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峰读书 / 读书专论 / 4、读书要有好的心境

0 0

   

4、读书要有好的心境

2013-06-21  雪峰读书

    4、读书要有好的心境

    读书关乎人的精神处境。一个人心灵空间的大小取决于读书。读书不仅需要整块的时间,安静的环境,更需要一种心境。正如我们不能改变天气,能改变的是我们的心情。在乐观者的眼里是没有坏天气的,有的只是不同的好天气。读书也是这样,没有能不能读书的时候,而只是有没有想读书的好心境。所谓读书的心境,往深里说,是关涉阅读的志趣与方法等。读书是心与书的交流,是一种滋润,也是内省与自察。伴随着感悟和体会,淡淡的喜悦在心头升起,浮荡的寂寞灵魂也渐归平静,让自己始终保持着一份纯净而又向上的心态,不失信心地契入现实,介入生活,创造生活。读书必须求解,但如何求解,有三种可能性:好读书,不求甚解——那是名士读书;好读书且求甚解——那是学者读书;不读书,好求甚解——这叫豪杰读书。后面这句,是对于晚清“豪杰译作”的戏拟。自由发挥,随意曲解,虽说别具一格,却不是“读书”的正路。陶渊明的“好读书,不求甚解”,必须跟下面一句连起来,才有意义:“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这里关注的是读书心境。杜甫卧病秦州时寄著名诗人高适、岑参的一首长诗《寄彭州高三十五使君适虢州岑二十七长史参三十韵》,其中有几句为:“岂异神仙地,俱兼山水乡,竹斋烧药灶,花屿读书床。”这句“花屿读书床” 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的理解是在水旁的一个山头开着花的山坡上或树丛间,放一把交椅,诗人坐在那里,杂着花香的清新空气,无人干扰的宁静氛围,悠闲地读书。这是杜甫想象两位友人闲来读书时的情形,其实也是他自己以为最好而向往的读书环境。“花屿读书床”的读书,自然多属漫无目的的随心而读。这种轻松悠闲的随心而读,或即古人所说的“老闲犹有”的“读书心”。古人有“书癖”“书痴”“书颠”之谓,觉得“读书便佳”“读书最乐”“世间惟有读书好”,甚至以为“有工夫读书,谓之福”,当都是就轻松悠闲的读书而言。我联想起现今的读书,已鲜有古人那样的心境,车水马龙,水泥围城,难寻安静幽雅的“花屿”且不说,只从读者个人来说,便没有古人那样的心境。一般所谓读书,应出于一种爱好,是生活或生命的需要,是一种乐事,是“欣然忘食”而不是废寝忘食。然而,读书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其存续的过程充满了风雨。现代社会进入了一个大信息时代,各种诱惑来到人们面前,新潮的荧光电屏,旧有的声色犬马,争相占据人们的心灵,到底有多少人还能保持读书的好心境呢?对有些人来说,电视机的遥控器像胶水一样粘在手里,无法分离,连那些在校的学子,也被那些花花绿绿的东西所吸引。这是一件鬼使神差的事情,人们已无力捧读一本高雅严肃的书籍。生活的压力使不少热爱读书的人不得不投入功利生活当中。在当下这个势利时代,读书给人们所提供的精神自由,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奢侈品。因为汲汲于名利的人所积蓄的浮躁与烦恼,对读书构成一种巨大的排斥。一方面已难得从容,另一方面读书的功利性似乎太强了。为了求职,为了提干,为了职称,为了生意,为了面子,甚至为了讨上司或异性欢心,个个有着明确而迫切的目的,自然也就谈不上读书之乐了。曾有不少人坦言自己硬着头皮学外语只是为了应付考试,又每有炒股者为了取胜或捞回损失而汲汲求助于传授机宜之书。有的人读了几本书就要求得到什么收益和好处,甚至读着一本书的同时就想着得到相应的回报,把读书当作了付出或牺牲,在与书神作交易。这种被迫或急功近利的读书,自然都绝无轻松与兴趣可言。因此,读书不仅有乐,也有苦、有惑、有恨、有怕,有说不清道不白的复杂感受。

我最为心仪的是闲书心境。所谓闲书心境,说到底是一种率性而为的读书。新居,独处,静夜,一桌一椅一盆竹,灯光浸润四壁,一卷在握,读书的感觉一点点美妙起来。只有抛得开世事纠葛、红尘羁绊的人,才能享此清福。“留一份从容给自己”,是闲书心境的真谛。闲书心境之妙不只在“书闲”,而在“心闲”。可这心境的闲绝非空虚无聊,而是思想的宁静致远,心灵的从容大度。唯有此等心境,才有幽妙玄思的耳濡目染,微言大义的潜移默化,创意灵思的如泉而涌。也唯有此等心境,才能从随随便便的一本书里,读出字中的字书中的书来。这正如武功练至上乘境界的高人,一片树叶即可制敌。闲书心境可谓妙处在于:既无囊萤映雪的艰辛,又无悬梁刺股的苦痛,只有随心所欲的酣畅淋漓。它不在乎读多读少,不牵挂考高考低;那书也无需经典,字典词典、报纸书帖,流行杂志,抓过就读,拿来即看。好比说,在一个阳光暖暖的下午,有蓝天白云,有小桥流水;有一坦平川的稻海,有青翠葱茏的群山,耳边还有点点鸟声掠过。此时,手执一卷,身卧竹椅,让眼前的文字如美妙的精灵,翩翩起舞,入耳入心。倦了,看庭前花开花落;累了,观天边云卷云舒。至于书的内容,惊天动地固然引人入胜,平静如水更加意味隽永。甚至是广告也行,有时由广告中一个词遐想开来又是一妙文。若是白纸一张,就从无字中读出有字来,那才是读书的最高境界。以此心境看人,那人是一本书,有大小深浅,有高潮结局。人是一本最深的书。以此心境看山,看云,看风花雪月,看世相百态,都是博奥深邃的奇书:社会人生无处不是书。“书籍容我静,名利任人忙”。

我体会到,在不同的时段,不同的心境下要读不同的书。比如说读史书就需要好的心境。培根的宏论“读史使人明智”说明了读史的重要性。然而,读史是需要心境的。没有那份特定的心境,硬着头皮读下去也只不过是浮光掠影,浅涉皮毛。如此读法,无法深入,难得真知。老子云:“治大国如烹小鲜。”读史亦然。用文火慢慢熬,当为读史心境的真谛之所在。那么,什么才是读史的良好心境?我认为“一份闲暇,一份从容,一份思考”,此三样合而为读史的心境。“一份闲暇”是读史的首要条件。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天忙得连轴转,工作日程排得满满的,读史只能是奢望。若能在工作之暇、生活之余,觅一方清静之地,坐卧随心,起居随意,则可展卷而读。《史记》生动,《汉书》严肃,《通鉴》平实。古代的史书,不一定要按部就班,对哪部有兴趣就读哪部。不要有畏难情绪。想想毛泽东于繁忙的国事之余,曾圈点二十四史的用心之专和用功之勤,就足可使吾辈汗颜。难,就慢慢地“啃”吧。正因为文字障碍的难解需要费力费时,所以闲暇才成了读史的首选;“一份从容”是读史的必需心态。从容才有耐心,从容才有悟性,从容才有记性。不急不躁,不愠不火,读史方能渐入佳境。有时,一两个文言难词就会把你卡住。卡住就卡住,仔细的查,慢慢地想,反复地嚼,如牛反刍,如鱼饮水,那味儿就出来了。嚼白米饭嚼得久,香味、甜味才出来。史书就是白米饭,情节好比佳肴。教科书把历史的情节早已勾勒清楚,抱着读情节的目的去读史,注定会失望。读史只能是嚼白米饭,越嚼才越有味。史书又好比那一丛丛花草,粗看无奇,用火一熬才知是药,可以治病,可以医愚,可以清心;“一份思考”是读史的目的所在。读史的价值和意义不仅是再现过去,还在于创造今天。从史实中汲取经验和智慧,指导现实的人生和世界,于个人,将使人活得更为理性而清醒;于国家,将使一个民族更为睿智而健全,这就是鉴古知今。无论鉴古还是知今,都需要一颗思考的头颅。缺乏思考的读史,头脑便成了别人思想的跑马场,人就会变成两脚书橱。读死书,死读书,还不如不读;不加思考的读只能使人越读越糊涂。史书就像一片原始的土地,独立思考如一杆犁,批判的眼光则是犁上的尖刃。只有用批判的尖刃去耕耘土地、楔进历史,才能解剖昨天,透视今天,策划明天。有这样的心境,则读史可知兴衰,知得失,知借鉴;有此心境,方可读出史书中的微言大义、春秋笔法;有此心境,方可读出字中的字、书中的书。读当代的作品时,也一定要有良好的读书心境和一种“无意读书”的精神。这是珍惜生命尊重艺术的明智选择。“无意读书”,其实最是一种用最平和的心态来认真读书的过程。在这样的阅读过程中,心中永远不会存在一种怎样的偏袒和成见。无论是言情的琼瑶、武侠的金庸,还是理想主义的张炜、文化的余秋雨,只要他们的作品都值得读,只是借鉴的艺术成份不同。一本书的价值有时候不是一两篇评论所能阐述得清楚的,往往总是需要等待人们用一种成长的历程来品尝。“无意读书”,是一种大智若愚式认知积累。它是读书人在书里书外最奢求的财富。不要理会那些满纸铜臭和陋俗的文字,不要用一种功利的目光来审视书面的人生。书味的感觉除去脉脉诱散的书香之外,它的适宜清淡至少也会让我们过得泰然。退休后,没有工作之忧,公事之烦,处于休闲之境,几乎是“无意读书”,倒觉得读书是在同高尚的人对话,更像与朋友谈心,使我的心灵又得到洗礼和慰抚,人生进入了某种新的境界。从而认识到官可以买来,利可以买来,名也可以买来,但买不来这透明的风,买不来这纯净的阳光,买不来这恬炎、宁静的心境。此时此刻读书,我才真正感到很轻松、很惬意、很富有。于是,闲来无事,我追忆并总结,感觉到最佳的读书心境有如下几种:(1)纯洁的心境。就是说,在读书之前要把一切芜杂的、混乱的、烦琐的念头全部拭去使心境如一池清水、一块水晶。在这张白纸上画出的“图画”才会清晰。(2)渴求的心欲。读书要有如饥似渴的求知欲,要有浓厚的兴趣和爱不释手的感情。(3)安静的心绪。读书时的心绪要安稳宁静,要克服慌乱、烦躁和紧张,心跳应平稳,呼吸应均匀。(4)明确的心志。要有一个念念不记忘的目的,这样才有新的发现。(5)专一的心力。在阅读时要把全部精神倾注在新闻记者对象上,加强感觉器官和思维器官的活动,造成大脑的兴奋。(6)乐观的心情。对不幸、处境,应该有一种惬意的顺向心理,不应该有反感的逆向心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