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8512106 / 杂谈 / 常给公务员服服“降压药”

0 0

   

常给公务员服服“降压药”

2013-06-12  1328512106

 

常给公务员服服“降压药”
冬君
 
2013年06月09日11:20   来源:七一社区
 
 
        你幸福吗?我姓曾。诸如此类的“神回答”,如“很黄很暴力”、“我是打酱油的”一样,在忍俊不禁的同时,让人思绪万千。

  看过钱钟书先生的《围城》,一定记得小说所揭示的生活现实:被围困在城堡,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其实,幸福何处不“围城”?

  诸如,高烧不退的公务员岗位,在体制“城外”的人们看来,公务员是“高地位、高稳定、高收入”的理想职业。然而如今,一些闯过千军万马的惨烈竞争,终于身处体制“城内”的青年公务员,却患上了“生活高压、工作高压、舆论高压”的“新三高”症。

  有人戏称,这是公务员的幸福“围城”,其实,幸福不幸福,解铃还须系铃人,要让青年公务员的“新三高症”药到病除,消除他们的“成长焦虑”需双管齐下。首先,青年公务员要从主观上进行调整。倡导公仆理念,降低职业预期。“立志做大事,不要做大官”,努力将服务群众的辛苦指数作为自己的幸福指数。在此基础上,要克服不良心态,坚持复杂的事情简单做,简单的事情重复做,重复的事情快乐做,快乐的事情天天做,真正让公务员这个职业看上去很美,做起来很好。其次,客观上要给公务员一定的成长空间和才能发挥的平台。加大对青年公务员的关怀力度,优化青年公务员的成长环境,通过生活、工作等多方面的关心支持,让青年公务员在温馨的环境中逐渐消除“成长烦恼”、“成长焦虑”和“舆论压力”。

  叔本华人生哲学中有“钟摆论”之说,认为人生就像钟摆,始终在痛苦和无聊的两极间徘徊。“欲望得不到满足就产生痛苦,得到满足就感到无聊。”《儒林外史》中写道:“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这是对于功名利禄的不同看法。总之,青年公务员“生活高压、工作高压、舆论高压”的“新三高”症,心病还须心药医,只有用好幸福这剂“降压药”,才能真正药到病除。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