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大海 / 风云人物 / 李斯:千古能臣+小人+毒夫+可怜虫

分享

   

李斯:千古能臣+小人+毒夫+可怜虫

2013-07-28  一寸大海

李斯(公元前280年?~公元前208年),姓李,名斯,字通古。秦代政治家。战国末年楚国上蔡(今河南上蔡西南)人。早年为郡小吏,后从荀子学帝王之术,学成入秦。初被吕不韦任以为郎,后劝说秦王政灭诸侯、成帝业,被任为长史。秦王采纳其计谋,遣谋士持金玉游说关东六国,离间各国君臣,又任其为客卿。秦王政十年(前237年)下令驱逐六国客卿。李斯上《谏逐客书》阻止,为秦王嬴政所采纳,不久官为廷尉。在秦王政统一六国的事业中起了较大作用。秦统一天下后,与王绾、冯劫议定尊秦王政为皇帝,并制定有关的礼仪制度。被任为丞相。他建议拆除郡县城墙,销毁民间的兵器,以加强对人民的统治;反对分封制,坚持郡县制;又主张焚烧民间收藏的《诗》、《书》、百家语,禁止私学,以加强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统治。还参与制定了法律,统一车轨、文字、度量衡制度。秦始皇死后,他与赵高合谋,伪造遗诏,迫令始皇长子扶苏自杀,立少子胡亥为二世皇帝。后为赵高所忌,于秦二世二年(前208年)被腰斩于咸阳闹市,并夷三族。
  李斯是个小人 ,但不是小人物。
  李斯是一个可怜可耻的悲剧性人物。他当初辅佐秦始皇,统一天下,位至丞相,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声威赫赫,却没有为百姓做好事;在后来,一瞬之间,被腰斩,灭三族。作为丞相,遭遇这种结局,在中国历史上实属罕有。从李斯的人生轨迹中可以看出,他的结局,是他的人生观的必然结果,讲得具体一点,是他的“老鼠哲学”的人生价值观,牵引导致出他的下场头。

一、李斯的老鼠哲学的实质
     李斯,楚之上蔡人(今湖北与河南的交界处),生年不详,卒于秦二世二年(纪元前208年)。年少时家贫,但好学不倦,人极聪颖。他看见邻人,有致致富和升官的,就羡慕不已,觉得人生如白驹过隙,所求无非功名与富贵。因他办事干练,人也机警,被人推荐为吏。
     有一次,他看见有一些老鼠,生活在穷人家中的一个小角落里,偷吃食物,见到了人或犬,皆惊恐异常。另外有一些老鼠,因是生活在大官仓中,人与犬均不能到达那里,所以那里的老鼠,悠然自得,旁若无人,长得硕大吓人。李斯由此大发感慨,以他的天纵之才,悟出了一条他自己发明的“老鼠哲理”:“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人的贤能、还是不肖,都是相对的。只要能得到一个好的生活环境,便能活得有滋有味,甚至还威风凛凛!人所处的境遇好,则不肖也会是贤;所处的境遇不好,则贤也是不肖。有些老鼠为何物?居然能在官仓里悠哉享受,不就是因为找了个好的地方吗?所以,我李斯,一定要找到名利双收的处所,而居之!
     从此,李斯就以老鼠的活动规律,作为他人生的参照物,而走完了一生。只要有好地方,别的什么仁义道德,他都不予理会。这就是李斯的老鼠哲学的实质。

二、李斯如何待师对友
   不久,李斯嫌吏太小,愤而离去,游荡江湖,以为再出之举。当时,正值战国末年,思想界异常活跃,其中有三家可谓天下显学:儒、兵、法。儒家主仁政,兵家主杀伐,法家主严刑峻法治国。
   李斯为了以后能更好地在政治舞台上发挥作用,决定选一家之学,以为阶梯。他认为:儒家太迂,他不喜欢;兵家太残,他害怕;只有法家,以法治天下,与时代的潮流又合拍,他认为这是求取功名的最佳途径。于是他拜当时法家的代表人物荀子为师,学法、术、势与帝王之学。与他同窗的,还有韩国贵族的后代韩非。
   因韩非人品很好,悟性又高,学习也努力,深得荀子喜爱,屡对人言:“帝王之术,非韩子不能大;法家之思,非韩子不能广。”因此,李斯很嫉妒韩非这位优秀的同学好友。几年以后,李斯学有所成,就跃跃欲试,想离师干事业去。荀子问他:“是否愿在楚国显身手?”李斯摇摇头,说:“楚王不中用,六国皆孱弱,不足以成事。只有秦国,才是当今豪杰用武之国。”荀子道:“秦法苛峻,商鞅死之,你必小心。”李斯道:“商鞅佐孝公变法,位至丞相,最后车裂而死,但也功成名就了。”荀子见李斯求功名之心太切,于心不悦,于口默然。
    几天后,李斯正式向荀子辞行,说:“我听说:时至无怠,乃能成功。如今各国纷争,游说者主事,秦王欲吞并天下,称帝而治,此布衣奋争之时也。如果一个人,处卑微之位,而有计不行者,就等于有肉在面前,而不敢抓。耻莫大于卑微,悲莫甚于穷困。久处卑微之地,又不想出世而求利,以无为自享,这不是壮士所为。所以,我决计西入秦矣。”荀子道:“你要走,我不留。处当今乱世,人情多伪,不可太看重富贵。你过于追求和看重功名利禄,将来必为所累。”

三、追逐名利,李斯入秦
   秦国当时的情况是:襄王死后,十三岁的儿子赢政即位,吕不韦为相。李斯早就听说过吕不韦的事迹,深为叹服,认为一个普通的商贾,通过奋斗而位至丞相,封万户侯,实在不简单。于是他一入咸阳,就直奔吕不韦的相府而去。吕不韦这时候正在学中原四公子之举措,招贤纳士,扩大势力和影响。还组织文人,编写《吕氏春秋》一书。听说是荀子的高足来了,大喜,连忙引为上宾,并封李斯为著作郎,与人共撰《吕氏春秋》。
    三年后,吕不韦把李斯推荐给秦王赢政,说李斯才堪大用。李斯见这十六岁的秦王赢政英气勃勃,个头虽不高,但目光锐利如电,心想:真创业承世之主。当秦王问他富国强兵之策时,李斯道:“敢当大王之问也!秦自孝公以来,周室卑微,诸侯相争,关东六国与秦相战,已有六世了。今诸侯畏秦,众之所知,诸侯名为其国,实则为秦的郡县。现以秦国之强,大王之贤,乘得胜之威,以灭六国,如灶上燎跳虱矣!灭诸侯、成帝业,天下一统,此万世之一时也。如果现在,怠而不动,待诸侯复强,相聚约纵,虽有黄帝之贤,不能并也。”
    李斯之说,正中秦王赢政的思想要害,他听了高兴得跳起来,说:“先生之言,正是寡人日夜所思念的,此时不灭六国,还待何时?望先生时常面教寡人,寡人将与先生,共富贵耳。”当即封李斯为客卿,在秦王政身边,参与军政大计。
     刚当客卿不久,秦国内发生了一件政治大事,李斯依靠自己的才智和勇气,才使自己的政治前途,免遭毁于一旦。因秦攻韩甚急,韩王无计可施。这时韩国水利专家郑国(人名),向韩王献计:郑国假装投降秦国,鼓动秦王赢政派人修水利,用以消耗秦之国力,延缓秦向外进攻。不久,郑国的计谋被识破,秦国内大哗,宗室大臣都说从别的国家来的客卿,都是间谍、特务,应全部驱逐出去。秦王赢政因受郑国所骗,气恼不已,就下令把所有在秦国的外国人,全部赶出去。而李斯是楚人,也属驱逐之列。在他接到驱逐出境的命令后,就斗胆向秦王赢政,上了一个奏章,指出:秦王赢政这样做,是愚蠢之举,是强大对手,削弱自己。并建议秦王赢政,收回成命,重用客卿,为秦统一六国服务。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谏逐客书》。
    李斯说:“自从秦穆公起,一直到秦昭王、庄襄王,都有客卿,如百里奚、蹇叔、丕豹、公孙支、商鞅、张仪、范雎等人,都是外国人,可他们并不是间谍,恰恰相反,这些人对秦国的发展壮大,做出了很多的贡献。怎么能一概而论,都说客卿不好,要驱逐出境呢?”李斯又说:“如果说外国的不好,那你秦王宫里用的,包括宫里装饰的玉石奇珍,如昆山之玉,随和之宝,明月之珠,太阿之剑,纤离之马,翠凤之旗等,都是外国的,秦本国一样也没有,你为什么认为好呢?”最后,李斯提醒秦王:“泰山不辞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成其深;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明其德。此是五帝三皇之所以无敌于天下的根本原因,你这样做,只不过是削弱自己、壮大敌人,是把钱、粮和武器,送给敌人的助桀为虐的愚蠢之举。”
   秦王赢政天资聪明,下逐客令乃一时之气。李斯的《谏逐客书》语言非常直接、措辞非常精深,但秦王赢政认为他说得对,一针见血,鞭辟入里。就停止逐客,宣李斯入宫,商讨统一天下的大计。秦王赢政此举,被历史证明,是对他统一中国非常关键的措施。如果实行了逐客,人才不为秦用,统一天下将遥遥无期。秦王赢政,见到李斯时,非常客气地道歉道:“寡人一时不明,以致逐客,先生直言劝谏,足见对秦国之忠。以先生之计,统一天下当从何处下手?”见秦王虚心求教,李斯就向他提出了“内部瓦解”和“军事打击”两大统一六国的战略方针。他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虫蛀于内,斧必毁之。现六国名义上是国家,有的实际上只有秦的一个郡县那么大,但如果他们内部团结,彼此又联合起来,那事情就麻烦了。以臣之见,大王不如出重金,使善言之士,游说诸侯,离间其君臣,杀戮其良将,使其内部崩溃,并继续远交而近攻的方针,然后大王选良将,率大军,从外攻之,无不立毁。”
   秦王一听,连连称赞:“真良策也。”于是拨重金交给李斯,让他去游说诸侯、大臣,使其内部瓦解。对重金的用法,秦王不问出入。后来的实践证明,李斯为秦王出的这一计谋,确起到了釜底抽薪之效,胜百万雄兵。比如秦将王翦攻赵时,碰到的对手,就是当时天下名将李牧。这个李牧曾一战而破匈奴二十万众,被国人誉为“赵国北方长城”,极善用兵。李斯游说、贿赂赵王的宠臣郭开,一次就送黄金一万斤,让他在赵王面前谗毁李牧,许诺事成之后,拜为赵地郡守,结果李牧被撤职,后被杀。李牧一死,秦军如入无人之境,迅速攻破赵国首都邯郸,赵亡。这样一来,游说工作收到了奇效:关东六国的国王,想合纵又不齐心,国内又不团结,互相诋毁、拆台,眼看着秦国来攻,却无能为力,有兵,打不了仗;有将,又不听指挥。人心惶惶,却不知问题出在何处。所以,秦王赢政只用了十年,便攻灭了山东六国。应该说,李斯的间谍工作,是起了重要的作用,为秦国立下了汗马功劳。
 
四、李斯拜相,陷害同窗
   随着军事攻势的深入,统一六国的步伐加快了,而建立大一统的王朝的任务,就提上了议事日程。因功,李斯被拜为上卿,负责新王朝建立的一切准备工作。李斯也因此而踌躇满志。
  正当他大显身手之时,人世间的一段悲剧插曲发生了,它使李斯的人格,更蒙上了厚厚的污点。
  有一天,秦王赢政命他进宫,指着桌子上的几篇文章说:“卿知道这是何人所写?”
  李斯一看,原来是韩非写的《孤愤》、《说难》等文章。见国王相问,不知是什么用意,只好如实禀报:“此是臣之同学韩非所写,韩非本是韩国贵旅的后代,深感韩国积弱,就把自己所学,著述成篇,想以此打动韩王,壮大韩国。”
   秦王赢政连声称道:“写得好啊!寡人能与这个人见上一面,死而无憾矣!”说完,命李斯给韩王去信,要求对方把韩非送来秦国,否则,发兵攻韩。韩王无奈,只好把韩非送入秦国。秦王赢政一见,大喜,当即要封韩非显职。韩非说话有点口吃,见秦王如此,就结结巴巴地说:“大王,这…这,显然不妥,臣…新来,不宜担此…大任…”
   这时,李斯在旁,对秦王赢政说:“韩非之才,胜臣十倍。但新来就任显职,于秦法不妥,待以后再说吧!”秦王亦觉有理,只好作罢,就要韩非把自己的理论、思想,全部写出来,以为秦国之用。李斯心里就犯嘀咕了:韩非之才,远胜于我,秦王又如此信任他,时间一长,肯定位在我之上。于是,他不顾同窗之谊,有一天,在秦王面前进谗言道:“韩非很想念故国。”秦王一听,火了:“寡人如此信任他,他还在思韩,这种人才,不能流落他国。”就命人把韩非关起来。过了不久,李斯又对秦王说:“韩非在牢里颇有怨恨,奈何?”秦王是个性情暴躁之人,一听,大怒:“立即赐死!”韩非进牢后,狱卒就对他说:“你的同学李斯,颇见信于秦王,你没事的。”韩非笑着摇头道:“李斯其人,我深知:才在他之下,能友善待之;才在他上,定嫉贤妒能,我必死无疑。”
这时,李斯命人给韩非送毒药来了。韩非对狱卒说:“如何?”就饮毒而死。
   秦王赢政下了赐死韩非之命后,颇感后悔,连忙命人赦免韩非,但为时已晚。秦王赢政扼腕叹息不已,就命人把韩非的文章,搜集整理成册,流传于后世。
   韩非没想到的是:自己会死在同窗学友的手里。而对于李斯来说,韩非一死,去掉了自己实现理想的政敌,再也没有人与自己竞争了。

五、功过参半;焚书坑儒
     纪元前223年,随着秦将王翦,率六十万大军,灭楚战役结束,秦统一中国的梦想,终于成为现实。从西周分封诸侯时开始,经过八百年的纷争和厮杀,中国归于统一。中国虽然统一了,但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它的称谓、法律、制度及各种政策如何,成了令秦王赢政头痛的大问题,于是,他请教上卿李斯。李斯说:“中国虽有夏、商、周三朝,名义上统一,实则非也。大王统一中国,实乃开天辟地之举,功盖三皇,德比五帝。所以,统一后的国家及制度、名号,必须有异于夏、商、周三朝,以为后世法。”秦王点头称:“善!”并命李斯负责这项工作。
    李斯乃荀卿高足,学的是帝王之学,学问功底也好,人又聪慧,因此,让他辅佐秦始皇这样的好大喜功的开国皇帝,是非常合适的。为了秦王朝的建立,他辅佐秦始皇,做了如下几件对后世极有影响的工作。
(一)定称谓,合皇帝威严于一尊。
    纪元前221年(始皇帝元年),秦王朝正式宣告建立。因秦是在西周八百年之后再度统一,所以,秦始皇采纳李斯的建议,除国号不改仍称“秦”外,一切均是新的。秦始皇自诩功盖三皇五帝,就废除春秋战国时有关国王的五花八门的称谓,改称“皇帝”,皇帝自己称为“朕”,不称“寡人”了,“命”称“制”,“令”称“诏”。而且这些名称,只能由皇帝一人使用,用以突出皇帝至高无上的尊严和权威,任何人不能随便乱用,否则,大逆不道,有谋反之嫌,是要杀头的。此名称一定,两千多年尊之未废。
     皇帝的地位一确定,李斯就制定朝廷三公九卿的称谓,三公为:丞相、太尉、御史大夫;九卿即三公下属的九个行政部门,分别为:奉常、郎中令、卫尉、太仆、廷尉、典客、治粟内史、宗正、少府。对于这些名称,中国历代王朝都相继沿用,虽有小改,大同小异。
(二)统一货币、文字和度量衡。
   春秋战国时,因国家分裂,诸侯混战,各个国家的语言、文字、货币都有很大的不同。秦王朝建立后,李斯向秦始皇建议,为求秦王朝的发展和巩固,除了制度是新的以外,语言、文字和货币、度量衡必须统一,人们才不会自行其是,才有利于秦王朝的发展和巩固。
    实践证明,这是一项重大举措。没有此举,秦帝国只是空架子。始皇帝听后大为高兴,令李斯组织人马,立即去办。首先是统一货币,废除六国的旧货币,改为以黄金和铜,为两种基本货币,以黄金为上币,镒为单位,以铜为下币,半两为单位,迳寸三分,外圆内方,重十二铢。在语言文字上,针对战国以来,语言文字异形异读的现象,实行全国统一,加强语言文字的规范化管理,改大篆为小篆文字,通行全国。在度量衡上,量制以二龠为一合,十合为一升,十升为一斗,十斗为一斛;度制以十寸为一尺,十尺为一丈,十丈为一行;衡制以二十四铢为一两,十六两为一斤,三十斤为一钧,四钧为一石。
(三)建立新的政治体制,废分封为郡县。
  秦王朝建立后,确立何种体制来巩固新建立的秦王朝,是摆在秦始皇面前的大问题。作为丞相的李斯,又表现了他那特有的思维方式和政治远见,大得秦始皇赞赏。
   秦始皇三十四年(纪元前213年),始皇帝置酒于咸阳宫,令群臣讨论建立何种政体,是分封制还是郡县制。博士淳于越说:“周朝之所以延祚近千年,是因为封子弟为王。现陛下拥有海内,而子弟无尺土之封,实同匹夫,一旦王朝有难,何以相救?事不师古,而能长久者,非所闻也。”丞相李斯则反驳道:“三王不同制,五帝不法常。周封同姓子弟很多,时间一长,就互为仇敌,攻战不休,周天子不能制止。今海内一统,实行郡县制,诸子功臣,以公家赋税重赏赐之,甚足易制,置诸侯不便。”始皇帝一听,当即表态:“天下苦斗不休,是因为封王之故,今天下初定,又复立王,是树兵也。丞相之言甚是。”于是,划分天下为三十六郡县,由国家委任官吏管理,以俸薪作为酬劳,官吏可随时任免,而王公子弟,则多给俸薪养起来。这样一来,就避免了因分封制造成的尾大不掉的局面。两千多年,遵之未废。
    因皇帝不采纳自己的意见,那些读书人牢骚满腹,就聚在一起议论朝政,讲些不同的意见和看法。李斯为人,本来就气量狭小,见此情景,便上书秦始皇,建议有关文学之书、百家之语,皆烧之;不烧者,唯医药、卜筮、种树之书,人们想学知识,就以吏为师。这样一来,那些读书人的意见,就更大了。李斯又建议:惩治这些恶者(即提出不同意见和建议的知识份子),以为后世议朝政者戒。于是,四百六十个读书人,便被抓起来,活埋于咸阳。这就是“焚书坑儒”。秦始皇也因之被骂了两千多年。究其始因,正是李斯出的馊主意!
     因创建、佐命新朝之功,秦始皇拜李斯为丞相,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富大贵之人,其长子李由,娶秦公主。他的几个女儿,皆嫁秦公子。通过联姻的形式,巩固权位,权势炙手可热。有一次,长子李由,从三川回咸阳告假,李斯办了点酒席,为儿子接风。这本是非常普通的家常饭,不知怎的,百官都知道了,结果门前车水马龙,拥挤不堪,朝中大小官员,皆来攀附。声势的显赫,正合李斯之心意。
     但是,李斯万万没有想到,他这个藐视仁义道德,只求荣华富贵的高官丞相,一场大灾祸,就要降临到他的头上了…

六、沙丘政变,腰斩灭族
   秦始皇三十八年,始皇帝游会稽。丞相李斯、宦官赵高和十七岁的秦公子胡亥,一起同行。七月回到沙丘后,秦始皇卧病不起,就立下了遗诏,要公子扶苏,速回即位。信刚写好,秦始皇就去世了。于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夺权阴谋,产生了。
   首先,赵高找到胡亥,说:“皇上死,长子扶苏回来立为皇帝,而你无尺寸之地,怎么办?”胡亥说:“本来就是这样,父亲死,不封诸子,传位扶苏,还有什么说的。”赵高道:“方今天下之权,在你、我及丞相三人而已,你仔细考虑一下:奴役人与被人所奴役,有什么不同?”胡亥说:“…这样做恐怕不好吧!废兄立弟,是不义;不奉父母而畏死,不孝;能薄而才小,强因人之功,是不才。”赵高道:“汤武杀主,天下称义;卫星杀父,天下称道。故大德不拘不谨,大行不辞小让。顾小而忘大,后必有害;狐疑犹豫,后必有悔;断而敢行,鬼神避之,后必成功。”经赵高这么一鼓动,胡亥同意了,就叫他去找李斯商量。于是,赵高又去对李斯说:"你想想,你的功劳与蒙恬比,谁高?与长子扶苏的关系,你与蒙恬比,堆好?如扶苏立为太子,哪有你丞相之位?现胡亥在此,仁厚忠孝,他如即位,你的子孙后代,都能永享富贵。何去何从,你考虑吧!”
    此时李斯的决定,对秦王朝、对他自己,可谓生死攸关,他也明知这是篡位,大逆不道。但是,李斯这个以“老鼠哲学为做人之本”的家伙,为了富贵,为了权位,他竟然就同意了。他流着泪说:“独遭乱世,既然不能死,就活下去吧!”
    胡亥即位后,赐死太子扶苏和大将蒙恬,杀秦公子、公主数十人,发数十万刑徒,修阿房官,生活骄奢淫逸无度。人世间的一切罪恶,被胡亥在几年内,都办到了。而这一切,都是赵高教他的。李斯见此,觉得不对劲,就要中书令赵高,多劝劝胡亥,不要荒淫无度,要好好治国。可是,赵高自从沙丘政变后,就觉得李斯是个障碍,想除掉他,由自己来当丞相,可一直未有机会。这回李斯劝他去谏胡亥,他就假惺惺地说:“我是何人?敢与你丞相比?要谏,只有你丞相最合适。”
   赵高是宦官,负责胡亥的生活起居。每次李斯要上书胡亥,赵高就推却说:“皇上正忙。”待胡亥与宫女们鬼混时,赵高就让李斯去向胡亥进言。胡亥正与宫女鬼混得热烈。见丞相入奏,就觉得很扫兴,心里大不舒服。以后李斯每次进谏,赵高都选择这样的时刻。胡亥火了,问赵高:“丞相何以如此?”赵高乘机进谗言:“丞相自恃沙丘政变有功,未能封王,所以有怨言。沙丘政变,只有我们三人知道,一旦泄露出去,可不得了啊!”
    此时,已是秦二世二年(纪元前208年),天下的农民赵义,风起云涌,战事告急的文书,雪片似的飞向咸阳,但都被赵高压住。胡亥也偶尔听说农民起义,赵高都说是小股盗贼,很快就会平息。当陈胜派将周市率军三十万攻咸阳时,胡亥才知道真相,就责斥赵高,而赵高却反诬是丞相李斯的儿子李通,勾结义军所致。胡亥大怒,命令:逮李斯下狱,判腰斩,灭三族!行刑那一天,李斯流着泪,对儿子李通说:“现在我们再想牵黄犬、游上蔡,当个普通百姓,也不可能了。”说着,对天长叹道:“荀子曾说过,我太热衷于富贵,必为富贵所累。如今果然!荀卿,圣人也,我不如他。”
    李斯终于成了秦王朝的殉葬品。作为一个历史人物,李斯是作出过贡献的;作为一个知识份子,他又是非常卑劣的。这是他早期对老鼠活动的观察所致,是老鼠的生活哲学,使他弃仁义而重名利,甘愿用卑鄙的手段,实现其飞黄腾达;又是老鼠的生活哲学,最终使他遭到了悲惨的下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