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春阁 / 动物世界 / 它们在“养老院”如何安享晚年

0 0

   

它们在“养老院”如何安享晚年

2013-06-01  向春阁

许多园养动物早已超越野外极限年龄,动物“寿星”也有综合性老年疾患

它们在“养老院”如何安享晚年

2013年5月25日   06:06-科教卫新闻·社会新闻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栾吟之

工作人员在给年老的大象喂食蔬果。
实习生 陈暐 记者 邵剑平 摄

  本报记者  栾吟之

    两只高龄熊猫“川川”和“佳斯”,一只以31岁高龄在上海动物园寿终正寝,年龄已超过野外熊猫四五岁;另一只也已年过30岁,正在上海野生动物园“动物养老院”里安享晚年;

    “小北”,华东地区动物园为数不多的北极熊。它活到相当于人类150岁的岁数时,有一天终于趴在上海动物园的笼舍里静静地离去了……

    成立于上世纪90年代的上海野生动物园,如今正有一批“明星动物”步入老年;而类似动物“养老问题”,在更早成立的上海动物园早已存在。

    这些垂垂老矣的动物,带来了哪些照料难题?记者近日进行了一番走访。

年纪虽大,“威严”还在

    上海动物园大猩猩馆的“博罗曼”,是记者的“老朋友”。这头全馆体形最大、年纪最大的雄猩猩,出生于1973年12月12日,辗转喀麦隆、德国、荷兰等动物园来到上海,已经居住了12年。

    五年里,记者近十次采访,明显感觉到“博罗曼”的衰老过程。以前,“博罗曼”雄赳赳、气昂昂,时时刻刻威严地来回踱步,忽然又“忽”一声荡着吊绳站到假山顶上。这次,记者来到它身边,它显得比以往温和许多,行动速度放缓,大多数时间都静静地侧卧睡觉。唯独看到孩子靠近玻璃窗时,它会慢慢踱到游客跟前,隔着玻璃窗和孩子对望。

    在上海动物园工作了几十年的灵长类动物主管姚建庄告诉记者,“博罗曼”在他心目中就像一个老师傅。有一次,姚建庄还梦见“博罗曼”戴着顶帽子,拍拍他的头,说“你要表现好一点”。如今,“博罗曼”在姚建庄眼里成了更加需要照顾的“老人”:“它的胃口比以前差多了,容易肠胃不舒服,牙齿也掉了、脸上还有皱纹。”尽管和以前一样每天仍要喝一壶热“果珍”,但“博罗曼”吃的窝头和水果比以前少了,苹果和黄瓜也都要切成小块,还要常常给它补充维生素。

    住在熊山里的19岁雌性马来熊“明明”,差不多已经活到了野外马来熊的 “极限年龄”。5只熊中,记者一眼就认出了“明明”。和它的3个子女、1个孙子相比,这只“熊寿星”明显毛色失去光泽、眼睛混沌无光。它懒洋洋地仰面躺在树洞里晒太阳,看起来是睡着了。突然,它动了动耳朵,慢慢翻身起来,走到2个正为争抢食物打架的儿子跟前,狠狠地朝它们的脑袋各给一掌。

    “这是在教育子女呢!”一旁的饲养员马雪洁看了,忍不住笑起来:“它虽然老了,但母亲的威严还在,它的孩子都对它有几分敬畏。”“熊寿星”在马雪洁眼里永远都是“乖囡囡”,它和饲养员之间感情深厚,能看懂饲养员说话和手势,饲养员也能从它的动作、眼神中“明白”它。“明明”在上海动物园诞下了十几只幼崽,不少都被送到其他动物园进行交流,“老伴”“昆昆”前几年也被送到昆明动物园,不知是否还“健在”。每次有“亲人”离开,“明明”也会表现出忧伤和不安。马雪洁说:“熊很聪明,它有喜怒哀乐,可以和我们眼神交流。”

照顾“寿星”没有现成案例

    根据上海两家动物园统计,园养动物因不必在野外残酷环境中觅食,又受到悉心照料,寿命越来越长。曾有这样的研究课题,美国几家动物园的海豚都活到50岁以上。但专家们在研究被冲刷上岸的野生海豚牙齿时,发现野生海豚没有能活到这个岁数。

    河马、北极熊、大象等在“寿星”榜上排名靠前,一些动物早已超越野外年龄极限值。为了让它们安度晚年,动物园配备了兽医、“营养师”、“技师”等,还制定了特别的营养菜单和保健计划。

    然而兽医们担心,高龄动物会和人一样出现明显老龄症状,比如行动缓慢、嗜睡、消化功能降低、血压升高等,还会得老年性白内障、骨质疏松症等。还有的老年动物会因内脏功能衰竭、综合性老年疾患而离世。“难处在于,老年动物、尤其是大体型猛兽的疾病,很难被察觉和确诊。”

    已故大熊猫“川川”临终前一段时间,健康状况一直不稳定。有一次,它鼻血流个不止,兽医会诊后确定,是高血压引起鼻粘膜出血。“川川”不仅患鼻炎,更令人担心的是,血压高达180/122mmHg。当时,园方还请来长宁区中心医院耳鼻咽喉科主任医师等5名医生,专门为“川川”做鼻镜,还为它制定了治疗方案。

    而明星大象“版纳”和“巴莫”老夫妇的健康状况也令上海动物园饲养员担心。48岁的“版纳”是一头从西双版纳野外被抓捕来的野象,它的故事曾经被拍成电影《捕象记》。“版纳”进入上海动物园后,与公象“巴莫”生育了8个子女,每次当妈妈,母性极强的“版纳”都日夜不睡、站立着照料象宝宝,直到小象一年左右断奶。“现在‘版纳’养成了不睡觉的习惯,晚上就站立着靠在柱子上打盹,而年老的‘巴莫’则变得脾气暴躁,前几年把左侧的牙齿撞断,关节似乎也不太灵活。”饲养员周智麟告诉记者,兽医很难靠近大象,如果要全面体检,就必须全身麻醉,而这对大象的健康也有损害。因此,饲养员们密切关注着这对象夫妇的行动和胃口,每天都进行健康记录。

    据兽医透露,一些动物看似年老寿终正寝,但死后尸检才发现,其生前已患多种疾病。园养动物寿命普遍增长,也带来一些新课题。动物专家们正在思考,雌性大猩猩活到四五十岁是否会绝经,狐猴年老时是否会像人类一样患上老年痴呆,对人类适用的疾病检测方法是否能用到动物身上……

进“疗养院”还是继续族群生活

    动物年老后,有时会在族群中受欺负,有时会因牙口退化、动作迟缓等原因抢不到食物。

    问题就此而来——是把老年动物送进 “疗养院”颐养天年,还是让它们在族群中继续生活?上海动物园和野生动物园选择了截然不同的处理方式:上海动物园让老年动物继续生活在族群中,但常常“开小灶”为它们补充营养,“这样能保持老年动物生活习惯不变,延缓其衰老。”而野生动物园则在2008年推行“动物养老制度”,把老年动物尤其是上了年纪的退役表演动物从室外展区移到“疗养院”,“这样能让它们生活更安逸。”

    大熊猫“佳斯”31岁,1995年落户野生动物园。野外熊猫寿命在20—25岁之间,人工圈养下的熊猫寿命大约28岁,如果按照人类的年龄折算,“佳斯”已属于期颐之年。园方把“佳斯”搬进一处南北通风的套间,室内装有空调,室外露天庭院用钢丝包围。“佳斯”的起居由一名专职保健医生和一名专职饲养员照料。食量减少的它,一日二餐比以前更加精致,主食是每天10公斤鲜嫩竹枝竹叶,辅食是600克由米粉、糠麸、奶粉、鸡蛋、牛羊肉糜和微量元素合成的窝窝头,另外还每天吃苹果、甘蔗等零食。

    野生动物园还有一排精致的 “联排别墅”,早年引进的虎、狮、猎豹等老年猛兽入住其中。记者看到,每头动物住一间房,每间房都朝南走向半封闭结构。地上安放一块1.5平方米的“床板”。它们背脊略驼、行动迟缓,整天就趴在树荫下打瞌睡或散步。

    上海动物园不让老年动物离开族群的做法同样有好处。园方负责人说,就拿天鹅湖上的年老鸟类来说,因为常常和年轻同类争食、玩耍,“鸟寿星”们反而延缓了衰老,不常得病。按照人类年龄来算,有些“鸟王”直到耄耋之年还在族群里“称王称霸”。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