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给肿瘤搬家的古传秘方+出奇制胜的截药

 梦泽赤子 2013-09-27

作者: 王氏中医

       病灶转移疗法是中医治疗疾病的一种神秘疗法,也是一种已经濒于消失的特殊疗法,这种疗法的特点,是将疾病的病灶转移,它能够将那些生长在五脏之上,生长在大神经、大血管旁边,生长在肌肉较薄和靠近骨骼中,或者生长在对人体有巨大危害性地方的病灶移动,转移到肌肉较厚或者没有什么重大危害性的地方溃烂,形成病毒的出口,流出毒气毒液,以达到治愈疾病的效果。

 

1.串雅》——截药、外治门     移毒丹

      凡毒在紧要处,移于他处,庶不伤命。

      地龙装在经霜丝瓜内,煅枯焦,连瓜为末,每末三钱,加:麝香二分;乳香、没药各五分;雄黄一钱;蟾酥一分;黄蜡一两。

      上药共为末,蜡为丸。每服三分。

      上部要处,用甘草、桂枝、麻黄煎酒下,即移在左手上而散;

      如在背上,用羌活、防风、生姜煎汤下,即移在臂上;

      如下部,用木瓜、牛膝、灵仙、陈皮、独活、生姜煎汤下,即移在足下。极为神效。

 

2.给疮毒肿瘤搬家的古传秘方

       疮若生在多骨处,或生在不宜手术之处,或肿瘤早期,可在未溃之时,用此法把它搬到骨少的地方,等破了再搬则无效。更应注意,向下搬容易,向上搬难。

       此为新河县某疮科名医家传极秘之方。

处方:蜗牛四分,寸香二分,蟾酥二分。

用法:共为细末,用少许清水调之,用笔蘸此药水划道,将欲搬之疮圈住,接着圈再划一道,至欲搬到的地方,再用小针将此处轻轻剌破,点一点同样的药水,再用小膏贴住,一二日即从此处透出脓毒,其原疮处亦随之自消,此法虽简,效果惊人。

       余曾用此法治疮无数,也曾用以治疗肿瘤,但需辨明病变病位的归经。循经而搬其效更佳。此法曾载于<<中医集锦>>一书,现与诸位同仁共享。

       五八年,河北省动员民间名老中医贡献秘方,编集《中医集锦》,新河县郑氏疮科名医献出此方,收于该书。处方和用法都是原文,未作改动。

 

《截药》~~即专方专治,能出奇制胜,使病速愈

作者:琴心劍膽

截药:即专方专治,能出奇制胜,使病速愈。据《串雅》所载,截药总治门15方,内治门78方,外治门85方,杂治门5方,可见截药的适应面较广。其特点,一是组成简单,少则单味,一般在2~8味之间,如青囊丸为香附、乌药;黄鹤丹为香附、黄连;普济丹为生熟大黄与僵蚕。二是用药多有毒药猛药,如巴豆、大黄、乌头、斑蝥、蟾酥、马钱子、生半夏等。三是多有矿物药,如黄丹、雄黄、矾、硝、朱砂、轻粉、硼砂等。四为多有虫类药,如蜈蚣、蝎子、蜒蚰、地鳖虫、田螺等。

 《纲目》:香附之气平而不寒,香而能窜,其味多辛能散,微苦能降,微甘能和。生则上行胸膈,外达皮肤,熟则下走肝肾,外彻腰足。炒黑则止血,得童溲浸炒则入血分而补虚,盐水浸炒则入血分而润燥,青盐炒则补肾气,酒浸炒则行经络,醋浸炒则消积聚,姜汁炒则化痰饮。飞霞子韩矛云,香附能推陈致新,故诸书皆云益气,而俗有耗气之说、宜于女人不宜于男子者非矣。盖妇人以血用事,气行则无疾;老人精枯血闭,惟气是资;小儿气日充则形乃日固,大凡病则气滞而馁,故香附子气分为主药,世所罕知。辅以参、芪,佐以甘草,治虚怯甚速也。游方外时,悬壶轻赍,治百病黄鹤丹,治妇人青囊丸,随宜用引,辄有小效,人索不已,用者当思法外意可也。黄鹤丹方用香附一斤,黄连半斤,洗晒为末,水糊丸梧子大。假如外感,葱、姜汤下,内伤米饮下,气病香汤下,血病酒下,痰病姜汤下,火病白汤下,余可类推。青囊丸,方用香附略炒一斤,乌药略炮五两三钱,为末,水醋煮面糊为丸。随证用引,如头痛茶下,痰气姜汤下,血病酒下为妙。

 青囊丸

【处方】香附子(略炒)不拘多少 乌药(略泡)减附子量三分之一

【制法】上药为细末,水醋煮和为丸,如梧桐子大。

【功能主治】治妇人头痛有痰。

【用法用量】随证用引,如头痛,茶下;痰病,姜汤下。

【摘录】《韩氏医通》卷下


黄鹤丹

【处方】香附、黄连减半。
【制法】俱选择净料,共制为极细末,水糊为丸,如梧桐子大。
【功能主治】外感,内伤,血病,气病,痰病,火病。
【用法用量】此方铢衣翁在黄鹤楼所受,悬壶轻赍,故名。
【摘录】《韩氏医通》卷下

 

截药外治门

 

治疮疡。

银花、生甘草、当归、蒲公英各一两,黄芩一钱,乳香一钱。上乳香研末,先将银花等五味用水五碗煎成一碗,将乳香末调服,神效。


治痈疽疖毒及初生多骨疽。
       大黄一两,芙蓉叶一两(晒干为末),麝香、冰片各三分,五倍子一两,藤黄三钱,生矾三钱。
       上药为末,米醋调成如浓糊,涂于多骨疽之四周,中留一穴如豆大,以醋用鹅翎不时扫之,一日夜即内消。若不扫,虽涂亦无益。其余痈疖亦以此药敷之,极神效。
       庚生按∶多骨疽属阴者多,初起往往不疼不痛,此方只宜于痈疖等阳毒,但不可施之阴症,似于多骨疽不甚相宜。


治发背、痈疽、疔疮、恶疖一切无名恶疮肿毒, 热疼痛,初起未溃者。

锦纹大黄不拘多少,一半火煨熟,一半生用;甘草节等分。
上为细末,每服一匙,空心温酒调服,以疏利为度。


此方创于疡医公孙知,点一切痈疽,无不神效。

丹砂养血益心,雄黄长肉补脾,矾石理脂膏助肺,磁石通骨液壮肾,石胆治筋滋肝。
上药各等分,入阳城罐,盐泥固济,升炼,取飞霜用。
       此方甚奇,以千金得之,用无不效。
       滴乳香四两(箬包烧红,用砖压出油),净没药四两照前式去油,鲜油血竭四两,白色儿茶四两,上好银朱四两,杭州定粉四两,上好黄丹四两,上铜绿三钱。
       上药各另碾至无声为度,筛极细末,拌匀,临时照所患大小,用夹连泗油纸一块,以针多刺小孔,每张用药末五钱,以真麻油调摊纸上,再用油纸一块盖上,周遭用线缝好,贴患处,用软绢扎紧,自然止痛,化瘀生新。过三日将膏药翻过,用针照前多刺小孔贴之。因药品甚贵,取其可得两面之药力也。无火之人内服十全大补汤,有火之人减肉桂、姜、枣,按日煎服,兼以饮食滋补,无不取效。至重者用膏二张,百无一失。
       庚生按∶此方破溃后用之最效,若未溃未出大脓,非所宜也。

炉甘石一两,黄连一钱,黄柏、黄芩各二钱。
       上药将黄莲、黄柏、黄芩浸汁,将甘石放倾银罐内烧红,投以药汁,分作九次收干,以甘石烧酥为度。晒干研细末,加冰片五分。治口碎、点眼最妙。加珍珠少许,治下疳亦验,可生肌长肉。凡有热毒,配三白升药,人乳调敷,立愈。
(亦名五灵升药)
       水银、白矾各五钱,朱砂、雄黄各二钱五分,火硝八钱。
       上照升药法升之。凡一切无名肿毒,如溃久内败,四边紫色黑色,将药用水调稀,以鸡毛扫点,肉色立刻红活,死肉即脱去,再上生肌散,即可收功。凡通肠痔漏等症,将此药以纸卷成条,插管内七日,其管即随药条脱去。
       庚生按∶此法即外科一条枪法,不可乱用。近时疡医每见疮疡不收口,动辄指为有管,遂用插药烂化,一而再,再而三,愈拔管,愈不收功,因而成为痼疾者有之,因而用刀开割,用线扎破者有之。不知脓出之路即名为管,管者非真有是物也。予手治外疡不少,从未知拔管割管之事,而生肌长肉,奏效如常,用特志此以破世医之惑。至升丹为外科要药,不能不用,然总宜陈至五、七年者方可用,且须少用为妙。如系背疮及胸腹诸处疮之溃大者更须慎用。往往有疮未愈,而升药热毒攻入腹内,以至口干,喉破者,人多不知也。

水银、火硝、白矾、皂矾、炒白盐各九钱。
       上药共研细,至不见水银星为度,盛于新大倾银罐内,以微火熔化。火急则水银上升,防其走炉,须用 炭为妙,熬至罐内无白烟起,再以竹木枝拨之,无药屑拨起为度,则药吸于罐底,谓之结胎。胎成,用大木盆一个盛水,水盆内置净铁火盆一个。木盆内水须及铁盆之半,然后,将前结成之胎,连罐覆于铁盆内,外以盐水和黄土将罐口封固,勿令出气,出气亦即走炉。再用净灰铺于铁盆内,灰及罐腰,将灰平铺,不可动摇药罐,封口碰伤,亦要走炉。铺灰毕,取烧红栗炭攒围罐底,用扇微扇,烧一炷香,谓之文火;再略重扇炼一炷香,谓之武火。炭随少随添,勿令间断而见罐底,再炼一炷香,即退火。待次日盆灰冷定,用帚扫去,并将封口之土去尽,开看铁盆内所有白霜即谓之丹,将瓷瓶收贮待用,愈陈愈妙。其罐内原胎研掺癣疮神效之至。若恐胎结不老,罐覆盆内,一遇火炼,胎落铁盆,便无丹降,亦谓之走炉。法用铁丝做一三脚小架,顶炉内撑住丹胎,最为稳妥。此丹如遇痈疽发背疔毒一切恶疮,用一厘许,以口津调点毒顶上,再以膏药盖之,次日毒根尽拔,于毒顶上结成黑肉一块,三四日即脱落,再用升药数次即收功。
        此丹用蒸粉糕以水少润,共和极匀,为细末,搓成条子,晒干收贮。凡毒成管者,即约量管之深浅,将药条插入,上贴膏药,次日挤脓,如此一二次,其管即化为脓。管尽,再上升药数次,即收功矣。此丹比升丹功速十倍,但性最烈,点毒甚痛,法用生半夏对搀,再加冰片少许,能令肉麻不痛。
       庚生按∶降丹乃治顽疮、恶毒、死肌之物,万万不可多用乱用,务宜慎之。

治无名肿毒。

当归八钱,黄芪 五钱,粉甘草二钱,金银花一两,用水一碗,陈酒一碗,合煎,空心服。

治无名肿毒、痈疽发背等症,三日即愈。

穿山甲(炙研)、黄 、白芷、当归、生地各三钱,用黄酒三碗或酒水各半煎一碗服之,在头面者加川芎五钱,在身上者加杜仲五钱,在两腿者加牛膝五钱,在肢臂手足者加桂枝五钱。

治一切赤热肿痛,并痔漏诸毒。
       京墨、熊胆、胡连、儿茶、牛黄各三钱,冰片一钱,麝香五钱。
       上药各研末,用猪胆汁加生姜、大黄水浸取汁,酽醋各少许,相对和药为锭,用时以冷水磨浓,用笔涂之,立愈。


治痈疽肿毒。

重阳取芙蓉叶研末,端午前取苍耳烧存性研末,等分,蜜水调涂四周,其毒自不走散。
桑木灰七钱,矿子灰五钱,荞麦秸灰一两,茄科灰一两,放锅内用水五碗,滚十数次,用布袋滤去渣,用铁勺熬成一小杯,存用。如肿毒不得破头,将此药在所患顶上画一十字,即出脓。诸般大疮有疔角腐肉不脱者,用此药水洗之。如点面上黑痣雀斑,尤神效。
        庚生按∶用此破头虽效,然往往内溃太甚,沿烂好肉,不若待其脓足时,以刀针穿破为妙,至用此方,洗腐肉,痛不可当,切弗轻用。


(一名海龙粉)
        龙骨、血竭、红粉霜、乳香、没药、海螵蛸、赤石脂各一分,嫩石膏二分。
       上药研细末,敷上极效。大凡生肌散内要配粉霜,若要去腐肉,每一两配入粉霜三分、五分;如治下疳等疮,每两配一、二分。
        草乌、川乌、半夏、生南星、蟾酥各一钱,番木鳖、白芷、牙皂各三分。
       上药共为末,临时水调,敷一饭时,开刀不疼。
        庚生按∶草乌、川乌宜用尖,半夏宜用生,或胡椒末亦可,用烧酒调更速。

凡欲去皮之疮癣,先服此药,使其不知痛苦,然后开刀,掺生肌药。羊踯躅三钱,茉莉花根一钱,当归一两,菖蒲三分,水煎服一碗,即如睡熟,任人刀割不痛不痒。换皮后三日,以人参五钱,生甘草三钱,陈皮五分,半夏一钱,白薇一钱,菖蒲五分,茯苓五钱,煎服即醒。
庚生按∶茉莉花根务宜慎用,本草言其醉人每至不醒。

兼治割瘤,敷之生皮。凡去皮后敷药末五钱,不但不痛,反能作痒。人参一钱,三七根末三钱,轻粉五分,麒麟血竭三钱,象皮一钱,乳香(去油)一钱,没药一钱,千年锻石三钱,广木香末一钱,冰片三分,儿茶二钱。
       上药各为极细末,以研至无声为度。修合须用端午日,不可使一人见之。

凡人痈疽,发于背上,或生于头顶,或生于胸腹,或生于手、足、臂、腿、腰、脐之间,前阴粪门之际,一服立消,已溃者即敛。
       金银花四两,蒲公英一两,当归二两,元参一两,水五碗,煎八分,空心服,一剂,尽化为无有矣。切勿嫌其药料之重,减去分两,则功亦减半矣。
       庚生按∶此方消散红肿、痈毒、疔疖及高肿疼痛之症极效,如平塌麻木色白之症不可用。
治痈脓不出。人乳汁,和面敷之。

治便毒痈肿如神。

全蝎(炒)、核桃(去壳肉,只用膈膜,炒)等分为末,空心温酒调服三钱,午后再服三钱,三日痊愈。

贴疮疖风癣、杨梅疮毒、鹅掌风等症极效。

千里光采茎叶捣汁,沙锅内熬成膏。防风、荆芥、黄柏、金银花、当归、生地各二两,川椒、白芷、大黄、红花各一两,苦参四两,用麻油浸三日,熬枯黑色,去滓,每油二碗,配千里光膏一碗,再熬,滴水成珠,飞丹收成羔,入乳香、没药各一两,轻粉三钱,槐枝搅匀,庚生按∶千里光,一名黄花演,生浅山及路旁,叶似菊而长,背有毛,枝干青圆,立夏后生苗,秋有黄花,不结实,为外科圣药。俗谚云∶“有人识得千里光,全家一世不生疮”,亦能明目去翳,活蛇咬伤,又名金钗草。

又名内托散、乳香万全散,凡患痈疽三日之内,连服十余剂,方免变证,使毒瓦斯外出。
稍迟,毒瓦斯内攻,渐生呕吐或鼻生疮菌,不能饮食即危矣。四、五日后,亦宜频频服之。
绿豆粉一两,乳香五钱,灯芯同研和匀,以生甘草浓煎汤调下一钱,时时呷之。若毒瓦斯冲心,有呕逆之状,最宜服此,盖绿豆清热下气,消肿解毒;乳香消诸痈肿毒,服至一两,则香彻疮孔中,真圣药也。

治跌扑损伤,深入骨髓,或隐隐疼痛,或天阴则痛,或年远四肢沉重无力,此神方也。
闹羊花子一两(火酒浸炒三次,童便浸二次,焙干),乳香、没药(均不去油)、血竭各三钱,为末研匀,再加麝香一分同研,用瓷瓶收贮封固,每服三分,壮者五、六分,每夜间睡后用酒冲服,能饮者尽量饮之,服后避风,得有微汗方妙,切忌房事、寒冷、茶、醋等物。弱者间五日一服,壮者间三日一服。


治疠风。

胡麻仁、牛蒡子、蔓荆子、枸杞子(炒黑色)、防风、瓜蒌根、白蒺藜、苦参各五钱。
上药为末,每药重一两五钱,入轻粉二钱拌匀。少壮用二钱,每日卯午戍,三时服三次,清茶调服,后五日后间日服之。如牙缝内出臭涎,浑身酸疼,昏闷如醉,药力已到,以利下臭屎为度,须视病患之大小虚实,量为加减,重而急者,先以再造散下之,候稍补养,再服此药忌盐酱醋猪羊肉鱼腥花椒水果煨烧炙爆及茄子等物,日以淡粥熟煮食之,或用乌稍菜花蛇用淡酒煮熟食之,以助力亦可。


治疠风。

锦纹大黄一两,皂角刺一两五钱(独生经年黑大者),郁金五钱,白牵牛头末六钱(半生半炒上药为末,每服二钱,临卧冷酒调服。或云日未出面东服之,预备净桶,泻出小虫验视,如虫口黑色者,是远年之病,赤色者是近时病。三四日后,再进一服,候至无虫泻出,则绝根矣。后用通圣散调理,可用三棱针刺委中出血,终身不得食牛马驴骡等肉,大忌房事,犯者必不救。
       活穿山甲一个,拣最大者,用生桐油一斤,如小者桐油半斤。先用雄黄末一钱,没药末七分,黄柏末一两,其搅入生桐油使匀,将穿山架起,下用炭火熏灼,使其口渴,即能张开,然后将药末和油灌入口内,不吃再烘,尽油吃完为度。再加大火将穿山甲炙酥,研为细末,另加百草霜一两,共研细收入瓷瓶内,封紧不可泻气。凡遇麻风之人,每用五钱,以烧酒调服,上用棉被重盖,卧一时许,候满身汗出,其虫随汗而出。隔一日再服五钱,照前服卧出汗,即将病患着身衣服被褥,尽行换过,送至无人处地方,掘坑焚烧,人不可近,闻其秽气,恐染此病。复后七八日,身面如蛇壳脱皮,永不再发,此仙方也。
       庚生按∶此即古全甲散,稍变其法,命意颇佳。惜南方无活穿山甲,未经试用。

古全甲散方附后∶穿山甲一枚,不必活者,只须四足头尾俱全即可用,每日用生漆将穿山甲自首至尾漆涂一遍,不可过浓,只须匀到。漆三次后,用瓦器将穿山甲炙灰,炙时须分记头身四足,不可紊乱。炙完后,即将穿山甲研细末,用陈酒冲服,每服二钱,服毕即愈。
       如穿山甲有一处不全,病患即有一处不愈,先服头即头先愈,先服四肢则手足先愈,亦奇方也。炙后研末时,亦须分记头身四足,不可错乱。
       铁锈不拘多少,研为末,醋调涂毒上,须臾毒自凸出。并治疮疖脓水不干,及难收口者最效。
        亦可消瘤去痣。锻石半斤研极细末,大黄四两同入锅内炒通红去大黄取锻石听用。又将洗碱四两,用水四、五碗,枇杷叶七片,同煮,候水干至一半,入前锻石,搅匀再煮,水将干听用。又以蛇含石二两,醋 七次为末;又以芫花五钱为末,渐渐加入,搅匀成膏,每膏一两,加蟾酥、麝香各二分为丸,如胡椒大。未破者将一丸粘核上,其丸自入,以淡猪肉汤洗过,又粘又洗,如此三次,其核自动,将皮 开,以银钩取出核,再贴生肌膏即愈矣。取核时,先服提气汤。
       麻油一斤,胎发一团,熬滴水成珠成度。龙骨( )、黄蜡、熟猪油、赤石脂、乳香、没药、轻粉、象皮( )各一钱,俱为细末,入油内,搅匀成膏摊贴。一日一换,仍以猪肉汤洗三四次,即渐平复,半月后必收功。
        人参、白芷、生地、龙胆草、川芎、升麻、柴胡、乳香、甘草、贝母、桔红、香附、桔梗各等分,姜枣汤煎服。

治结核瘰 遍满脖项。此方虽平易,神效异常,屡试屡验。
        夏枯草、金银花、蒲公英各五钱,水酒各半,煎服。
        未穿破者为痰核,已破者为瘰 ,三五个相连者为痰串。用羊角数对,威灵仙四两,共入瓦罐内,加清水煮数沸,候软取出,切薄片,用新瓦烧红,将羊角铺上焙炒研细。每灰一两,加广木香一钱,白芥子三钱,共为末,炼蜜为丸,用槟榔煎汤下或夏枯草汤下亦可,服至七日后,大便下如黑羊屎,小便出水自消,妇人即烂至两腋,服之亦效,忌生冷、煎炒、房事为要。

取痰核。水银、硼砂、火硝、明矾、皂矾、食盐各一钱,朱砂二钱。
       上药盛于粗瓦盆上,盖粗碗一只,用盐泥封固,炭火炼三炷香,先文后武,冷定取出,药即升在粗碗上,刮下,以白米饭捣丸如绿豆大,朱砂为衣。每用一丸放疮上,棉纸封二三层,

治漏孔,并诸疮眼久不愈者,痔疮亦效。
        大五倍子一个,蜈蚣一条(去头足),将倍子开一孔,入蜈蚣,湿纸包 存性,为末,先以葱汤洗疮净,掺前药,再用膏药贴之,每日一换,即敛口如神。

上品锭子专治痔漏一十八证。
         红矾二两五钱,乳香、没药、朱砂各三钱,牛黄五分五厘, 砂一钱四分(二成熟,一成生),白信一两(火 )。
        中品锭子∶专治翻花瘿瘤等症。
        白矾二两八钱五分,乳香、没药各五钱五分,朱砂三钱,牛黄四分五厘, 砂一钱(半生半熟),金信一两五钱(以火 尽黑烟止用淡清烟)。
        下品锭子∶专治疔疮发背等症。
        红矾三两二钱,乳香六钱,没药五钱,朱砂三钱,牛黄四分五厘, 砂二钱四分(半生半熟),白信三两(火 黑烟尽,半日取起,方可用)。
        上药根据法制好,用面糊和匀,拈成锭子。看痔漏大小深浅,插入锭子。如肉内黑色,勿上生肌散,只待黑肉落尽,方可上。若疮无头,用太乙膏一个,加后药一粒贴之。
        白矾二两,乳香三钱二分,没药三钱七分,朱砂四分,牛黄五分,姜黄二钱五分,白丁香一钱五分,巴豆三钱(草纸去油净用),白信二两(火 烟尽,半日取用)。上药为末,或唾沫调敷,一日三次,候疮破即插上前锭子。
       丝瓜子一两,柴胡一钱,元参一两,升麻一钱,当归五钱,用水煎服,一剂即消。
       头面上疮用∶银花二两,当归一两,川芎五钱,蒲公英三钱,生甘草五钱,桔梗三钱,黄芩一钱,水煎服一、二剂,即消。
       身上手足疮用∶银花三两,当归一两,生甘草三钱,蒲公英三钱,牛蒡子二钱,芙蓉叶七片(无叶用梗三钱),天花粉五钱,水煎服一、二剂,全愈。
       人有手臂生疮,变成大块,不必刀割,只用小刀略破其皮一分,以此药敷之,即化为水。
       人参三钱,甘草一钱,硼砂一分,冰片一分,轻粉五厘。
       各为末,掺之,即化为水矣。如肚上生疮结成顽块,终身不去者,亦可以此药治之,立效。

治诸疥疮、热疮、遍身疖疮神效。
       大黄、蛇床子、黄连、狗脊、黄柏、苦参各五钱、为末,入硫黄及水银各四钱,雄黄及黄丹各二钱五分,轻粉一钱,大枫子(去壳)、木别子(去壳)各五钱,同前药研细末,杵匀、用猪脂调好,洗浴后搽疮上,立效。合药时宜晒,不宜见火,切记。

治湿气第一神方。松香三斤。第一次姜汁煮,二次葱汁煮,三次白凤仙花汁煮,四次烧酒煮,五次闹羊花煮,六次商陆根汁煮,七次红醋煮。桐油三斤,川乌、草乌、白芥子、蓖麻子、干姜、官桂、苍术各四两,血余八两,加桐油熬至药枯发消,滴水成珠,滤去渣,入牛皮膏四两,烊化,用制过松香渐渐收之,离火,加樟脑一两,好麝香三钱,浓纸摊之,贴患处。

治天泡疮更效。 熟石膏一两,松香、白芷各三钱,樟脑一钱,轻粉五分,冰片一分。
为细末,用熬熟猪油调搽。

治疮毒入腹极危者。大黄二两(半生半熟),甘草、芒硝各一两。为细末,蜜丸弹子大,每服半丸,饭后温酒送下,或童便半盏研化之,忌食冷水。

治疥疮及妇人阴蚀疮、漆疮、天火丹毒诸恶疮,神效。第三方除注明外,余用麻油调敷。
蛇床子、苦参、芜荑各一两,雄黄五钱,枯矾一两五钱,硫黄、轻粉、樟脑各二钱,川椒五钱,大枫子(取肉)五钱,为末,生猪油调敷。
        又方∶蛇床子、硫黄、黄柏各一两,大枫子、川椒、雄黄各五钱,枯矾二两,轻粉(另研)二线,入牛皮岸(熏牛皮烟岸也,如无,以香炉灰代之)、黄丹各一两,为末,生猪油调敷。
       又方∶疮疥加减法∶肿多加白芷开郁;痛多加白芷、方解石;痒多加枯矾;阴囊疮加吴茱萸;湿多加香油调;干痒出血加大黄、黄连,猪油调;虫多加芜荑、锡灰、槟榔、藜芦、斑蝥;红色加黄丹;青色加青黛。
       庚生按∶方解石苦、辛、大寒,亦名黄石,与硬石膏相似,光洁如白石英。敲之段段片碎者为硬石膏,敲之块块方棱者为方解石,唐、宋诸方类皆通用,然功力小异。

治一切疥疖毒。沥青、白胶香各二两,乳香二钱,没药一两,黄蜡三钱,香油三两,熬至滴下不散,倾入水中,扯千遍,收贮,每捻作饼贴之。

牛皮风癣。川槿皮一两,大风子仁十五个,半夏五钱,河、井水各一碗,浸露七宿,入轻粉一钱于水中
       治癣。好铜青二、三两研细,好烧酒拌之,候至不干不湿,涂于粗碗底内,翻转合地上,以砖垫好,露一线,下以蕲艾熏之,再抄再熏,如此九次,至少亦要七次,约以青色带黑为度,然后研细,将烧酒拌成锭子。用时以醋磨擦,每日三、五次,五日后,若嫌干裂,以菜油少许润之,七日即愈。

灰苋菜(晒干烧灰)半碗,荞麦(烧灰)半碗,风化锻石一碗,和一处淋汁三碗,慢火熬成霜取下,加番木鳖三个,巴豆六十粒(去油),胡椒十九粒(去粗皮),明雄黄一钱,人信一钱为末,入前药和匀,瓷瓶收用,不可见风。以滴醋调匀,用新羊毛笔蘸药点瘤上,瘤有碗大,则点如龙眼核大;若茶杯大,则点如黄豆大。干则频点之,其瘤干枯自落。如血瘤破,以发灰掺之,外以膏护好,自能敛口收功。
        庚生按∶瘿瘤二症虽异实同,有痰瘤、有渣瘤、有虫瘤,此瘤之可去者也;有气瘤、有血瘤、有筋瘤、有骨瘤,此瘤之不可去者也。瘿亦如之。近来西医不问可破与否,一概刀割线扎,其立除患苦者固多,而气脱血尽而毙者亦复不少。西医器精手敏,而又有奇验之药水药散以济之,尚复如此,瘤固可轻言破乎!?予在沪与西人相处最久,目击心伤,因志此以告世之治此症者,宜加慎焉!

治瘿瘤枯落后,用此搽贴生肌收口。海螵蛸、血竭、轻粉、龙骨、象皮、乳香各一钱,鸡蛋五个(煮熟用黄熬油一小钟)。
       上各研细末,将蛋油调匀,用甘草汤洗净患处,以鸡毛扫敷,再将膏药贴之。
        鲜紫苏、鲜凤仙花。二味洗净,连根叶捣拦,放木盆内,以滚水冲入,将脚架盆上熏至可洗,以软棉洗之,立愈。数十年者不过三、四次,永不发矣。

糯米百粒、锻石拇指大、巴豆三粒(去壳)研为末,入瓷瓶同窨三日,每以竹签挑粟许,用碱水点上,自落。
        庚生按∶痣之为物,有有根无根之分,有有血无血之别,人每不察其所以然。予在孟河见一丹徒田姓老人,印堂生痣一粒,意欲去之。予师马培之先生告以此乃血痣,不可破,破则不治。田不信,别求某医破之。越日来见,意颇自得。乃旬日而如豆矣,一月而如钱矣,翻花出血,眼鼻均伤,百药不效,未及三月而死矣。大凡痣之大者,隆起者,黑者及有毫毛者,皆不宜点破,惟初起未久及色浅不凸者可去耳。

主治疣痣及息肉、鸡眼。桑柴灰、风化锻石各一斤;鲜威灵仙六两煎浓汁,淋二灰,取汁熬成稀膏,瓷器收贮。用点患处,不必挑破,应手而除。
        李仁为末,鸡蛋清调点,一宿自落。
       先将棉纸看疮大小裁成块,十二张,四角以纸捻钉住,听用。再以麻油二两,川椒四十九粒,入铜杓内煎黑色取起;次入槐枝一寸长者四十九根,再煎枯黑色取起,次入黄蜡一两,加轻粉二分,枯矾一钱,俟溶化,即以前纸入油内少煎即取起,但令油掺透,勿使纸焦黄色。
贴时先将槐枝葱椒煎汤洗疮,用绢拭净后,将所制纸齐沓贴之,面加油纸一张,用红绢紧缚,每周时去纸一张,待纸取尽,则疮自愈矣。

治夹打损伤神效。血竭、乳香、没药各三钱,地龙十条,自然铜一两,无名异五钱,木鳖子五个,为末,蜜为丸如弹子大。临用好酒化下一丸,如不打,用红花、苏木煎汤服,即解。
草乌三钱,当归、白芷各二钱五分。
       上药为末,每服五分,热酒调下,麻倒不知痛苦,然后用手如法整理。

凡刀斧损伤,跌扑打碎,敷上,立时止痛止血,更不作脓,胜于他药多矣。其伤处切不可见水。
        公猪油一斤四两,松香六两,面粉四两(炒筛),麝香六分,黄蜡六两,樟脑三两,冰片六分,血竭一两,儿茶一两,乳香一两(箬皮上烘取油),没药一两。以上药研极细,先将猪油、松香、黄蜡三味熬化,滤去渣,待冷,再入药末,搅匀,瓷器收贮,不可泄气。按∶午日收青蒿捣合锻石,阴干,为末。又午日收苎叶,晒干,为末。二方治金疮皆验,且不费钱,可予备济人。
        庚生按∶金疮方药效者亦多,然往往有应,有不应,非症之不同,亦方之未善尔。予尝见金姓伤科,常用黑白二药,功效如响,因求得其方,试用神验,药虽平淡,实有奇功,不可忽视。录此以济世,如能遍传,亦功德也,黑药方∶松木桴炭十数块,烧红乘热于石臼内杵细。另用红糖二、三两,铜铫内化烊,将炭末合入,调匀,摊于布上,乘热贴于伤处(需温热得中,不可过热),以帛扎好,二、三日后解开看之。如不青黑,即用原药熨热贴之。倘或血瘀结肿,即以后开白药敷之,仍用原布包好(如白药方∶白附子十二两,天麻、白芷、羌活、防风、南星各一两,均生晒,研极细末,和匀。青肿者童便调涂,破则干掺之,虽肾子破出可治,立能止痛生肌、止血去瘀,且不忌风,真良药也

治跌伤、打伤、手足断折,急以杉板夹住手足,扶正凑合,再用此药。羊踯躅三钱(炒黄),大黄三钱,当归三钱,芍药三钱,丹皮二钱,生地五钱,土狗十个(槌碎),土虱三十个(捣烂),红花三钱,自然铜(末)一钱。先将前药酒煎,然后入自然铜末,调服一钱,连汤吞之,一夜即能合笋,不必再服。
       止留二子者。凤仙花子、甘草等分为末,麻油调敷,即便生肉。

治小儿白秃癞疮。百草霜一两,雄黄一两,胆矾六钱,轻粉一钱,榆树皮三钱,用锻石窑内烧红流结土渣四两,共为细末,猪胆汁调,剃头后搽之,神方也。
        大萝卜一个,内雕空,放入地沥青五钱,安炉火上炖(原书作顿)熟,候冷,取油搽患处,即愈。
        蚯蚓三、四条(炙干为末),葱数茎(火上炙干为末),蜜一碗煮成膏,将药搅匀,纳入阴户,虫尽死矣。
       田螺(大者)一个,巴豆(去壳)一粒(研碎),胆矾一豆许(研),麝香少许,研细共拌匀。将螺用水养三日,去泥土,揭起螺靥,入胆矾等三味在内,以线拴住,置磁器中,次日化成水。五更时将药水以手自抹两腋下,不住手抹,直待腹内欲行,却住手。先择深远无人空地内大便,下黑粪极臭,是其验也。以土盖之,勿令人知。不尽,再抹药水,仍照前大便。次用白矾一两,蛤粉五钱,樟脑一钱,为末,搽之,病根永绝。

喉中略痛,即用灯草一把煎汤,沙糖调饮。一日即止痛,立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