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比特币:坐在过山车上的货币

2013-06-11  红瓦屋

科学现场

比特币:坐在过山车上的货币

本报记者 李斐然 《 中国青年报 》( 2013年06月05日   11 版)

    荷兰一家咖啡馆在门口摆出接受比特币交易的告示牌

    关于比特币的一切,近来都在以一种近乎疯狂的方式变化着。这令西安小伙子张磊迷惑不已。

    最初每个只卖5美分的比特币,价格一度冲到266美元,可过了没几天,又大幅跌至40美元;曾经8000元人民币就能买到的比特币“挖矿机”,如今有人出价35万元收购,因为只要开着这个机器,一天什么都不做便有上百美元入账;更令他震惊的是身边许多依靠比特币一夜暴富的例子,比如圈子里以出售“挖矿机”出名的网友“南瓜张”,年仅30便已身家过亿。

    不过,在“南瓜张”看来,“过度渲染比特币的币值起伏,挖矿赚钱等等都是舍本逐末的行为”。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南瓜张”说,“比特币的核心价值是人类对于自由的向往。我相信虚拟货币最后肯定可以成功,但是判断这种成功的虚拟货币是不是比特币,现在还为时尚早。”

    用计算机技术建立一个比国家信用更可靠的货币体系?

    虽然每天都在和比特币打交道,但“南瓜张”几乎从来不和局外人讨论这种复杂的货币体系。事实上,比特币的概念最初也只是存在于密码学家邮件组里的私人话题。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密码学家们就开始在邮件里探讨,如何“用计算机技术建立一个比国家信用更可靠的货币体系”。

    2008年,一个署名为“中本聪”的网友在密码学邮件组里发表了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支付系统》,第一次提出比特币的构想。他在文中写道,“传统货币最根本的问题在于信任”,“银行本应该帮我们保管钱财并以电子化形式流通,但是他们让财富在一轮轮的信用泡沫中浮沉”,而比特币的构想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比特币是一种‘去中心化’的虚拟货币,这和任何有发行机构的虚拟货币有着本质的不同。”“南瓜张”解释说,比如网络公司发行的虚拟货币,它的价值取决于这家公司如何发行它,以及你是否对这家公司有信心。“不过,比特币的发行则通过矿工‘挖矿’这种行为来进行,每过一段时间,网络会通过调节计算难度来稳定发币的时间间隔。挖矿的过程保证了比特币的稳定性和安全性。”

    创办了国内一家比特币交易平台的张沈鹏解释说,比特币的挖矿过程依靠的是“中本聪”所提出的密码学算法,这个过程可以这样理解:每隔10分钟,世界上将出现一个上了锁的百宝箱,里面装着特定数量的比特币,谁有本事打开这个百宝箱,就能获得箱子里的财富。

    在这个过程中,百宝箱上的锁就是算法赋予的密码,寻找钥匙的过程就是人们常说的“挖矿”,谁能解开密码,谁就能拿到相应的比特币。根据“中本聪”最初的设想,第一个打开锁的矿工将得到50个比特币奖励,随着矿工数量增加,开锁的困难程度也会增加,每达到21万个区域,奖励就会减半,比如现在每10分钟就只有25个比特币可以被挖出来,到2140年,比特币将达到预定的上限2100万个。

    “比特币的规则,从诞生的第一天就规定好了,从来没有改变过。如果未来需要改变,必须先取得比特币网络中50%以上计算能力的认可才行。”“南瓜张”说,“也就是说,计算能力就是‘投票权’,如果某个人的生产或者交易行为不符合规则,那么这个交易根本不会被比特币网络所承认。所以比特币系统稳健可靠,可以预测。”

    张磊回忆说,最初人们依靠电脑CPU或显卡也可以挖矿,只要下载比特币的客户端,输入账号密码,一边看场电影一边就能挖到大把比特币了。不过随着全网算力的增加,如今要靠购买价格动辄数万元的挖矿机才能得到零星的比特币。

    不过,现实中的人可不是一开始就愿意买比特币的账。2010年,有人在论坛发帖,说想用10000个比特币换50美元,可是没人搭理他,最后,他只换到一张价值25美元的比萨饼优惠券。

    但在短短几年后,比特币的价值翻了超过5000倍。张沈鹏在自己的博客里写道,按照现在1比特币兑换117美元的价格,这些比特币的价值超过700万人民币,“这大概是历史上最昂贵的比萨饼了”。

    但是,这样的故事对于不了解比特币的局外人来说,更像是天方夜谭。每天给张沈鹏打电话的妈妈虽然也关心儿子创业的事,可是在听了半天关于比特币的介绍后,支支吾吾地只有一句评语:“哦……那挺好的……能赚钱养活自己就行……”

    大起大落的比特币,不在天堂,就在地狱

    今年3月份,塞浦路斯爆发银行危机,不少人为了避免危机带来的经济损失,大量兑换比特币。4月10日,比特币在创下1:266美元的历史最高记录后,当天便跌至105美元,暴跌60%。不过,相比于比特币最初价值5美分,在几年之内,比特币市值上涨超过5000倍。

    突然暴涨暴跌的比特币,成了人们议论的话题。全球最大的BT下载网站“海盗湾”创始人曾写文章支持比特币,题为《我为什么把所有积蓄投资比特币》,而在今年4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却在《纽约时报》网站上连写两篇文章,批评比特币。他用“亚当·斯密讨厌比特币”为题目,认为人们对于比特币的追捧其实是“误解了货币”,他坚持货币是一种“社会发明”,无法超然社会之外存在,密码学家试图让比特币成为“不为人类弱点所左右、纯粹的货币基准”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

    由于对比特币的看法褒贬不一,美国福克斯电视台专门请来巴菲特和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一起座谈,询问他们对于比特币的看法。

    听到这个问题,梳着一头整齐白发的巴菲特坐在靠椅上,笑眯眯地不说话。倒是与他共事超过40年的老搭档查理·芒格来了精神。88岁的他步履蹒跚地冲进演播厅,径直坐在巴菲特身边,绷着脸替老伙计回答:“我觉得那是能害死人的老鼠药。”

    “但是,你明白比特币的原理吗?”主持人追问。

    “我不懂。”同样一头白发的芒格戴着厚厚的老式圆框眼镜,昂着头说,“但我就是知道,那玩意非常不靠谱。” 

    相比之下,坐在一旁的比尔·盖茨温和许多。他评价说:“我觉得比特币是个技术上的杰作,但它所涉及的领域,却应当让政府保持主导地位。”

    不过,在“南瓜张”看来,“比特币是互联网上最为成功的分布式货币系统”,可以说是“稳健可靠”。因为比特币的体系是基于多数投票的,比特币的价值由参与比特币经济活动的人来共同决定,网络中的每一笔交易,每一块被“挖出”的“新矿”,每一次协议上的修补,都必须得到全网超过50%的票数才能被认可。

    目前之所以会出现大起大落,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在全世界范围内,比特币投机者恐怕占了比较大的比例”,大部分人只是“等待比特币币值冲到高点并套现走人”。这导致比特币币值起伏不定,一度甚至几乎价值归零。

    张沈鹏也想过投资一点比特币,但他很快发现自己玩不起这种“不在天堂,就在地狱”的投资。他的一个朋友在刚开始涨价时卖掉了手中的比特币,没成想比特币竟在此后暴涨,“本来钱足够在北京买套房,结果只用它买了辆车”,恨得在他面前咬牙赌咒,“三年不出币,出币就剁手”。

    不过,这种一夜暴利的货币,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还是很陌生的,它既不像闪闪发光的金子一样沉甸甸,也没有花花绿绿的货币那么容易辨别。它只是存在于互联网的电子钱包里面的一行数字。有人曾在比特币群里抱怨,自己老婆不认识存放比特币的.dat文件,在他不在家的晚上重装了系统,电子钱包里的100个比特币就这么没了。

    可这行普通人都不认识的数字串,未来到底会不会真的值钱,不管是查理·芒格还是比尔·盖茨,都没能给出令人信服的答案。在那次访谈中,主持人最后再次询问巴菲特对比特币的看法。精明的老人眯起了眼睛,笑着说:“我能肯定,查理或者比尔,其中一个人应该是说对了。”

    在比特币这个目前投机气氛浓郁,发展光速的行业里,眼光越长远,活得也会越久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比特币感兴趣,就连国际贸易支付公司贝宝(Paypal)总裁大卫·马库斯都说,一旦政府就比特币立法,他就会很快支持这种货币,因为越来越多商铺接受信用卡,越来越多人也表示不愿意随身携带钱包,“钱包终将被淘汰,而比特币有望取代美元,甚至成为黄金的代替品”。

    这对于“南瓜张”来说,是个充满希望的发展方向:“我们想象一下,如果贝宝或者亚马逊等大型电商开始支持比特币支付,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显然是好事,因为消费者的选择更多了,交易的成本也更低了。”

    而比特币的大幅增值,的确也为像“南瓜张”一样的比特币爱好者带来了切实的收益。今年30岁的“南瓜张”原本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博士生,不过现在他已经退学,全心做起了比特币生意。现在他的其中一个电子钱包就有6万多个比特币。在“南瓜张”创立的比特币讨论群里,人们开玩笑地相互称呼着“外滩财阀”、“福州地王”、“南宁太少”……

    “南瓜张”管现在这个越来越多人琢磨比特币的时间段,叫做“野蛮成长期”。他预测,也许就在未来几个月内,会出现比特币交易所、比特币基金、比特币投资机构,甚至比特币慈善机构,不过“绝大多数会在一段时间后死掉”。

    “我想,在比特币这个目前投机气氛浓郁,发展光速的行业里,眼光越长远,活得也会越久。”“南瓜张”说。“比特币对于我来说,是一种改变世界的实践,并没有‘玩’的成分在里面。我观察与思考的是3年或者5年以后的世界,而一些比我更强力的人物则在观察与思考10年到20年以后的世界。所以现在发生的事情,比如币值的大起大落,我们并不在乎。”

    但是对于更多直接称呼自己“比特币玩家”的人来说,他们不懂量子计算机,也不懂比特币的算法规则,对他们而言,只要给“挖矿机”通上电,就会有比特币出现。张磊说,有时候自己也觉得比特币这件事有点玄,“感觉像传销,要有下家才有价值”。

    不过,他并不在乎这些事情,因为对他而言,比特币依然只是一场类似击鼓传花的游戏,“只要我不是最后一个人,就行了”。

    (应采访对象要求,张磊为化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