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美国名将传略】乔治·布林顿·麦克莱伦

2013-09-21  yu筱佳

乔治·布林顿·麦克莱伦

 

乔治·布林顿·麦克莱伦

    名:George  Brinton  Mcclellan

    卒:1826.12.3~1885.10.29

    历:大学(西点军校)

    派:民主党

    务:南北战争时期联邦军总司令、新泽西州州长

    衔:上将

参战经历:1846年参加侵略墨西哥战争;1862年指挥北方军与南方军交战。

    作:《回忆录》。

    言:我已对战场上令人作呕的情景感到厌倦!到处是血肉模糊的尸体和痛苦挣扎的伤员。

 

一、军校毕业  参加侵墨

乔治·布林顿·麦克莱伦于1826年12月3日出生于费城一个富裕人家。青少年时期,麦克莱伦学习努力,1842年进入西点军校。

1846年麦克莱伦以名列全班第二的优异成绩毕业后,被分配到部队服役。

同年5月美国入侵墨西哥,麦克莱伦作为6000名入侵军之一,参加了侵略墨西哥战争,并在战争表现突出。虽然美墨战争规模不大,但是其后果和影响是巨大的。从军事角度看,美国放弃民军,组建一支扩大的正规军,这是他们打赢的在当时最为成功的一次战争。这次战争对美国的下级军官是一个练兵场,他们在后来的南北战争中成为敌对双方的将军。麦克莱伦正是其中的一位。

1848年至1951年,麦克莱伦进入西点军校任教官,教授军事工程,后受命指导铁路和军事设施的勘测工作。

1855~1856年,克里米亚战争时,麦克莱伦受美国政府的派遣,以观察员的身份赴克里米亚,并留在西欧盟国军队中任职,考察欧洲的战略战术。

1857年,麦克莱伦退伍,成了一名实业家,任伊利诺伊中央铁路工程主任。1860年任俄亥俄和密西西比铁路总经理。他是民主党人,极力维护州权,但是他也是一个坚决的联邦主义者。

二、内战乍起  接任统帅

1861年4月南北战争爆发。

战争开始前,双方情况各不相同。在人力、物力方面,北部比南部优越。北部拥有人口2200万,南部同盟只有900万人,其中右350万是渴求解放的奴隶;经济方面,北部有强大的重工业、军火工业和轻工业,有四通八达的铁路网和运河网,还有充足的粮食。南部只有农业以及少数小型的兵工厂,粮食也不充足。不过,在军事上南部同盟却占有相当的优势。南部为了制造分裂,早就做好了战争的准备。南部蓄谋已久,拥有一支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军队,并且制定了详细的战略战术计划。战斗一开始,南部同盟就先发制人,向北部猛烈攻击。联邦政府对战争无所准备,临时招募的志愿军,没有受过训练,装备又简陋不足,同时还缺乏有作战经验的指挥人员。因此,战争初期,北军接连失利,屡遭失败。

当时,南北战争有两大战场,即东战场和西战场。东战场以弗吉尼亚州为主要阵地。西战场在阿巴拉契亚山脉以西及密西西比河流域地区。

内战爆发后,麦克莱伦站在北方人一边,领导俄亥俄州志愿军,被授予少将军衔。战争初期,南方军连连胜利,使北方军士气大受影响。这时,麦克莱伦率部守卫西弗吉尼亚。

7月12日该区的南方军进攻弗吉尼亚,结果大败于麦克莱伦手下,使弗吉尼亚州各县充满信心,从而继续留在了联邦之中。麦克莱伦因此荣获“西部小拿破仑”的称号。

7月21日,南北两军在布尔溪一带进行第一次大会战。结果北军遭到南军的猛烈进攻而败北,被迫向华盛顿溃退。然而,南军害怕黑奴在后方起义,未能乘胜追吉,才使北军免于全军覆没。

军事上的失利激起广大群众的不满,迫使林肯采取了一系列紧急措施,一方面撤换了一些作战不力的将领,清除暗藏在联邦政府中的南方奸细,使局势得以稳定;另一方面,扩编和加强军队,构筑防御工事,并制定了战略计划。

7月22日,麦克莱伦被林肯召到华盛顿,受权指挥弗吉尼亚地区的所有部队。他立即组成波托马克集团,并进行严格的训练。

然而,布尔溪一仗后,西线虽然获得了一些胜利,但是在主要战场东线,北军却屡遭挫败,南方的胜利使华盛顿的公民受到刺激,林肯也受到影响。11月,北方军司令斯科特退休,林肯任命麦克莱伦为北方联邦军总司令,并晋升为上将军衔。

麦克莱伦受过长期军事教育,组织能力强,得到部队的拥护,人们对他记忆最深的是他在对波托马克军团的训练、组织和鼓励士气方面所做的出色工作。他当统帅后,对进攻作了细致的准备,不过他的准备只是机械地准备,没有抓住时机向敌人发动进攻,因而坐失良机,南方同盟军则乘机充实力量,使之日益强大。

麦克莱伦也不愿打大仗。这或许是因为他认为技术的发展使战场上难以一决雌雄,或许是因为他虔诚地相信破坏敌方交通线和占领敌方领土就可不战而胜。更有可能的是,麦克莱伦害怕冒险和对大屠杀的前景感到恐惧。他在写给妻子的信中说:“我已对战场上令人作呕的情景感到厌倦!那里到处是血肉模糊的尸体和痛苦挣扎的伤员。”尽管仁慈令人钦佩,但这种态度常常使他成为蹩脚的将军。此外,这位“年轻的拿破仑”对政治“千预”军事事务,特别是对林肯和陆军部长埃德温·斯坦顿这样的半路出家者的“干预”表示蔑视。到1862年,麦克莱伦已把这两个人都不放在眼里了。由于他千方百计地无视国家的文官领导,因此,他错误地理解了推动这场人民战争的政治潮流。

麦克莱伦或许也尝到了提升得太快太高的苦果。从1861年的有限战争向1862年的全面战争演变的过渡阶段,他一下子接手组织如此庞大的陆军,使他感到有些手足无措。参谋机构、通讯交通、后勤技术部都尚未调整到能适应由作战规模和距离所形成的新的复杂局面。他所能做的只是不断地尝试进行必要的调整,然而由于缺少经验,也常常不断出错,有时甚至可能是致命的错误。而且,他是在南方联盟军队的力量和士气都正值高峰之时临危受命的。

所以,麦克莱伦在1861年担任要职后并不希望与南军进行决战。麦克莱伦试图使波托马克军团重整旗鼓,他不断地组织训练,并公开地检阅加以炫耀。一个个士气高昂的纵队和神气活现的参谋军官们使人们增强了信心,但同时也产生了疑问。麦克莱伦打算何时让他那威武雄壮的军队冲向里士满呢?

不过,麦克莱伦确实下令对利斯堡进行过火力侦察,结果是10月21日巴尔布拉夫一战铩羽而归。这场战斗在军事上的意义并不大,但却产生了重要的政治影响。激进的共和党议员要求进行一场能从根本上重建南方社会的严酷战争,包括解放并武装黑奴。麦克莱伦的消极态度和亲蓄奴制情绪以及民主党的政见引起了他们的怀疑。

三、优柔寡断  指挥不力

麦克莱伦利用1861年底到1862年初的冬季来训综和编组他的军队,并处理所有的各团管区的征兵、补给和部队调动问题,而对距华盛顿只有48公里的南军约翰斯顿的军队却一直未采取任何积极行动。麦克莱伦没有情报机构,他只能依靠平克顿侦探代理所提供情报,而该局总是夸大南部同盟的力量。根据这些情报,他制定了一个由切萨皮克湾和拉帕哈诺克河的下游间接向里士满逼近的方案。

尽管如此,麦克莱伦仍然按兵不动,并对其计划三缄其口,这使总统难以忍耐。林肯一再要求麦克莱伦发动进攻,麦克莱伦总是以计划不成熟为借口,林肯对此很不满意。

2月22日,林肯颁下军令,把这一天定为陆海军的“总行动日”,并要求麦克莱伦向马纳萨斯发动进攻。眼看日期已过,林肯有些忍不住了,3月8日,他进行了麦克莱伦所反对的改编,把波托马克军团分成了4个军,任命了各军军长。

可是,麦克莱伦仍然没有行动。一直拖到3月11日,林肯实在忍无可忍,撤去麦克莱伦陆军总司令的职务,只让他统领波托马克军团。

在这种情况下,麦克莱伦终于行动了,但却不是去攻打马纳萨斯,而是去攻打里士满,想一鸣惊人。麦克莱伦计划从水路移兵厄巴纳,把他的部队置于约翰斯顿部队的背后。当敌军退到里士满时,就可以一举战而胜之,并进而攻占里士满,从而结束战争。尽管林肯倾向于经陆路前进,他担心从水路进攻会使华盛顿失去屏障,但他还是接受了麦克莱伦的计划,只是命令麦克莱伦确保华盛顿“安全无恙”,并坚持到3月18日冉开始南下切萨比克湾的行动,在联邦军采取大胆的行动突破了南方同盟在西部的防线后,东部战区也齐头并进。林肯是实际上的最高指挥,而他又缺乏协调和指挥的能力,加上一些议员的干涉,麦克莱伦实际难以按自己的意志指挥。

麦克莱伦集中了12万名士兵,1.5万匹骡马,聚集了400条小船、汽轮和驳船,并准备了一些补给。他盘算着他的部队如何从南边沿水路抄到后面去攻打里士满,另一路则从陆路南下,造成对里士满的南北夹击之势。此时,麦克莱伦得悉南方同盟军已撤至库尔佩珀。由于厄巴纳已不再是约翰斯顿的后方,此举就打乱了他的登陆计划。然而,麦克莱伦决定仍走海路,在门罗堡登陆继而沿约克河和詹姆斯河形成的弗吉尼亚东南半岛向里士满推进。当麦克莱伦仔细考虑了这一前景时,他更加倾向此举。

4月初,北方部队开始在门罗堡登陆。在海军的保护下,北方军一举占领了门罗堡。

此时,麦克莱伦既不了解当前敌情,又没有地图,他认为通过快速行军,可以迂回包抄到南军的阵地,在援军到来之前击败南军。于是,他不等部队全部到达,便下令向约克敦进发。

4月4日,北军在冲破南军舰队的封锁和拦截以后,兵临约克敦城防线。这条防线只有1.5万的兵力防守,但由于麦克莱伦对敌情并不了解,他看到如此强大的防线,认为这是坚不可摧的,正面强攻是一种冒险行为。他采取了围困战术。此后,麦克莱伦不是想法组织攻打防线,而是为了被林肯调去保卫华盛顿的1个军的兵力去留问题进行大量的交涉。结果,麦克莱伦的近10万人的部队,面对1.5丌人守军却不敢发动进攻,在南军阵线前白白耗去了整整1个月的时间。后来,大雨滂沱,道路泥泞,南军在后卫掩护下向里士满撤退。正当麦克莱伦计划从水路包围南军于约克敦时,发现南军已经撤退,遂命令追击,5月底,在距离里士满9公里的地域集结。

这时,被林肯留下的1个军约4万人,在麦克莱伦一再要求下,正通过华盛顿向南推进,准备与麦克莱伦会合。南部联盟总统戴维斯的军事顾问罗伯特·李将军感到,如果南下的北军与麦克莱伦会合一起,将构成对南军的致命威胁。他建议戴维斯,南军必须发起进攻。

其实,北军麦克莱伦现在的兵力已处于二比一的优势,不需要支援也同样可以一战,由于麦克莱伦缺少准确的情报,把南军的兵力过高地估计为20万,因而一直不敢行动,一味等待来援。

罗伯特·李将军知道麦克莱伦不敢出击,于是便决定以一部兵力在约克敦地带稳住麦克莱伦,一面派兵阻击援兵,牵制其行动,扰乱首都附近,使之感到恐惧,从而放弃会合的计划。

南军以一个军的兵力在河谷一带阻击,结果没有成功,左翼反而受到一部兵力的威胁。杰克逊计划率南军乘火车佯装向里士满撤退,实际上是向西绕到北军的侧后,将其击败,继而再沿河谷而下,击溃北军另一部兵力。可是,就在杰克逊向北出击之时,南下的北军主力5万人却包围了他。杰克逊的部队快速运动,很快逃脱了包围,并再次从后面绕过去打败已经被击溃的南下北军一部,消灭了前哨据点,迫使北军调头向北,逃往波托马克河彼岸。

南下北军受击,造成了北军紧张的局势,华盛顿城里虽有两倍于杰克逊的兵力担任防守,却被他们的迅速进击搞得惊慌失措。林肯极为害怕,因而撤消7向里士满增援的命令,集中大批北方部队留在波托马克河一线,以保卫华盛顿免遭南军的袭击。这样,南军的阻击部队在杰克逊指挥下,以1 9600人的兵力,牵制了北军7万人,迫使其转为守势。麦克莱伦由于没有得到援军,仍然停留在原地。小心谨慎的麦克莱伦命令部队在原地构筑了一个坚强的阵地,以等待时机,准备在优势的炮火掩护下进军里士满。

南军杰克逊所部牵制了北军援军之后,约翰斯顿将军十分高兴。尽管他只有6300人,但他仍决定向北军开始进攻。因为他本人负了伤,6月1日,罗伯特·李接替了负伤的约翰斯顿,亲自担任战场指挥。他把他的部队改组为北弗吉尼亚军团,同时挖掘战壕,构筑工事,加强里士满城防,并派兵侦察敌情,准备出击。他知道,麦克莱伦拥有绝对优势的兵力,只要他选择有利战机和适当的战术,就一定会保卫里士满。因此他决定采取攻势,先发制人,迫使麦克莱伦处于守势。

此时,麦克莱伦由于等待援兵的计划破产,便把其10.5万人的兵力集中在一起,加修工事。6月12日,当他得知南军派出1200名骑兵深入其军队的后方正在侦察情报、准备进攻的消息后,大为震惊,立即准备把部队迁到詹姆斯河畔。

但是,麦克莱伦的行动完全被南军侦察发现。李得知消息,迅速抓住这个有利时机,抽调兵力,布置行动计划。他决定以一部兵力据守里士满以东第一线防线,以杰克逊的兵力为主力,绕过奇卡霍明尼河以北麦克莱伦的阵地,迂回到他的右翼,切断其交通线,扰乱麦克莱伦兵力的背面和侧翼,迫使他们撤退,然后乘北军撤退之际,再以另一部兵力从正面进行攻击。

四、七天战彼  得失相当

6月23日,北军情报人员发现南军正在计划联合进攻,第2天,又获知杰克逊正乘火车从河谷前去同南军其他部队会合,尽管这样,麦克莱伦没有躲避,仍命令他的前哨部队向前推进。6月25日,两军展开遭遇战。6月26日,麦克莱伦所部击退了在米查尼斯维尔进攻其外侧右翼的部队。尽管麦克莱伦击退了南军的部队,但是没有真正掌握对方的兵力情况,把李将军的兵力多估计了10万人,因而他不敢再战,决定退却,随即把右翼兵力撤退盖恩斯磨坊附近的坚固阵地内,并在这里构筑了仓促应急的野战工事。

罗伯特·李决定将主要力量集中起来,造成局部兵力优势来对付工事坚固的麦克莱伦的右翼正面和后方。27日,李对他的方案进行修改,将杰克逊和2位希尔以及朗斯特里特所指挥的兵力全部合在一起,共达5700余人。

下午2点,南军再次进攻。首先是希尔的部队进攻,继而是朗斯特里特接替,北军坚持抵抗,一次又一次地打退了南军的冲锋,尽管这样,南军仍组织一次又一次的冲锋。黄昏时分,杰克逊的部队赶到前线,李命令其左翼所有部队沿麦克莱伦右翼正面发动全面突击,夜幕降临时,南军突破了北军防线。俘获北军2800余人,22门大炮。由于天黑,南军无法继续进攻,遂停止了行动。

当天夜里,麦克莱伦作出重要决定,放弃盖恩斯磨坊附近的阵地,把部队撤到詹姆斯河畔刚刚准备好的基地,实在不行,再从海上撤走。这意味着麦克莱伦放弃了他玫占里士满的计划。6月27日至28日夜间,麦克莱伦把右翼撤过奇卡霍明尼河,并开始由左面向南转移到詹姆斯河。

6月29日,李获知麦克莱伦正在向詹姆斯河上撤退。他认为趁着对方退却和调换基地之际加以攻击,是一个最难得的机会,立即拟定了另一个作战计划:命令杰克逊全速迂回扰击北军的背后;另以两路兵力分别行动,同时攻击北军的右翼;朗斯特里特和希尔则从左翼后侧绕道而过,迅速赶到北军正面,阻止北军先头部队向詹姆斯河上退却。

当天下午,南军乘北军仍在撤退之际发起攻击,试图制止北军的撤退。麦克莱伦面对南军进攻,指挥若定,“像是在进行一次大检阅”。9万多人的波托马克军团,连同成队的大炮、5000多辆大车和2500头菜牛,沿着横贯于里士满公路的2条狭窄的道路行进,他们同时抵御着李的追击大军,勇敢地展开白刃战,以保证大部队的退却和侧翼后继部队的安全。在半丛林的白橡沼泽地,双方进行了残酷的战斗。

6月30日,北军继续向南退却,顺利撤到詹姆斯河北岸的据点莫尔文山;坚守在弗雷色斯农场的北军部队,在打退南军的多次进攻之后,也在这天夜间有秩序地向莫尔文山退却。

7月1日清晨,南军继续追击。杰克逊和阿米斯提德的部队沿大道向南前进,抵达莫尔文山一线。朗斯特里特和希尔的部队充当预备队,在杰克逊部队后面展开。此时,麦克莱伦已经把波托马克军团全部集中在莫尔文山上,经过细心选择和改造,这个阵地具有天然优势。莫尔文从南到北约有2.5公里长,宽约1公里。高地南侧有一条小河和詹妈斯河相接,可以得到那里的北军炮艇的火力支援;东南也有一条小河,周围是沼泽地和森林;高地的中央有一大道,贯穿南北。因此,南军的进攻只能从北面和西面展开。为此,麦克莱伦将部队分为3部分,以两部分兵力分别在大道两侧展开,准备迎战南军从北路进攻。另有一部分兵力在高地西侧展开,以防南军从西面进攻。整个阵势成一个月牙形。

南军抵近北军阵势后,罗伯特·李作了一番潦草的观察之后,当即决定开始进攻,同时以炮火进行掩护。下午2点左右,南军的炮兵开始射击,可是很快就被北军集中的火力所压制。罗伯特·李被这猛烈的炮火吓住了,对正面进攻的计划犹豫起来。

北面阵地上,阿米斯提德部队跨过麦田,不分顺序、不相协调地蜂拥而上;北军炮弹横飞,一颗颗炮弹在南军中间开花,像砍瓜切菜似的把他们轰倒在麦田里。尽管伤亡很大,南军仍不断前进,并且占领了大路两侧高地的北翼。在西面阵地上,马格鲁德尔的部队也开始攻击。但由于他们各自为政,因而很快就被北军各个击破。马格鲁德尔的部队都隐蔽在森林里,每当他们从森林里钻出来之后,北军炮兵马上就对他们集中射击,集中的弹群立即把整齐的行列撕开了巨大的裂口,没有倒下的士兵仍继续前进,又受到炮舰上的重炮的射击,继而是步兵的枪弹。在这样重叠火力的压制下,南军的进攻只能是白白葬送性命。南军伤亡惨重,尸横遍野。

这天夜里,麦克莱伦的部下都力劝他趁机向南军反击,一举击败南军。可是,由于他一直没有准确掌握南军的实力,过高估计了他们的兵力,因而拒绝了部下的劝告,决定向哈里森斯兰丁撤退。

2天,麦克莱伦率领郜队冒着暴雨渡过詹姆斯河,而后在北军炮艇掩护下撤到哈里森斯兰丁。李派骑兵和杰克逊的部队继续追击,但是由于途中不断受到阻击,无法接近,便命令停止追击,撤往里士满。

    这样就结束了这场战争中的第一次大战役。从6月25日算起,在这7天的战役中,双方都付出了代价。北军投入作战的兵力为911 69人(实际兵力有12.4万余人),损失了15849人。南军参战兵力为95481人,损失了20614人。这一战就战术而言,双方各有得失,而南军的失误多于北军。但是此次战役,作为指挥官麦克莱伦的弱点更为明显,他虽然是一个熟悉参谋业务的能干的参谋军官,但在作战指挥上却懦弱无能,不是设法以谋取胜,而是一再要求增加兵力,试图以多胜敌;在许多关键时刻没有抓住机会发起进攻,不仅失去了战术上的优势,也导致战略上的失败——被迫放弃进攻里士满的计划,使迅速结束这场战争的希望成为泡影。南军尽管开始在兵力上处于劣势,但采取大胆的战略进攻,主动出击,先发制人,先声夺人,通过进攻,以劣势兵力保卫了里士满,取得了战略上的胜利。8月3日,林肯政府知道北军已无法继续坚持下去,便命令麦克莱伦率波托马克军团撤回华盛顿地区。

五、总统盛怒  解除指挥

7天战役后,北军被迫向华盛顿方向撤退,南军则乘胜追击。7月11日,林肯召哈勒克到华盛顿担任总司令;其实这表明了林肯亲自指挥战争的尝试已告失败。这时,哈勒克不顾麦克莱伦的反对,决定将波托马克军团撤至阿基亚克里克与波普的弗吉尼亚军团会合。李获悉这介情况,即决定带55000名部队向北插到波普的军团和华盛顿之间,并在麦克莱伦到来之前打败波普。但是李的行动未能成功。8月24日,两军隔拉帕哈诺克河对峙。

李知道麦克莱伦的部队已经在亚历山德里亚和阿基亚克里克上岸,他决定在北军13万兵力尚未集中起来之前,发起迅速的行动。于是,他冒险将部队一分为二,命杰克逊先向西北然后向东进至马纳萨斯叉口,朗斯特里特的部队在距杰克逊仅1 6公里的撒勒费尔峡展开。8月30日,朗斯特里特的炮兵对北军攻击部队进行纵射。他又与杰克逊协同发起步兵进攻,将波普置于钳形包围之中。被围的北军在夜间撤回布尔溪彼岸,波普的部队却退到华盛顿防区内。5日,林肯解除了波普的职务,其部队与麦克莱伦的部队合并。

林肯认为,波普在第二次布尔溪战役(8月29~30日)中失利与麦克莱伦的行为有关,他认为麦克莱伦在波普受到打击时不慌不忙,甚至有些幸灾乐祸。然而,林肯需要有人激励士气不振的部队,重振军威,更需要麦克莱伦率兵阻止南军的进攻,他指示麦克莱伦率部向北开进。

麦克莱伦从华盛顿向西北缓慢开动。9月13日,好运气降临了:一份详述南部同盟军计划的李将军的第191号特别命令落到他手里。很少有哪位将军有如此鸿运,然而,麦克莱伦对此却置之不理。由于麦克莱伦对李的部署已了如指掌,他在弗雷德里克有8.8万人,麦克莱伦如果行动迅速,就能够将敌人各个击破。这位司令官还不知道,形势甚至比这更为有利。李已经把朗斯特里特派到黑格斯敦,他的对面只剩下希尔酌1个师。麦克莱伦没有立即行动,而是一直等到14日。

4月14日,麦克莱伦向安提坦发起攻击。李得知此事,立即召回朗斯特里特。第2天,他在安提坦小溪的后面构筑了一个阵地,等待着杰克逊。杰克逊率部于16日到达。由于掉队者众多,李的部队已减员至大约4万人。麦克莱伦以为李至少拥有10万人,他花费了1天半的时间准备进攻,给了李以集结部队的时间。

9月17日,安提坦战役(又称沙普斯堡战役)展开了。麦克莱伦指挥北军部队从北向南逐次展开攻击。约瑟夫·胡克部首先攻打南军的左翼,那里的战斗铁血交炽,人们疯狂地搏杀,发出歇斯底里的喊叫与狂笑。接着,埃德温·博恩赛德的军队打

垮了李的右翼,突破了南方军的防线。这时,杰克逊的最后1个师从哈珀斯渡口出发,经过极度紧张的强行军,兼程到达战场,填补了缺口。战斗中,北方军炮兵再次发挥其优势,使南方军死伤惨重。

9月18日,李勉强地沿河谷向北撤退。然而在此时,麦克莱伦既不下令实施追击,又不肯将2万名预备队投入战斗,害怕李在另外的某个地方集结着其余的部队准备发起反攻。实际上南方军的全部兵力都已部署在第一线上。这次战役,虽然麦克莱伦暂时制止了南军的进攻,但由于没有乘胜追击,从而影响了这次战役的最后的胜利。

几天后,正当麦克莱伦变更部署、准备休整部队时,南军又从四面八方对麦克莱伦部队进行了全面袭扰。在华盛顿的催促下,麦克莱伦才迟迟于10月26日以其惯常的缓慢速度开始南进。

麦克莱伦面对南方劣势的兵力,行动迟缓,打击不力,使林肯总统大为不满。1862年11月7日,林肯下令解除了麦克菜伦的指挥权。

麦克莱伦被解职后,即退出了战争。

1864年,麦克莱伦被民主党选为总统候选人,与林肯竞选,但在大选中遭到失败。大选时,麦克莱伦辞去军职,大选失败后去欧洲。1868年回国,任纽约船坞部总工程师(1870~1872年)。1872年任大西洋和大西部铁路总经理。

1877年,麦克莱伦当选为新泽西州州长,直到1881年退休。退休后,麦克莱伦旅游四方,并撰写回忆录。

1885年10月29日,麦克莱伦在新泽西州奥兰治去世,终年59岁。

温馨提示:源文来自互联网,其观点看法不代表馆主!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之,馆主即刻删除!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