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xwhb / 诗词 / 旧体诗词指瑕——格律诗须力避重字

分享

   

旧体诗词指瑕——格律诗须力避重字

2013-06-18  jxwhb
近体诗应力避重字。有时我们看到某些名篇的重复,那是有规则的重复,诸如“万壑树参天,千山响杜鹃。山中一夜雨,树梢百重泉”、“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之类,那是合理的。像崔颢的《黄鹤楼》首联“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也是正常的重复,但颔联“黄鹤”复出,那就不好了。无规则的重复必然是违律的。
我们常常看到这样一些诗:
“长簟迎风早,空城澹月华。星河秋一雁,砧杵夜千家。
节候看应晚,心期卧已赊。向来吟秀句,不觉已鸣鸦。”        
(韩翃《酬程近秋夜即事见赠》)“战哭多新鬼,愁吟独老翁。乱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风。瓢弃酒无渌,炉存火似红。数州消息断,愁坐正书空。”          (杜甫《对雪》)
“一片花飞减却春,风瓢万点正愁人。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
江上小堂巢翡翠,苑边高冢卧麒麟。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名绊此身。”

“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头尽醉归。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
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蜒款款飞。传语风光共流转,暂时相赏莫相违。”
(杜甫《曲江二首》)
这些诗都算得上唐诗中的精品。韩诗颈联对句“心期卧已赊”与诗的末句“不觉已鸣鸦”,“已”字重出。其实这首诗是可以避免的,把“心期卧已赊”句中的“已”字换成“亦”字不就得了。句意是说“希望邈茫”,更“亦”不改变原义。杜诗《对雪》首尾二联“愁”字重出。莫若将末句“愁坐”酌改为“面壁”,“面壁正书空”,或许意味还深长一些。《曲江》其一的一二联“花”字重出。“一片花飞减却春”,有的版本将“花飞”二字颠倒为“飞花”意思与平仄未尝稍变。如果把“飞花”再改为“飞红”——“一片飞红减却春”,既避免了重复,且较原句觉妙。《曲江》其二之首联,出句有“日日”,对句又出现“每日”,“日”字重出,且“日日”与“每日”完全同意,在诗里则为“雷同”,须要避忌。莫若将“每日”改为“每每”,“每每江头尽醉归”。既然“日日”典春衣沽酒,沽酒又期在必醉,所以换为“每每”二字丝毫没有改变原意。出现重字现象,其原因主要是传钞或制版之误,当然也有作者忙中未遑关顾的情况。诗中无规则的重字有违格律,不符“法度”,但对名篇来说只是微疵,瑕不掩瑜。最讨厌的是那些厚古薄今,迷信名人、权威的先生对篇中的病疵不但不能正视,反而以之为楷则,大家之所以为大家,纷纷赞美之,效法之。你如果加以指瑕,则说你说三道四,不懂诗,对你讥讽之,嘲笑之。对重字、违律(其实重字也是违律)且草率为之的《静夜思》被誉为“无意于工而无不工”、“妙绝古今”、“五绝之典范”,把严重失粘的律绝称之为“**体”(如李白的《凤凰台》及其他),就因为作者是大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jxwhb > 《诗词》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