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日本黑社会暗害郎平始末

2013-06-17  远处的灯...

 19929月,在东南亚颇有影响的《泰星日报》刊登一则消息:泰国警方目前在曼谷陂获一个贩毒组织,首犯胡少峰原系香港黑社会天龙会人物,l984年被秘密派遣大陆,企图阻挠中国女子排球队出征洛杉矶奥运会,事败后逃亡泰国,加入BTM贩毒集团……”

暗害行动

    台湾《联合报》老资格的体育记者李怀中闻讯立即飞抵曼谷,于狱中单独会见了胡少峰。
    (
以下是俩人的谈话录音片段)
   
李怀中:我是台湾《联合报》记者,我不是来了解贩毒的情况。我对1984年你潜入大陆的事情感兴趣。你能不能与我合作?
   
胡少峰:给我多少钱?
   
李怀中吃了一惊,心想,你死到临头,还要钱干什么呢?只好试探地问:这钱你要派什么用场?”
   
胡少峰:这个你别问!
   
李怀中:那你开个价吧。
   
胡少峰:至少五千美金。
   
李怀中:胡先生,是否贵了点?
   
胡少峰:那就免谈!
   
李怀中:好吧!我同意。
   
胡少峰:你把钱寄到大陆去。
   
李怀中一愣:寄给大陆?你是大陆人?
   
胡少峰:是的。我是从大陆偷渡去香港的。我这回死定了。大陆还有我的老母亲。这点钱算是我这个不孝儿子最后的孝敬了。
   
李怀中:有地址吗?
   
胡少峰:我会告诉你的。
   
李怀中:你放心,我一定照办。
   
不久《泰星日报》在显要的版面上刊登了题为《昨日的阴谋》的文章,详细披露了胡少峰被派往大陆暗害女排名将郎平的经过。
    1984
1月,香港中区,兰桂坊荣华里。在拥挤而缓慢的车流中,有一辆不算抢眼的45OSEL型奔驰小轿车。车内坐着天龙会小头目宏仔和胡少峰。
   
天龙会龙头大哥唐某在等待宏仔和胡少峰的到来。唐某现在的公开身份是一家实业公司的董事长,港岛的娱乐业有他25%的股份。并在泰国、澳门的赌馆投有巨额股资,与国外黑社会人物关系密切。(李怀中和胡少峰谈话录音片段)
   
李怀中:胡先生,你从未当过杀手,唐老大把如此重要的使命交给你,是不是太冒失了?
   
胡少峰:开始我也不明白,心里一直在胡乱猜想。后来宏仔告诉我,这笔生意来得仓促,对方出了大价钱,要尽快兑现。我熟悉郴州,又在郴州有亲戚,就选中我了。最后一天,唐老大、宏仔和我看了一场录像。他要我认识郎平,并交待了我的任务。
   
李怀中:胡先生,你们的龙头老大唐先生不是和日本天龙会松山组关系密切么?你说的对方会不会是日本的黑社会呢?
   
胡少峰:我不知道。
   
李怀中:你回大陆的目标就是暗害郎平?没有其他的对象?
   
胡少峰:唐老大说,对方只要求伤废郎平一只手。只要她参加不了奥运会,这笔生意就做成了。
   
李怀中:这是中国大陆首次参加奥运会,有损中国人的名誉么?  胡少峰:奥运会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偷渡香港,就是为了发财!  1984121目,胡少峰以回大陆探亲为由,跨过了罗湖桥。
   
宏仔在三天前偷渡来深圳。两人在深圳一家豪华宾馆里接上头,宏仔将一个装有三万元人民币和作案工具的密码箱交给了胡少峰。
   
胡少峰到达郴州后,有意地在大街上溜达了一圈。第二天清晨,胡少峰在表妹的陪同下走进北湖公园。很不凑巧,他们转悠了好几个地方,只看见梁艳、周小兰等人在做健身操,却不见郎平的身影。
   
进了训练馆,胡少峰才发现策划这次行动的人犯了个大错误。
   
郴州的冬季,气候湿冷。训练馆内没有暖气,女排运动员一个个穿着长袖运动衫在练习扣球。那个背有点驼的郎平也不例外。而胡少峰所持的特殊手枪,子弹必须直接触及皮肤才能奏效,这给胡少峰当头一棒,心里叫苦。
   
李怀中:想过别的办法吗?难道不可以从隐蔽处朝她头上或脸部射击吗?
   
胡少峰:这不行。黑道中有规矩,说伤手不能伤脚,说伤脚不能伤头。要不,对方不付钱的。当天下午我接到宏仔从广州发来的暗语紧急电报,要我火速去广州,刻不容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好马上动身,离开了郴州。
   
胡少峰在郴州呆了四天。抵达广州后,他惊讶地发现,杀人灭口的厄运也降临到他头上了。

事件真相

    1984年元月,日本大阪的一幢豪华的住宅内,天龙会松山组的高级头目正在召开紧急会议。
   
松山幸男等四个穿着和服的男人盘腿而坐,神态专注地听着录音器里播出的天龙圣君宫本的电话录音。
    “……
松山君,我再一次郑重告诫你,中止你们的荒唐计划吧!否则,一旦暴露,日本民众是不会原谅你们的,政府方面也不会袖手旁观。你要记住,你现在是赫赫有名的松山宇宙公司的董事长,是社会名流!十亿日元对你来说是微不足道的,你不要因小失大,弄得身败名裂。请接受我的劝告吧!拜托了!”
   
中止计划的具体步骤怎样实施?香港方面如何交代?四个人都感到十分棘手了。
   
原来早在1981年,第三届世界女子排球赛在日本大阪举行,赛前,松山的宇宙公司向大阪市政府提出申请,要求独家承办抛售彩票的业务。这种体育赌博在日本早已风行大多是由黑社会所把持。正当松山一伙人踌躇满志,准备大捞一把的时候,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来。东京的川岛提出要参与大阪的彩票抛卖。条件是筹办经费由东京方面垫付,然后五五分红。松山组猝不及防,一下子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  松山组和川岛组虽然都是天龙会成员,在生意上有合作的历史也有拆台的先例。
   
在宫本会长的斡旋下,松山和川岛达成新的历议。由五五分红改为三七分红。松山拿七、川岛拿三。
之后,川岛设宴款待松山和内山二人。
   
酒过三巡,川岛突然问松山:这次世界女排争雄,你估计谁会夺魁?”
   
松山不加思索,脱口说道:当然是我们日本呐!”
   
川岛说:我看不见得
    “
赌什么?”
    “
你赢了,我送你10亿日元!我赢了,加倍!20亿!”
   
第三届世界杯女子排球赛结束后,松山不仅在彩票生意上栽了跟头,还乖乖地送给了川岛10亿日元。这以后,松山一直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1983
11月,当松山得知中国女排和日本女排即将在美国洛杉机拉开战幕时。立即给东京的川岛挂了个电话。再次进行较量。
   
不同的是,这次松山不再是意气用事,他策划了一个极其险毒的行动计划。
   
一个月以后,矢口从西方某国弄来了由苏联克格勃发明的秘密手枪。松山把手枪交给了负责亚太地区的杀手横田。
    1983
12月底,横田和香港天龙会唐某在澳门会面,双方达成协议。三天之后,横田秘密来到香港九龙尖沙咀,和湾仔帮达成了另一项协议,即暗害郎平成功之后对知情中国人的妥善处理。
   
然而,当一切都在顺利进行的时候,行动计划却被迫中止。这时胡少峰已经抵达郴州。
   
事情刻不容缓。
   
松山等人紧急磋商之后,决定中止暗害郎平的行动。但对知情的中国人的妥善处理的方案不变。
    1984
121日,也就是胡少峰启程前往郴州的同一天,横田戴着一副墨镜,大摇大摆地走出香港启德机场的大门……
   
胡少峰到了广州便直奔白云宾馆宏仔的住房。
   
胡少峰进房忙问:什么事?”
   
宏仔说:对方在前天晚上突然提出,要我们中止行动。
    “
出了什么事?”
    “
我也不十分清楚。估计有两种可能。一是对方漏了风声,被大陆安全局觉察了,不得不趁早收场。二是对我们不放心,他们另外派人干。老大曾经对我讲过,他们对我们的行动计划和人选不大满意。可是老大为了那笔钱,硬顶下来,还在他们面前打保票。
   
宏仔沮丧地说:老大失踪了,八成是被人干掉了。
   
走投无路,胡少峰跟着宏仔从广州到昆明,然后从瑞丽偷越国境。辗转逃入泰国。
   
第二年,宏仔在曼谷郊区被人暗杀,暴尸荒野。胡少峰躲进金三角丛林,两年后才敢抛头露面,直到贩毒被捕。
   
到此,参与暗害郎平行动的中国人无一幸存。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