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农总政委 / 我们的事业-... / 4. 唐·维托时代

0 0

   

4. 唐·维托时代

2013-07-26  工农总政委

在黑手党历史上,唐·维托是已知最早的教父,也是对黑手党历史影响最大的教父之一,他创造了黑手党时代的辉煌,但也见证了墨索里尼对黑手党的残酷打压,唐·维托是黑手党旧时代最好的象征。
  
  二领主的最后辉煌
  
  唐·维托的全名是维托·卡希奥·费尔罗,唐是人们对他的尊称,出生在西西里岛首府巴勒莫附近的一个小镇上。与几乎所有黑手党的创业者一样,维托是穷人家的孩子,没上过学,不认识几个字,因此,要出人头地,就必须加入黑手党,组建自己的家族。
  
  在唐·维托的时代(19世纪末,20世纪初),黑手党的主要盈利渠道是土地。我们在前面说过,西西里总是接连不断的被异族征服,而这些征服者的后裔则控制着农业时代最重要的资源——土地。外来的统治者要维持统治并不顺当,如果这些统治者无法妥善处理与土著居民的关系,那么这种统治便会显得摇摇欲坠。在西西里历史上最能证明这种关系的就是安茹王朝早期发生的西西里晚祷事件,因为法国士兵的出格举动,使得安茹王朝丧失了对西西里岛的控制,因此,对于外来统治者而言,政权的本土化是长治久安的必由之路。在中国的历史上,外来势力本土化的例子数不胜数,马上能打江山,却不能治江山,一个少数民族统治庞大的地域,就必须任用本地人来管理。而黑手党的情形则和中国的著名黑帮大亨黄金荣的发迹史很相似,黄金荣的表面身份是法租界的华捕,也正是这层背景,让他在上海形成了盛极一时的黄门,黄金荣并不是中国黑社会的两大帮派洪门和青帮的任何一支,依靠租界华人制华方针的掩护,黄金荣发展出的是有别于此的新式帮派。黑手党最终成形,同样也是基于征服者的后裔任用本土势力来维护权利的大背景,征服者因为征服获得了大量的土地,但是因为政府力量在西西里的弱势,这些领主很难在西西里稳定地经营,因此他们证明将土地转租给了有着一定势力的当地人,收取租金,而这些承租的当地人再将土地转租给农奴,他们收取农奴的租金,并赚取丰厚的差价,这些人被称为二领主
  
  俗语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征服者们虽然名义上获得了西西里的主权,但是他们根本无法控制西西里的局势,这些外来的贵族虽然表面煊赫,但是却挡不住地方势力的滋长。这些二领主有很多都是当时已有雏形的黑手党家族的头目,他们组建社团以保证土地正常的经营,而当他们发展起来之后,他们就将枪口转向了那些外来的贵族们。二领主们逐渐开始排挤原先的土地所有者,并依靠暴力逼迫这些领主贱卖土地,而领主们往往不得不把价钱压到极致,才有可能将土地出手——因为其他人根本就不敢染指这些土地。在1860年,英雄加里波第率领他的红衫军(又称千人军)赶走了波旁王朝的统治者,使得西西里回到了母国意大利的怀抱,意大利的统一使得西西里岛的外来贵族们更加无所倚仗,因此在和二领主的争斗中失势不可避免。
  
  成为二领主对于当时的黑手党家族头目来讲,是赚钱的便捷途径,黑手党家族们拥有甚至政府都感到胆寒的暴力机器,因此他们成为农业时代的宠儿也是顺利成章。而从小就有冒险意识的唐·维托当然也加入到了成为二领主的潮流中来。
  
  唐·维托和所有伟大人物一样,有一颗雄心,尽管出身贫寒,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但是在为人处事上出色的天赋使得唐·维托很快便崭露头角。维托组建了自己的家族,并依靠联姻使得家族的势力不断扩大,而天才的唐·维托也发现在他的时代,经营土地是发财致富的捷径。
  
  唐·维托是个具有人格魅力的人,他的手腕同样令人称道,他明白要经营土地就必须使在那里劳作的农民听命于他,而对待农民,我们的维托并没有使用愚蠢的暴力,而是鼓励那些农民加入他的光荣社团共谋富贵。虽然唐·维托手段残暴,但是从表面上来看,他是个讲义气,慷慨助人,对待信徒友善而有威严的领袖,因此很多当地的农民都加入到了他的社团中。光荣社团的影响力与日俱增,在当地成为一股强大的势力,也因此为他的土地生意扫清了道路。
  
  唐·维托在土地上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同样他也在土地上培植自己的影响力,农民和地主都对唐·维托敬畏有加,依靠这无声的影响力,他的土地生意越做越大,而随着而来的就是在西西里的政治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土地是黑手党生意的最初阶段,而唐·维托的辉煌是黑手党土地贸易的顶峰,但是随着农业时代向工业时代的转化,黑手党赖以支持的土地已经越来越跟不上潮流,因此唐·维托在土地上取得的辉煌是黑手党二领主时代的最后辉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