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之园 / 情绪后果 / 死亡教育

0 0

   

死亡教育

2013-07-17  微风之园

我国死亡教育缺乏 1/3的人面对亲人离去想过自杀


死亡是生命历程中自然的一环,换言之,它是不可避免的。我们无需对死亡忌讳甚至避而不谈。


死亡教育就是要帮助人们正确面对自我之死和他人之死,理解生与死是人类自然生命历程的必然组成部分,从而树立科学、合理、健康的死亡观;消除人们对死亡的恐惧、焦虑等心理现象,教育人们坦然面对死亡。


然而在我国,死亡教育极度缺乏。我国没有关于死亡教育的书籍,学校也没有开展关于死亡或者生命教育的课程。在对111位丧亲人士的调查中发现,逾七成面对失眠、健康变差等问题,82%人于亲人去世后常感孤独寂寞,三分一人更透露曾有自杀念头。

家人无法正视死亡 弥留老人抱憾离去

   中国传统文化避讳谈死亡,因为内心恐惧死亡,不谈论它是最好的心理防御。但不去探讨它,我们又如何去对待行将离开的亲人,既不触碰禁忌又希望亲人没有遗憾地离开,这不可能办到。因此,我国的临终关怀缺失,更多的是因为亲人之间的价值冲突。

   25岁的女孩肖佳(化名)一年前失去了自己的外婆,至今,只要看见医院的病床,肖佳就会放声大哭。一年前,胃癌晚期的外婆住进西安肿瘤医院治疗,远在外地工作的肖佳赶回来,外婆拉着肖佳的手说想回老家,可肖佳担心外婆的身体受不了路途颠簸;外婆想吃咸菜,肖佳和父母却硬让外婆吃医生开的营养品;外婆不想再做化疗,肖佳哄她“再做一次就会好”。 外婆弥留之际意识已不清楚,那一刻肖佳才忽然明白,在外婆还能清楚地和她相处的时光里,她和父母“只顾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全然没有顾及外婆想要什么”。

  外婆弥留之际意识已不清楚,那一刻肖佳才忽然明白,在外婆还能清楚地和她相处的时光里,她和父母“只顾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全然没有顾及外婆想要什么”。 [详细]

患病医生两度自杀 直面死亡反而获得内心安宁

   五年前,身为医生的王川因为一次手术意外导致盆底神经痛,这个只有1%的手术失误就这样被王川“摊上了”。 剧烈的疼痛从不间歇,疼痛时恶心、头晕、呕吐,这个全国也无法看好的病,王川只能依赖吗啡和杜冷丁对肉体止痛,“基本每四五个小时一针,一年打1800多针。” 身为医生,王川知道,吗啡和杜冷丁的大量注射最终将导致肾脏和心脏衰竭,对他而言,“就是个时间问题”。

   2008年到2011的三年,王川住在家里,剧痛难忍时他就想着自杀,“三年来两次。”王川说,“那样没有质量的活法,每一天都在和自己的意识搏斗。”可两次都被救活。第二次自杀未遂时,他要求住进医院,“没理由再折腾亲人。”等到了医院,他才发现,“还有那么多要面对死亡的人。”

   现在,他“开始从一些书里认识死亡”,之前,他从未关心过这个问题,即使是在自己选择两次自杀的时候。亲人探访的日子,气氛明显变得宁静,以前他暴躁,觉得周围的人都在厌弃他,他“也同样厌弃自己”,后来他明白了,“不是厌弃,是恐惧,是恐惧死亡有一天真正到来。” 以前,他厌烦义工主动和他聊天,“那预示着他们知道我会死。”但现在,他不会再这样想,“死亡和生一样是每个人都逃不过的事情,死亡迟早会来临,但我可以更从容些。” 他的身体在一天天衰竭,但有一点他很确信,“可以平静地等待那一天。”[详细]

8岁孩子得知人会生病会死 心情低落觉得人生没有意义

   叶女士的儿子今年8岁,读小学一年级,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因为读书多,总会提出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昨天吃晚饭时,他突然问我,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叶女士说,这让她还丈夫无言以对,“儿子气呼呼地说,你们不说我也知道,人迟早要死的,所以人生也没什么意义!”儿子还说,电视里讲,人老了会死……这让他们很惊讶,很担心。

   吃晚饭,妈妈收拾碗筷时,儿子又缠着爸爸问同样的问题,正看电视的爸爸有些不耐烦,直接说:“人迟早都要死的,死了就没了。”“那我死了以后,不会重新再造一个我出来吗?”儿子又问,爸爸点点头,没想到儿子突然大哭起来,心情很低落了,说上学也没意义了,看书也没意义了,做人也没意思了。[详细]

  中国缺乏死亡教育,因此才会有绝症病人自暴自弃,无法平静度过最后的生命时光,才会有亲人对弥留之际家人的手足无措。我们没有死亡教育,因此当孩子问起我们什么事“死亡”时,我们总觉得不吉利,避而不谈。其实死亡何须忌讳,它只是一个自然的生命过程。客观的面对它、认知它,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 4D生命馆:立遗嘱、写墓志铭 让普通人体验“死亡之旅”

黄卫平和他的同伴们甘冒天下之大不韪,正在想方设法让普通人体验死亡——建一座生命体验馆。在这个体验馆里,体验者将经历立遗嘱、遗体捐赠、撰写墓志铭等,最终躺在传送带上,被送进一个全息4D焚化炉。幽闭的空间,死亡的气氛,或许能让感受者在那一刻接近真实的自己,从而对生命产生新的洞见。


去年,丁锐和黄卫平亲往上海火葬场,体验死亡预演。殡仪馆提前冷却了一个焚化炉,黄卫平垫了一层布在传送带上,随即躺下身去。传送带慢慢将他带进焚化炉中,一个自动门缓缓放下,一关上,鼓风机轰隆隆地响,风直接吹到脸上,全是骨灰渣子。“呼吸不过来了,一阵紧张,没什么想法。”黄卫平说,躺在焚化炉里,感到时空消失,“自我的感觉放大”。原本以为那一刻会产生什么顿悟,结果却没什么想法,只是身体的紧张让自己忽然明白,恐惧本身并没有那么可怕。[详细]

● 绝症病人办生前葬礼:关于死亡的另类教育

黑色素瘤、生前葬礼,这不是电影《非诚勿扰2》中的剧情,而是陈伟霖实实在在的人生。31岁,同时已经直面死亡31年的他,在为自己写好遗书、按照自己的意愿完成了自己的葬礼后号称自己随时可以去死了。


一出生就身患绝症,不断地接受着死亡警报,陈伟霖却表示自己并无遗憾,“在我办完属于自己的葬礼后就觉得自己该做的事都做了”。陈伟霖对于自己的葬礼最满意的部分是赠言仪式,“100个我的亲人朋友发表了对我的赠言,而我也一一回应了。这场葬礼创新而传统,我有睡棺材,进行遗体道别,甚至还有收礼金”。不同的是他不希望自己的葬礼一味肃穆,“我和朋友们说,如果我的死让你哀伤那你就穿素一点,如果你坦然接受我的死亡,你穿什么样的衣服都行”。陈伟霖直言自己并不需要多一场葬礼,已经足够了。


现在这个悲观主义者以自己做活招牌,单枪匹马在快节奏的香港推广死亡教育,去学校演讲,做死亡画展,当然这其中最成功的策划莫过于自己的生前葬礼。因为不确定自己是否有明天,所以陈伟霖这个悲观的快乐者只能积极地生活在当下,“我感觉我的价值就是帮助其他人找寻到自己的价值”。


陈伟霖个人的出现,或许并不能改变社会对于死亡的看法,但至少有那么一段时间大家开始开诚布公地探讨死亡,而他给社会最直观的冲击或许莫过于,一个30岁、其貌不扬、从出生即患有绝症的人还在努力求生,过好他的今天,普通人似乎找不到倦怠的借口。[详细]

  台湾高雄师大教授、教育学博士张淑美,多年来从事幼儿死亡教育研究。她在《儿童生死教育之理念与实施》一文中指出,儿童在4岁左右就会产生死亡的概念,如果无法得到父母或老师的正确引导,容易对死亡产生错误认知,进而产生负面情绪,影响一生。因此张淑美认为,幼儿死亡教育是十分必要的。

什么是“死亡” 请科学的为孩子解释

面对“死亡”这个必须面对但谁都不愿意提及的话题,大人们应该如何跟孩子沟通?


● 对婴幼儿(0-4岁)阶段的孩子来说,对“死亡”没有概念,也很难明白死亡的概念,这个阶段,家长可以用一些比喻拟人的方法解释“死亡”,比如可以把孩子心爱的玩具比喻死亡,玩具坏了,没法恢复了,就是死亡了。


● 4-7岁的孩子,已经有了一定的社会认知能力,这时父母首要做的“生命教育”就是告诉孩子,死亡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并培养好孩子的安全意识,这是非常重要的。


● 上了小学(7-13岁)的孩子,他们已经具备一定的独立性,和成年人一样有悲伤的情绪,这时,家长就不能拐弯抹角,用比喻举例混过去,应该面对孩子提出的问题,用科学的角度,让他们以科学的眼光来看待这件事。可以带他们去自然博物馆,科技馆,看看人是如何出生,长大,老去,死亡,平静地告诉他们,他们就不会害怕,反而会欣然接受。不过,家长们切记,和孩子们表达“死亡”的言论时,千万不要去吓孩子,不要让他们对死亡产生过度恐惧感。


● 家长自己不要表现出对死亡的恐惧,否则孩子也会蒙蒙眬眬地怕死。应该让孩子知道死亡是很自然的事,死了就不动了、不吃了、不工作了。 [详细]

看国外及台湾如何对孩子进行“死亡教育”

● 美国: 美国的一些小学校里开设了别具一格的“死亡课”。在教育部接受过专门训练的殡葬行业从业人员或护士走进课堂当起教师,跟孩子们认真地讨论人死时会发生什么事,并且让他们轮流通过演剧的方式,模拟一旦遇到亲人因车祸死亡等情形时的应对方式,体验一下突然成为孤儿的凄凉感觉,或走进火葬场参观火葬的全过程,甚至设计或参加一台模拟的“向亲人遗体告别”仪式等等。


对于孩子提出的“死亡问题”,美国家长总是做出最为直截了当、简单明了的回答,并尽量避免似是而非或模糊不清。此外,他们也较少利用神话或宗教中的诸如天堂、地狱之类的传说来对死亡做出解释。这是因为他们认定,尽管做出这样的解释也许最为简单轻松,但要是孩子长大了并不相信这些,那他就必然会陷入更深的无所适从之中难以自拔。


●英国:在英国,皇家学院于1976年建立了死亡教育 机构,开设了远程教育课程。1988年教育改革方案出台后,其中包括“死亡和悲哀”等学习项目,健康教育的标准也包括了“死亡和丧失”课程,为年龄低至 11岁的儿童开设内容与死亡有关的课程。教育部门认为,这门课程将帮助孩子们“体验同遭遇损失和生活方式突变有关联的复杂心情”,并且学会在各种“非常情 况下把握住对情绪的控制力度”。


●台湾:20世纪末,台湾学校广泛开展生命教育活动,并把2001年定为台湾的“生命教育年”。目前,台湾小学没有专门开设“生命教育课”,但开展了相关的生命教育活动,内容包括两方面:“生命的旋律”和“温馨你我他”。在“生命的旋律”教学单元中,由教师讲解有关生命起源的问题;“温馨你我他”的教学,则主要是通过课外活动来完成。台湾中学普遍开设正规的“生命教育课”,编制了生命教育教材及“生命教育教师手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