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mhjmhjmm / 宋元明清诗词曲 / 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李清照...

0 0

   

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李清照《孤雁儿》

2013-07-30  hjmhjmhjmm

       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译文]  今天折下梅花,找遍人间天上,四处茫茫,没有一人可供寄赠。

[出典]  李清照  《孤雁儿》

注:

1、 《孤雁儿》  李清照

  世人作梅词, 下笔便俗. 予试作一篇, 乃知前言不妄耳.

 藤床纸帐朝眠起。说不尽、无佳思。沈香断续玉炉寒,伴我情怀如水。笛里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春情意。

 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千行泪。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2、注释:

  孤雁儿,词牌名,原名《御街行》,后变格为《孤雁亡》,专写离别悼亡等悲伤之情。

  纸帐:纸制之帐。
  沉香:一种熏香的名字,也叫“沉水”
  断续:《花草粹编》作“断”。
  玉炉:玉制香炉。也泛称高级香炉。
  三弄:古笛有《梅花三弄》。
  萧萧:《花草粹编》作“潇潇”。
  肠断:指人极度哀伤,柔肠愁断之意。
  一枝折得:折取一枝梅花。南朝陆凯与范晔交谊甚深,陆凯从江南遥寄一枝梅花给长安的故人范晔,并赠诗曰:“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别信,聊寄一枝春。”表现对挚友的慰藉和深厚的情谊。

 3、译文1:

 

 初春的早晨在藤床纸帐这样清雅的环境中醒来,却有一种说不尽的伤感与思念。此时室内唯有时断时续的香烟以及香烟灭了的玉炉相伴,我的情绪如水一样凄凉孤寂。《梅花三弄》的笛曲吹开了枝头的梅花,春天虽然来临了,却引起了我无限的幽恨。
  门外细雨潇潇下个不停,门内伊人枯坐,泪下千行。明诚既逝,人去楼空,纵有梅花好景,又有谁与自己倚阑同赏呢 ?今天折下梅花,找遍人间天上,四处茫茫,没有一人可供寄赠。
  译文2:
  清早睡起只有藤床纸帐像伴,说不尽的孤独清苦毫无兴趣。沉香烟火时断时续,玉炉寒冷,伴随我伤感的情感凄冷如水。《梅花三弄》的笛曲令人心惊欲碎,梅蕊仿佛被笛声惊破,蕴含着多少伤春之意。
  微风疏雨潇潇洒个不停,催下愁人的千万行泪水。吹萧人去玉楼空空,愁肠欲断而今与谁同倚。折得梅花欲寄相思之情,人间天上,找不到他如何去寄?
 5、 《孤雁儿》原名《御街行》,出自柳永《乐章集》。《古今词话》无名氏《御街行》词有“听孤雁声嘹唳”句,故更名《孤雁儿》。

词前有小序:“世人作梅词,下笔便俗。予试作一篇,乃知前言不妄耳。”虽云梅词,实际上不过借梅抒怀旧之思。

上片主要是写景抒情。床、帐、香炉,是一般闺情词的常见意象,此词也从这些物事写起,迤逦写出主人公孤独、苦闷的内心世界。这里,床,非合欢之床,而是用藤竹编成的轻便单人床。帐,亦非芙蓉之帐,而是当时在文人高士中流行的一种特制的用坚韧的茧纸作的帐子。宋人林洪在《山家清事》的“梅花纸帐”条目中描写道:于独床四周立柱,挂瓶,插梅数枝;床后设板,可靠以清坐;床角安竹书柜,床前置香鼎;床上有大方目顶,用细白楮(纸的代称)作帐罩之。词咏梅而从纸帐着笔,很可能指的就是“梅花纸帐”。这种床帐,暗示着清雅而淡泊的生活。宋朱敦儒《念奴娇》词云:“照我藤床凉似水。”《鹧鸪天》词又云:“道人还了鸳鸯债,纸帐梅花醉梦闲。”但是,宿此床帐中的抒情主人公并不甘于淡泊,却深怀“无佳思”的幽怨。
  以下写香。炉寒香断,渲染了一种凄冷的心境。“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李清照《醉花阴》)展示的那种朦胧而甜蜜的惆怅已经消失,只有似断仍连的袅袅微香,伴随她绵长、凄清的似水情怀。

沉寂中,是谁家
玉笛
吹起了梅花三弄?它惊破梅心,预示了春的消息,也吹燃了词人深埋的生命之火!对丈夫的思念。

下片主要是叙事抒情。充弥天地的只是萧萧的小风疏雨!尽管大自然按照自己的规律,冬尽春来,而生命的春天,却已随“吹箫人去”而永远消逝,这怎不令人珠泪潸潸!“吹箫人”,秦穆公时人萧史,他的箫声能招引凤凰。后来他和他的妻子──穆公女弄玉双双仙去。这个美丽的神话,既暗示了她曾有过的夫唱妇随的幸福生活,又以“人去楼空”,倾诉了昔日欢乐已成梦幻的刻骨哀思。

  最后落题,用陆凯“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典,作一跌宕,纵使春到江南,梅心先破,但天上人间,仙凡杏隔,又如何传递春的消息!

显然,这首词写于李清照晚年,赵明诚去世之后。全词以“梅”为线索,相思之情,被梅笛挑起,被梅心惊动;又因折梅无人共赏,无人堪寄而陷入无可排释的绵绵长恨之中。

 6、“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见宋·李清照《孤雁儿》[藤床纸帐]。一枝折得:指折得一枝梅花。堪:可,能。这几句大意是:折得一枝梅花,从人间以至天上,没个人儿可以寄。

   这三句紧承“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而来,化用了陆凯赠梅给范晔的典故。南朝时,陆凯曾折梅赋诗,寄给远在长安的友人范晔,以慰思念之情。而此时,作者梅花折得,新词赋就,寻遍人间天上,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寄赠。寥寥数语,明白如话,写出了一种寻觅的神态,一种绝望的悲哀,刻画了一个内心无限的痛苦的孀妇形象。全词至此戛然而止,而不尽的余哀,却还久久地盘旋在读者心头。抒写伤逝之情时可供借鉴……

 7、易安,是不朽的。她的出现,的确是一个精彩的意外:她作为一个中国封建女性,在男人一统天下的时代,她不仅妙笔生花发出“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的呐喊,也用笔道尽人生之甘甜酸苦,捕捉并描绘了一个个刹那而永恒的瞬间,将那些经典而又是人皆有之的缠绵情感体验(“人比黄花瘦”的闲适,“凄凄惨惨戚戚”的悲凉,“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娇羞,“多少事、欲说还休”的无奈,“绿肥红瘦”的创意,“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的怅然若失,“一种相思,两处闲愁”的情思……)演绎得淋漓尽致。她的诗词在浩瀚的中国古代文学史上占据着一种永恒,她的人生在岁月的长河中划过一道奇特而亮丽的轨迹。北京师范大学的康震老师说,据资料记载,1987年,国际天文学会用15个世界名人命名水星上的15座环形山,李清照就是其中一座环形山的名字,这大概是在外太空惟一一个用中国古代女性的名字来命名的天体。

 8、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千行泪。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年少时读李清照的词,总会被女词人浓浓的哀伤感染,无名的伤感,却不懂得伤处的来由,即使被词藻的凄美打动,也认为词中多数的感伤甚为夸张,无痛呻吟。那时年少,不懂得爱情。虽然孩童时就对童话故事里王子和公主的爱情充满了憧憬,但那种向往太天真缥缈,经不起推敲,只能在午后的阳光下懒懒的躺在鲜花簇簇的草地上望着天空,为了永远得不到的王子和公主的完美生活而失落伤心绝望,完全不懂得爱情的真谛是什么。李清照的明诚去了,无论悠闲中把酒观雨,或是寄寓他乡流离失所,时时刻刻携着的,是对亡夫的怀念,即使知道他永远都不能再回来。故人已逝去,仍然固守在原地,永远不接受那份爱情是曾经拥有,那么就得到了用永恒,爱情至此,大概也实得其所了。
   长大后,以为人一生要经历爱情的许多缠绵悱恻、辗转波折才能得到爱情的真谛。后来,爱过了,痛过了,哭过了,笑过了,才明白陪伴一生最爱你的唯一的那个人,爱他,便足够了。
   清照逝去了,湘君湘妃逝去了,她们都是为爱而生。清照留下了传世的绝唱,让人在她泪欲滴的文字里沉湎不得自拔,那冗长的哀伤啊,让人心碎了……“斑竹一枝千滴泪”,湘妃留下了,染满了竹子上斑斑泪痕,一滴一滴,诉说着望眼欲穿的思念,为舜投于湘江殉情的那一刻,或许满是幸福的向往吧!
   她们是为爱而生,为爱脆弱而勇敢,我当如斯吧

 9、 柳者,留也。在古代,折柳多为赠别友人,以示恋恋不舍和挽留之意。但另一方面,柳在古代还常与青楼风月相关,有低俗轻贱、飘泊无依之喻。因之,以柳入诗并非皆是美好的寓意。
  梅者,美也。梅与兰、竹、菊合称四君子,又与松、竹合称"岁寒三友",生诸冰雪之中,因其冰肌玉骨,而成为超拔脱俗、高洁孤傲的化身。古时折梅多为致赠至爱之人,以示相爱的纯洁和忠贞不渝。例如,《西洲曲》中“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李清照《孤雁儿》中“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等。

 10、 该是出去散心的时候了。记不得多久没有出门了。今天偶然从街上路过,久违了的垂柳却是如此青翠,已不见当时泛青的萧瑟。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留住了花,却也留不住整个春天。“萧条庭院,又斜风细雨,重门须闭。宠柳娇花寒食近,种种恼人天气。险韵诗成,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征鸿过尽,万千心事难寄。”易安总是借酒消愁,我不是。易安也却心事重重,我呢?我不知。
  
  “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千行泪。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她们说,读着这首词,总会有泪水落下。我未曾落泪,心里却也总不是滋味。春天了,却总是越发的悲伤。吹箫人已不在,倚门回首,总是未语泪先流。
  
  转过身,满地的花瓣撒了一地。满院的绿肥红瘦,也或许告诉我,春天,也会有别离。“小院闲窗春己深,重帘未卷影沈沈,倚楼无语理瑶琴。”再美的春景,却怎也提不起易安的心情。总是这般忧郁,总是这般低沉。很想给心情画上一束阳光,来映衬这个五彩的春天,可是,却忘了阳光是什么颜色……
  
  也罢,也罢。酒醒熏破春睡,梦断不成归。这个春劫,却也在劫难逃。易安说海棠开後,正是伤春时节。海棠花瓣早已随风而去,那么,此春伤已过。借易安一句话结束此文。海棠落,又还春色,又还寂寞。罢也…… 

 11、 穿着你送的雨衣,任那疏雨滴醒一冬沉眠的记忆

 那画面依然有种默契,琉璃色的孤寂,一片片从天分离,我在你背后珍惜。

 你如风,穿越红尘阡陌;如雨,跌落在我洁白的裙袂上掀起绵延不绝回响的声息。在雨声中我将紫丁香的清纯植入你忧郁的眼神里。惊鸿一瞥,你便微笑如风,吹散了我眉弯间轻愁一缕。深情植入心底,植入我盛满花蜜的酒窝里。你给我沾衣欲湿杏花雨的情意,从古诗词的沉淀里渐渐浸湿了我的梦。温润如碧的春水,平仄有声的雨丝,我是不是你依恋的那个如月华般细腻清雅的女子?酝酿了几世的泪魂,滴了千年,是否,你我终会两忘烟雨里?

 花雨轻轻飘零,任栀子花的清香氤氲你我最美的相遇。花雨不归,情缘不灭。你轻轻的捧上满怀的温暖迎上我这忧伤女子。在遑遑小道,我最是一低头的温柔,消减了彼此的相思。堆叠如山的昏黄诗卷,氤氲着你我的故事。一片冰心在玉壶,纤尘不染你我两情相悦。

 融一情一景一境一瞬间的,是暗香浮动,是西风冷翠屏;描一桌一椅一壶一剪影的,是行云流水,是紫雾点烟汀。绿屏隔尘、与世无争,卧听流水之音,你微笑着说着絮语。阳光和思绪都被折叠放进心囊里,你在我背后珍惜,在诗中守一片翠绿。多情如你,宁为雨季断肠客。依恋若我,把爱揉碎在潋滟水波里。  

 翡翠色的影子吹熄在墙角里,冷得再没有痕迹!我在声声哭泣,泪水淹没了天际……穿着你送的雨衣,寻找眼角的泪滴。“小风疏雨潇潇地,又催下千行泪。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云深竹径音犹在,雨打空城寂寞回。为何你逃逸的背影带给我死亡的窒息?把一份亘古不绝的孤独留给江南初春的雨季?

 我把自己放在雨季里,那满天的飘洒的雨水里,可映出你永别的容颜?

 雨季不堪剪!

12、家中有梅花,却不似桃李牡丹,花团锦簇,姹紫嫣红,只是素黄。难怪诗人道“疏枝横玉瘦,小萼点珠光”,却最是形象。花开时节,凭窗遥探,半缕幽香杳然而至,似有还无,引人无限佳思。诗人爱梅,然下笔便俗。唯李易安多有佳句,却也寄怜多少忧思。只有家中点梅,蕴藏无限新春憧憬,家人欢乐,游子情怀。

  梅花开时,春已是近了。数九寒冬未尽,引得无限春思。花落时节,便有迎春,然后桃李。天气渐暖,人也脱下了臃肿的冬衣。唯有那一抹淡黄依然浮于眼前,一缕淡香萦绕。而今遥思家中腊梅,却是“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13、 相应地,柔软的流水也是在硬挺的护持下才能潺潺淙淙,不滞不溢,不绝不息。窗外风雨荏苒,弥合天地,湿风透帘,将李清照的一颗婉约心簇拥前来。李清照是生当国破山河碎的女子,是独处深闺,“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的女子,是“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目”孤苦无依的女子,她的心灵使用柔软的泪线编织而成的,一抹微风,一阵菊花的清香也会使心灵千疮百孔,支离破碎,“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三寸金莲,独步秋风落叶,黄花堆积的花园,“泪湿罗衣脂粉满,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可寻觅到的是什么呢,“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孤独,一种深刻的、彻底的孤独,塑造的往往是傲岸不群,摧之不垮,折之不弯的灵魂,“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自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东山高蹈,虽卿相,不足为荣。”

原来,东坡居士一手执铁板铜琶,以刚厉雄鸷面世,为的是披荆斩棘,为民请命,一手却执红牙板,以曲折凄婉藏心,为的是柔水给刚刃淬火,春雨为青松沐浴;而易安女士将红牙板高举头顶,以泪洗面,以愁为肠,以思为心,恰恰是为了自守、自持、自励、自安,她将铁板铜琶藏起,让千古第一男儿项羽加盟,这无异于在她心灵的门槛上站了一位叱咤万夫的守护神,从而使她在艰难困苦的人生中,风节高蹈,独步词坛,其心力、腕力、才力,千古以来,又有几个须眉能及!

 14、起身伫立窗前,远处月色如岚,偏记起“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遥看宫阙中嫦娥独舞,我用黑色的夜做成厚厚的墙,隔阻衣袖飘舞的悲伤,然而,那潇潇琴音依然刺穿了我的灵魂,汩汩的血流成一地的殇。

手中的红酒在月光的透视中隐现几许精致的朦胧,我竟不忍拒绝,那缓缓入口的滋味更让我在回味中恋恋的咀嚼,然,纵有酒香诗意又如何,无人与共的夜里月色再美也终究逃不过那小风疏雨催下千行泪般的冷清……

  15、很早以前,学过那首“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年少的我何曾理解和体会过千百年前那个女子提笔落下的一片一片撕心的凄苦情怀,大声的,一句句的,诵着,咏着,只为完成一个作业而已。稍稍懂得点情爱时,却有事没事的沉湎于琼瑶阿姨喜欢的那句“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把一些生命中不可或缺的过往当作醉酒的理由。也曾对着无边的月色,轻倚心仪的女孩,说“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只是这些,都随着年岁的渐长,慢慢的,在记忆中,一笑而过。人生的风风雨雨,我们一步一步的走过,遭遇的,相遇的,人来人去,风轻云淡也好,痛离苦别也罢,我们不能拒绝,只有承受。不过,我们还应该有庆幸,庆幸自己惦记的人还在,有情怀可寄,不在身边,也尚在天涯。那人安好,就像窗外悄悄散放的桂花的香味,一树,一树的,尽情的让你流连,即使在点点秋雨也萧然的这深夜里。

这样的想着,我不由的愧意渐浓。千百年前的那个女子呢?好容易折得一朵梅花,天上人间,却真的没个人堪寄!

16、梅,存于苦寒,娇小不娇艳。 

  冰雪中,暗香浮动,从古至今,颂词不吝。 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陆放翁梅的情结中, 多了些许忧愁,源于不得意的仕途。 是梅让他领悟了“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的境界, 终释怀。于是有了长留于世的诗篇在。 

“年年雾里,插梅花醉”的细腻心思,最见于易安。 情浓时分,因梅的含苞欲放,暗香浮动,深感“不知蕴藉几多香,包藏无限意。”那心中的爱意寄于其中, 知音何在?“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情到此时最无计。 

还是让风送情吧,寒冬大地,处处有梅香。 懂她,知她,自思量,自难忘。 

见解独到的人对在百丈悬崖冰雪中,竟有花枝俏的梅, 有更深的理解。 惟其能见到:春回大地,百花齐放的烂漫山花中, 她在从中笑的是,喜欢漫天大雪的梅。 

梅象征什么,都不如象征兰心慧质,吃苦耐劳的中国女人来得贴切。 

严寒中给人几多慰藉的自然芬芳,唯有梅香。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