,变与不变皆在人心。

大爱,是一份悲悯。是对世间生命万物的怜惜。《今日众来师已去,摩挲杨柳立多时》,看这幅画时,眼窝竟然热了,思念是变蝶的茧,痛、惜;《一肩担尽古今愁》,愁在古今,悲悯亦是永恒;《且推窗看中庭月,影过东墙第几砖》,悲悯源于心的缜密,源于别于常人的敏感,“影过东墙第几砖?”这一声问,问醒的是对更多事物的关照吧?

大爱,是一份欢喜。是对生命意趣的发现和对他人的这般引导。《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春天生命的欢喜,让芭蕉的笑都跃过了窗棂;《小桌呼朋三面坐,留将一面与梅花》,花对人笑,人对花言,和乐自足,谁人堪比?

爱产生爱。大爱是丰子恺艺术传递的不朽精脉。

(此文已发于<廊坊日报>书画品读专栏,略有删节)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