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洲同心 / 社会/人生 / 跑路钢企老板牵出民间投资圈:不敢跟银行...

分享

   

跑路钢企老板牵出民间投资圈:不敢跟银行贷款

2013-07-13  七洲同心

跑路钢企老板牵出民间投资圈:不敢跟银行贷款

本报记者 瞿宜同 福州报道

江西萍乡萍特钢铁有限公司(下称萍特钢铁)老总“跑路”被曝出是福建长乐市人后,长乐这个原本不出名的地级市立刻引来了众多的关注。

长乐是福州市下辖的一个县级市,人口66万,海外侨胞、港澳同胞近30万,民间资金雄厚,钢铁投资几乎是牵涉当地百姓最多的一个行业。据介绍,长乐人在全国各地投资的钢铁厂多达500多家。

随着钢铁行业的整体低迷,长乐人只能追忆着当年“四万亿”的好日子,而更严峻的现实是,或许远远不止有一个长乐。

长乐也不行了

“市领导问我,我说我也不知道有这个人,长乐钢铁业应该没到那严重的地步。”“跑路”的萍特钢铁老板被曝出是长乐人后,长乐市冶金协会秘书长吴华榕便接到了领导电话。

“萍特钢铁一家远远不能代表长乐钢铁企业。”吴华榕表示。

熟悉长乐钢铁投资圈的王惟(化名)说:“我们都觉得不可思议,长乐人做钢铁的都没有贷款,他还贷款5000万?”王惟认为萍特钢铁老板有点特立独行,是一位与圈内有点脱离的长乐老乡。

7月8日,长乐市冶金协会发布的长乐籍部分钢铁企业价格数据显示,全部处于停涨甚至是部分下跌态势。而中国联合钢铁网的数据显示,自今年2月下旬以来,钢材价格指数几乎一路下滑。

“从2011年10月份开始,市场就开始不好了。现在没钱赚,能保本经营就不错了,基本是保本、微利或处在盈亏边缘。”来自长乐的林钢(化名)告诉本报记者,“前几年赚钱的、靠自有资金运作的还可以维持,负债率高的企业就坚持不住了。”

林钢经营着一家年产量200万吨的钢铁厂,他的公司周边三四家产能在30万-40万吨的小钢铁厂早已暂时停产。“长乐人投资的小钢铁厂很多都关停了。”林钢说。

“以前特别是逢年过节,银行里取钱排队的队伍都很长,现在很冷清,没分红了。”长乐当地一市民说。

“钢铁黄埔的校长”

据福建当地媒体报道,长乐人在全国投资兴办的民营钢铁企业多达500多家。而这庞大“铁军”的源头,则是一个叫陈法官的长乐人,圈内称其为“钢铁黄埔军校校长”。

陈法官现年60岁,货郎出身,早期走街串巷收购废铁料,凭着敏锐的商业嗅觉,上世纪80年代初,陈法官与亲朋好友合资建起第一家钢铁厂。

据认识陈法官的人士介绍,陈朴实少语,经常待在车间,“不锈钢下料配比亲自下单”,是一位实践中走出的技术行家。

随着企业做大,参与经营管理的亲朋好友纷纷独立出来,创建了第一批钢铁企业,被称作“黄埔一期”。上世纪90年代,长乐人的投资开始走向全国,使全国涌现出一大批中小钢铁厂。

长乐市冶金协会的110名会员企业,算是同行中的有实力者。“上规模的在50、60家左右。”吴华榕说这数据自己心中都没谱,上规模的标准指年产量在100万吨以上的钢铁厂。

林钢稍一掐算,“年产500万吨的有5-6家,200万吨的在30、40家左右。”在区域分布上,长乐人投资的钢铁厂以江苏、山东、河北、山西、云南、广西等省份为多。

来自全国工商联中小冶金企业商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民营钢铁企业产量达3.62亿吨,占全国钢铁产量50%。

还有一个能充分说明长乐民营钢铁实力的事例则是:2011年,宝钢集团以70%股份入主福建德盛镍业有限公司,后者为陈法官所创办,陈持股比则降至30%,改组后的宝钢德盛不锈钢有限公司成为宝钢集团主要的不锈钢生产基地。

有知情人士介绍,陈法官持有红土镍矿直接生产不锈钢专利,且控制了东南亚低价红土镍矿资源,极具成本优势,宝钢看重的正是这些。

“不贷款永远不会倒”

“不贷款永远不会倒,贷款怕有一天会倒。”长乐钢铁圈内的一句行话,道出了中小钢铁企业的生存现实。

“不贷款”,说的是长乐投资钢铁独特的民间融资模式;“怕贷款会倒”,则是钢铁行业受制于经济环境及政策变幻的无常。

长乐人投资钢铁厂,基本以家族为核心,亲戚朋友集资入股,多则几百上千万,少则5万10万,全凭熟人熟面,无入股凭证,且投资圈不断外延。

“有的人还不知道钱是投给谁,只要其中一个环节把钱吞掉,后面的就拿不到钱了。”魏翔(化名)告诉本报记者,“投资关键要看老板人品。”魏翔是一个普通的长乐投资者,他将100万元投资到了朋友的钢铁厂。

“我一个朋友,当地银行要给他20亿元授信额度,他推掉不要。”王惟告诉记者,如果遇上行业不景气,贷款将是一笔沉重的负担,企业随时会被拖垮。

由于钢铁属限制发展产业,规模小的民营钢铁银行更看不上。长乐钢铁企业的贷款,主要来自库存抵押或关联企业的“转贷”,贷款占比一般控制在一个可控水平。

银行出身的林先生认为,长乐当地民间借贷月利率在1.2%-1.5%之间,“这样的民间融资水平是健康的。”

追忆“4万亿”

众所周知,最近一次的钢铁全行业低迷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那个时候钢材价格也下跌,不过没有这次这么严重,后来中央出台了4万亿投资计划,3-4月低迷的时间,一阵风就过去了。”林钢轻描淡写了5年前的那场短暂的危机。

4万亿投资计划出台后,“钢材供不应求,一直涨价,一个月涨2-3次,只要有库存就赚钱,持续了近2年时间。”林钢表示。

“那时建筑钢材4000—5000元/吨,好的时候,一吨就有1000元的利润,那是很异常的!”王惟告诉记者,长乐钢铁行业投资的合理利润水平一般在200-300元/吨。

“2008年的时候,钢铁产能就严重过剩了,过几个月时间,市场一下子就供不应求,我们做钢铁的心里都很清楚,这不可能,行业突然就不过剩了?”王惟说很多企业就预见到当时政策的不可持续。

据介绍,2009年后长乐民间新上马的钢铁投资项目就少了许多,有的则是在原有产能基础上的改造、提升。

在云南投资钢铁厂的郑官(化名)告诉本报记者,“估计整个行业产能要压缩20%。”不久前,郑官刚收到当地政府下发的带有国家发改委、工信部抬头的《关于坚决遏制产量严重过剩行业盲目扩张的通知》。

“现在,实体经济不行,城镇化规划又迟迟未出台。”而作为基础行业的钢铁,林钢说自己只能继续熬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