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农总政委 / 最新收藏的文章 / 短剑行动(上)莫罗之死

0 0

   

短剑行动(上)莫罗之死

2013-06-23  工农总政委

  莫罗之死

  罗马,1978年3月18日。意大利前总理阿尔多·莫罗的汽车和护卫他的另外一辆汽车前往议会的路上。这一天议会将就总理朱利奥·安德烈奥蒂的新政府进行信任投票。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莫罗永远无法到达目的地。他的车队在一条叫做Via Fani的街道上被堵住。一群暴徒冲上来,开枪打死了莫罗的5个保镖,将莫罗劫走。绑架者打着极左翼组织“红色旅”的旗号。由于当时“红色旅”的主要成员全部都呆在牢里,外界将这批绑架者称为“第二红色旅”。绑架者们先是秘密审判了莫罗并判处他死刑,然后将消息公开,再提出要用狱中的“红色旅”成员交换莫罗。然而,政府放出风声说不会与恐怖分子谈判。

点看全图

    阿尔多·莫罗(1916~1978)

  嘴里说的和实际做的往往难以达到一致。多年之后,著名的国际恐怖分子,号称“豺狼”的杀手卡洛斯被捕并向警方供称,当时意大利的确想过用几个被逮捕的极左翼分子与“红色旅”交换莫罗。交换地点定在某个中东国家。当搭乘着用于交换的极左翼分子的飞机降落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机场后,消息莫名其妙地走漏了,交换计划随之流产。这样,通过交换的方式换取莫罗一条生路已经行不通。在关押了55天后,绑匪们将莫罗带进一辆红色雷诺汽车,骗他说要带他去别处,要求莫罗用毯子蒙上头。莫罗照办了。之后,绑匪朝他开枪扫射。莫罗身中十弹,尸体扔在车里弃之路旁。这是西方历史上最有名的暗杀事件之一。

点看全图

  莫罗被绑架后,绑架者在“红色旅”旗帜前为他拍摄的照片。

  从表面上看,莫罗之死只是极左翼分子的恐怖行为。但是在莫罗被绑架的55天里,各种政治力量在幕后拉拉扯扯。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莫罗能够活下来。卡洛斯招供时说,美国人希望莫罗死,苏联人希望莫罗活。这两方面的态度如此不一致,根本性地取决于莫罗自己的政治立场。莫罗于1970年代初代表意大利基督教民主党与意大利共产党实现了“历史性和解”,共产党员有可能在意大利政府当中出任部长。此举据称曾经受到美国人的反对。美国总统尼克松和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暗示要是莫罗如果执意一条道走下去会“很危险”。莫罗被绑架时前去参加的议会会议,正好关系到意大利共产党是否能够进入政府。莫罗死后,意大利政坛左右势力的“历史性和解”烟消云散。

  因为有种种疑团,莫罗身亡之后,意大利调查记者佩科莱利(Carmine Pecorelli)经过走访调查,认为莫罗之死除了要将直接责任归咎于“红色旅”外,当时部分政界人员也应该负有责任。他们坐视莫罗被绑架而不管,纵容并默许“红色旅”成员处死莫罗,以便挑起左右势力之间的紧张关系。这种做法之后是黑暗的政治阴谋。

  1979年3月20日,莫罗被绑架一周年零两天后,佩科莱利被枪杀在罗马街头,身中四弹。法医检查发现,杀害他的是一种特殊的子弹,一般用于秘密行动。对于佩科莱利的调查未果,只有后来的一条小小线索暗示了佩科莱利在此案当中的地位:1981年意大利一起政治丑闻曝光,意大利富翁,和黑手党以及恐怖分子有染的利西奥盖利家中搜出一张写着962名政界、经济金融界名人的名单。佩科莱利名列其中,与其同时列入名单但是尚未进入政界的还有后来风流满天下的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传说佩科莱利之死与本国政坛老狐狸安德烈奥蒂有关。但是仅仅是传说。安德烈奥蒂另外一个让人不解的行为是扣留了莫罗被绑架期间写给基督教民主党领导人和教皇约翰保罗一世的信件。1982年,当年参与解救莫罗行动的反恐部门领导人切萨将军(General Chiesa)在西西里的巴勒莫被黑手党谋杀。佩科莱利在他死前,已经预料到切萨会遭到毒手。侦查莫罗被绑架期间,曾经有消息透露过莫罗的拘押之所。但是切萨却对这些情报视而不见。2006年,当时被派驻意大利的美国外交官斯蒂夫皮泽尼克(Steve Pieczenik)在接受记录片《莫罗的最后时光》采访时说:“必须牺牲莫罗来维持意大利的稳定。”

点看全图

    佩科莱利(1928~1979)被暗杀的现场

  佩科莱利在自己的报道当中称,有一个神秘的准军事组织在暗中操纵官方解救莫罗的行动,致使本应获救的莫罗遇害。由于佩科莱利很早就被暗杀,所以这个准军事组织的详情一直都没有暴露。人们从佩科莱利的报道当中听到了一个短短的词语:“短剑”(Gladio)。那时候没有人能够很确切的弄清楚,“短剑”到底是什么意思。

  直到1990年,冷战即将结束。“短剑”才得以曝光在大庭广众之下。它的全名叫做“短剑行动”(Operation Gladio)。事实带着一点黑色幽默。遇害的莫罗竟然是“短剑行动”在意大利的创始人之一。是“第二红色旅”杀死了莫罗。但是将莫罗、佩科莱利和切萨推入暗杀火坑的,是“短剑行动”。有趣的是,主动曝光“短剑行动”的竟然是安德烈奥蒂。1990年10月24日,时任总理的安德烈奥蒂公开宣布意大利存在着一个叫“短剑行动”的秘密组织。11月20日,欧洲议会发表声明,谴责“短剑行动”脱离了民主制度控制,对相关国家的平民生活带来了危险。欧洲议会要求予以彻查。然而,基于官方的调查报告却始终未见出台。

  二十多年来,在研究者们的努力之下,“短剑行动”渐渐露出了端倪。它是北约的秘密组织,目的在于苏联发动入侵之后,在苏军占领后方发动游击战或者执行间谍、破坏等地下任务,在和平时期,它则用来破坏本国的左翼势力,防止共产党在国家政治影响扩大。它的成员大多来自军方,或者至少与军队、尤其是军队当中的特种部队有着密切的联系。当然,各个国家的情报和间谍组织也积极参与其中。

点看全图

  “短剑行动”意大利分支的徽章。徽章下面的意大利文意思是:“我在沉默当中为自由服务。”

  短剑行动最早可以见于1947年的法国。据时任内务部长的德普厄(Edouard Depreux)称,法国的秘密组织代号名为“蓝色计划”。1948年在此基础上成立了西方联盟秘密委员会(Clandestine Committee of the Western Union)。1949年北约成立,并入北约相关部门并于1951年成立了秘密计划委员会(Clandestine Planning of Committee, CPC),并向欧洲盟军最高指挥部(Supreme Headquarter Allied Powers, Europe)汇报。这是一个军事色彩极为浓厚的准军事秘密组织。其政治立场带有极右翼的特征,反共,推崇极端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行为,反对东西方的和解等等。

  1966年,CPC因为法国退出北约的军事组织而将总部从法国搬至比利时。但是法国的相关秘密准军事组织并未因为法国退出北约而解散,依旧保持活动。1957年,短剑行动的第二个分支联合秘密委员会(Allied Clandestine Committee, ACC)在欧洲盟军最高指挥部的命令下成立,其作用与CPC有重叠之处,但是受到中央情报局更加严密的控制。大名鼎鼎的英国军情六处也扮演了重要角色。这些秘密组织的部分人员曾经参与各国的特种部队训练,同时受到训练的有英军特别空勤团和美国的“绿色贝雷帽”的世界上顶尖特种部队。

  “短剑行动”作为秘密组织,很少见诸报端,但偶尔之间也会进入公众视野。1973年,土耳其总理埃杰维特(Ecevit)曾经公开宣称存在有“短剑行动”这样的秘密组织。1976年,西德的联邦情报局秘书因为将“短剑行动”相关材料提供给自己的丈夫、克格勃间谍而被逮捕。但是并没有大规模的广泛的调查和揭秘。在安德烈奥蒂公开承认“短剑行动”之后,部分国家,包括美国中情局的解密资料陆续承认可能有这样一个秘密组织的存在。但是公开承认“短剑行动”的国家,除了意大利,就只有瑞士和比利时。

  CPCACC在欧洲北约国家当中均建有分支机构,各个国家对CPCACC的代号各有不同。例如,在丹麦它的代号为“押沙龙”,在德国代号为“格伦组织”,在意大利代号为为“短剑行动”。本文当中则将“短剑行动”指代所有与之有关的秘密组织。它们在冷战当中的所谓“中立国”如瑞士、芬兰、瑞典、奥地利甚至是塞浦路斯也有分支机构。虽然神秘,但是“短剑行动”的机构相当松散,没有统一的行动纲领和人员编制,大多数情况下是各种秘密组织和社团组成的类黑帮团体。经费来源千头万绪,除了拿着各个国家间谍机构的钱外,还依靠本组织的高官直接获得政府预算,另外一部分经费则可能来自各种不法生意

  在40年的时间里,“短剑行动”制造了大量包括政变在内的大量政府政党丑闻和恐怖事件。除了绑架并杀害莫罗事件之外,还有1980年8月2日博洛尼亚中央火车站爆炸案,炸死了85人,炸伤200多人;1974年5月28日,意大利布雷西亚,“短剑行动”成员在反法西斯游行当中引爆炸弹,炸死了8人,炸伤100多人。在法国,数次暗杀戴高乐总统未遂的“秘密军组织”是“短剑行动”的一部分。在德国,“短剑行动”的相关人员参加了帮助纳粹分子偷渡到南美的“奥德赛行动”。1980年9月26日,德国慕尼黑发生简易炸弹装置爆炸,造成13人死亡,211人受伤。此案的罪魁祸首也可以上溯到与“短剑行动”有关的恐怖分子身上。这件事情不光是德国“短剑”参加,荷兰“短剑”也有份,真正开始了恐怖主义的国际化。

  在冷战结束之后,大部分西方国家的左翼势力消退,意大利的“红色旅”,德国的“红军派”均告瓦解。曾经是意大利第二大政党的意大利共产党也在1991年改名为左翼民主党。“短剑行动”组织失去了目标,也不再有利用价值,因而逐渐被逐渐曝光,大部分停止行动。安德烈奥蒂为“短剑行动”辩护说:“在冷战当中,它们是必须的。”“短剑行动”的成员大多数来自军队等保守和带有民族主义思维的机构。在逐渐曝光和解散之后,一部分成员滑向了极右翼组织。另外一部分则继续与军队勾结,为自己的行为披上了一层民族主义、乃至是国家主义的外衣。接下来要谈到的土耳其“短剑行动”,就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