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瓦屋图书馆 / 文学 / “穿越文学”为何红火一时(文学新观察)

0 0

   

“穿越文学”为何红火一时(文学新观察)

2013-06-11  红瓦屋图...

“穿越文学”为何红火一时(文学新观察)

刘 静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3年06月11日   第 05 版)

  作为最流行的网络文学题材之一,穿越小说以其独特魅力在读者中掀起一股热潮。这类作品以主人公穿越时空为轴线,讲述时空交错背景下所发生的故事。穿越题材文学作品经由影视剧改编之后在观众中引起很大反响,虽然各方对穿越文学的评论褒贬不一,但是“亲,今天你穿越了吗”毫无疑问成为当年热门的网络话语。

  上世纪90年代,席绢创作《交错时光的爱恋》、黄易出版《寻秦记》,分别将穿越情节融入言情与武侠文学作品。2004年,金子开始在网络连载《梦回大清》,被视为最早的“清朝穿越”小说。2006年,桐华创作的穿越小说《步步惊心》出版,该小说被改编为同名电视剧,受到观众热捧。《木槿花西月锦绣》、《鸾:我的前半生 我的后半生》、《迷途》和《末世朱颜》等作品面世,穿越类小说创作与发行于2007、2008年达到顶峰,无论是传统出版市场还是新兴网络文学,穿越类小说迅速登上热门排行榜,其后穿越文学作品日趋丰富,逐渐发展出“女穿”、“男穿”、“清穿”等类型。

  近两三年来,影视剧制片方依然十分青睐穿越类题材,读者搜索、阅览穿越类小说的热情也不减,但这类小说的实体出版数量较之前已经减少很多。针对某些穿越类小说不尊重历史事实、青少年沉溺于穿越故事等现象,出现了越来越多批评的声音。因此,有出版业内人士认为,穿越类小说的发展已经进入了平稳趋降期。作为类型小说的一种,穿越小说的发展、繁荣或者式微背后的原因都需要我们客观看待。

  穿越时空的奇幻之旅

  “如果我回到那个时代,会怎么面对那个时代的繁华或灾难?我会如何看待那个时代的人物?看待那个时代的价值观?我将引领那个时代,还是顺应那个时代?”网络文学作家阿菩为我们设想了穿越小说读者的想法,他认为在穿越文学诞生之前,历史小说主要分两途:一是严肃向,以还原历史本来面目见长;一是演义向,以借古喻今见长。然而,穿越小说以现代人的视角,直接切入到另外一个时代,以当代人的思维去审视另外一个时代,大大地拓展了小说的想象空间。

  文学作品当中采用时空穿越手法最早可追溯到唐代传奇小说,其中许多怪谈故事中可以看到穿越的影子,在文学世界中展开天马行空的想象,享受时空错位所带来的新奇感似乎是人类的天性使然。1773年,赛穆尔·马登的小说《20世纪回忆录》中,一位天使穿越到未来世界带回了一份1998年的文件。1889年,马克·吐温创作小说《一个在亚瑟王廷的康州美国人》,文中主人公被击晕后回到了古英格兰,还遇上了亚瑟王、梅林等人。事实上,不同地域、不同时期都出现过以穿越为题材的文学佳作,穿越的概念也不局限于回到过去或奔向未来,还能够与根本不存在的时空相连接,比如“架空”类穿越小说。

  穿越小说代表作《步步惊心》作者桐华认为每个人喜欢穿越小说、穿越剧的原因并不相同,就她个人而言,虽然知道没有人能超越时间,但仍会被穿越所带来的时间的胜利感所吸引。在她看来,穿越小说是都市人的童话。

  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房伟指出,穿越小说本质上体现了不同文明时空的碰撞。当代人以文艺的方式来再造现代文明的想象,在穿越的幻想中表现对历史可能性的探寻。男性的网络穿越小说一般会选择回到历史的结点,如宋末、清末等家国危亡之际,包含着强烈的民族国家叙事的意识,探讨的是历史和文明发展的可能性。女性穿越小说表面上看是女性的臆想,实质上是女性通过征服男性而征服历史的过程,其中女性意识实际上也占有强势地位。

  不能为穿越而穿越

  穿越小说为文学增添了想象空间,通过时空错位让读者产生强烈的代入感。据房伟介绍,穿越小说中不乏佳作,《大学士》、《上品寒士》等作品饱含魏晋风度,用古代考试制度细节的再现展现出对“历史记忆的挽留”;《梦回天朝》中的主人公穿越到耶路撒冷,作者对欧洲文化和历史的熟悉程度让人惊讶;《新宋》描述了北宋熙宁变法期间的故事,由于作者是历史专业研究生,对历史的把握非常巧妙;《平凡的清穿日子》、《清朝经济适用男》这些作品文笔细腻、准确把握历史、人物刻画细致、推理丝丝入扣。然而,真正能将内涵和意蕴达到一定高度的穿越小说作品并不多。由于读者的追捧,许多人盲目跟风地创作穿越小说,导致各大文学网站中充斥着大量“为穿越而穿越”的作品,由于知识水平、个人阅历或写作技巧的限制,作者只能套用各种穿越模式,在叙述当中简化历史细节,将时空碰撞所带来的涵义限定在非常浅显的层次,这样的方式在无形中阻碍了这一类型作品的发展。

  阿菩坦言,井喷式的发展不可能永远持续,从创作角度来说,作者不可能无穷无尽地变换穿越手段;从读者角度来看,穿越文看多了也会感到腻。但是,这个文体不会就此衰微,它还会继续存在并发展下去。经过这些年的发展,穿越小说已经形成了一个固定的、数量庞大的读者群,足以支撑穿越文学像悬疑小说、侦探小说一样发展,成为类型小说中的一种,而且是其中最重要的种类之一。

  房伟认为,能够反映传统和现代的碰撞,展现文明再造的可能性的作品是比较经典的穿越小说,但现在这类作品越来越模式化,实际上对这种类型是一种伤害。要写出真正优秀的穿越小说其实对作者要求很高,包括作者的历史功底、对古代文化深刻的现代认识、把故事写好的能力等。正是因为优秀的作品需要好的创作者,所以从这种意义上来说,穿越小说确实进入了发展的“冷却期”。此外,我们不能忽视消费文化这个推手,我们看到很多作品在消费历史——主要是对历史想象的消费——让人想象出历史不同的改变。无论对什么类型的文学作品来说,追求历史的刺激性和传奇性是正常现象,它有利于对作品的推广,但如果缺乏好作者的话,往往会造成对历史的过度消费。

  穿越文学应有精品意识

  穿越小说的发展历程,不应被简单地视为文学的快速消费,毕竟,目前人们热议的穿越小说的负面影响大多源自于市场的失衡发展,而不是这类文学作品自身固有的品质。在这种情况下,穿越热潮出现的原因、穿越小说的走向才更值得我们思考。

  从创作的角度来说,阿菩认为穿越小说在大方向上虽然不见得会有重大突破,但从这两年的发展看来,作者们正在细节上越做越精,尤其是处于不间断创作的穿越文名家们,其文笔在多年的历练中正越来越老到。现在许多读者看穿越文学已不在于看作者如何出新,而是看作者如何更好地演绎穿越者在异时空的生活奋斗、喜怒哀乐。

  桐华表示不需要对穿越类文学作品的前景担心,她认为穿越作为一种载体,其流行程度会随着时间、读者审美而变化,然而,只要人类继续对时间好奇,这类作品就会一直存在。比如,十几年前黄易的《寻秦记》也曾红遍大江南北,十几年后,也就是现在,新的作者又赋予了穿越小说新的内涵,吸引着新的读者。以后也是如此,只要有新的作者,好的作者,自然也会有好的故事吸引读者。

  对于穿越类小说的发展前景,房伟指出最关键的还是“精品意识”。首先,从作家角度而言,读者的审美要求越来越高,这要求作者必须有新意、必须尊重历史、尊重想象力。对文学创作要有自己的坚持,不能一忽而上地跟风写作;其次,文学出版应该担负“把关”的责任,一味以点击率、订阅率作为评判作品的标准只会进一步压榨作品的想象力。真正让穿越小说的发展走得更远的应当是作品的含量;最后,文艺批评界应敏锐意识到新文学现象的研究价值,批评家需要扎实地、深入地阅读所要评论的作品,指出它发展的深层原因,否则将会破坏应有的文学生长机制。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很多青少年没有养成好的阅读习惯,作为易受信息冲击的群体,他们很容易被故事情节所吸引,这对真正的阅读口味的培养具有破坏性,从这个角度来讲对青少年的阅读还是需要引导的。

  其实,无论对穿越小说,还是其他类型的文学作品来说,真正历经时光斑驳而愈久弥新的只有那些经典的作品。人类穿越时空只是虚构情节,但经典的文学作品确实拥有力量将不同时空相连。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