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瓦屋图书馆 / 夜光杯 / 诗化的校园

分享

   

诗化的校园

2013-06-16  红瓦屋图...
诗化的校园
叶良骏
  叶良骏

  上海市行知实验中学是母校原址上重建的一所完中。从渊源上算,我与它没有交集,但因为我中学6年是在这里,赵家花园的一草一木,连同青葱岁月的记忆,是我人生旅途中重要的,无可替代的起点站,梦中会不时浮现。故我经常回去,学校有事找我,有活动要我参加,我都竭尽所能。

  这天,是建校纪念日,不搞庆典,只是让大家在校园里走走。 校园里有一棵我们毕业时种下的松树,当年不足1米的小苗,现在已有5层楼高。每次去,我总要去树下站站,抚着鱼鳞般的树干,触摸着毛茸茸的树叶,恍惚中,时光穿越,自己又成了梳长辫的女孩。四合院前的百年广玉兰,苍劲沉稳,风吹过,它毫不为动。树下的石桌石凳,湿漉漉的,旁边的操场,洁净如洗。办公楼后面的竹林,已连成片,一条小径,幽幽地通往树丛深处。雨中,走在熟悉的校园,一步一景,一景一忆,那个做着作家梦的少女,似乎又在听老校长马爸爸说:“小良骏,将来你写了书,别忘了送到学校给我看。”我的书出来后,已无处去送,现都在校史室展出,马爸爸,您能看到吗?

  求真园里,几棵大树都是当年花匠赵毛弟种下的,他在花圃教我画几何图形,不识字的他,竟是使我开窍的数学老师。摇曳飘逸的树枝,洒下片片雨点,朦胧中,又看见赵毛弟忙碌的身影,脸上满是希冀。他那声告别时说的:“要用功!”又在耳畔响起。“我真的,很用功。”我悄悄地回答。学校纪念册中有我几张照片,那是我去陶研途中的履痕。很想对着大树再喊一声:“我现在还在用功。”老赵,您能听见吗?

  树林里,竖着一块校歌牌,教育电视台要在这里采访我。去年,杨卫红校长说要写校歌。因忙于参加话剧“永远的陶行知”策划,我没时间做这件事,找了几位校友写,拖了几个月,任务没完成。新学期开学等着校歌,我只好自己动手。好在会写点诗,又做过几年中学音乐老师,写歌词虽是第一次,倒很顺利。词写好后,我找了学长黄白谱曲,同是“行知人”,配合默契。校歌很好听,也好记,师生易记爱唱,我的任务完成得不错。

  对着电视镜头,我想说很多,但最想说的是“诗化的校园,盛满真善美”。绿意盎然的行知实验中学,处处留着老“育才”的旧迹。这片土地,曾历尽沧桑。捐赠校园的乡贤赵竹林的身影已消逝在时光的尽头;老校长马侣贤和众多老师已远去;当年遍响的歌声、笑声,已随风飘走;曾经编织过的少年梦,大多消逝在岁月中。但我的心中,始终留着无尽的诗。柔软、抒情、美丽的旋律,分分秒秒伴随我成长,成熟,直到现在,成为至今仍站在陶研队伍中的坚守者。一个学校,可以没有大楼、礼堂,没有现代化的体育馆、游泳池……只要有诗化的校园,时时散发出真善美的气息,让学生在离开的几十年里,想起她就会心暖,就会步履坚实,就是成功的学校,就是一所好学校。这所学校继承了老“育才”的好传统,努力打造的诗意校园,处处流露出的“陶味”和爱意,令人觉得温馨。从这个角度看,她是不是我的母校已不重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