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叶红243 / 待分类1 / 由戏剧海报《陆游与唐婉》想起的

0 0

   

由戏剧海报《陆游与唐婉》想起的

原创
2013-08-18  枫林叶红2...
 
 

由戏剧海报《陆游与唐婉》想起的

今天在早报上看到一则名家名剧的上演广告。剧名是《陆游与唐婉》。

陆游与唐婉是一出类似《孔雀东南飞》的悲剧,也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出爱情悲剧。

据史料记载,陆唐两人婚后很恩爱,但唐婉不孕,引起婆婆的不满,迫使两人分手。这在当时是天经地义的。不是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么。两人分手后,陆游又被迫重娶,而唐琬也改嫁了赵士程。

如果故事仅如此,那么就没有今天的戏了

问题是十年后,也就是诗人三十一岁时,两人巧遇沈园。但两人相见不能相认,因为身边都有家人,只能隔着回廊花丛,远远观望。伤心多情的唐婉遣下人给陆游送来一杯黄滕酒。

如果故事仅是如此,那么,也没有今天的这出戏了。

问题是陆游是个诗人,而且是大诗人。他用诗记下了这段伤心的巧遇,

陆游在沈园“巧遇”前妻,此时的心情真可说是“情何以堪”,于是诗人挥毫在沈园的墙上题了下面这首《钗头凤》:“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词中充满了对前妻深挚情谊和破坏美满婚姻的不满。

据说唐婉看到了这首词后,也和了一首: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乾,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栏,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询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由于过度的悲痛,没过多久,唐婉便溘然而逝。

又过了许多年,陆游已是一个八旬的耄耋老翁,诗人重游沈园,旧日往事奔涌心头,让他老泪纵横,于是他又题壁两首《沈园》:

其一: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其二: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此外,陆游还写过《十二月二日夜梦游沈氏园亭》两首:

其一: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

其二: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锱壁间尘。

不久,陆游也谢世了。

这段在那个年代恐怕也是司空见惯的爱情悲剧,由于主人公陆游是诗人而得以流传至今。陆游让这段爱情悲剧笼罩上浓浓的哀愁的诗意。

这千年不散哀怨,借着诗意感动着后来的人,于是人们把它搬上了舞台。

我以为,这段才子佳人的爱情悲剧,用越剧来演绎,真是再般配不过的了。

记得文革那个年代的大批判,说京剧尽是帝王将相,沪剧尽是鸳鸯蝴蝶,而越剧当然尽是才子佳人了。

撇开批判的意味不说,但就剧种的特点和擅长而言,还是有点道理的。你看红楼梦用越剧演绎多唯美,若换成京剧戓沪剧,恐怕就没有这个效果。

陆游是绍兴人,越剧虽出自浙江嵊县,但老上海都叫它“绍兴戏”。“越剧”是学名,“绍兴戏”是小名。

越剧发源于浙江,成熟于上海。在上海人心目中,越剧,还有评弹,就和沪剧一样都是家乡戏。所以我看越剧很亲切。

至于说到沈园,我与这个承载一段刻骨铭心爱情悲剧的千年名园失之交臂。那年旅游到绍兴,去了百草园,去了三味书屋,还在咸亨酒店喝酒吃茴香豆,待到要去沈园凭吊那段千年悲剧,却被告之,沈园正在维修,暂不开放。听了这消息,心中很是惆怅。

好在绍兴近在咫尺,有机会还是要去的。

(2012-02-15 21:55:27)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