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随缘斋 / 杂文 / 岁月如刀,刀刀催人老

0 0

   

岁月如刀,刀刀催人老

原创
2013-07-27  水云随缘斋

 

 

 

不要说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也不要说,去留无意,淡望天际云卷云舒。世人皆有心,凡心皆有情,要说忘却一切前尘往事,忘却生命里的那些爱过,恨过的人,忘却那些人生中哭过笑过的事,那是自欺欺人,言不由衷的假话罢了。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景,只是被牢牢的锁在心灵的最底层。那些情,那些爱,那些泪,只是被深深的收藏在灵魂的最深处。不能忘,不敢忘,不会忘。

                               ————题记

 

我在我的午夜,浅坐。盈盈的握着飘香的清茶。读山、读水、读流年、读曾经有过的梦、读生命中深深浅浅的足迹、读如梦如幻的思绪。烛光一样的温情,穿过月色的清辉,滑向灵魂的深处。有些词语,只适合放心里,一旦说出来,也许就扰了谁的清梦,抑或像瓷器一样,稍不小心,就会碎了一地。思绪,左顾右盼,只为奏一曲温馨的和弦,取悦自己。那么,就端着装满记忆的酒杯,浅斟慢酌,让那逝去的时光,若隐若现地走近;那么,就轻轻挥动水袖在心灵的海滩上,舞一曲灵魂的独白。

 

不经意间,春天已经过去了,我的生日也在不知不觉间悄悄走远,没有喜气的庆生蜡烛。没有众星捧月的庆生宴席,没有甜蜜的生日蛋糕,生日原本就是只属于自己的时光啊,呵呵。可是,就连我自己也已经忘记了呢。其实,生日就像人生旅途上的一个一个坐标,记录着自己的成长轨迹。今夜,看着那个已然走远的,一年一度,生命与轮回相逢狭路的日子,我只想静静的回眸来时的路,为自己唱一首清浅的歌。

 

岁月匆匆,流年飞逝,二十余载,弹指一挥间。稍一转身,已然从懵懂无知的孩童蜕变为青涩叛逆的少年,再从青涩走向成熟,好像不知不觉间,已经长大成人了。诚然,一万个日日夜夜,在历史的长河里只是短短的一瞬,而在人的生命里却已走过了不少个春秋,特别是其中的心路历程,感觉好像走了好远好远……

 

 

 

 

我生在江南一隅,在水乡温婉的情怀里沉醉了十数载。记忆中的故乡,风烟俱净,澄清得如一汪碧清的流水。漫漫岁月中流淌着江南古镇的恬静,江南雨巷的幽深,江南儿女的灵韵……故乡的童年记忆,是漫山遍野的金黄辉映着一大片、一大片纯粹的新绿;是挂着串串紫玛瑙的葡萄架;是梦中的青灯;是母亲轻柔的歌谣;是带着火红的花冠在绿野里疯跑……童年,是我心中一席绿意盎然的圣地,纯洁和天真,自由自在的在那里任意播撒、抽穗;童年是我心中一曲难以忘怀的歌儿,歌声里充盈着蹦跳嬉戏、欢声笑语;童年是一首温馨美丽的诗,在那里可以天马行空,驰骋万里;童年是一桢色彩斑斓的画,蓝天白云、青山绿水,随意泼墨挥洒;童年是一叶张着帆的小舟,急急的盼望着长大,期待着扬帆远航……而今,童年的脚步早已跟随着岁月的流逝匆匆走过。那儿时甜美的时光,也已经永远的在记忆深处定格,常常成为梦中的风景,常常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或哭、或笑……那是在我遥远的记忆中,最宁静、最开心的时光。虽然没有繁华都市白天的热闹喧哗,也没有十里洋场夜晚的灯红酒绿,却有着只属于农家的恬淡安静;有着只属于稚童的天真无邪;有着只属于孩子的无忧无虑,

有着像那天空中的鸟儿那样的自由和欢快。

 

少年时的浪漫绚烂,快乐欢笑,率性而为,莽撞冲动,愤世嫉俗,任性不羁,轻狂张扬,争强好胜,锋芒毕露,重情讲义,凄清孤独……随着岁月的流逝,慢慢沉淀下来,有的成为个性的点缀,使之形成了独特的人格魅力,有的则在我的职场生涯中继续着她的风采。而少年时的伙伴,青梅竹马的知交,却各自天涯,也许,经年以后,会慢慢的淡忘,会慢慢的离开我的世界。然而,却不会是过眼云烟,爱过,笑过,哭过,留恋过,不舍过,终会留下痕迹。青涩年少的时光走远后的日子,春华秋实依然缤纷,尽管在我看来,那些花儿,那些果儿,已经没有了原来纯正的颜色……

 

我站在时光的渡口,用心极目远眺,在夕阳的逆光里,透过泪的薄雾,看到了远方的母亲头上那如雪的白发;看到了劳苦的父亲脸上那严寒酷暑留下的沧桑;看到了纤弱的女孩一骑单车风雨兼程的艰辛;看到了白衣飘飘,长发飞扬,迎风而舞,率性而为的洒脱。四季的风,穿过岁月,从远古吹来,吹起了漫天的红尘,冷冷的打在脸上,碰落了儿时放飞的纸鸾,吹起了我心湖里的层层涟漪,让掩藏在灵魂深处的水仙静静的开放。我在清清泠泠的风声中,听到了游子离家时的轻轻呜咽;听到了青梅竹马恋恋不舍的低语;听到了恩师殷殷的叮嘱;听到了羸弱女孩心底的呐喊……

 

午夜的钟声写满了古老的歌谣,在黑夜中为生命歌唱。时光的刻刀,将记忆切割得支离破碎,指点江山那些离去的人,那些远去的景,那些淡忘的故事,犹如落下帷幕的舞台,已然乏人问津了。时间好像不知疲倦的行者,忘情的走着,走着,带走了多少前尘往事,席卷了多少儿女情长。悠悠往昔,如烟似雾,清风微拂,即烟消云散。几多快乐的时光,几许忧伤的日子,一如指尖的细沙,流入时间的长河,渐行渐远……曾经以为,往事就像是旅行中沿途的风景,路过之后就会遗忘,谁曾想,那些逝去的年华,一如萦绕于心中的一阙词,低吟着人生中的悲欢离合,默诵着生命里的喜忧哀乐。家乡苍翠的原野是人生旅途中最美的风景;成长路上风雨的洗礼让脆弱的心凝练得淡定刚毅,而那少小离家的苦涩,寄人篱下的心酸,寒窗苦读的艰辛,孤寂无援的茫然,如今都已随着行云流水淡去,再回首时,已是风轻云淡,星转斗移,不再介怀了。

 

假如,逝去的年华是一曲动人的交响乐,那么,童年无疑是那段最简单明快的旋律。原野里向日葵那金光色的梦久久的萦绕在心头,儿时的好友,那一直守护着我的大黄狗,如今是否还安然健康?青春啊,则是交响曲中最精彩的乐章,是生命里最唯美的音符,在时间的光晕中,青春的韵律如穿梭般的流彩,带着不羁的忧郁,亦真,亦幻。光电的斑驳,辉映着五线曲谱,折射着青春年华中的彷徨。欢笑、痛苦、成长、蜕变,一幕一幕在生命里定格。阳光透过云层投下树的影子,不远不近,停留在生命的旅途中。白衣飘飘,风华正茂,指点江山,挥斥方遒,泼墨挥毫,嬉笑怒骂皆文章……风从远方吹来,带来了洁白的蒲公英,点缀了炫丽的青春,装扮了美丽的回忆。青春,清纯一如水墨青花。美丽的不粘人间烟火,只是不知道,经年以后,初见时的清清盈盈,会不会被浓浓的世俗味儿熏染的满面烟尘?

 

 

 

 

是否还记得有多久没有流泪?尽管一次又一次午夜梦回泪湿枕畔;是否还记得有多久没有敞开心扉尽情倾诉?尽管一次又一次话语已经到了嘴边;是否还记得有多久没有开怀欢笑?尽管一次又一次已经扬起了眉梢……曾几何时,生命在不着边际的、五彩斑斓的梦想里轻舞飞扬;曾几何时,浓墨重彩的在青春的剧场里尽情演绎着自己的故事;曾几何时,我们将宝贵的时光任意的挥散在那些天马行空的文字中;曾几何时,单纯的世界里只有黑色和白色,没有中性的灰色;曾几何时,想象中前方的路总是柳暗花明,馨香满天;曾几何时,喜欢结伴流连在繁华的大街上,收集每一个擦肩而过的笑容;曾几何时,喜欢用单纯的视角,去记录身边点点滴滴小小的感动……从什么时候开始,灵敏易感的心灵不再脆弱,冷静和理性为她装上了护翼?从什么时候开始,多愁善感的女孩不再流泪,心中的诗情画意也随着枯竭的眼泪荡然无存?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不释手的书卷和诗文统统束之高阁,成了名符其实的藏书?从什么时候开始,酷爱的 Beethoven  Tchaikovsky 慢慢的被流行歌曲所替代,委婉动人的轻音乐再也无法拨动心弦?冷冷的风,预演着那一场灿如烟花的青春最终的结局。青春啊,给人生带来了太多太多的美丽,青春啊,又在人生里带走了太多太多的璀璨。青春来的轰轰烈烈,走时却冷冷清清。

 

夜已深,灯已残,弦月清辉引愁浓,窗外寂寂万籁静,只有远处那盏孤单的路灯拉长了茕茕孑立的影子。看着那橘色的光芒,仿佛看到了喧嚣繁华俱散尽,灯火阑珊已不再,华美大戏散场以后的那份落寞与执着。如果青春不回眸,那么她的彼岸会不会是我无尽的天涯?如果青春散场,那么她特有的印记,会不会在岁月里湮灭?虽然说,在过去的那些年华里,封印的都是些细枝末节的琐碎小事,却承载着人性的真善美,却有着扣人心弦的感动。却都是我们用纯净的心灵演绎的“曾经”……是谁说地久天亦长?谁又说昨昔已经被时光埋葬?虽说那些青涩又美好的过往会随着流年的远逝而淡去;虽说回忆的扉页会随着时光的流走而泛黄,而那些生命里最开心的点点滴滴,会永远封存在心里,偶尔化作一段段多情的文字,被收进岁月的长卷。曾经啊,终究是回不了的过去。当你刚刚领略到身处的境地是多么美丽旖旎,多么纯真静好的时候,转瞬之间她已然与你擦肩而过,消失在无法触及的远方……有人说,岁月如歌,高唱低吟总相宜,我则说,岁月如刀,刀刀催人老……然而,那些过去的年华,却真的如一首歌,唱着我和你的曾经,吟着的那远去的悲欢离合……

 

又是一年夏正浓,这个季节,在我的家乡有着最美的风景。点点萤火映清辉,荷香十里醉远客,夏虫声声唱不断,青纱帐里梦正甜。然而,晨曦终究会把梦境剪成云烟缕缕,随风散去,儿时的故事只是属于过去的童话。可是偏偏就无法忘却,始终魂牵梦萦,刻骨铭心……伫立于茫茫天地之间,感受着匆匆岁月的无情,我想,我是一个追求唯美的人,这就注定了会受到世俗的冷落。唯有伴着一盏孤灯,一弯弦月,一弦清音,独自清欢,独走红尘。流年的飞逝,催老了一颗纯净脆弱的心。麻木了的心是不是不会再感到痛楚?曾经以为此生再也无泪,可是为什么今夜的眼泪那么汹涌?曾经以为那些温馨的回忆早已被丢弃,可是为什么今夜那么清晰的出现在脑海?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生生灭灭,天道轮回。或喜或忧,或爱或恨。都是人生途中的一道风景,都是藏在心底的一点朱砂。敞开心扉,浅书一帧四季的长卷,淡写人生的滋味。不要说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也不要说,去留无意,淡望天际云卷云舒。世人皆有心,凡心皆有情,要说忘却一切前尘往事,忘却生命里的那些爱过,恨过的人,忘却那些人生中哭过笑过的事,那是自欺欺人,言不由衷的假话罢了。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景,只是被牢牢的锁在心灵的最底层。那些情,那些爱,那些泪,只是被深深的收藏在灵魂的最深处。不能忘,不敢忘,不会忘。

 

 

 

 

 

岁月如刀,刀刀催人老。大江东去,几曾见黄鹤归来?雁过斜阳,草迷烟渚,如今已是愁无数!酒入愁肠,化作相思雨,淅淅沥沥平添几分惆怅。人随风过,自在花开花又落,只有桂花香暗自飘过。花开梦里,月隐山中,年华逝水,逐浪萍踪,若流光影,太无定,太匆匆。人生又何尝不是呢?匆匆十数载,弹指一挥间。人生是一场远行,且没有回头路,从童年走向青涩,在走向成熟,一路的风风雨雨俱沉淀在心底,只是不知道幸福可还记得来时的路?在时间与时间的缝隙中,寂静是不存在的,那里只有浓墨写就的诗,只待你一开口吟诵,她们就轰然升起,张开向上的翅膀,在细雨纷飞里,浸润着渴望日趋成熟的心。我只想把昨日的情怀,淡化成心底的记忆,一如微风拂过宁静的湖畔,只在湖心泛起丝丝涟漪……

 

生活在忙忙碌碌中,起起落落。俗世的喧哗,吞噬着生命中的灵性,让人变得自私庸俗,我只想守着心中的那份从容和淡定,看光阴如同流水般,从指间丝丝划过。人生在世,匆匆数十载而已,期间有欢乐也有伤痛;有掌声,有鲜花;也会有暗礁险滩,还有太多太多的梦想,还有太多太多的牵挂……更多时候,会感觉到世态的凉薄,会饱尝人情的冷暖,会领略人性的丑陋。如果一直保持一颗童真的心,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笑对风云变幻。那么我想自己的路会走得潇洒快乐一些。路漫漫其修远兮,人在路上走,虽然时常会栉风沐雨,然而,沿途也会有阳光鲜花和清泉。如果怀着一颗淡然平常的心上路,这路会不会好走一点呢? 这世界的一切都是遵循着物质守恒定律,生命在得失之间延续。细细思量走过的路,默默回想遇见过的人,多少感悟袭上心头。“河畔青草堤上柳,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伤高怀远几时穷,无物似情浓!”然而,悲欢离合皆有因果,又何必苦苦惹这尘埃呢……在这寂静的夜里,独对青灯,心中宁静一片,举头望月月不语,只把清辉播撒。看那天地日月恒静无言,青山长河,世代绵延,而人啊的一生啊,只有短短几十年,所谓今生来世之说,其实纯属无稽之谈,子虚乌有……

 

喜欢夜深人静的时候,泡一杯清茶,品那茶水中暖心的清香;喜欢就着橘黄色的灯光,读一卷淡雅的文字,怡然陶情于那一方淡墨书香间;喜欢守着一窗娴静的淡月,听一曲佛音梵唱,享受那份静谧温馨,仿佛有种脱离凡尘的恬然与豁达;喜欢一个人倚栏看雨听风,不慕尘世浮华,不恋红尘纷扰,尽情的感受大自然赋予我们的美丽,如痴如醉如狂;喜欢万籁寂静的时候,喝一杯不加糖的咖啡,让那淡淡的苦味刺激着味蕾,如同重温生命中的苦涩;喜欢与文字相依坐看流年,以淳古淡泊之心,写一笺素静的心语;喜欢看素洁的闲云怡然于悠悠天际,喜欢听妙韵天成的涛声不倦的吟唱;喜欢一个人迎风而立,任凭扑面而来的风吹散长发,吹乱衣裙。领略那超然物外,遗世独立的淡然……佛家说,“心如莲花开”,我不知道心如莲花,在禅语佛道中是怎样的一个无语世界,不哭不笑犹如佛言,不言不语恰似禅界的境地又需要多少年的心路历练?不知道,世界万物皆有沉落起伏,不知道,尘世沧桑都是凡间思绪的悲喜。我只想超然物外,做个淡静若水的女子;我只想为心灵留一处素静之地。

 

流年飞逝,岁月如刀,转瞬之间,催老红颜。女儿家含苞欲放的心事,在清风中摇摆;晨风暮雨的千年往事,在绽放中开败。心如莲花,为爱而开,心香淡淡,水一样的情怀。绿水深处,心如海,花香一瓣,不知为谁而开...... 你会如约而来吗,我青梅竹马的知己?我们一起走过那曲曲折折的乡间小路,一起聆听一朵花的梦呓。你可知道,我就一直等在你的对面?你在彼岸,而我的青春是否早已历经了无数次的轮回?是不是,彼此忘却,对面的容颜……一禅一世界,一道一人生。人生本就是一条路,一条漫长且艰辛的路,一条曲折又坎坷的路。途中会有鸟语花香,会有桃红柳绿,而我只愿为莲,在月圆月缺时次第开放,于梅风清馨里,燃一瓣心香遥寄。我知道和艳丽的玫瑰、雍容华丽的牡丹相比,适宜和莲相媲美的女人是不多见的。任是凄风苦雨的侵袭,笑对生活的沧桑;任是灯红酒绿的诱惑,淡看红尘纷扰。不管是在山幽深涧处,还是在碧波秀水间,始终绽放着生命的美丽和芬芳……举杯欲饮那杯黑夜酝酿的美酒,我的心在醉人的酒香里轻舞。在闪闪烁烁的繁星里;在清风拂柳的沙沙声里,你听见了吗,那雨点般晶莹的心跳声?那是一个自喻若莲般清柔纯粹,冷暖自知的淡静女子,用灵魂谱就的心音,她伴着我淡淡的人生若水般静静而过……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