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生老师论痛风(上)

2013-08-18  ironpan
三七生:刚才王大夫说到这个不孕症的时候,他实际上他说的是结果,没有说过程。为什么他会这样呢?你问到他的时候,他觉得就是没什么可说的,当时就是这么感到的。他是直觉型的,有时候过程整个都省略了,没有一个推理的过程。你让他说他说不清楚,但是他可能非常准确,所以那个病人的感觉很神奇。这也就是我们古时候说那个神医的那个境界。

“望而知之者谓之神”,他一看,他已经知道了,但是你要想让他解释的话,他可能——我没什么可说的。除非说你也能看见,你也能像我一样去做。所以说这是神医的境界啊!

下面是“闻而知之者,问而知之者,切而知之者”。“切而知之者谓之巧”,他这个实际上在取巧。就是说我看不见,我也听不着,但是我可以根据你这个脉象的跳动,我搁里面分析出来。我这是用的一个理性的东西,思维的东西。虽然它慢了一点,但是说也可以。

徐文兵:也管用。

三七生:我不用神。我这种思维就是属于用理这种。我也看不见,也听不着。但是我看见这个东西我还能想一想,就是跟大家这个用法,你看说的都是这个方法。这个方法为什么会见效呢?实际这里边就有道理。它并不是不可说,实际上是有道理的。

徐老师有一本书《字里藏医》,从字里边就能看出这个问题。

所以刚才我一下冒出两个字来:疼、痛。痛风,疼和痛是不一样的。很多人他用完车前草之后为什么反复?他把痛给去掉了,但是疼在里面,疼是不易让人察觉的。

痛的时候你不用碰它它就痛,疼的时候你按了它才疼。所以有些穴位就是你诊断的时候,按的时候疼得不得了,那才叫疼。你看那脚诊,足疗。它是在内,里边,深处。

什么叫痛?什么叫疼?不很清楚了嘛。

痛是个病,但痛下面是一个甬,这是一条路出了问题,它阻碍了。而疼是冬天的气——它是寒凝在里边了。你不碰它你不知道,它是在内里。

所以所谓的痛风,它感觉到很痛,其实它和疼的程度来说,虽然它表现的很剧烈,但是它没有疼深。真正的疼,就像说那个麻木不仁的,那种它已经没有感觉了,它比痛更严重。没感觉,打一锤子都不疼那就坏了。糖尿病坏疽那种,那个脚趾烂掉,他不知道疼啊。你要给他治到疼了,从流水变成流血了,他才会好。

徐文兵:对,最后变痒了。

三七生:所以说我们这……你要用凉药解决他这个症状,实际上它越来越深入。其实所谓的痛风它还是一个筋骨病。筋脉肉骨皮,还是在肢体上,并没有入内脏。如果您把一个肢体病给治成内脏病的话,那就是治逆了。

我有一个经验:有一个老头,几十年的腿痛,腿疼,到了七十多岁的时候腿疼突然好了。我让他检查,这时候血糖高了。这里边看出来一个因果关系,在肢体的时候只不过是一个疼,当他不疼的时候,已经入了内脏了,已经是变成了一种功能性的问题了。

还有一个就是我母亲经历的。她脚脖子上总是肿,就是这个右脚脖子浮肿,但是她没什么问题。有一回就是帮人家搬菜,搬到五楼去,累着了,那天我一摸她脉,出现结带脉。是心脏出了问题,再一看脚脖子不肿了。你说那是好了吗?我说你怎么这么干呢?热心也好,别拿自己开玩笑。然后弄了几天之后,脉连起来了,一看脚脖子又肿了。

所以这个病。你说她是好了是坏了?治病要求本,人家说诊病一定也要看本。你要治标的时候,让一个表面现象消失的时候,你认为他好了,病人也认为他好了的时候,但是他实质上是好是坏呢?这是个大问题。如孙老师说的那个疗效评价,这疗效都认为很好,皆大欢喜了,过两天死了。有那样的,这是怎么回事呀?

所以我看王孟英医案就非常怀疑,他说那个病都好,第二年就死了,很多那样的病例。那这“好”是什么性质?而且都是说他用凉药,就说是在救了那个什么滥用辛温药姜附剂之后的那种,他被解救了,但第二年就死了。

那你症状可能是没了,也觉得很舒服,这又是一个标本的问题。

咱回到痛风,我还有点想法。

徐文兵:没事,你敞开说,我们这有吃的嘛。

三七生:我听得着急了。

徐文兵:这时候说出来的话是最精彩的。

三七生:对,不愤不启,不悱不发。其实,刚才咱说到这个阴和阳啊,那个痛实际上是个阳的症状,疼是个阴的症状。

徐文兵:你正好跟我相反。

三七生:咱们可能说实际上是一个事,只不过用字……

徐文兵:用字不一样。

三七生:疼,疼是什么呢?是凝住了,所以一般感觉不到。它是什么凝住?是阴凝。这个痛呢是郁阻,瘀而不通嘛。这个郁是什么意思?(写鬰字)

徐文兵:呵,能把这繁体写出来不容易。

三七生:阳郁,实际上往往是什么?是阴凝在里边,阳为表,阴为里,我们容易感觉到的是表的东西,里面的东西不易察觉,为什么?

徐文兵:里面是很阴寒的。得过痛风的人才知道,里面很阴寒的。

三七生:拍打这个东西为什么见效?棒子打进去的时候啊,打到骨头的时候啊疼疼疼,完了之后打肿了,不疼了。它走到阳的时候,现形的时候不疼了。出来的时候是什么?是那种那个青瘀象,那个拍打的萧宏慈,他能打出这些东西来,见效会很快。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那个东西不能太深,深的时候你打不出来的。而痛风这种东西,它实际上是入骨了,痛风这个名字不太准确。

徐文兵:西医的名字。

三七生:准确是痹症啊。痹是风、寒、湿三邪合而为痹。那么风、寒、湿这正是占了六气中的三气,风寒暑湿燥火,这也就是三阴三阳,这个三阴是什么东西?

那不就是在内脏的话就是肝脾肾,《伤寒论》里面的三阴就是太阴、少阴、厥阴,太阴为湿,少阴为寒,厥阴为风。这风寒湿三阴里边都有了问题,才会有这个东西。但是他程度不一样。最深的时候在骨,痛风那就是寒凝在骨。

正因为它寒凝在骨,就引出了一个大的话题,经常说的话:就是阳不入阴了。现在很多人也都知道这话,什么意思呢?

徐文兵:对。痛风最后形成的结晶,在关节滑囊出现的结晶,在肾里边出现的结石,那都是阴寒凝滞。

三七生:都是阴成形了嘛。阴成形的原因是什么?是阳不化气了,阳不能布阴了,阴它就搁里边成形。那么其实所有的东西,那个肿瘤是什么东西?那不更是一个大的阴形吗?

徐文兵:我的天!那痛风就是肿瘤前期啊。

三七生:能痛风的时候它不是肿瘤,它不疼,到肿瘤的时候一点感觉都没有。所以能痛风的人一定是阳气很足的人。

徐文兵:你瞧我这鼻头这么红。

三七生:脸上一定是红的人,脑血管破裂的人都是阳气很足的人。

徐文兵:我的天,哎呦,说的好!
 

三七生:凡这种人,气非常足,最后一次喝酒喝多了,一下血管破了。他那个阴形已经承受不了这么足的气了,虚人他不会脑血管破裂。你要没事给自己来一锥子放点血,他肯定没事。就像那个车带,要是没气了,你这么硬骑,虽然慢点,但是它不会爆。

徐文兵:对,那你怎么把这个阳引到阴里面呢?

三七生:哎,这是个问题,所以刚才大家说那些方法,都有这个含义,就是你用这个药,它实际上就是这个作用,它之所以能见效了,就是因为它合于这个理。

徐文兵:没错。

三七生:这是用药,这是方法的问题。如果说要是明白这个大的理论,方法每个人可能用的不一样。

徐文兵:对。

三七生:都能就近找到一个适合的方法。

徐文兵:您给他们提高总结一下。

三七生:我方法上实际上很有限,主要就是《伤寒》的这些方子。但是那个东西一旦要入到骨头里,没有特效药,就是西医讲的说——进不去。

徐文兵:进不去,对。

三七生:就像什么透骨草,它可能这个东西就透进去了。

徐文兵:伸筋草,透骨草。

三七生:为什么仲兄说附子会不行呢,当时我想附子它可能入不了骨,可能别的东西可以入骨。砒霜可以入骨,但是一般不敢用。所以有些东西为什么用砒霜呢?大热,骨头都热了,能让骨髓都销铄。

徐文兵:对,销铄骨髓嘛。

三七生:但是说如果他已经是个冰块的话,他就不销骨髓,只不过把它融化了……

徐文兵:把冰给化了。

三七生:但是一般人就完了。刚才说到哪里了?

徐文兵:说到你怎么把阳引到阴里边。

三七生:这是最简单的一个,就是说你练功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是针对这个,湿……

徐文兵:风寒湿嘛。

三七生:湿上面实际上是燥,他俩的问题是燥不入湿啦,内湿外燥。

徐文兵:感觉还是阳不入阴。

三七生:这是太阴,完了少阴。它是热。刚才说那个案例实际上是寒热。

徐文兵:对对对。风和湿。

三七生:(黑板上写着)这是火。到厥阴的时候比较特殊。所以风是阳是阴?它跟火比它就是阴,但是它跟寒湿混到一起的时候它又表现为热。所以有一个问题就是困扰着中医上百年的问题,就是说这个风的问题。怎么处理它?为什么我们这么好用那种什么清利湿热?下焦湿热,为什么那么长期好用那个龙胆泻肝丸?为什么用了之后造成肾衰了?那实际上是这个风的问题,风是什么?风是一种生气呀。

孙曼之:升发之气。

三七生:孙老师讲的用风药,是吧?其实就是风的问题。抑郁症就是风起不来了,他就会抑郁。金克木,燥去克它了。生发之气,它出了地面就叫风。他刚出的时候叫雷,所以雷风是恒,人能活着实际上就是靠这个风,风能生人呐。

徐文兵:生万物,也能害万物。

三七生:它太过了。为什么春天发温病啊?冬不藏精,春必病温。那就是说你水不涵木,那就木枯了,着火了。森林大火什么的都是这个事儿。都是因为你冬天没有收藏,水不够,它起风了。这个风就是一个虚,内风。

徐文兵:对,内风。

三七生:这不是外来的太阳那种中风邪了。

徐文兵:怎么引?

三七生:温病也是这回事儿。引这就是法了,其实非常简单嘛。他们因为三阴三阳,这个从经络上讲是相贯的,阴阳相贯如环无端嘛,这阳明入的是太阴。

(写黑板)

太阳入的少阴,从太阳上讲其实都是走这条路。

徐文兵:对,足太阳膀胱,足少阴肾。

三七生:而这太阳为开啊,这是最表一层,所有的病最后都要走到太阳。到太阳这时候就出现感冒症状,发起高烧来。那就是所有的病走向痊愈之前的一个表现。一般老百姓最怕这事了,一烧了,马上上医院去,一挂水,又给引回去了。所以永远也好不了。

徐文兵:永远好不了。

三七生:一挂水的话,它先是入肺,入五脏的话,先入肺,先咳嗽,比较表浅。完了止咳,然后一直往下克,金克木去了,最后就入了厥阴——入肝了。入肝了的话,可能就从感冒病毒变成了一个乙肝病。

徐文兵:也有往手厥阴心包上走的。

三七生:那就是走的上焦,还可以。我见的比较多的小孩多动症、抽动症啊,那不是厥阴风动吗,再严重点癫痫,就是走这条线,中间什么脾胃啦,还有就是……

徐文兵:还有一个引呢,那个火和风。

三七生:火和风是现在最常见的,少阳的问题,少阳底层是厥阴。这个实际上现代人最常见。所谓的什么腰间盘突出压迫坐骨神经痛,这实际上也是,只不过它没有那么深,检查指标没变,还不能说是痛风,但是它的那种疼痛比痛风还要严重。这种疼就是那个带状疱症,就是火那种痛,就是火辣辣的,一捥一捥地痛,那叫痛。

徐文兵:灼热。

三七生:他感觉到是一种火烧相。但是,你要灭火了,他可能是会不痛,但实际上他的问题还是一个阳不入阴的问题。它的问题在厥阴,有的时候你用少阳,怎么搞也搞不好,一用厥阴的药以后就好——当归四逆理中。

徐文兵:得了带状疱症,您也敢用当归四逆?

三七生:哎呦,这个东西真是没有一次不是三、四剂就好的,尤其是后遗症。

徐文兵:发出来?火郁发……

三七生:用龙胆泻肝汤的话,它还是在泻火。它阴凝,知道他阴凝了,只有对症下药。

徐文兵:用那个苦寒的方法以后,他会留下那个带状疱症的后遗症很久。

三七生:它好不了,西医就好不了。

徐文兵:它可能疱疹好了,但它……

三七生:而且你要严重的话,没有一个超过七天它还不好。

徐文兵:够狠,够狠。

三七生:有的简直烧糊了都。零几年的时候网上有个赤水的朋友,他就按这个治的。拿出来完后还考大伙,我用什么药治?拿一堆照片,你看都这样了,几天之后好了。大家猜龙胆泻肝什么的。最后他说没想到这么干,这叫求本呢!

徐文兵:那您说痛风吧,从哪儿引?

三七生:其实它上面还有一个柴胡桂枝汤的问题,他俩是一对。但是说这个大部分有效,有可能是再深入点的话,可能就不行了,需要一些别的药。但是他的意思是一样的。

咱们法上是可以变的,法是应变的,理是恒常的。所以常是理,有常有变嘛。“不知常,妄作,凶”,那不是道德经讲的嘛。咱们先要知道常之后,知常才能达变。你总是在这个变上去求,最后常一直不知道。这就是说“数之可千,推之可万,万之大不可胜数”。最后弄了一大堆,不知道该用哪个。那你知常了的话,可能一言而终,一招制敌,半步崩拳打遍天下。

还有燥湿的问题,刚才没说,这实际上就是一个燥,阳明上是喜润的,要是从清法上来讲,什么白虎汤、承气什么都是往下降,用了大黄,你要不用那个东西它可能阳明就入不了太阴。但是入了太阴之后怎么办呢?可能太阴里头还得有个接应。如果说它本上是湿凝所造成的这个燥郁,那么,一定要把这个湿给去掉。但是这个湿它还是有个性质,湿是寒是热的?这是个问题。现在往往说成湿热,所以好用薏仁之类的东西,似乎“养生”的话就得薏仁,实际上仲景很少用这东西?仲景用的是茯苓。

徐文兵:薏苡附子败酱散。

三七生:那是清湿热的,实证。虚症,真正补虚的方子四君子汤。

后来,慎斋之后的胡慎柔,好用这类东西,治那个虚痨病,别的都不行,用这个很相应,慢慢养着,它就起来了。

其实拿任何病都可以往这里套,最后都是这么个问题,所以处理方法也都一样。当然有可能某种病有一种特殊的药。但是这个药一定也是在这个原理下,先了解它的性。

徐文兵:那比如说有个苦温燥湿,有淡渗利湿,有芳香化湿,那您从哪条路上怎么走?

三七生:这里面是偏苦温比较对的。它内里是寒的,咱们已经知道它是风寒湿造成的,而不是湿热造成的,它不是夏天暑气的时候伤的,而是在伤于冬那个疼。

所以那个疼把里面那个阳入阴的道堵了之后,造成了痛,冬是阴,痛是个火。

徐文兵:通道不通。

三七生:所以你要是光是通那个东西,就像高血压的问题,也是一个通路的问题,交通堵塞怎么办?扩张血管——把马路牙子先拆了吧,不是个道理。你不能把人给疏散一下吗?路都没了,那人不死了吗?

徐文兵:那您总结一下。

三七生:这个痛风,所感觉这个痛啊,可能它并不是你要处理的问题。就说你不要把它去掉,你要把它造成痛的原因给去掉之后,它阴阳相济了,这个阳入到阴里面去了,然后它阴中有阳了,这个东西不只消除症状,而且是让他内脏的一些功能恢复了,这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你无论用什么方法能够达到这个效果,都说明你这方法是对的,它也合于这个理。

龙帅江:你能不能说个方法,我们学习学习。

徐文兵:方法有很多,道理是最可贵的。

三七生:方法实际上都是这个道理,有效就是说明是对的。

龙帅江:能不能临床教我们一个方法怎么来治这个痛风。

徐文兵:当归四逆汤。

三七生:方法其实都是《伤寒》里的那些法。如果它在厥阴少阳的话,他要如果说是主方的话,在少阳的话可能柴胡桂枝汤,在厥阴的话可能是当归四逆汤,但是当归四逆汤它还兼着太阴和少阴,所以合着附子理中汤,就是当归四逆理中汤。就是三阴中的阴。

我再说几个卦象吧。三阴是什么呢?是坤卦。一、二、三,三个阴。三阳是个乾卦。加起来他们是一个泰卦,地天泰。如果翻过来的话,那是个否卦,天地否。

徐文兵:阴阳离绝。

三七生:它没离绝,它就是格住了,这个是太阳不入到这个少阴,阳明它不入太阴。

徐文兵:阳气下不来。阴气蒸腾不上去。

三七生:少阳它不入厥阴。实际上涉及到一个卦象的问题。那么三阴到底是什么卦?这是个问题,三阴卦是什么呢?二阴一阳,它之所以叫阴,阴就会多。但它并不是坤卦,坤卦那不是六气范围内了。六气是乾坤之六子,与六气相应。就是咱们除了天地之外,这个六子、六气,首先都是有两个阴,这三阴它都有两个阴……

徐文兵:就是位置不一样。

三七生:一阳位置不一样。在上面那个叫太阴,艮卦,它与太阴相应。而那个少阴是坎中一阳,阴在外,这是坎卦。厥阴是震下一阳,就是震卦。所以一个比一个深。厥阴为什么说两阴交尽的时候,它已在最深处,它这是比它(坎阳)还深。正因为它入极了,它已经走到最底下了,所以它才要升起来。这是在大寒以后,这一阳就起来了。如果说阳没有入进去,它就起不来。所以春为萎厥,人就趴下了。在冬天的时候它使劲耗这个东西。它不封藏,不把它给藏好,就是《内经》里面说的:“若伏若匿,若有私意。”就是两面儿都不露,两面儿都是阴。阳它在里头。

但是这个时候(震下)它已经露出来了。露出来而且还要“唰”的一下起来。那这个东西它是一个载体,天覆地载,它是载,就像一个车、一个船,它是能把那些阴的东西载起来,如果它要载不住的话,这个东西要漏了的话,这些阴就下去了,所以下利,太阴的表现首先是下利。那个痔疮什么的那些东西、那些血,底下泻血,那不都是下焦去了么。一说又是热,实际上那是阴的东西,那些东西都有形的东西,液态的东西、固态的。那你不是正好底下漏了么?阳载不住,它才漏了么?

那这个从哪儿来的?它是从上面那个少阳来的,少阳你下不去,它可以到这儿来。因为上面口苦、咽干、目眩,舌尖红、耳鸣,都有那个病,阳不入阴,所以底下就托不住。

这是坎阳,郑钦安讲得够多了。艮上一阳,要是如果用的药,这是对应姜。

徐文兵:姜是太阴?

三七生:太阴没开,姜这里有阳,才能把上面的阳给接下来。不然的话,就是断为两根(阴爻)格着。胃以上都觉得胀,底下是阴的。但是有个假象,上面一胀反而热,或者渴,想吃东西,想喝凉水。一下去就胀满了。

但是说药它不一定就是这几味药,这是一个表法的东西。

就是它作为这个位置,这一个爻,这个三阴中的阳药。阴为体,阳为用,就是有了这个东西,它才起用,不然的话,他起不了用,就成个死的东西了。所以肝硬化,腹水,它硬化了,桂没下去嘛;那腹水了,这个姜也不行。所以说黄元御讲的——水寒土湿木郁,这是三阴病的一个大的合并症,其实就是阴中没有阳而已。

那再往上看,它阴中为什么没有阳,它阳没有入阴么,它不就是那三阳没下来吗?三阳怎么下来呢?三阳下来反而要用阴的东西。

徐文兵:三阳怎么下来的呢?我们吃完饭再说,大家鼓掌。三七老师有临床、有理论、还有口才,一下把我们这个痛风的讨论从技和术的层面上,提高到道和理的层面。当然我们之间也有神的层面,非常好。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