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西洋 / 自娱自乐 / 点亮心灯

分享

   

点亮心灯

2013-09-05  孙西洋

点亮心灯

漆黑的冷夜里,蒙昧者昏昏而睡。

清冷的月光下,有一颗枯老的苍树,独挑一盏明灯,守护着寂静的光明,指明了前进的小路。他就是庄子---《逍遥游》中的隐士,《齐物论》里的贤者。

  “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虽然少了一份汨罗江畔的悲凉,但您,又何尝不是点亮芸芸众生心中的黑暗,指引我们何去何从的一盏明灯呢?

  曾有人问您:“既然胸怀旷世之奇才,为何不纵横捭阖,而显功名于天下呢?”您只是淡然一笑,静坐钓鱼。犹忆姜太公,调来了礼贤下士的周文王。而您,却甘愿孤守一方明净之塘。于是您淡淡的开口:“您们觉得,是用艳丽的绸缎装饰着,放进精美的匣中的乌龟生活的自由?还是尾巴拖着泥水,生活在这塘中的乌龟自由?”那人哑口,您却淡然一笑,继续尽享这自然之趣。

  庄子,点亮我们心中淡泊名利的那盏灯。

  还记得,《秋水》中,秋水高涨之时,河伯欣然东游,望见东海之大,而喟然自叹:“今吾睹子之难穷也,吾非至于子之门,则殆矣,吾长见笑于大方之家。”

  庄子,点亮了我们心中谦逊自省的那盏灯。

天下有至乐无有哉?有可以活身者无有哉?奚避奚处?奚就奚去?当您听闻自己的妻子去世时,您却鼓盆而歌,前来吊唁的惠子很是不解,您解释道:“她本不曾生,只是偶然间元气变化出了形体,产生了生命。如今她变化回到了死亡,这就如同四季的交替一样,我为她哭泣,是不懂得道理的呀。”

庄子,点亮我们心中无惧死生的那盏灯。

当人们昏昏欲睡时,他独醒;当人们投身功名时,他独立;当人们生死疲劳时,他独歌。于是,当我们想要点亮心中的那盏灯时,我们想到了庄子。

因为困惑而寻找,因为深陷危机而自救。当我们疲于酒桌上的觥筹交错,苦于名利场上的机关算尽,心便暗了下来。而庄子,这盏永恒的明灯,又何尝不是用他的光明,守护着每一位迷途的旅人呢?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要用它来寻找光明。”去寻找那位“拣尽寒枝不肯栖”的守夜人,去寻找那位“彷徨乎尘垢之外,逍遥乎无为之业”的贤者。

庄子,点亮我们心中的那盏灯。先生一声叹息,也是满天翩飞的蝴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