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虹飞事件引出的教训:增强公民意识 告别暴力

2013-08-02  真积力久
今日消息
@头条新闻【吴虹飞从“刑事拘留”改为“行政拘留”】据广西南国早报消息,此前发“我想炸建委”微博被拘留的广西歌手吴虹飞,因警方并未向北京朝阳区检察院提请批捕吴虹飞,现律师请求从“刑事拘留”转为“行政拘留”已被批准。据称吴虹飞有望10天内被释放。详细:http://t.cn/zQ6IBJp
歌手吴虹飞扬言炸建委被罚500元 将于明日获释 - 视频: http://url.cn/Gse68m http://url.cn/ISLy0G

对于吴虹飞该不该刑拘的争论,至此应该能画上一个句号。因为吴虹飞发帖是在机场出现爆炸后不久,大家特别是警方,都处在高度紧张的时刻。警方采取非常措施,可以理解,现在大家的情绪都稳定下来,按常态思考,得到合理合法的解决,顺理成章。虽然央视网和腾讯网举办的投票结果显示,认为吴虹飞的微博短语够不上刑事犯罪的,均在百分之八十以上。只能说是警方的处置与民意的多数正好符合,其实只要大家冷静下来,根据事实与法律的考量,自会得出基本相同的结论。不是受到什么“倒逼”的结果。

主张刑拘的公民,或会仍有不同意见,按照民主与法治的精神,这是常态,不同的意见可以保留,也会得到尊重。如有人翻出吴虹飞发出的一条微博和2010年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其中在宣扬暴力,作为吴虹飞应该被刑拘的理由。吴虹飞那条微博完整的内容是“在微薄上宣扬暴力真是太爽了。老子当年做音乐就是音乐可以表达我想要的暴力。”那篇文章是《如何杀死房东(2010-06-10 13:39:53)主题其实不是在宣扬暴力,虽然公、检、法都不会以此为刑事犯罪的取证。但主张刑拘的公民提出吴虹飞不应宣扬暴力这一点是值得重视的。吴虹飞应该接受教训,再不可玩笑视之,要深刻反省。

另一方面,一个从广西山村走出来的孩子,又在清华大学接受了从大学生到硕士的教育,为什么会产生对暴力的的欣赏?要用音乐表达她想要的暴力,和有“杀死房东”的荒诞创作。除了吴虹飞自己应该自省,社会也应反思。照我看,中国的文化传统中存在着崇拜暴力的倾向,是个值得注意的因素。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尽管“仁者,人也。”这类话说的是不少,但对人、具体的一个一个的人,却是缺少关怀;漠视生命的价值,更严重的还为人们所接受

还是鲁迅先生看得透,他看到:

杀人者在毁坏世界,救人者在修补它,而炮灰资格的诸公,却总在恭维杀人者。

这看法倘不改变,我想,世界是还要毁坏,人们也还要吃苦的 。
且介亭杂文-->拿破仑与隋那

回顾中国历史,以人为牺牲,视人为无生命之工具器物,或有生命之牲口,总之,视人如草芥,已司空见惯。间有呼唤人性者,其声甚微;乃至杀人愈多,愈为世所崇。

刺客、游侠这类人物的滥杀,由于由于这些人所杀或所要杀的人,包含百姓痛恨的贪官污吏,恶霸豪强,乃至暴君,因此他们的行为往往并不受到谴责,甚至被视为代表下层弱势群体的义举。如荆轲刺秦王,每以为是弱燕抗强秦暴政之举,渊明先生也写有“咏荆轲”赞颂,古人处于古代的环境,自有他的道理,而如用今天的眼光来看,实为两个利益集团的争斗,其间复有燕太子丹与秦王嬴政的个人恩怨。太子丹的礼贤下士,无非是为了收买荆轲为他卖命。

“轲与太子游东宫池,轲拾瓦投■,太子捧金丸进之。又共乘千里马,轲曰‘千里马肝美’,即杀马进肝。太子与樊将军置酒於华阳台,出美人能鼓琴,轲曰‘好手也’,断以玉盘盛之。(史记索隐引《燕丹子》)

每读到这里,不免心神震栗,那被砍去双手的女子不是人吗?!千里马不是生命吗?她没有了双手今后如何生活?念念于心。这样对待人和生命的燕国统治者,能善待他的人民吗?而在后世常把这类为帝王一家一姓或某一利益集团之私卖命的活动,拔高成为爱国主义行为。更使人们走进了又一个误区。
    此外,中国历史上杀战俘和攻占城池后抢劫屠杀平民,都是很残酷的,死者常数以万计,又如明朝廷开设之东厂、西厂,侦探个人隐私,以不测的手段和暴力残害官员、百姓,可谓纳粹的祖师爷;民间一些邪教、帮会也有自设刑罚,限制徒众人身自由,在社会上施行暴力威胁,绑架勒索,杀戮他人,均不在少数。

    特别是当一个人被认定为不齿于人的另类后,更可以任人摆布,包括对其人格的践踏,生命的处置,直至吃人。如鲁迅先生在狂人日记中所记:“前几天,狼子村的佃户来告荒,对我大哥说,他们村里的一个大恶人,给大家打死了;几个人便挖出他的心肝来,用油煎炒了吃,可以壮壮胆子。”

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中,吃人似乎也可以吃得理直气壮,使用暴力更不在话下。文化大革命中,对暴力的崇尚便达到了极度。随意打人直至伤残致死,还美其名曰:红色恐怖,而且还要加上一个“万岁”。

吴虹飞想用音乐表达暴力,只是写出了她的想法,而在文革中是在大量付诸应用。“拿起笔,作刀枪,集中火力打黑帮!”正是在这歌声的鼓动下,一大批牛鬼蛇神被打得死去活来。还有一首语录歌。“人民靠我们去组织。中国的反动分子,靠我们组织起人民去反他打倒。”最后那“打倒”常还要高喊重复三次,回声震荡,气氛马上恐怖,每逢这音乐响起,就表示一场斗争会就要开始,又会有人遭殃。

这首高扬暴力旋律的语录歌居然还有视频,在网上可以搜到,大概是作为“红歌”保留下来的。需要指出,“红歌”中不少是有鼓吹暴力的。值得清理。其他文艺产品中对暴力的宣扬也不是没有。

十一年前曾写有《需要认清中国特色的恐怖主义》一文。是因有看到9.11事件后,有那么些“愤青”为恐怖分子叫好,国内暴戾之气上升,恶性案件屡见;而南京的9.14投毒事件后,竟然也有自称“乡下愤青”者为投毒者叫好,而什么“该出手时就出手”的歌声响遍中华,“大侠”“大师”“帮主”“青天”满天飞,风水八卦,麻衣神相,扶乩算命,左道旁门,统统成为国粹上市。担心现代化物质装备和哥们义气,“睚眦之怨必报”这类思想结合起来,对社会所能造成的破坏,不堪设想。遗憾的是,十一年过去,暴戾之气并未稍减,并有愈演愈烈之势。而为求得社会的和谐稳定,当局已做了极大的努力,何以致此,值得认真探究。

当时我提出,仅仅是事后灭火是不够的,必须釜底抽薪,这需要全社会的努力。也就需要各方面充分沟通。方能通力合作,全面治理。纠正文艺宣传中崇尚暴力的倾向,是其一端,也是有意义的。

还希望处于弱势地位的人们看到,弱者总是多数,如都能振作起来,即可转弱为强,自不会在受人欺侮。孙中山先生晚年认识到革命的成功在于“唤起民众”,这是是经验之谈,根本之道,在世界已进入互联网时代的今天,以非暴力的努力推动社会转型,也已有可能。增强每个个人的公民意识,建设公民社会,自无需再通过暴力来解决社会矛盾。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需要一点一滴的做起,吴虹飞通过这次事件受到教育,对每一个关心本次事件的网民来说,也是一次教育。

陶世龙,2013年8月1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