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56789101112 / 趣闻 / 私自制造炸药怎样量刑

   

私自制造炸药怎样量刑

2013-09-25  345678910...


  [ 让当地人铤而走险的是高额回报。一吨土炸药市场价最高可卖到8000至9000元,每吨的成本则只需2000至3000元 ]

  今年9月,山西省吕梁市临县克虎村发生一起爆炸案,造成四人死亡。据吕梁公安局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现场排查出了黑火药成分和一根导火索,但因凶手当场死亡,已无从查起爆炸物的来源。

  此案中涉及的土炸药,则是从烟花爆竹中提取制作。“凶手曾当过石匠,在工地干活的时候也很容易搞到类似东西。”该人士称。

  这已经是吕梁当地今年发生的第四起爆炸案,共造成8人死亡、数人受伤。本报记者调查得知,富矿之地吕梁历来有私制炸药的传统,极易购置的原材料、简单的制作工艺,加上高额的回报,在某种程度上催生了这一畸形产业。同时,监管部门在日常工作中的疏忽,也放纵了类似悲剧不断上演。

  按照规定,从炸药使用量的爆破规范到民爆企业的日常管理,都由公安局民爆部门专门负责。但在像吕梁这样的地方,无论是私买还是干脆自己“炒”一盘炸药,都不算难办。

  暴利行业

  山西吕梁,富矿之地,早年间黑口子(私人开办的无证小煤窑)众多。由于炸药管控严格,黑口子无法从正常渠道获得炸药,购买当地人自制的土炸药成为首选。

  据一位曾从事过土炸药制作的当地人士说,土炸药制作方法极其简单。所需的农用化肥硝铵、锯末渣、柴油这三样原材料,除去农用化肥硝铵属国家管控物品得费些周折外,锯末渣和柴油则可在市场上随处买到。为了牟取暴利,当地人甚至能搞到硝铵含量极高的化肥,有的可以直接炒制。

  “先把硝铵放入一口大铁锅炒制变色,再将锯末渣用温火炒熟,然后再加上定量的柴油进行配比,慢慢调和,土炸药就做好了。”上述当地人士说。

  尽管是土制炸药,但杀伤力极大,在炒制和运输过程中稍有不慎就会爆炸。早年间当地因炒制炸药炸死炸伤,甚至家毁人亡的也不在少数。

  让当地人铤而走险的是高额回报。据临县一位警方人士称,一吨土炸药市场价最高可卖到8000至9000元,每吨的成本则只需2000至3000元,制作炸药也在当地催生了一批从事这个行当的人。

  事实上,每吨8000元左右的售价和正规民爆公司每吨1万余元的售价相比,相差并不多。但山西大大小小的煤矿、铁矿星罗棋布,有矿山就要使用炸药雷管之类的火工品。国家统配煤矿主要靠机械化开采,使用炸药的量很小。小煤矿特别是无证无照的“黑煤窑”,则在地上挖个窟窿就出煤。这些煤矿没有安全的火工品供应渠道,全部靠土炸药。

  高额的利润,让一些人炒炸药发了财,个别的甚至开起了煤矿等企业。除去一些百姓靠炒炸药发家外,个别监管部门的负责人也没闲着。据一位知情人士称,甚至还有公安系统负责民爆的干部也曾从事贩卖土炸药的行当,并积累了不菲的财富。

  事故频发

  在土炸药泛滥的吕梁当地,临县死亡四人的事件,并未引起多大的波澜。人们更关心的是什么样的仇恨会使其以命换命,致人死亡的爆炸物却无人问津。在官方发布的唯一通稿中,也只字未提爆炸物的来源,此后也未见任何信息披露。

  而这已经是吕梁2013年有据可查的第四起爆炸案,四起爆炸共造成8人死亡。

  今年2月23日傍晚,吕梁市交城县利民石料厂违规使用过量爆炸物炸山,导致附近村民房屋墙体、屋顶、地面出现了开裂倒塌。经打听村民才知道是利民石料厂于当日炸山取石,因炸药和液化气罐用量超出标准规范太多,才导致上述情况发生。

  按照惯例,利民石料厂炸山取石一般是在农历腊月爆破一次,就够一年取用。2013年春的这次爆破,在超出平时正常装药量的同时,还担心放置的炸药爆破力度不够,便又购买了20多罐液化气,一并放入打成的炮眼里,造成米家庄村瞬间产生大量危房。

  还有村民反映说,利民石料厂此次爆破的装药量达12吨,但这一说法未获官方正面回应。据媒体报道,该石料厂以往的量在2吨左右,当地村民说近来对民爆管理越来越严格,往年是一年爆破一次够一年用就行;如今采石厂加大爆破装药量,是为了一次爆破供多年取用。

  本报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吕梁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称利民石料厂为了达到爆破效果,的确使用了土炸药和液化气罐,目前已经立案调查。

  4天以后的2月27日下午,吕梁汾阳市一民居再次发生爆炸,经抢救无效死亡3人,受伤4人。经吕梁市公安部门及相关专家现场勘查,爆炸原因为住户私藏雷管炸药所致,而案发所在地的民居正是汾阳市第二监狱家属院警苑小区。

  当地警方人士还向本报记者透露了一起爆炸事件。交城一位农民在向老板讨薪时,胸前绑了炸药,在与老板僵持中突然爆炸,农民当场身亡,老板手臂被炸断。

  类似的事件也并不止在吕梁,因煤而兴的山西临汾,也曾是炸药泛滥之地。2月18日,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振兴路地税局家属院一住户发生爆炸,造成一人死亡。当月21日,当地政府通过官方网站对外公布消息称,该户主系襄汾县政法委副书记李某某,死者为其女儿。

  监管漏洞

  在上述几起爆炸案中,除去临汾一案有关于炸药来源信息披露外,吕梁的四起均无相关信息。上述吕梁市公安局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当地很多类似的爆炸案发生或查处到爆炸物后,往往倒是给相关负责人提供了腐败的机会。

  作为重要的分管部门,民爆公司和公安局民爆大队,也成了腐败高发区。吕梁市前任民爆公司总经理和公安局民爆大队队长均因腐败问题被查处。近年来山西也有各地的数位民爆队长被处理。

  据吕梁市公安局人士称,当地每批一枚雷管、一吨炸药,除了正常审批途径外都还要另外与公安打招呼、拉关系,否则煤矿就批不到雷管炸药,挖煤也就无从谈起。

  当然,每天和爆炸物打交道的民爆队员们也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工作。“前几年条件不好,在处理炸药的过程中,队员们被炸死炸伤时有发生。”上述吕梁市公安局人士称。

  而吕梁地处山区,私制炸药所需条件设备又极其简单,随便一个山沟里就能操作,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查处的难度。“再有现代化的工具,实际操作过程中也很难做到全面覆盖。我们的工作大部分还得靠老百姓举报。”该人士称。

  随着煤市萧条和山西迈入大矿时代,当地私制炸药已有所收敛,但不时响起的爆炸声,还在挑战着当地执政者的神经和民众的安全。getty图
(责任编辑:UN628) 原标题:山西吕梁私制炸药乱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