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要数米 / 诗词、文学类... / 雨打残荷听落寞 (附评论文章)

分享

   

雨打残荷听落寞 (附评论文章)

2013-06-19  天天要数米

{转载}雨打残荷听落寞 <wbr> <wbr>(附评论文章)


雨打残荷听落寞

撰文:张倩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唐.李商隐(义山)


    李义山有诗“留得残荷听雨声”,自古为人称道。人非草木,见繁盛之景心境随之开阔,见衰颓之景难免心生惆怅。满目枯荷之萧瑟,雨打残荷之凄冷,常人看在眼里尚生几分伤感,搁在敏感的文人身上,又怎能不令其肠断几多回?

  中国的文人,大概都有些自虐倾向。明知不堪此情,却偏要置身这破败之景,还让心也融进周遭的景致,任这样的落寞和苍凉将自己折腾得心欲碎,泪欲干。李义山是喜欢这份落寞的吧:荷已枯,却不舍得除去,硬要留着这残荷来听雨声,还留下这样一句绝美的诗。
           
  《红楼梦》中,大观园诸人游荇叶渚,满池破荷,众人都道要拔去荷枝,黛玉却说:“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欢他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偏你们又不留着残荷了。”即便未读过《红楼梦》的人想必也知道黛玉的多愁善感。落英缤纷,她“独倚花锄偷洒泪,洒上空枝见血痕”;见秋霖脉脉,她“抱得秋情不忍眠,自向秋屏挑泪烛”。一瓣落花、几片浮萍便能让她感伤不已,雨打残荷这样的衰残之景,不知又要惹她掉多少眼泪!脆弱敏感如黛玉,明明受不了那般凄冷,却也想要留着那片残荷。

  黛玉自是落寞之人,不必多说。我尤喜她骨子里的那股清高和孤傲,她的眼里有化不去的清愁,她娇瘦的身影落寞得惹人怜惜。单是“潇湘妃子”这个别号,就能让人联想到雨天氤氲的水汽和女子婉约的身姿。至于李义山,我不甚了解,可他的内心想必也是寂寥落寞的。因着雨打残荷这般寂寞的景致需得知音赏,懂得寂寞、愿意欣赏寂寞的人才能体味到其中的美。常人以喧嚣之心视之,看到的惟有肃杀。再者,“留得残荷听雨声”这等诗句,旷达乐观、积极热情的诗人又如何写得出?

  “留得残荷听雨声”,每次吟诵这句诗,我的心就会变得宁静起来。校园里有个景点叫“听雨轩”,一座古雅的亭子,坐落在荷池中央。刚进大学时,荷池里荷花开得尚好,粉红的花瓣在绿浪般的荷叶间若隐若现。荷花婷婷立于水中,美得安静柔和。不知何时,荷池里只剩一片枯黄的枝干,上面蜷曲着残破不堪的荷叶。真可谓刹那芳华:彼时明媚鲜妍到极致,此时已落寞萧瑟到极致!素日里从诗词里领略来的意境,使我很愿意去那听雨轩听一回雨:听雨打在亭顶清脆的声音;听雨打在残荷上细碎的声音;听见落寞轻轻触动心弦的声音。那残荷,高擎笔直的枝干,挺立在灰暗的天空下,迎向寒风冷雨,倔强而落寞。

  喜听雨打残荷的人呵,你们听的,只是雨声么?
    

{转载}雨打残荷听落寞 <wbr> <wbr>(附评论文章)
          
      附评论文章:

“留得枯荷听雨声”好,还是“留得残荷听雨声”好?

    撰文:徐门怨


    个人觉得是意境不同,“留得枯荷听雨声”和“留得残荷听雨声”各有千秋。

  前者是李商隐的《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兖》 全诗如下: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留得枯荷听雨声”,这是全诗的点睛之笔,也是一直为后学所溢美的神来之笔。试想,淅淅沥沥的秋雨,点点滴滴地敲打在枯荷上,那凄清的错落有致的声响,该是一种怎样的声韵?枯荷无疑是一种残败衰飒的形象,偶尔的枯荷之“留”,赢得的却是诗人的“听”,而诗人“听”到的,又只是那凄楚的雨声。枯荷秋雨的清韵,有谁能解其中个味?那枯荷莫不就是诗人的化身,而那“雨声”也远不仅是天籁之韵了,或许它还是诗人在羁泊异乡、孤苦飘零时,略慰相思,稍解寂寥的心韵!

  全诗紧紧扣住了诗题的“寄怀”,诗中的修竹、清水、静亭、枯荷、秋雨无不成了诗人抒发情感的凭藉,成了诗人寄托情感的载体。诗的意境清疏秀朗,而孕育其中的心境又是极为深远的。诗人虽然与友人“身隔”,而却无不在祈盼着“情通”,这或许就是诗人所说的一种“心有灵犀”吧。

  而后者出自 《红楼梦》第四十一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原文如下:

  宝玉道:“这些破荷叶可恨,怎么还不叫人来拔去。”宝钗笑道:“今年这几日,何曾饶了这园子闲了,天天逛,那里还有叫人来收拾的工夫。”林黛玉道:“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他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偏你们又不留着残荷了。”宝玉道:“果然好句,以后咱们就别叫人拔去了。”

  由原文看来,并非黛玉改诗,根据笔者判断有三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作者曹雪芹写错了诗词,这个在红楼梦中也是有前例的,古时印刷传播水平不如现代,刻印难免有误,可能有的版本作“残荷”也有可能,或者是作者小时侯就是这样背诵的,写到此处,便根据记忆写来,未必就是存心修改。
  
    第二种可能,作者故意按照自己的意思修改诗词,这种做法在当时文人还是比较普遍的。

    第三种可能,作者用“残”字隐喻贾府未来凋零的景象,残荷”象征年老,而且孤独,因为荷叶残枯的时候,往往周围的“同伴”也都已经七零八落了。斑斑点点的雨滴打将下来,可以想象那时气氛凝重,引人深思。

    众所周知,曹雪芹在红楼梦中采用了大量的隐喻,为后文做铺垫,如果牵强说此处亦为铺垫,也未必不可信,以上是笔者一家之言。


{转载}雨打残荷听落寞 <wbr> <wbr>(附评论文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