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峰读书 / 读书专论 / 3、读书要与书签相伴相依

0 0

   

3、读书要与书签相伴相依

2013-06-21  雪峰读书

3、读书要与书签相伴相依

大多数读书人喜欢用书签作读书标记。它像汉字一样,既是最实用的常物,又可以上升为精美的艺术品,是最可爱的小玩艺儿。于是各种各色的书签成为读书场上的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有人把书签比喻为书的情人,书的主人的书僮。这一创意是再恰当不过的了。书签娇小玲珑、秀外慧中、苗条秀气、弱不禁风、亭亭玉立、婀娜多姿……用怎样的形容词去形容都不过分。书签与书相伴相依,寸步不离。她深深隐藏在书丛里,扎在书页中,饱览着书中的风云,吮吸着书中的营养,品味着书中的情感,享受着书中的快乐。她用自己薄弱的躯体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维护着书的洁净。她默默忍受着孤独、寂寞,但没有听她发出过一句怨言,流露出一丝不满,也没有撒过一次娇嗔,始终半抱琵琶半掩面千呼万唤才出来。当人读书读累了,顺手把书签放入书中,让书签代替人的位置,忠实的守护着书中的命运;当人捧起书的时候,将书签轻轻取出来放在一边,她就默默含情的陪伴着读书人。她头上系着的蝴蝶结,像一个未谙世事的小姑娘,那么的调皮,在你的眼前不住的晃动。她为你的高兴而高兴,为你的悲伤而悲伤,为你的愤怒而愤怒,为你的担心而担心,为你的欢笑而欢呼,为你的哭泣而流泪,为你的多情而叹息,为你的舒畅而欣慰。她随着书的翻动不住的移动着自己,她随着书的主人的喜怒哀乐悄悄前进。我认为,书签还是书籍的保安,为书的主人站岗放哨,可以让读书人看到哪里暂时不看了就夹在那里,一是让你下次读一番就知道上一次读到哪里,更重要的是保护书,要不然许多人读小说看到哪里暂时不看了,就把那一页折起来,这多破坏书呀。所以,书签就代替了折页保护了书。而且,那些诸如用枫叶、扇叶、书画卡片制作的精美书签还能给人以审美的享受。仔细品味一番,会发现其另有一番景色:印有名言警句的谆谆絮语;画有古代美人的眉目含情;边塞风光绮丽多姿;传统文化古色古香;花草陶冶胸怀;山水令人神怡;书法寥寥几字使人遐想;动物潇洒几笔思绪奔驰……所以读书人最喜欢的礼物之一就是书签。

虽然书签与书相比太微不足道了,也许人们对她不太在意。可是,她毕竟存在着,而且就在读书人的身边、案头、书中,成为常用工具。于是人们自己动手做书签。为了实用、好看,书签的设计、制作就成为一门手工艺术,各式各样的书签就应运而生。鲁迅的背书方法与众不同,他制作了一张小巧精美的书签。上面写着读书三到,心到、眼到、口到10个工工整整的小楷字。他把书签夹到书里,每读一遍就盖住书签上的一个字,读了几遍后,就默诵一会儿,等把书签上的10个字盖完,也就把全书背出来了。我小时候爱做书签,把形状好看的树叶,夹在书里压干,然后贴在蜡光纸上,沿叶边剪一圈,留下极细的一条边;再贴在另色蜡光纸上,又剪剩一圈。如此反复几次,就成了一枚五彩边的叶形书签。有时找几片树叶,浸在淹过菜的酸液里,把叶质腐蚀掉,只剩脉络,像一面精密的小网,然后染成各种彩色。再在叶柄上拴一截丝线,就成了一枚书签。那网纹之美,不是人工所能想见的。自制书签也很有趣。记得在高中二年级分班时,同学互赠小纪念品,我无钱买商店的礼品,就用白纸条当书签,又看着乏味,就裁成条,在四周镶上红绿花边,花心思抄写几行人们喜欢的诗句或名言警句。如:有王之涣的白日依山近,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有王维的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有有东坡《卜算子》的缺月挂疏桐:有孔尚任《桃花扇·余韵》的你记得跨青溪半里桥,旧红板没一条。秋水长天人过少,冷清清的落照,剩一树柳弯腰;有劝学的鸟欲高飞先振翅,人求上进多读文要醒人方为贵  论当济世始称真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读书身健即为福,种树华开亦是缘千里见书如见面  万山遮目不遮心等等。按对象不同,分送给同学,没想到受大多数同学欢迎、称赞,一时风靡全班,大家都动手做这种书签。在以后的漫长岁月中,我见到有好而小的绘画、图案、照片等等的废画报,就动手制成书签。如今书签的形式多种多样,但大都是纸印制的,也有丝织的、还有金箔做成的但很少见。不过,即使书签换成什么包装,她的功能不会改变。不过,我还是喜欢她的朴实无华,我还喜欢他们做的手工书签那些花花草草压干了细细地贴在有花纹的纸上面,画上花纹,穿上孔,束上线。喜欢是因为用心经营过,那份心,更因为走到人生的平和,所以弥足珍贵。

由于书签是读书的常用工具,需求量渐大,聪明的商人转而用机器加工,于是就成为一种产业,有了市场。有的中小学开展书签设计、制作竞赛;不少书店和图书馆举行书签展。记得1998年武汉中山公园举办过蝴蝶展,其中就有蝴蝶书签,品种繁多,五彩斑斓,真是让人大开眼界。看着一只只美丽的蝴蝶在展台上振翅欲飞,你会以为到了花园里,而这些蝴蝶正停在怒放的花朵上陶醉地享受着甜美汁液呢。各种颜色的蝴蝶书签让人看得眼花缭乱,粉色的柔软、紫色的诡秘、白色的纯洁、彩色的炫目。仔细看了无数的蝴蝶标本的名称,也许是我的脑子里储存的蝴蝶的记忆少之甚少,等走出展厅后再仔细回忆,发现脑海里虽然都是翩飞的美丽蝴蝶,然而种类却只记得粉蝶、蛱蝶、凤蝶之类的。可爱,温馨,深沉,独特…此次书签,作品样式繁多,质量之高令人赞叹。观看者不时发出啧啧的赞美声。有的书籍,其精装本多有一根丝带,上端固定于书脊,下端自由,虽起书签作用,恨无观赏价值。有的书店,在买书付款取书时,收银人员递过来一枚书签,上印风景木刻,千山万壑,气象万千,我诧为珍品,宝爱远过于引来这份礼物的那本书。上世纪五十年代,人民文学出版社等几家出的苏联小说,附有一枚大卡片,上印书中人物介绍,这办法很值得称道。姓名索引表印成卡片,兼作书签用,看到哪儿夹到哪儿,是极好的办法。记得困难时期,印书的白报纸又粗又黄,几个月就泛褐斑,比抗战版强不了多少。此前的一九五七年,为纪念十月革命四十周年出版一套苏俄名著,豪华精装,我买的《静静的顿河》,绸面加纸封,插图用进口铜版纸,不可谓不豪华,但正文仍然是很快泛黄斑的白报纸。其它书籍,更可想见。这枚书签至今还高卧在我的书里,在这次整理藏书时又与我邂逅重逢,那时的情形,还记忆犹新。后来的日子,也陆续收集到一些书签,但再无这么强烈的印象了。直到改革开放后,文化慢慢复苏,书签又时兴了。有一次,我到江汉路书店买《中国儿童钢琴教程》,没想到文质彬彬的店主拿出一小包书签相赠。当时宛如老友睽违重逢,惊喜不置。这几枚书签十分粗劣,但它意味着文化、书缘、人情的回归,也就难以忘怀。近些年,精美的书签越来越多,目不暇给,记不胜记了。我特别喜欢的,有1995年在武汉举行的全国第五届书展出印赠的一套,有黑底上几枚彩色门票,依齿孔分开的几枚书签。今年三联书店印制的一套安徒生剪纸的单色书签,都非常可爱,体现了书业向高品位奋进的精神。最近读《从王瑶到王元化》,内有印着书名的专用书签。美则美矣,但如果在背面印上本丛书的其它书名,兼有信息作用,岂不更妙。更加讲究的人,还会给自己的图书制作藏书票,就像一个独特的书签,夹在书中。藏书票的作用跟藏书章一样,显示拥有者的趣味和标志。近些年,贺卡、请柬等大大风行,常年不断,有的很精致,制作书签的材料更加丰富了。这些转眼作废的东西,一经与书籍发生联系,生命就跟着久远了。回想起来,微不足道的书签,似也随国运的盛衰而浮沉。由于我嗜好喜读书,也就爱惜书籍,我在书页上是不轻易做记号的,更谈不上折叠书页了。看到别人这么做,心里常有一种愤慨。所以,也是爱屋及乌,连带的也喜欢书签,就收藏书签。有时候竟不舍得将真正的书签夹在书本里面,而宁愿用随手拿到的一小纸片充作书签。真的,书签成了一种收藏,甚是可笑可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