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瓦屋图书馆 / 0001 / 今天可以不做作业

0 0

   

今天可以不做作业

2013-06-21  红瓦屋图...
今天可以不做作业
王栋生
  王栋生

  “六一”那天,公交车上,有两个孩子一直在后面叽叽喳喳地说笑,难得一见。看模样,不过是小学二年级或三年级的学生。忽然那个男孩哈哈大笑,高喊:“我太高兴啰,今天不要做作业啊!”车上的人都回头看他,男孩旁若无人,又喊:“儿童节没有作业,哈哈!”女孩也学舌地跟着喊:“今天不要做作业啦!”他们就这样开心地喊叫,而没有注意到乘客们的叹息。

  5月2日上午,南京有一名初中生和一名小学生因为没完成五一节假期布置的作业自杀身亡。两个孩子的生命就这样终结了,两个家庭的伤痛是无法抚平的。这回,有些学校六一儿童节不布置作业,可能是担心再发生不幸事件。但是,不从根本上探究原因,就很难彻底解决问题,“减负”也将永远是空喊。

  不布置作业,或是减少一些作业,中国的孩子是不是就一定会学坏,或是蠢得没法子活在世上?为什么不留些时间让中小学生自主学习?为什么不让他们能保有一些个人的兴趣爱好?为什么不为他们提供发展友情的空间?报刊在介绍全国一些高考名校的“业绩”时,细心的读者会发现:那些学校就是考试流水线,在生产考试机器,学校根本不允许独立思考,教学和教育就是给青少年灌输。

  近年中小学生中流行一个词,叫作“刷题”,即各科教师布置作业时,不是选择有价值的题目,作适量训练,而是打开一本教辅,“从多少页开始,一直做到多少页,明天检查”。早晨,同学见面时会说:“昨晚刷到一半就睡了”,“星期天刷了一天物理,今晚回家刷数学”……教师布置这么多作业,是不可能一一批改的,上课报答案,选择典型题目作点分析,就算了。实行“绩效工资”后,为了“奖惩”公平,防止老师懈怠,一些部门对学校搞“测评”,鼓动竞争,多数教师不得不继续“抓质量”。学校有学校的问题,一些教师的确是智慧不够,但如果问题全出在学校,真的不算难办。事情却没有那么简单。

  曾和几位教育局长和校长探讨减负的阻力,大家都喊冤。在诸多“冤情”中,有政府部门的瞎指挥,有媒体不负责任的报道,有错误舆论的影响,特别纠结的,是一些家长的落后教育观干扰学校工作。比如,有学校减少作业量,发动学生开展有益的交流,便有家长在“QQ群”攻击,指责学校“作业少,老师偷懒”,批评“某老师不负责,星期天不肯补课”,抱怨学校不重视升学,“某某中学就不搞这些花架子,高二下就开始复习了”……甚至有家长因为老师的作业少而联合向学校投诉。几乎所有的学校都遇到过这类“急吼吼”的家长,他们干扰学校的正常教学,理由常常是“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你要孩子朝哪里跑?谁愿和你的孩子赛跑?基础教育哪里有什么“起跑线”?如果一个孩子进了学校只想和别人比优劣高低,处处争强斗胜,门门要拿“第一”,他永远不会有什么快乐,他也可能永远不会有朋友,因为他一刻也不敢松懈,所有的人在他眼中都是“对手”。

  我实在无法理解这些家长,他们为什么不珍惜孩子的童年和少年,他们真的以为多做作业就有了分数,而有了分数孩子就有了一切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