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一本书的上帝

2013-09-07  刘幼民


   《圣经》是一本书,在有的新华书店里也有它们的踪影,阅读《圣经》的有宗教信徒,也有无神论者,有贩夫走卒,也有王公贵族、专家学者。据说《圣经.》是世界上销售量和阅读者最多的一本书。

   《圣经》既然是一本书,那么它就是印刷品,是纸和油墨的印张,可以成为商品销售,也可以成为废品回收利用,与所有的书一样,是一种文化与文明的载体,可以满足各种人精神上的不同需要,为他们的信仰,或是他们的求知欲、欣赏口味、学术研究服务。

   不过,就《圣经》的内容和作用而言,它应该归属于宗教类书籍,是对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一神论信仰经历的一个记录,其中包含了宗教、历史、哲学、政治、科学、文化的复杂成分,但是《圣经》是宗教书籍,而非历史、哲学、政治、科学、文化书籍,《圣经》中的历史、哲学、政治、科学、文化观点,都是为一定的宗教活动需要服务的,都是为了说明一种宗教信仰而存在的,所以《圣经》中表达出来的历史、哲学、政治、科学、文化观点,又都是非历史、哲学、政治、科学、文化的观点,它可以成为一定时期人类历史、哲学、政治、科学、文化活动的参考物,却不能成为一定时期人类历史、哲学、政治、科学、文化活动的认真总结。因此,《圣经》中的很多有趣的故事,始终都是故事,而非真正发生过的历史;有一些故事,虽然也有一定的历史性,但是它们与完全的历史还是有一定的区别,可能归入宗教历史故事范畴更加妥当。

   犹太教创造的是《圣经》中的旧约,也被犹太人称之为《托拉》,是在犹太人被掳时期(公元前597~538年)编辑成文的。现代圣经批评学派把以斯拉看作是《摩西五经》的主要作者,如犹太著名哲学家斯宾诺莎认为,《托拉》作者是一位比摩西晚得多的人, 而担当此任就是以斯拉。犹太教不承认新约中宣布的信仰,在此形成了犹太教与基督教的鲜明分界,前者保持了绝对的一神论立场,后者却在吸收希腊文化的基础上创立了有多神论倾向的基督教信仰。

   从神学角度来讲,《圣经》是“上帝的话语”,是先哲们受上帝之灵的感动之后所作。犹太民族又被称为“书的民族”,这里所谓的“书”,实际就是指希伯来文经卷,其中最重要的“经书”莫过于《托拉》。正统的犹太教一向认为《托拉》是“上帝的立言”,是上帝授予摩西的圣书。而在基督教的信仰与传承里,《圣经》是上帝所默示的,上帝才是《圣经》的真正作者。正统的基督教教派,无论是新教,还是天主教,都是把《圣经》文本与上帝这位作者区分开来,一方面承认《圣经》的权威性,另一方面又强调了圣灵的作用,也就是圣灵通过教会或是教徒个人对《圣经》在不同时期做出的领悟与解释具有的在文本之上的权威作用。新教更侧重圣灵对教徒个人的“带领”,天主教则侧重圣灵对教会团体的“带领”。

   在基督教正统教派之外的一些小教派,例如新教基要派、安息日会等团体,则宣称:圣经就是上帝,反对圣经就是反对上帝。正统的基督教教派有时候讥讽这些教派信仰的是“纸上帝”、“纸教皇”,而非活着的,需要继续紧跟,需要不断认识、解释、经验的真上帝。而那些非正统的基督教团体则讥讽基督教正统教派是偏行己路,按照自己的需要谬解《圣经》。天主教的传统可能更接近犹太教的传统,那就是在《圣经》正典确定后,将自己的心智活动基本集中在对《圣经》的诠释和对产生于《圣经》的律法的系统学习研究上,开辟了完全以“教会传承”为主导的教会时代。

   若是问我:《圣经》真是上帝的话语吗?我的回答不一定标准,但是也能代表许多无神论者的观点,《圣经》应该是对上帝的演出节目的有限收集归纳,是宗教故事类的编排、回顾、刻录、下载。而上帝的节目是在人类历史的舞台上演,人与上帝共舞。人类还在发展,人与上帝共舞的节目也在继续,与上帝同台的演员都可以即兴发挥个人的才艺。《圣经》在整个演出过程中,只能被理解为认识上帝真正话语及其意图的一种指引方式,就如舞台上空回旋着的一段音乐的旋律,它是音乐般的语言:音乐不可说,能说的是人们对音乐的反应。

   我不否认上帝的存在,但是我所说的上帝是在人类生存中,与人类命运共存,又影响着人类命运发展方向的人类对真善美的敬仰和崇拜。

   我,一个无神论者,也喜欢倾听《圣经》中真善美发出来的声音。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