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二 / 摄影器材 / LEICA M系列全传(09/3更新)

分享

   

LEICA M系列全传(09/3更新)

2013-08-05  虫二

最近天气热,人也变得比较懒,到周末,先贴点,图片回头补.                           

  LEICA的话题是个很不容易探讨的话题,尤其是M系列。
  自LEICA R系列推出后,在很多兄弟的鼓励之下,一直想汇编出个M系列,但对选择何种格式来表达好久都把握不定,但眼看着交稿在即,也顾不上周全与否了,只有尽快写出来才是最重要的。

  关于LEICA M系列的历史,如果从照相机的结构上来进行断代的话,可以分成2个时期:1是A型历史、2是M型历史。

  从字面也许就能看出如此分叫的依据,自1925年LEICA推出了A型机,也就是我们常说的BARNACK Model LEICA,止1957年的LEICA IIIG,但1954年的M3给此系列算是打上了终止符号。由于本文主要是探讨M系列的发展与变化,所以关于BARNACK Model我们就没有必要更加深入的探讨下去了。

1954年M3的出场开始了M型的发展史,2002年LEICA更是推出了集M型LEICA大成的M7。从M3到M7的M系列究竟是如何变迁的?又是如何被评价的?我们通过抓点带面来探讨一下M系列的发展过程。

大家都知道国际照相器材博览会是每个厂家发布新产品的重要机会,所以每到开会时大家都翘首以待。如果要说博览会上的重大事件,怎么也绕不开1954年M3发布时的博览会的。M3可以说是改变了照相机历史的一部机器,如此说可能会招来足够盖座大仓库的砖头,但如果大家仔细想想,也许会认为我说的多少是有点道理的。

LEITZ公司当年将M3的推广活动搞的非常壮观,而且发布当日在博览会举办地柏林的照相机店中和世界各地主要LEICA代理商处就能买到M3,这种现象在照材博览会的历史上可是不多见的现象。

●        1954—1968 引发“M3冲击波”的新型LEICA M3出场


M3是台单眼式内装距离计、取景器倍率大约0.91、在M系列中有着最长基线68.5的旁
轴照相机。距离计像场清晰、不仅和以往的旁轴一样能够左右合焦而且还可以上下合焦,测距精度大力提升。而且和测距是连动式,视野框可以自动因镜头转换,采用了像差自动修正功能。取景器中平常表示的是50MM的取景框,由于和镜头交换连动,当换上90或是135镜头时会自动出现变化。

  镜头卡口也由从前的旋入式L口,改进成了更易于更换的带4爪的插刀式。而且L口的所有镜头可以通过转接环用在M3上。

  快门转盘也由BARNACK Model的2轴回转式变成了1轴固定式。快门速度标记变成了等间隔式,不用每次调整快门时再提起转盘来调了。这种改变对现在来说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但在当时却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创举。快门转盘的此凡改进为外置测光表和快门同步奠定了基础(LEICA M测光计)。过片也从旋钮式改为把柄式。对装片也进行了大幅度改良,不用再剪掉135胶卷的引出部分就可装入胶卷了。

  由以上几个方面我们就可看出,M3是完全不同于BARNACK Mode的新型LEICA机器。

  据说之所以取名M3,是取自德语中MEHR(英语的MORE),意指操作起来比以往的机器更迅速、更简便、可靠性更高。虽然机身看起来比BARNACK Mode的个头更大,但这却没有被看成是缺点。原因就在于取景器、快门、卷片等功能都有了飞跃式的进步。这些变化使M3得到了全世界的摄影爱好者的好评,但也使各个国家的照相机厂家受到了空前的冲击。特别是日本厂家,这也是后来人们称之为“M3冲击波”的起源。因为日本厂家当年举起的是“赶超LEICA”的大旗,来提高和发展旁轴照相机的。但是当已经达到顶峰水平的M3出现在日本厂家面前时,焦躁感马上在这些厂家中爆发了。日本光学开发出SP打算用来和M3对抗、千代田精工也终止幻想着手开发MINOLTA SKY、CANON也开始销售VT、VI L等照相机。不过,结局是由于谁也无法开发出能够超越M3的旁轴照相机而绝望,将目标转向了当时尚处于开发阶段的单反照相机。可以说日本之所以能够成为“单反照相机王国”,全是因M3冲击波促成的。

●        1957—1970 重视广角的M2和不被人识的M1


比M3晚4年,1958年M2登场。虽然基本沿袭了M3,但围绕取景器等还是出现了一些
变化。

  视野框取消了135MM,取而代之的是增加了35MM。而且35、50、90MM视野框在变换镜头时自动随之变化。35MM视野框的增加是LEITZ公司在听取了用户意见的基础上增加的,大家都抱怨M3上用广角时需加外置取景器的种种不方便。由于35MM视野框的增加,没有办法,M2的取景倍率降低到0.75倍,导致的结果是有效基线长变短。因此将会影响到测距精度,但由于上限是90MM,所以影响不是很大。另外关于望远镜头的使用,自BARNACK Modl时代起就采用了单反照相机接环样的“眼镜”架来使用望远镜头,最长镜头可以用到400MM也没有问题。这在某个方面反映出了LEITZ公司的方针就是着力旁轴。

  除了上述的改进之外,视野窗的采光窗也进行了简化(采用竖状带波纹的塑料制品)、卷片为一次式(M3的初期型是2次过片式,后期也改成了一次式)。另外,作为内部重大的改进之处增加了快门刹车机构,此机构的增加减轻了过片间隙不稳的现象。如此机械装置的的进步,M2就着上了M3简略版的色彩,但没有M3那样受人们的喜爱。

  后来在1969年,推出采用M4的装片机构,安装可进行微距摄影50MMF2的M2-R限定生产2000台。

M2登场一年后,以59年的M2为基础,省略了测距计的M1登场。这属于聚焦不须依靠测距计靠目测来完成,或者说摄影距离是固定的是专为科技摄影等而开发的机种。取景视野框只有35MM和50MM,测距计的取景窗被堵上,外观上和M2大不相同。同时也省略了自拍机构。此M1是后来陆续出场的MD、MDa等照相机的先驱机,但由于这些机器的产量都很小(不足10000台)出名度当然就很低了。

另外,1963年推出了完全拿掉了取景器部分的MD。MD的D就是documentation,就是记录的意思,MD真是机如其名,是用来拍摄手稿等特殊用途的照相机。


1966年又推出了MD的改良型号MDa,装片机构采用的是1967年要发布的M4的装片机构。

更进一步的是1980年LEICA将M4-2的距离计、取景器略掉命名为MD-2。和MDa最大的区别是附件插座改成了带X接点的热靴。

由于M1、MD、MDa、MD-2都是用做特殊目的,所以生产的数量很少,收藏的意义大于实用。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作为LEITZ公司一方面当然希望自己的产品能够和单反照相机对抗,另外就是能极大发挥自己显微镜系统性能,所以才推出的这些照相机,但无论怎么看,都说不上是很成功。

1967—1975  改变了LEICA M族的M4


1967年M4开始发售。将M4可以看成是在M2的视野框上追加了135MM,取景器中表示有35、50、90、135 4种取景框而来的。和M2的不同之处不仅仅就上述这点,最大的不同是采用了花辫型固定装胶卷机构,后来的M族基本延续了此种结构。此种结构使得大家抱怨LEICA M族的装片难现象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同时将过去那种旋钮式的回片改成了转轴式,为了不干涉取景器部分,设计成了斜坡式,除了M5和CL没有继承外,其他都沿用了M4开创的此种外形。而且在过片柄的尾部加装了黑色塑料套柄。

由于上述的特点,在某种意义上将M4说成是M2的改良品种还是有点道理的。以装胶卷为中心的各项改良措施,使得LEICA M族变得更加易于使用了。也许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LEICA M族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因为我们从后来几款机器继承M4的诸多改良之处,是不是可以如此理解?

1978年将M4的自拍功能省略、在附件插座上加装X接点热靴,推出命名为M4-2的新型号。另,黑色机身并非涂成而是采用电镀工艺而成。

1981年推出在M4-2的基础上增加了28、75MM取景框的M4-P。由于28MM取景框的追加,取景器倍率降低到0.75。M4-2、M4-P都是由加拿大LEITZ制造。加拿大LEITZ公司设立于1952年,从BARNACK Model开始就已经生产了,是家有着悠久历史的公司。

●        1971—1975 M5
●        1973-1976  CL   评价二极分化严重、内装了TTL测光计的M5和CL


1971年M型LEICA历史上应该说出现大革新的机种发布了,那就是内装了TTL测光表的
LEICA M5。一上片快门幕帘前方装有cdS测光元件的测光板就会立起,当快门释放,此测光板就会自动收入机身底部的仓中。测光方式为点测,大约相当于90MM镜头的画角。测光表示取景器中有指针和追针方式。而且,为了使快门速度选择时变得更迅速,快门速度盘采用了大型化设计。有闪光灯热靴、回卷柄放在了机身底部。但取景窗部分基本沿袭了M4的设计。

M5出场的时机正是恰到好处,因为当时正是单反照相机采用TTL测光方式风起云涌的时候。由于TTL部分的安装,M5机身变大、变重,日本的LEICA迷更是将M5形容为“快餐盒”。并且由于M5的外观设计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机种,对M5评价出现了严重的2极分化。说不好的在当年占上风,但比较有意思的是,由于市场不看好M5,当停止生产后反倒是评价出奇的好,特别是最近出现了再评价的风潮。还有由于M5的产量比较少,在2手市场上价格表现很出色,这可能是出乎厂家和LEICA迷意料的。

是否因为考虑了用户反对M5的大型化的因素还是其他,只是推测,1973年推出了M5的小型版,和日本MINOLTA进行技术合作的LEICA CL(日本叫LEITZ MINOLTA CL)。

由于大幅度进行小型化的缘故,快门转盘改在了前脸顶部、回片旋钮在机身底部等,据说设计时可是费了工夫了。TTL测光表和M5近似,为点测方式。测光表示采用的是取景器中OK亮灯式。但小型化带来的各项指标的下降还是很明显的,距离基线长为31.5、取景器倍率为0.6、取景框只有40、50、90MM3种,而且一部分镜头还无法使用。尽管有这些种种不足,但由于其个头确实很小,当时也是很引人注目的。

后来MINOLTA自己继续努力将M口的CL制造成光圈优先AE,推出了CLE,但距离计部分还是在LEICA公司的技术帮助之下完成的。

●        1984—1998 M6
●        1998-2003  M6TTL  回归过去的M6和M6TTL


M5、CL尽管是LEICA实现了装备内装式测光表的机种,但由于机身比以前的机种增大和
变重,可以说是得失相抵。特别是外形变化,令世界各地LEICA迷大为不满,据说当时世界各地LEICA迷的抗议书搞得LEICA公司一筹莫展。因此到了M6又开始回归原点,以M3—M4之间的机身大小作为设计标准,将TTL测光装进去。最后选择了M4-P的作为母体,设计出了新的装有TTL测光计的M6。

1984年开始销售的M6,采用SPD测光元件直接测量快门幕帘中央贴有的白色圆,这是一种新方式的TTL测光计。测光表示不是指针式,用LED来表示。除此之外,其他的是以M4-P为基准,取景框和M4-P的一样。

德国制造的M6受到用户的极度期待,后来不同倍率的M6也陆续登场。

1998年,LEICA又紧锣密鼓的推出了装备有TTL自动控制闪光功能的M6TTL。取景器倍率从此也丰富多样了,有0.58、0.72、0.85三种。0.58没有135MM取景框,0.85没有28MM取景框。看来要选全能的话就只有0.72了。

是不是可以说,正是M6TTL给M7开辟了推出的通途?

●        2002--- ????引发再度评价LEICA的M7出场



在2002年美国的PMA博览会上,LEICA公司用M7掀开了LEICA M系列历史上的新的一
页。有光圈优先AE功能、TTL闪光同步达到1/1000秒高速的M7展现在我们面前。有时侯觉得LEICA真是3年不鸣,一鸣则要惊人。其实M口的AE机,KONICA RF推出的很早,但轰动效应只有LEICA能做到。
实际上自1984年M6的出场到1988年的M6TTL的开售,LEICA迷们一直在等待后续的新机出现.谁也没有预料到等来的是一反LEICA传统的首台电子快门机M7.
M7除了引人注目的AE曝光功能外,其他的和M6没有太大的不同.不过LEICA还是为摄影者设想到万一没有电池时不影响拍摄的办法,保留了二档机械快门:1/60,1/125秒.测光联动范围也比较广,最长曝光时间可以达到32秒.
就我个人的感受,从实用的角度看,KINOCA RF也许更好一些,不过遗憾的是RF已经停产。

其基本和M6 TTL相同,只是在其中装备了新的功能而已.
有很多人感叹的说LEICA终于走向光圈优先AE了,但也有的人说LEICA不能如此干的。其实如果我们回眸LEICA M族的发展史就会发现,LEICA采用的是不紧不慢的渐进主义。LEICA这么多年来,在如何能将旁轴照相机的特色发挥到极致上进行了不懈的摸索和实践,那么出现错误也是情有可原,毕竟是摸着石头过河吗!

  但M7的推出,作为旁轴照相机的代表将会引发我们对旁轴照相机来个重新认识是毫无疑问的。



2003年4月MP上市---    是复古还是念旧的全机械MP?

LEICA的行事方法向来是出人意料,自1954年M3以后,世界各地的LEICA迷的喜怒哀乐几乎被LEICA的每一款新品所左右.当然LEICA的新品开发也被LEICA迷们所反制.
回看胶片照相机发展变化,基本上是曝光AE化,快门电子化,聚焦AF化的过程,M7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像个蹒跚的老人缓缓向我们走来的.那么在胶片机大势一去不复返的现在,LEICA推出MP究竟是何用意?是为了复古?还是为了怀念M6?
从MP的命名来看,MP是为满足专业人的需要所准备?另外一个意思是”完美无缺的机械式”(Mechanical in Perfection).机身轻便,采用了铝合金冲压件,顶盖采用了耐压的铜合金等,坚持和继承了M系一直以来的用料和工艺风格.
机身尺寸可以理解为是M6的传承者,高度比M7,M6低了2.5MM左右.过片,回片机构和M3的相同,机身正面的LOGO消失,简洁的 机身给人一种好像是从M2变形而来一样.
MP2005年又出了一种自由组合版本,实际上就是客户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组合,但其他并没

有多大的变化,如同M系的其他机种的各种纪念版本一样.
MP在2004年6月还出过一款专门针对日本市场的M系上市50周年MP纪念机,只出了600台而已.

2005年11月的天价MP3全球也只是限量生产了1000台限量版.

总体而言,MP是为了满足那些喜欢机械式.全手动一族的产品.

LEICA在胶片机上还能走多远,任何人都无法预言.究竟有无胶片的M8?我们只能等待了.但数码占位M8是不是可以说,LEICA也打算抛弃胶片?要不要把M8补充到全传里,我自己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引用一句歌词完结此文: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快!

看到有些话,别砸我,个人感受而已。

没有想到此帖竟然坚持了快5年了,全传总算是搞全了.从大家的热情是否可以看出,LEICA也会永久的存在下去.


   
用M机所拍的照片,参看此帖:
http://www.xitek.com/forum/showthread.php?threadid=195533

一个LEICA真玩家的强帖,看镜头还是看此帖有劲.
http://forum.xitek.com/showthread.php?threadid=574222



全文结束,没有想到成了老太太的裹脚布,大家对付着看,回头再补充图片.


 
【转】个体原创!剖析徕卡设计团队的独特现象

    徕卡设计团队的平均年龄,据我推断,大约只有三十五岁左右,但可不要被他们的年龄给给骗了。巴纳克的精神在徕卡依然非常活跃,许多他的设计理念至今依然领导着整个设计团队。假你在场的话,你会以为你走进了一家计算机公司。每位设计人员的桌前都有一部大型的屏幕,到处都是计算机打印出来的计算图表。

    走近一点仔细观察,你会发现更令你惊奇的现象:每一位设计人员都在研究、分析「自己」的镜头。如果你想找出徕卡镜头设计中,最重要的风格,那就是:每一款徕卡镜头,都是独一无二的原创工艺(creative individual)。如果不提光学理论,是很难解释这种现象的,但LHSA东道主特别警告我不能在这里大谈光学术语,否则要把我给毙了(笑),所以我尽量用另外一种方式来说明。

    现今我们几乎可以完全不靠人力,只需依靠计算机软件程序,就能设计镜头。这么说当然有点夸张,但是各位可以了解我的意思。想象一下:当我们拍摄一张照片(就说是人像照好了),人物的脸会被记录在底片上,脸上的每一个细节(像是眉毛、瞳孔等等)都会被纪录在底片药膜上相对的那一点。没有像差(aberrations)的镜头,理论上就能在底片上完美地重现人物的脸部细节。不过实际的镜头是有像差的。这表示底片纪录脸部细节的银粒子位置,与本人实际上并不相同。我们可以计算这些不同的差异,甚至可以找出造成差异的原因。这并不是新科技。早在1930年代,光学设计人员就能够做到,他们只是没有高速运算的能力和时间而已。

    激活计算机程序,我们可以指定主体上一个特定位置,要求程序计算出光线的折射路径,最后算出这一点将会落在底片药膜面的哪一点上。不断重复上面的运算过程,我们就可以算出一个完整的影像。然后,我们下指令让计算机侦测并计算像差。我们会得到一份报表,上面列出镜头的各像差数值,比如说球面像差值为0.0003,彗星(coma)像差值为0.0457(理论上最佳值为0)。接着你可以再下一道指令,要求计算机重组镜片排列方式,将球面像差减少50%,意即减少这组设计中的彗星像差。

    所以,一个光学设计团队可以用分工的方式设计同一款镜头。每个人只作自己负责的部分,然后将这些运算结果组合起来。这正是现在Nikon、Canon(举例而言)等大厂的设计团队的工作方式。为了加速设计效率,他们甚至还举办比赛,看哪一组人马最先推出符合厂方需求的设计,就采用他们的设计图开工生产。

    然而,镜头的设计是很特殊的工作。有些光学设计可以超出原先的规格需求、有些设计的材质选择、镜片形状更简洁,有些则有其它特性。就好象一本由作家撰写的小说,和一本用大量资料搜集所整理出来的小说,两本是完全不一样的味道。后者当然可以读,说不定也很有趣;但是前者才能真正显露出写作的艺术。因为将这些素材整合起来,是绝对需要一个人的创意天分的。

    徕卡的设计人员开始设计镜头时,他(她)是从一张「完全空白的白纸」开始的。你也许不知道,镜头的特性,从一些基本结构(接环直径、镜头焦距、镜片材质与厚度)已经决定了大半。设计人员必须要从这些基础中开始发想、分析,找出其中的潜质(potential)、所需规格、以及影像解析能力等等。他(她)们一开始的设计图,有些是零乱潦草的随手涂鸦,有些则全是经验值,或者到储存徕卡前辈的设计心血的徕卡资料中心(Archive)去找资料。

    为什么一开始的自由创意发想这么重要?徕卡总裁寇亨(Cohn)今早还告诉我,如果设计生产的速度能再快一点就好了,但总是没办法。有时,这种良性牵制是无可避免的。在镜头设计中,我们一旦遭遇到像差现象,就必须加以克服,这样才能获得良好的影像品质。这些光学像差,大约可以分作两类:第三级像差(the 3rd order aberrations)与第五级像差(the 5th order aberrations)。至于这是什么意思我就暂不解释了,免得主席抓狂。

    略过艰难术语不谈,总之,当设计人员解决了第三级像差时,第五级像差就会随之出现,同时也破坏了修正第三级像差的成果。但是进一步修正第五级像差,反过来又破坏了第三级像差的修正。所以设计人员就会再以另一种设计尝试解决此一难题,看看新的设计能不能在修正第五级像差时不至于影响第三级像差修正值太多。吊诡的是,没有修正第五级像差之前,你根本不知道结果会怎样。

    这几乎变成一种无解的难题:你必须事先为无法预知的状况预作准备。在一般的设计工作中,计算机是很好的辅助设计工具,例如说帮你修改设计图,加一两片镜片以校正部分的第五级像差。但是,如此一来,你的设计增加了镜片数量,结果又回过头来影响到原先设计的结构。

    所以,设计人员对于镜片组序(initial layout)最终会形成怎样的影像质素必须深入分析,设计方式是否完美,并且达到规格上的要求,他(她)也必须有非常坚定的信念。这正是徕卡坚持一款镜头从头到尾必须由同一人负责的原因。当然,必要时其它同事也会协助,但设计人员必须负责到底。

    这种策略也是有好处的。当年设计70-180mm f/2.8 APO这款镜头时,耗费了近18个月的时间研发,因为这对徕卡而言,是相当新的领域。但是,针对变焦镜的特性作了深入完整的研究之后,接下来自行研发的80-200mm f/4.0,仅仅花了6个月的时间。当你了解了基础以及光学特性,要再开发比较简单的型号时,就不是那么困难了。同理,M系列的35mm f/1.4 ASPH也是如此。开发第一型非球面版本时,足足花了两年的时间,但是接着推出的35mm f/2 ASPH的开发时间不到一年。这两款镜头,规格上看来关系非常密切,事实上却有完全不同的特征(fingerprint)!

    徕卡设计团队并没有所谓的「R」或「M」的小组区隔。任何一位设计人员都可以设计两种系统的镜头。负责设计70-180mm f/2.8 APO的小姐(译注:徕卡设计人员中,不少成员是女性),同时也是SUMMICRON-M 35mm f/2 ASPH的设计者;负责设计ELMARIT-M 24mm f/2.8 ASPH的先生,同时也负责APO VARIO-ELMARIT-R 35-70mm f/2.8 ASPH的设计工作!其它族繁不胜枚举。

    什么是镜头的像差,经检查拍摄的正片,就能够发现:每种镜头在锐利度平面(planes of sharpness,详见LEICA FAQ Part 2解说)前后的像差,都有不同的形状与量度(magnitude)。这种现象会使主体的清晰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这里设计人员必须作一些很困难的选择:包括使用的玻璃材质、矫正像差的程序(先矫正球面像差,其次是色差〈chromatic aberrations〉,再其次是彗星像差或其它)、矫正量、各种像差交互影响的最终值,这些设计时必须考虑的组件都会影响最后到达底片的影像质素。

摄影的最高工艺典范

    其它优秀的镜头制造厂(如ZEISS、Canon或Nikon)对像差的矫正方法,也许和徕卡比较起来相去不远(因为这有部分是计算机程序的工作)。但是,如果徕卡能以7片设计就能达成目标,其它厂商却必须用上11片镜片矫正,那么影像质素就绝对是可以分出高下了。几年前我曾问过Canon的光学工程师他们的终极目标是什么,他们回答道:“向徕卡看齐,学习更多的摄影知识。”

    这句话到现在依然是正确的。徕卡设计人员,背后有浩瀚的知识宝库,不论是摄影,或者是显微镜光学设计都有庞大的know-how作支持。此外,他(她)们更有优秀的创意设计流程,这种独一无二的洞察力能够在让他(她)们在错综复杂、处境维艰的光线乱反射中,设计出当今最优秀的光学产品。

    有些收藏家很懊恼,因为徕卡已经不再制造所谓的原型镜头(prototype)了。现在的镜头设计,可以由研发部门的计算机数据库直接送往工厂生产线,而不需要先制造正式量产前的测试原型。这样一来,徕卡玩家想要搜藏以前素负声名的缩头五(SUMMICORN-M 50mm f/2),恐怕是没指望了。以前设计人员无法计算所有的光线路径,也无法预先观察到镜头的成像品质,设计人员只有大胆用「猜」的方式,靠直觉来弥补缺憾的信息。原型可以证明设计人员的猜测是否能符合原先的要求。有时候OK没问题,有时候一猜错,代志就大条了。也许下次演讲我们可以来聊聊这个主题。

    现在以计算机的高速运算能力,足以预测光线在镜头内的折射反射路径,估算成像品质,而且能达到很高的精确度。在计算机软件中,有许多指令是专门用来与机械组件如接环搭配的,并且处理容许公差的。计算机可以绘出精确图形,让设计人员观察像差矫正,这与实际制造原型是相同的意义。

    不过,这些设计图也不是新玩意儿。在徕卡资料中心,你可以找到历代设计人员手绘的同型设计图!这一定是经过数个月的辛苦运算的绘制成果。这也显示了徕卡与过去的光荣传统依然有非常紧密的连结。现在徕卡的镜头都是由新一代年轻有为的设计人员设计出来的,他(她)们也传承了巴纳克时代的精神。我们何其有幸,能够看到往昔徕卡的原创精神在索姆仍然生机蓬勃。

    拥有徕卡镜头,就像是啜饮一杯红酒,或是拜读一本精彩的小说。因为,徕卡镜头是以一群非常有创意、具有坚强意志的人所设计出来的,可说是艺术品(work of art)。当然,这也必须藉助计算机的力量才能完成。徕卡重新定义了镜头设计的最高工艺典范(the state of the art of lens design)。

结论

    我想抒发一些感想,作为今天的演讲的终曲。任何一款徕卡新世代镜头,都是投注了数年的心血,结合机械-光学结构的独到创意,是真正走在时代尖端的科技。所以,有些徕卡玩家只是拍个两三张照片,就随便乱下定论,说「这支镜头不太好」,实在是很让这些设计人员沮丧灰心。假如我花了两年时间尽全力设计出一款最好的镜头,然后有人用来拍了几张休闲照片,然后跟我说:“嗯……还可以啦,只是我还是要抱怨一下照片边缘有点暗角咧~”,我真不知道干嘛花这么多心血去设计一款镜头给这种人用!

    很明显地,徕卡镜头的光学品质,和徕卡使用者之间是有一些对立的。因为这群人对于影像品质永远不满意。但是,我们如果不想称赞徕卡镜头的光学成就,那最好贡献一点具有建设性的意见。这就各?#123;本事,量力而为了。早期在威兹勒的徕兹(Leitz)公司可是有名的小心眼:很久很久以前,有些评论员批评 SUMMICRON-M 50mm f/2(旧款设计!)不好,结果徕兹公司勃然大怒,大门深锁,根本不愿接受批评。后来花了很久的时间,才让这家公司对外的态度有所转变。

    现在,徕卡索姆总公司的设计人员胸襟是相当宽阔的,他们愿意倾听外界的评论--假如这些评论还够格的话。这是很值得鼓励的好现象。身为一位徕卡迷,我们该作的,就是拍摄出品质绝佳的摄影作品,让这群设计菁英也感到骄傲,因为这是他(她)们应得的惊喜!
 
 
 
【转】徕卡有向著名的摄影大师、科学泰斗和政治人物赠送相机的悠久历史。我们收集了自1925年以来徕卡照相机公司及其前身徕兹公司“赠送”系列相机的基本情况,兹将有关情况列于下表,以飨读者。

    ●1925年,徕卡第1000号相机赠送给了德国吉森市的医生沃瑟尔·舒尔兹博士。
    ●1928年,徕卡第10000号相机赠送给德国飞艇航空事业的赞助人雨果·埃克纳博士。
    ●1929年,徕卡第25000号相机赠送给瑞典籍亚洲探险家斯文·赫定。
    ●1931年,徕卡第50000号相机赠送给德国籍亚洲探险家威廉·菲舍尔博士。
    ●1932年,徕卡第75000号相机赠送给瑞士物理学家、高空和深海探险家奥古斯特·皮卡德教授。他曾经搭乘热气球升到16165米的高空做研究和进入潜水艇中深入3050米深的海底观测深海。
    ●1933年,徕卡第100000号相机赠送给非洲内陆探险家里奥·弗罗贝纽斯教授。弗罗贝纽斯第一次提出了“文化圈”概念,并考察各文化间相同元素的数量以确定是否来自同源。他认为人不是文化的创造者而是文化的体现者。他第一次广泛和系统地提出了绘制文化地图的方法。他将传播理论引向一个极端。主要著作《非洲文化的起源》。
    ●1933年,徕卡第125000号相机赠送给1930-1934年国际喜马拉雅探险队的领导人巩特尔·O·戴仁福斯教授。
    ●1935年,徕卡第150000号相机赠送给利奥波德·戈多夫斯基,第175000台相机赠送给利奥波德·梅内斯。这两人的职业是音乐演奏家,同时也是柯达克罗姆技术的发明人。
    ●1936年,徕卡第200000号相机赠送给35mm胶卷的先驱保罗·沃尔夫。
    ●1937年,徕卡第250000号相机赠送给威廉·菲舍尔。这是曾经赠送给他的第50000号相机的替代品。
    ●1941年,徕卡将第300000号相机赠送给德国人古斯塔夫·威廉姆斯博士,将第350000号相机赠送给威廉·施奈德博士,两人同为爱克发彩色胶卷的发明人。
    ●1946年,徕卡第400000号相机赠送给古斯塔夫·威廉姆斯,以替代1941年赠送给他的第350000号相机。
    ●1949年,徕卡第450000号相机赠送给德国青年旅社协会创始人理查德·谢尔曼。
    ●1950年,徕卡第500000号相机赠送给厄内斯特·徕兹二世博士。
    ●1951年,徕卡第575000号相机赠送给著名医生、音乐家、宗教哲学家,德国人艾尔伯·施韦策博士。
    ●1952年,徕卡第600000号相机赠送给美国著名动物学家和深海探险家、教授威廉·毕比博士。
    ●1953年,徕卡第650000号相机赠送给瑞典珠穆朗玛峰远征队摄影师诺曼·戴仁福斯教授。
    ●1953年,徕卡第675000号相机赠送给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荷兰籍教授弗里兹·泽尼克博士。
    ●1955年,徕卡第700000号相机赠送给多部摄影图书的作者,奥地利的斯蒂芬·克拉克豪瑟。
    ●1955年,徕卡公司第750000号相机在巴黎摄影博物馆揭幕仪式上赠送给亨利-卡蒂埃·布列松。他是著名的“决定性瞬间”理论的创始人。
    ●1956年,徕卡第800000号相机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80岁的联邦德国首任总理康拉德·阿登纳。
    ●1956年,徕卡第830000号相机赠送给印度总理尼赫鲁的妹妹潘蒂特·尼赫鲁,她是印度著名的外交家及政治家,1953-1954年间出任联合国大会主席,是联合国历史上的第一位女主席。
    ●1958年,徕卡第900000号相机赠送给美国华盛顿的爱德温·L·韦舍德。
    ●1958年,徕卡向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赠送了一台徕卡相机,所不同的是,在通常镌刻徕卡相机流水号的位置处刻制的是女王名字的缩写。这台相机在徕卡公司的内部编号为919000。
    ●1959年,徕卡第950000号相机赠送给擅长拍摄威尼斯嘉年华的美籍摄影家弗维奥·罗伊特。
    ●1960年,徕卡第980000号相机赠送给美国第34任总统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
    ●1960年,徕卡第1000000号相机赠送给路德维格·徕兹。
    ●1961年,徕卡第1000001号相机赠送给世界知名的《生活》杂志摄影大师阿尔弗雷德·埃森斯坦。
    ●1965年,徕卡将一台LEICAFLEX赠送给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这台相机的正常机身编号位置改刻有“伊丽莎白二世女王”(Elizabeth . Regina)的大写词头,并由德国黑森州总理黑格尔·奥格斯特·齐恩在对英国的正式访问期间赠送给伊丽莎白二世本人。这台相机在徕卡公司内部的机身编号为1084900。
    ●1965年,徕卡第1100000号相机赠送给世界知名摄影家和多部摄影著作的作者,瑞士人埃米尔·休特兹。
    ●1965年,徕卡第1111111号相机赠送给美国杂志《展望》(Look)首席摄影师亚瑟·罗森斯坦。

     罗森斯坦13岁起接触摄影,1935年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成为20世纪30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为美国农庄安全管理局专门拍摄农业灾荒情况的摄影家之一,与W·埃文斯、D·兰格、B·夏思、J·瓦尚、R·李等并肩工作。1940年,他离开农庄安全管理局到美国《展望》杂志担任专职摄影记者。“二战”爆发后,他在美国战事情报局当图片编辑。战后,他作为联合国驻中国首席摄影师负责拍摄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在华活动,同时拍摄了河南省大饥荒。1946年,他回到《展望》杂志,不久被提升为摄影主任兼首席摄影师。

    ●1979年,在德国摄影学会名誉主席、PHOTOKINA摄影器材展创始人L·福瑞兹·格拉伯教授85岁寿辰庆祝仪式上,徕卡公司将第1500000号相机赠送给德国摄影协会主席汉斯·弗雷德里希博士,并将徕卡第1906085号相机赠送给L·福瑞兹·格拉伯这位德国摄影泰斗。
    ●2000年,徕卡第2500000号相机赠送给捷克总统瓦兹拉夫·哈维尔。
    ●2005年,徕卡第3000000号相机赠送给巴西摄影大师塞巴斯蒂奥·萨尔加多。
    ●2006年,徕卡第3008356号徕卡MP型相机赠送给第一位中国航天员杨利伟,以表彰其在发展人类空间探索事业、和平利用太空以及推动航天摄影进步方面做出的杰出贡献。相机背面刻有“Yang Liwei,2003.10.15-2003.10.16”字样,这是第一台赠送给中国摄影家的刻字版徕卡相机。

    值得一提的是,徕卡公司曾于1996年赠送给中国著名摄影家吴家林一台徕卡M6相机,机身号为2180492,虽然算不上特殊号码,但作为举世闻名的徕卡公司第一次给中国大陆摄影家的馈赠,也可称是一件十分荣耀的事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